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一部明白晓畅严谨切实的党史基本著作

欧阳淞

2016年07月01日07:2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以下简称《九十年》)是6年前党中央交给中央党史研究室的一项重要任务。《九十年》的编写和出版,一直是在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关怀和精心指导下进行的。这期间,我有幸主持了2010年9月至2014年1月的编写组织、咨询审议和初步统稿工作,对党中央的重视关怀、室外专家的鼎力相助、室内同志的齐心攻关,都有深切的感受。这里,仅就《九十年》一书的主要特点谈点个人的看法。

在《九十年》的编写过程中,咨询审议组和编写组始终坚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习总书记关于《九十年》“编撰工作要严谨周密,时间服从质量”的重要指示精神,在“导向正确、史实准确、文字生动、细节典型、点评精当、针对性强以及注重创新”这些方面作了不少努力。我认为,这部书主要有以下6个方面的特点。

(一)坚持党性原则与坚持科学精神的统一

党史研究是一门具有鲜明党性的科学,承担着政治和学术双重使命,必须既坚持党性原则,又弘扬科学精神。坚持党性原则与坚持科学精神相统一,目的是在“求历史之实”的基础上,“求历史之是”,以从根本上解决党史研究“为谁编撰、怎样编撰”的问题。

《九十年》较好地做到了这一点。一是坚持把党和人民放在最高位置,牢牢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九十年》对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的历史的把握,坚持了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精神;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历史的把握,坚持了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精神;对改革开放新时期历史的把握和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之间关系的把握,坚持了习近平总书记有关重要讲话精神。二是坚持紧紧围绕党在现阶段的奋斗目标和中心任务来选择史料,展开立论。坚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党和国家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通过《九十年》的编撰出版,为深入认识和正确解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前进道路上的新情况新问题提供历史借鉴和启示。三是坚持严谨的科学态度,实事求是地准确记载和全面反映党的历史,使这部书可信、可取。既充分反映党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取得的伟大成就和积累的宝贵经验,又正确对待党在前进道路上经历的失误和曲折,做到讲成绩不夸大其词,讲问题不文过饰非。四是对有代表性的历史虚无主义观点,以富有说服力的历史事实予以批驳,达到正本清源的目的。例如,对国共两党在抗日战争中的地位作用问题,对延安整风的起因、过程、影响问题,对社会主义改造的历史评价问题,对1957年的全党整风与反右派运动问题,对“三年暂时困难”问题,对1976年10月至1978年12月的“两年徘徊”问题等,《九十年》都作了有理有据的记载。

(二)坚持按照历史本来面貌写历史同站在时代高度写历史的统一

历史资料浩如烟海,历史现象纷繁复杂。一部成功的史书,既要按照历史本来面貌写,尽可能真实地再现历史;同时又要站在时代高度,对历史进行重新审视,进而形成新认识、得出新结论。《九十年》就是这样一部坚持按照历史本来面貌写历史同站在时代高度写历史有机统一的成功史书。

《九十年》坚持一切从历史事实出发,用确凿、翔实的历史资料说话。例如,在写井冈山斗争时期发展党员时,就写到了党员的条件:“(1)政治观念没有错误的(包括阶级觉悟)。(2)忠实。(3)有牺牲精神,能积极工作。(4)没有发洋财的观念。(5)不吃鸦片,不赌博。”这是原汁原味的记载,不溢美、不修饰,反而使人感到真实、亲切,这就是按照历史本来面貌写历史。

同时,《九十年》又坚持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这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理论成果为指导,以党中央关于历史问题的最新认识作为评价依据,充分运用新的思想武器、新的研究方法,在理论逻辑和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中,深化对原有一些问题的认识,以更好地总结经验、揭示规律。例如,《九十年》对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历史经验的总结、对“文化大革命”历史教训的总结、“结束语”中对党的90年历史的总结,就都体现了作者站在新的时代高度写历史之后,其认识的不断深化。

(三)坚持写党的历史同写人民的历史、国家和社会的历史的统一

党的历史是在党和人民力量为主导的情况下,各种历史因素合力的结果。因此,党史研究应该把写党的历史同写人民的历史、国家和社会的历史统一起来,在多层互动中展示党史的无穷魅力。《九十年》较好地做到了这一点。

首先,《九十年》的背景是十分宏阔的。这就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共同富裕而进行的探索和奋斗。其次,《九十年》的内容是十分丰富的。既有党的理论探索史、自身建设史,更用主要篇幅展示党和人民的不懈奋斗史。第三,《九十年》的人物是十分多样的。既有党的领袖人物,又有普通战士、百姓;既有英雄群体,又有模范个人;既有大量的正面人物,又有少量必要的反面人物;等等。第四,《九十年》的事例是十分典型的。例如,《九十年》在写抗日战争时期历史时,对人民群众的作用作了这样的描述:“在很多敌后抗日根据地,男女老幼都是八路军、新四军的耳目:群众在各个山头和村庄之间设置各种报告敌情的联络信号;各村自卫队、儿童团有组织地传递‘鸡毛信’等紧急信件;冀中群众为使夜间活动的八路军部队不被敌人发现,自动地把所有的狗都打死,出现了‘行军百里无狗叫’的情形。”正是通过对人民群众历史作用的生动描写,使党的“陷敌于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的评价得到生动体现。

(四)坚持写“党怎么说”同写“党怎么做”的统一

党的90多年历史是由一系列历史活动组成的。在这些历史活动中,有许多文献记录的是党的思想理论的发展过程和重大决策的形成过程,这方面的内容一般称之为“党怎么说”。但是党的90多年的历史活动,更多的内容还是党领导人民贯彻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有效推动实践发展的历史过程,一般称之为“党怎么做”。党史研究只有把这两方面都写充分,才能更好体现历史发展的完整性、生动性。

《九十年》首先注重把“党怎么说”写清楚。《九十年》和以往的一些党史基本著作相比,注重更为详细地阐述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发展历程,阐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实现两次历史性飞跃的历史过程,分别以专门的章节阐述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形成和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的过程,阐述了这些思想理论成果的科学内涵、精神实质,阐述了在这些思想理论指导下党在不同历史时期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重大决策部署。

《九十年》同时重点写了“党怎么做”这方面的内容。在写作过程中,编写组力图避免把党史写成“文山会海”,因此,注重以更多的笔墨记述党是如何以科学理论为指导,动员、组织、带领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重大决策部署去奋斗的,写清楚各级党组织以及广大党员干部、人民群众是如何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丰富多彩的创造性实践活动的。尤其是在写改革开放新时期这段历史时,注重写人民群众的探索实践对于中央决策形成的基础性作用,如农村承包到户的出现、乡镇企业的涌现、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的开展、党的基层组织建设的一些创举,等等,都是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大胆创新的产物,后来,其中的许多成功做法又得以升华为党的政策,并在全国推开。

(五)坚持写宏观同写中观、微观的统一

如果把党的90多年历史比作一幅长卷,那么撰写党史基本著作就既要展现出它的磅礴气势,又要展现出它的绚丽多彩。这就需要既写好宏观又写好中观、微观。《九十年》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努力,不少地方写出了历史的丰富与多彩、精细与鲜活。

首先,《九十年》注意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全程全景勾勒出党的90年历史的大轮廓和关节点。从时间上说,就是紧紧抓住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所完成和推进的三件大事;从空间上说,就是写好党的不懈奋斗史、理论探索史和自身建设史这三个史。这样,读者读了《九十年》之后,就对党的90多年历史大致有了一个宏阔的把握。

同时,《九十年》非常注重写好中观和微观,注重用真实的故事、感人的细节来表现历史,用丰富的文献、翔实的史料来展现历史,努力做到深入浅出、雅俗共赏。例如,在写到大生产运动中,中央领导同志以身作则、带头行动时,《九十年》是这样表述的:“毛泽东在自己窑洞下面开垦了一块地,种上了菜;朱德组织一个生产小组,开垦菜地三亩;1943年,中央直属机关和中央警卫团举行纺线比赛,任弼时夺得第一名,周恩来被评为纺线能手。”这些细节,让我们对历史有了更真切的了解,增强了党史的说服力、吸引力和感染力。

(六)坚持继承与创新的统一

创新是党史研究不断深化发展的不竭动力。如果没有敢于创新的气魄,就不可能拿出与时俱进的精品力作。

《九十年》编写组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关于“写九十年的前七十年,要以《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为基础,进行充实和提高”的重要指示,坚持把《七十年》作为重要依据和基本参考,全面继承它的精华和有益成分。《九十年》还充分利用了《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第二卷等党史基本著作的研究成果。侧重借鉴这些重要著作中对一些重大党史事件和党史人物的基本判断和精彩点评。同时,编写组认为,《九十年》对《七十年》的最好继承,应当是在《七十年》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争取有所丰富、有所发展。这种创新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九十年》在内容上有了进一步创新。一是认真体现中央关于党史问题的新判断、新结论;二是注意吸收史学界公认的新成果、新评价;三是重点对后“二十年”历史进行了深入的专题研究。

第二,《九十年》在形式上作了进一步创新。一是每个节都添加了导语,导语视情况有长有短,写法也不拘一格,但要尽可能写得精彩生动、引人入胜。二是采用了总结式点评、勾连式点评、总结勾连式点评等多种形式,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三是叙史大部分采用的是直叙,根据需要有时也穿插使用倒叙、插叙等方式,增强了表达效果。四是为适应当今读者的阅读需要,《九十年》在正文中选配若干历史图片、图表,扩大了书的信息量,增强了书的可读性。

第三,《九十年》在审编力量的组织上作了进一步创新。经习近平同志亲自批准成立的咨询审议组,在过去的党史著作编写中是从未成立过的,这充分反映了中央领导同志对《九十年》审编工作的高度重视。咨询审议组不仅“挂帅”,而且“出征”,共召开6次全体会议和多次小组会议,对书稿逐章逐节逐段进行审读,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意见。在编写力量的组织中,还坚持了室内外力量的结合、老中青学者的结合,以及业务工作与后勤保障的结合,从组织上保障了繁重编写任务的顺利完成。

作为曾兼任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任主任的胡乔木同志,25年前在为《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写题记时,曾在结尾处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进入下个世纪,如果本书作为素材还多少有用,至少书名将改变为《中国共产党的八十年》之类了。”现在,《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终于问世了,这是对乔木同志等老一代党史工作者殷殷嘱托的最好回应,是对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党史工作亲切关怀的最好回报,是对中国共产党95周年诞辰的最好纪念!

(作者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会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原主任)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01日 08 版)

精彩推荐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大型专题:力量的源泉——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直播: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

辉煌九十五载——党史党建知识竞赛

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寄语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朋友遍天下——世界眼中的中国共产党主题采访

人民日报特刊:党史上的历次集中教育

党的指导思想与时俱进

盘点党史重要会议

探寻中纪委历史足迹

(责编:杨文全、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手机阅读更精彩

  • 党史党建知识竞赛党史党建知识竞赛
  • 两学一做知识竞赛两学一做知识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