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毛泽东在朝鲜战争中的辉煌之笔

李金明

2016年05月26日08:14   

佯作败退 诱敌深入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军隅里山林中搜索残敌

10月19日清晨,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东北人民政府主席高岗在中南海经毛泽东面授机宜后,由北京南苑机场乘飞机火速赶回安东。当天黄昏,彭德怀仅带一名参谋、两名警卫员和一部电台乘一辆吉普车,跨过鸭绿江大桥进入朝鲜。与此同时,志愿军分三路跨过鸭绿江,秘密开赴朝鲜前线。第四十军和第三十九军主力及炮兵第一师从安东过江;第三十九军一一七师、炮兵第二师和高炮团从长甸河口过江;第三十八军、第四十二军和炮兵第八师从辑安过江。至22日,第三十八军主力全部从辑安过江。志愿军渡江部队按照毛泽东的命令,每日黄昏开始行动,至翌日4时停止,昼伏夜行,隐蔽前进。

22日夜晚,代参谋长聂荣臻向毛泽东报告:“志愿军已经过江。”

毛泽东从容地点点头,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他,对秘书说:我睡觉吧!说完,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在他的运筹下,首批入朝作战的部队终于秘密跨过鸭绿江。这是何等重要的一步。毛泽东明白,美军具有绝对的制空权,一旦战略欺骗泄露,志愿军过江时遭到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就很难进入预定战场了。

毛泽东和彭德怀在志愿军出兵前夕,曾多次对着地图研究敌情,决定利用敌人东西对进的时候,在平壤、元山铁路线以北,德川、宁远公路线以南地区,也就是朝鲜半岛细腰部(又称蜂腰部)地区以北,构筑两道至三道防御阵线。如果敌来攻,则在阵地前面分割歼灭之;如果平壤美军、元山南朝鲜军两路来攻,则打孤立较薄弱之一路。志愿军过江后,毛泽东发现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先前的部署,完全不能用了。美军机械化部队进军速度之快,朝鲜人民军的抵抗能力之弱,出乎预料。毛泽东一次一次看地图,很快看出了麦克阿瑟的破绽:美军和南朝鲜军分散为东西两路大举北进,速度甚快,直向中朝边境逼近。但是,这两支部队在朝鲜东西两边互不联系,为我军寻找战机提供了机会。

10月21日凌晨2时,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指出:美伪均未料到我志愿军会参战,故敢于分散为东西两路,放胆前进。此次是歼灭伪军争取出国第一个胜仗,开始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会。当天,毛泽东两次致电彭德怀、邓华,要求他们注意控制平安南、平安北、咸镜三道之交界妙香山、小白山等制高点,以隔断东西两敌,勿让敌人占去为要。并要他们令志愿军第四十军先敌赶到德川,如果时间来不及则在熙川附近地区部署伏击南朝鲜军。为了保密,他还叮嘱彭德怀,看完电报即烧掉。

为了贯彻自己的作战意图,毛泽东当天(10月23日)还电令邓华等第十三兵团领导人迅速与彭德怀会合,在彭德怀领导下决定战役计划。这是在催促指挥机关前移。

10月24日中午,邓华率领第十三兵团总部与彭德怀在朝鲜北部昌城郡的大榆洞会合。10月25日,中共中央决定:第十三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及其机构,立即改组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及其机构。志愿军一进入朝鲜,就遭到美国飞机的扫射,并有了伤亡。根据毛泽东的作战意图,入朝部队不得使用手中武器对空射击,因为一旦射击,不但打不下美国飞机,还暴露目标。指战员们可谓心急火燎,努力加快行军速度。但是,道路狭窄,又有撤退的朝鲜人民军和难民,无法提高行军速度。各级指挥员伤透了脑筋。

在西线战场担任先锋的第四十军进入朝鲜后,其左翼部队第一一八师在32岁的师长邓岳带领下,经过5昼夜的行军,接近北镇地区。行军途中,邓岳去见了彭德怀。邓岳报告了部队的情况后,立即请领任务。彭德怀拿出毛泽东的电报给他看,然后说:“现在朝鲜人民军都在往北撤,敌军在后面跟踪追击,情况危急。你师赶紧向温井方向开进,在温井以北占领有利地形,隐蔽埋伏起来,将部队形成一个口袋,放心大胆地放敌人进来,然后几面开火猛打,趁机歼灭这股冒进的敌人。掩护我军主力集结展开……”彭德怀拿毛泽东的电报给邓岳看,也是加重此次命令的分量。邓岳看了一眼毛泽东的电报,心里一热。他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从中央苏区的反“围剿”到长征,在红军的坎坷命运中,军队的中高级指挥员们已经培养起对领袖英明指挥的信任和崇拜。邓岳只在彭德怀那里呆了半个小时,立即率领部队向着炮声前进,去伏击敌人。

深夜,匆忙开进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四团的指战员在温井公路两侧的山峦上设伏。25日清晨,美式装备的南朝鲜第六师集合出发,继续追击溃退的朝鲜部队。

大约上午10点左右,伪第六师二团的车队沿公路开来,车队有几公里长,车上的官兵们谈笑风生。第三五四团将伪军的步兵营放进埋伏圈,团长一声令下,各种武器一起开火。一时间,迫击炮、轻重机枪、步枪声响成一片,伪第六师二团遭到灭顶之灾。战斗至下午3时左右结束,毙敌325名、俘敌161名,打死美军顾问1人,俘虏美军顾问1人。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

志愿军总部的彭德怀很快得到了这个消息,马上向毛泽东做了报告。当聂荣臻将电文交给毛泽东时,毛泽东眉开眼笑,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嘛!”随即口授电报给彭德怀:“庆祝你们初战胜利。”

10月25日一仗,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打响了震惊世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仗。后经毛泽东批准,中国人民把这一天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的纪念日。10月25日同时投入战斗的,还有右翼的第四十军一二○师三六○团,东线的第四十二军。到25下午,东线、西线同时打响。

在激烈战斗中,西线战场上,第三十九军一个战士负伤被俘。东线的战场上,也有一个负伤的中国士兵被俘。两个方向的“联合国军”立即进行审讯。审讯很快有了结果,云山方向的俘虏,“既不懂朝鲜语,也不懂日语”。温井方向的俘虏则很快被确定“是个中国人”。有趣的是,被俘的两个中国士兵显然不甘心被俘,在“供词”中乱说一通,自己部队的番号也是瞎编的,“联合国军”情报部门查了很久,也没有发现中共有这个部队。这种供词,使得“联合国军”的情报机构半信半疑,不敢确定他们是不是真正的中国人?他们究竟是中国哪个部队的?有多少人?10月26日,东线志愿军的一个10人的运输队在给部队送弹药途中,与南朝鲜军遭遇。他们一共有5支抢,激烈的交火后,全部被俘,“联合国军”这才确认了有中国军队参战。发现中国军队的消息使指挥东线作战的美军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吃了一惊,他亲自审问被俘中国军人后,又用飞机将他们送到日本东京,交给麦克阿瑟亲自处理。经过几天的审问、甄别,美国远东最高司令部情报处长威洛比的结论是:由于地理、历史和政治的原因,战场上出现少数中国的自愿人员不足奇怪,其人数不会超过5000人。这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

麦克阿瑟认为。现在中国只是象征性的出兵,他继续命令后续部队向中朝边境推进。

毛泽东从源源不断的情报中判断,美军依然不知道志愿军投入战场的数量、规模。他要将战略欺骗进行到底。

10月27日,在遭遇战胜利后,彭德怀致电毛泽东请示战报新闻。战报是以朝鲜人民军总部的名义写的,其中有一句“我军于25日全歼狂妄北进的敌军先头部队”,内容中未提到中国志愿军参战。10月27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说:“暂时不宜发表作战新闻,待战役告一段落再发表为宜。”毛泽东的这一做法,进一步迷惑了麦克阿瑟和美军决策层,美军对中国军队是否真正参战仍持怀疑态度。这正是毛泽东所需要的,也是他的高明之处,他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从10月25日到11月5日。志愿军经过12个昼夜艰苦作战,利用美军麦克阿瑟判断中国出兵“可能性很小”的战机,采取敌进我进的方式,东西两线同时出击,重创美军“开国元勋师”——骑兵第一师,歼灭南朝鲜第六师大部,共歼敌1.5万余人,将“联合国军”西线部队打退到清川江一线以南,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为尔后的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第九兵团秘密入朝 集中优势兵力取得第二次战役胜利

在朝鲜战场的彭德怀,根据敌我态势于11月4日15时致电毛泽东,提出休整部队,结束第一次战役,准备再战。11月5日1时,毛泽东复电同意,并提出组织第二次战役的指导思想。

北京进入11月,迎来了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将中南海银装素裹。夜已经很深了,丰泽园里依然灯火通明。毛泽东拿着红蓝铅笔,对着地图反复思考。周恩来、聂荣臻等人走进来。毛泽东在地图上画好最后一个箭头,扭身问:九兵团过江了吗?

聂荣臻回答:“已经过江了。”

毛泽东问:“那个消息,广播后,有情况吗?”

毛泽东说的“那个消息”,就是以朝鲜人民军总部的名义报道的第一次战役。其中有一句关键的话“我军于25日全歼狂妄北进的敌军先头部队”。这表示,战斗仍然是朝鲜人民军在自己打。这类战报广播的用语,美军情报机构会格外注意。

毛泽东笑了,引用了孙子兵法中的一句话:兵者、诡道也。

11月2日,经毛泽东亲自修改,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里,第一次破天荒地报道了有中国军队到朝鲜的消息。中央广播电台是这样说的,“志愿军”在保护鸭绿江边的中国的水力发电地区。言外之意是在印证,前几天参战的不是中国正规军队,规模也很有限。军史专家后来说,这是毛泽东继续使用瞒天过海之计。

毛泽东决心趁敌人情况不清楚之际,组织一个大的战役,以歼灭“联合国军”的有生力量。他下定决心,调宋时轮率领的第九兵团迅速进入朝鲜。不言而喻,毛泽东极为渴望集中优势兵力,像淮海战役歼灭国民党军那样,全歼美军几个整师。

彭德怀等志愿军领导人根据毛泽东的意图,研究制定了下一次战役东西两线的作战方案,拟诱敌深入、各个歼灭。东西两线均诱敌深入,先歼其侧翼一路,而后猛然扩张战果。由先期入朝的6个军(第五十军、第六十六军于第一次战役期间入朝)担任西线作战任务,由正在入朝的第九兵团3个军担负东线作战任务。

在毛泽东的命令下,第九兵团3个军12个师秘密入朝,于11月中旬在东线完成战役集结。第九兵团入朝,使志愿军一线总兵力增加到9个军38万余人,并在东西两线上都占有兵力上的优势。

志愿军根据毛泽东的命令部署,把近40万大军隐蔽在靠近中国边界的大山中,前方的少量部队,则采用打了就跑、丢弃辎重、释放俘虏等办法诱敌。

11月25日,西线敌军被志愿军诱至预定战场。于是,志愿军立即发起反击,第二次战役开始。在11月25日发动进攻前的晚上,第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突然把军侦察科长张魁印找来,命令他带少数部队穿插,于26日早晨7点20分插到武陵里,成功地将连接南北的武陵大桥炸成两段,堵住了敌人的退路。次日,第三十八军主力兵分三路出击。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全歼伪第七师师部及所属第五、第八联队,缴获各种枪、炮、汽车,毙伤敌1041名,俘敌2087名,美国顾问团全部当了俘虏。

27日黄昏,第三十八军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从德川出发,第一一三师插向三所里,第一一二师向价川前进,第一一四师直扑嘎日岭。第三十八军第一一二师击退了企图增援土耳其旅的美骑兵第一师的两个营。至此,美第八集团军东援德川、阻我西进的计划被第三十八军粉碎。第一一三师的勇士们迅速向三所里迂回前进,终于先敌5分钟到达三所里,关死了三所里这扇大门。敌人不甘心失败,企图夺回三所里,双方展开了激烈战斗。第一一三师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又趁敌人不备之时炸掉了公路大桥,致使敌经三所里南逃、北援的企图化为泡影。当彭德怀得知这一消息时,十分兴奋地说:“好!告诉他们,要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

战役开始后,毛泽东通宵未睡,一直在他中南海的书房里看地图,等待消息。随着战场的好消息不断传来,毛泽东大喜,他于28日凌晨亲自起草电报,5时半发给志愿军总部,祝贺德川“歼灭伪2军团主力的大胜利”,指示下一步要集中力量歼灭美军骑一师、第二师、第二十五师主力,“只要这3个师的主力被歼灭了,整个局势就有利了”。美军第九军的逃路三所里、龙源里被截断。美军司令麦克阿瑟闻讯急调部队北上增援,企图对第三十八军一一三师南北夹击,在第一一三师扼守的龙源里、第一一二师坚守的松骨峰、北堂站等地冲开缺口,夺路南逃。我第三三七团和侦察队面对敌人的南北夹击,沉着抗敌,决心不让美国佬从手下逃跑。残酷的战斗持续到下午5点多钟,美军的攻势才明显减弱。天黑以后,大部队赶到,对美军逃兵进行了合围。郭忠田带领二排跳出工事,冲下山去,消灭美军215名,缴获和击毁美军各种火炮6门、汽车58辆。战后,第三十八军和志愿军总部授予二排“郭忠田英雄排”的光荣称号,志愿军总部给郭忠田记特等功,并授予“一级英雄”称号。

龙源里方向志愿军的顽强抵抗,彻底摧毁了美军的意志,他们不得不放弃从龙源里突围的企图,利用机械化的优势,改道安州逃窜。11月30日12时,第三十八军各师按照命令发起反攻,奋力围歼敌人。鏖战到12月1日8时,基本上打乱了敌人的建制,使敌人陷于一片混乱之中。

整个西线战场上,第三十八军、四十二军在第四十军的配合下,大胆穿插迂回和断敌退路的战法相结合,将美军第九军指挥的第二师、第二十五师和土耳其旅全部及美骑一师、南朝鲜第一师各一部围困在军隅里附近。经志愿军顽强打击,至12月2日,被围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损失惨重,余部被迫丢弃大量重装备,转道经安州逃往平壤。西线战场大获全胜。

在东线,志愿军也于11月27日发起反攻,志愿军第九兵团第二十、二十七军当夜将美军第十军所属的陆战第一师(美军的“王牌”部队)大部和美第七师1个多团分割包围在长津湖附近地区。30日晚,第二十七军集中5个团,对被包围在长津湖东岸、柳潭里(长津湖西岸)和下隅里(长津湖南岸)3个地区的孤立点上的美军发起攻击。指战员们冒着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同美军激战,将该敌3100人全歼,创造了志愿军一次战斗全歼美军一个多团的范例。美军发生动摇,全线向南退却。志愿军乘胜节节阻截,步步紧迫。美军全线动摇、全线撤退。战役的惨败牵动了美国朝野和民众的心,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至12月12日,美军陆战一师在伤亡过半的情况下,在美第三师和大量空军的掩护下,侥幸逃脱。志愿军不断扩大战果,17日追到咸兴。第九兵团一鼓作气猛追不舍,收复兴南及沿海港口。东线作战中共歼敌1.3万人。美军第十军所部在300艘舰船的接应下,败退釜山。第二次战役就此结束。

第二次战役,东、西线共消灭“联合国军”3.6万余人,其中美军2.4万余人,解放了朝鲜首都平壤,“联合国军”败退到“三八线”以南地区,迫使敌人由进攻转入防御。志愿军不但站稳了脚跟,而且扭转了朝鲜战局。至此,美国政府与军方高层才恍然大悟:中国军队主力已经投入半岛战场。

频道精选


哪位开国上将被誉为“华野名将,学府高师”

四渡赤水,三万红军与四十万敌军的生死较量

少共国际先锋师的铁血岁月——这里走出23位开国将军

阎肃:为信仰而歌 毛泽东曾被他创作的哪部歌剧感动

遵义会议,周恩来如何说服博古“主动交权”

柳直荀: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挚友 曾发表“中国醒狮论”

毛泽东1960年为何重提“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重庆谈判的历史细节:周恩来为毛泽东设计“第一印象”

“敌进我进”:毛泽东盘活中国抗战大棋局

周恩来“劝蒋”“逼蒋”抗日的八封信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杨文全、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毛泽东纪念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