七一社区        注册

毛泽东在朝鲜战争中的辉煌之笔

李金明

2016年05月26日08:14   

关注朝鲜半岛动态 积极备战

7月底,朝鲜人民军进抵洛东江,整个南朝鲜军队只剩下几万人,连同前来增援的近10万美军,被围困在了朝鲜最南端的釜山港一带,统一朝鲜的战斗似乎进入尾声。金日成信心十足,公开通过平壤电台发布命令,要求人民军将士务必在8月底之前将美国侵略者赶出朝鲜,完成统一朝鲜的神圣使命。

8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召开会议,研究几个重要问题。在谈到朝鲜战局时,多数人对朝鲜人民军的节节胜利表示乐观……毛泽东一边吸烟,一边听着大家的议论。他谈了自己的看法,再度强调了美国在朝鲜腹背发动登陆战并扩大战争的可能性。他明确讲,美帝是不会甘心失败的,要准备美帝大举进攻北朝鲜,“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这段时间,接到集结命令的解放军各军、师部队,正从祖国的四面八方乘军列秘密开赴中朝边界。

9月15日,“联合国军”实施仁川登陆,麦克阿瑟登上旗舰“麦金利山”号亲自督战。16日,美军未遇到多大抵抗就攻占了仁川市。麦克阿瑟命令登陆部队分兵两路:一路直奔金浦机场和汉城;一路南下水原切断人民军的退路。同时,命令在釜山的第八集团军出击,向北进攻,夹击人民军。这样一来,整个人民军的主力部队,正在半岛南端的第一、二集团军有可能全军覆灭。

毛泽东非常关注美军在仁川的登陆。美军一旦登陆,就会对朝鲜人民军形成分割包围,后果极其严重。新生的朝鲜共产党政权有被消灭的可能性。美韩军队就会推进到鸭绿江边,直接威胁中国东北。中国非出兵不行了。在他的指示下,中央军委决定向朝鲜派出军事先遣小组,勘察地形,做好出兵作战的准备。

东北边防军面对朝鲜半岛席卷而来的战火,表面藏而不露。外松内紧是蒙蔽敌人的重要手段。据美国的解密资料,在中国组建东北边防军时,就有台湾特务打入内部(东北边防军内有国民党俘虏兵与国民党起义人员),特务不断在夜间溜达出部队,用无线电给台湾发送情报,报告东北边防军的情况。东北解放军高层截获破译无线电情报后,经过分析,确定敌特人员潜伏在东北边防军团以下单位,没有机会接触战略方面的情报。经过反复研究认为:如果打掉敌特人员,台湾必定会派遣新的人员到来,局面反而不好掌控。遂决定,严密监视,维持现状,蒙蔽敌人。为此,这个敌特电台,直到中国人民志愿军过江前夜才打掉。在此期间,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多次发出加强剿匪反特的指示,全国的剿匪反特加大了力度。先后投入140个师2个旅另20个团会同广大公安、民兵参加剿匪反特。极大地压缩了国民党特务的活动空间。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签署了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东北边防军立即全部进入战斗序列。10月15日,即将出国作战的志愿军各部队全部移至安东(今丹东)、辑安(今吉林省集安市)一线隐蔽集结待命。各军、师、团按划分的过江路线,对渡口、桥梁、道路等进行勘察,做好渡江的一切准备。同时,以团为单位(分散部队以连为单位)普遍召开了誓师大会。各部队按照统一的誓词,向祖国人民庄严宣誓:“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我们志愿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将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军队全部、干净、彻底消灭。”

为加强保密,毛泽东致电各中央局说明此事“在目前几个月内,只做不说”。他的绝密通知,麾下的战将们都心领神会。

10月15日这天,美国总统杜鲁门不辞辛苦,由华盛顿乘飞机飞行30多个小时,抵达太平洋上的威克岛与美军远东最高司令麦克阿瑟面谈。进入10月以来,杜鲁门不断收到来自各方面判断中国可能要出兵的情报。这使杜鲁门对中国在北朝鲜进行干涉的可能性日益担心。于是他紧急决定,与麦克阿瑟进行当面磋商。会见地点定在威克岛的瓦楞活动板房里,麦克阿瑟预先去机场等候总统。到场的还有一大群记者。杜鲁门总统的飞机比预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当杜鲁门总统走下舷梯,握住麦克阿瑟的手,客气一番后,关切问道:“中国进行干涉的可能性怎样?”

麦克阿瑟傲慢地看看四周的记者回答说:“可能性极其微小。中国在满洲约有30万军队,其中10万至12.5万人部署在鸭绿江边,但只有5万至6万人能够渡江作战,他们没有空军,如果中国人试图前进到平壤,那将会出现一场最大规模的屠杀。”

杜鲁门总统点点头:“中国在政治上是强硬的,但是在军事上目前还是很软弱的,结束朝鲜战争的时机看来已经成熟。下午我们研究的将是朝鲜战后建设的问题。”

美国政府和“联合国军”,完全没有意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积极备战。全国有关部门积极行动,只等毛泽东一声令下,几十万大军立即投入战场。

频道精选


哪位开国上将被誉为“华野名将,学府高师”

四渡赤水,三万红军与四十万敌军的生死较量

少共国际先锋师的铁血岁月——这里走出23位开国将军

阎肃:为信仰而歌 毛泽东曾被他创作的哪部歌剧感动

遵义会议,周恩来如何说服博古“主动交权”

柳直荀: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挚友 曾发表“中国醒狮论”

毛泽东1960年为何重提“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重庆谈判的历史细节:周恩来为毛泽东设计“第一印象”

“敌进我进”:毛泽东盘活中国抗战大棋局

周恩来“劝蒋”“逼蒋”抗日的八封信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杨文全、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毛泽东纪念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