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图书连载>>长征记

第十五章 懋功会师

曲爱国 张从田

2016年08月19日11:0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点击阅读人民网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专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声明:本文(含图片)节选自《长征记》一书,系华夏出版社授权人民网发布。请勿转载。(全书目录)

第十五章 懋功会师

中央红军主力部队翻越夹金山后,断后的红5军团、红9军团在完成掩护任务后,顺利撤离,翻越雪山,与主力会合。国民党军追击部队川军第20军杨森部第1混成旅接踵而来,但面对雪山,却没有红军的勇气与气魄,停留硗碛以南不前。而其他川军部队已经被红军打得心惊胆寒,只是远远跟随,始终不敢逼近。沿西河尾追红军的第2混成旅和团务精练司令部部队(相当于一个旅)则停留在陇东、永兴一带,第6混成旅停留在宝兴。

与此同时,由涪江流域西进的红四方面军部队则通过扫荡作战,清除了四川西北部北川、茂县、理番、汶川等地之敌,牢牢控制了岷江两岸地区,将川军部队主力阻挡在北川河谷以东地区,将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部阻挡在松潘、平武一线。

两军距离越来越近。此刻已经没有任何险阻、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两军的胜利会师。从遵义会议后中央确定中央红军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在川西地区开辟新苏区的方针,两军会师的条件第一次成熟。会师已经是指日可待。

达维会合

与红74团会师的是中央红军先遣部队红2师第4团。到达夹金山顶后,红4团一步没有停留。山坡积雪很深,不知道哪位战士发现,抱着枪躺在雪上往下滑,既省力又安全。全团官兵一起躺在雪地上,滑行下山。一口气滑出几百米,等到大家起身时,已经远离山顶,空气也不再稀薄。

越往下走,气温越高,官兵们像是从冬天又回到了春天,周围的一切也都充满了春意。厚厚的积雪没有了,地面上有了青苔、小草,在有些地方还有一些黄色的小野花在迎风怒放。在石崖上,生长着一株一株的青松。到了半山腰后,山坡上出现了成群的牦牛。刚从冰雪世界走出来的官兵,对充满生机的大自然格外亲切,情绪格外振奋,疲劳与痛苦一扫而光,队伍里欢声笑语不断,歌声震撼山岳。

快到山脚时,前方出现了一个小沟谷,当地人称作木城沟,沟中树木苍翠,上面是灌木林,下面是针叶林。红4团沿林中小路行进,到达沟尾磨盘石一带时,前面突然响起枪声。前卫营营长报告,前面发现人员活动,距离远,看不清,风太大,问话也听不清。带队的红2师师长陈光和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令全体人员做好战斗准备,两人赶到队伍前列用望远镜观察。只见前方村庄中以及村庄周围的树林中,有一些人在走动,背着枪,戴着大檐帽,搞不清是什么队伍。两人研究了一下,决定派出侦察员去探清虚实,同时让司号员用号音联络。

司号员按照号谱吹响联络号后,对方也马上吹号回答,但号谱不对。让人大声喊话,对方也大声回答,但双方都听不清对方的话语。红4团官兵警惕地慢慢前行,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等到距离只有几十米时,对面的话音逐渐清晰起来,那声音是:“我们是红军。你们是谁?”

黄开湘、杨成武愣了。红4团是全军前卫,前面怎么还有红军?此前,他们只知道红四方面军已经到达岷江流域,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派出接应部队到达夹金山北麓。因而,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与红四方面军相逢。就在他们半信半疑之际,侦察员飞跑而来,边跑边喊:“他们是红四方面军!是红四方面军!”

几乎在同一瞬间,下面传来了许多人一齐发出的喊声:“我们是四方面军的部队!”

红4团官兵激动地齐声回答:“我们是中央红军部队!”

达维会师桥两大红军主力的前锋部队,终于在夹金山下的磨盘石会合了!这一刻,是1935年6月12日12时。

红4团的官兵狂喜地冲向四方面军的战友。二百多个日日夜夜,一万多里的艰苦征战,遇到的总是围追堵截的敌人和难以想象的困难,从来没有看到过兄弟部队的影子。在湘江之滨,他们曾热切地盼望着与红二、六军团会合,却未能实现。而在翻越了人迹罕至的雪山后,却猝然与红四方面军部队相遇,怎么能不激动?!

红4团与红74团的官兵相互问候,相互携手回到了达维镇。迎接他们的是更加热情、更加热烈的红25师主力部队。两个方面军的指战员早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紧紧地握手,热烈地拥抱,人人眼中都含着激动的泪水,跳呀蹦呀,喊呀说呀……

韩东山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叫来参谋:“马上发报,向徐总指挥,向陈政委,向张主席,报告会师的喜讯。”同时下令:红四方面军人员全部搬到镇外露营,将房子让给中央红军部队,每个团都要抽出三十担粮食送给中央红军。

身在理番的徐向前接到电报后,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连夜起草了以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三人名义给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的信,在汇报了敌情和红四方面军的情况并提出作战的建议后,满怀深情地写道:“最后,红四方面军及川西北数千万工农群众万分地热忱欢迎我百战百胜的中央西征军。”他派警卫员康先海带一个警卫班携带信函以及数份地图,火速前往懋功,并嘱托:“信,一定要交到毛主席的手中。”远在茂县的张国焘也通过红2师电台向中央报告了红四方面军的部署,对中央红军表示慰问。

6月15日,红四方面军向中央红军正式发出慰问电:

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政委,中央红军全体指战员同志们:

懋功会合的捷电传来,全军欢跃。你们胜利地转战千余里,横扫西南,为反帝的苏维埃运动与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历经艰苦卓绝的长期奋斗,造成了今日主力红军的会合,定下了赤化西北的有利的基础和条件。我们与你们今后在中国共产党统一指挥之下,共同去争取西北革命的胜利,直至苏维埃新中国胜利。

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及四方面军全体指战员启

6月15(日)

已经到达夹金山下准备翻山的毛泽东等人接到电报后,立即回电:

张主席、徐总指挥、陈政委并转红四方面军全体红色指战员、亲爱的兄弟们:

来电欣悉。中国苏维埃运动两大主力的会合,创造中国革命史上的新纪录,展开中国革命新的阶段,使我们的敌人帝国主义国民党惊惶战栗。我们久已耳闻你们的光荣战绩,每次得到你们的捷电,就非常欣喜。此次会合使我们更加兴奋。今后我们将与你们手携着手,打大胜仗,消灭刘湘、胡宗南、邓锡侯等军阀,赤化川西北。我们八个月的长途行军,是为苏维埃而奋斗。

我们誓与你们一起,为苏维埃奋斗到底,特此电复。

朱、毛、周、张及中央野战军全体指战员

1935年6月16日

6月17日,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等率中央机关循红4团的路线翻越夹金山,过木城沟,到达达维城边。韩东山早已率驻达维的红四方面军部队在城外的吉斯沟河桥头列队迎接。他不认识中央领导,只好憨笑着一个一个地敬礼。忽然一个人从背后窜出,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说:“韩东山,你还认识我吗?”韩东山定神一看,原来是他的老首长、军委干部团团长陈赓。当年在鄂豫皖根据地,陈赓任红12师师长,韩东山是他手下的副团长。后来陈赓负伤去上海治疗,九死一生,转移到了中央苏区,两人再也没有见面,没想到会重逢于夹金山下。

有了陈赓引见,韩东山方认识了毛泽东等人。他把中央领导引到镇内唯一的一座大的建筑物喇嘛寺中。毛泽东坐下后,立即开始询问部队情况,而且问得非常仔细,从部队的建制、干部的成分、思想状况、生活训练和学习,一直问到师团的历史、党组织建设、部队战斗力、军民关系等。朱德等则认真地记着笔记。

这种场面,韩东山还是第一次经历,紧张得满头冒汗,生怕说错了话。周恩来哈哈大笑,端过一碗水,说:“师长同志,讲得很不错嘛,别慌,别着急!”毛泽东也用亲切的目光鼓励着他。韩东山彻底放松了,把他知道的红四方面军情况全部讲了出来,最后说:“我们部队的指战员都是来自鄂豫皖和四川的贫苦农民,没有多少文化,但打仗非常勇敢,一上战场没有一个怕死的,都是拼命地往前冲!”

毛泽东听到这里,猛地站了起来,说:“好!这就是红军的作风。我们从江西出发那天起,飞机在头上飞,敌人在地上追,我们还是闯过来了,而且……”他把两个拳头举到胸前,有力地握在一起,“更发展了,更壮大了!嗯?!”说完,放声大笑起来。周恩来、朱德等人也一起笑了起来。韩东山后来回忆这段经历时,对这一场景记忆犹新,说:“这笑声里充满了对蒋介石的蔑视,对会师的喜悦,更向往着对明天胜利的希望。”

汇报结束后,韩东山走出寺门后,被陈赓一把拉住,说:“你这个人啊,官当得越来越大,人却越来越小气。不懂规矩。”韩东山吓了一跳,忙问:“老首长,我有什么错误,你尽管批评!”陈赓生性幽默、爽朗,与上级和下级说话从来都不转弯抹角,而且关系亲密,对老部下更是如此,不客气地说:“毛主席和中央首长都到了这里,特别是我这个老首长也来了,怎么也不见你弄点好吃的招待?”韩东山恍然大悟,忙说:“老首长放心,几天前就开始准备了。这个地方见不到肉腥,我专门派了两个排上山,打了两头牦牛,现在都在锅里炖着呢。”陈赓“嘿嘿”一笑,说:“这还差不多。这一路上,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和我们一起吃糠咽菜,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肉了。”

当天晚上,红军总政治部在喇嘛寺附近一个空场上举行了两军会师联欢晚会。周恩来亲自主持。他说:“今天,我们在这里开联欢晚会,欢迎四方面军的同志,也欢迎一方面军的同志”,这一独特的开场白,立即引起了一片欢笑。

韩东山代表红25师讲话,对中央红军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表示今后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坚决执行党的政策,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他文化不高,不善言辞,没想到话刚讲完,还没来得及敬礼,就掌声雷动,口号声四起。红一方面军的官兵高呼:“向四方面军学习!”“感谢四方面军对我们的帮助和欢迎!”“庆祝伟大的会师胜利!”红四方面军的官兵也高喊:“向一方面军老大哥学习!”“向中央首长致敬!”千百人的欢呼压过松涛,狂潮般在夜空中久久回响。

红军关于两大主力会师的报道

毛泽东、朱德也相继在会上讲话。毛泽东说:“同志们!我们一、四方面军会合了。这是红军史上百战百胜的纪录,是中华苏维埃有足够战胜国民党反动派政府和完成北上抗日任务力量的表现。我们在中央苏区就知道四方面军同志在党的领导下,作战勇敢,创造了川陕苏区,消灭了大量敌人,各方面都有很大成绩。我们中国工农红军是打不垮的队伍,是为劳动人民求解放的队伍。我们从离开苏区那天起,每天都同超过我们几倍的敌人作战。敌人前堵后追,飞机轰炸,不仅没有消灭我们,反叫我们把他们消灭了不少。一方面军这次长征,虽然在战斗中有些伤亡,但是,我们锻炼得更坚强,扩大了革命影响,沿途撒下了革命的种子。今天胜利会师了,一、四方面军是一家人,会师的胜利证明我们红军是不可战胜的。在中央的统一领导下,一、四方面军努力工作,互相学习,搞好团结,为消灭蒋介石反动派,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而共同奋斗。”朱德则讲了各地红军的作用和两军会师的意义及今后的任务。

尽管早已知道毛泽东、朱德是红军的领袖,但这是红四方面军官兵第一次聆听他们讲话,大家都屏住呼吸极认真地听着,不肯漏掉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听到精彩处,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讲话结束后,军委总政治部文工团演出文艺节目。团长李伯钊歉意地说:“文工团经过长期行军、作战和通过敌人封锁线,道具大部分丢失了,演员也牺牲了一些。今天的演出只能表示点心意。”然而,演出还是获得了全体官兵的热烈欢迎,许多节目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只好一再重演。直到晚上10时,才在全场齐唱《两大主力会师歌》中结束。

第二天清晨,灿烂的朝霞映照着达维大地。军委纵队离开达维,继续前往懋功。红25师官兵列队为中央领导送行。毛泽东亲切地握着韩东山的手说:“我们走后,后面的部队还得几天走完,你要把警卫工作布置好,掩护部队安全通过。我们将5军团的27团交给你指挥,等我们离开懋功后,你们再行动,明白吗?”

韩东山坚定地表示:“明白,徐总指挥也早指示我们要在这里坚守七天,坚决完成掩护警戒任务。请毛主席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韩东山指挥部队在达维、夹金山、懋功一线坚持了七天七夜,圆满完成了掩护中央红军行动的任务。

两军同庆

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高度重视两军会师后的政治工作,要求中央红军全体人员都要虚心地向红四方面军官兵学习,全力做好密切和维护两军团结的工作。6月13日,总政治部专门给中央红军部队下发了两军会师后加强政治工作的指示,要求各部队:迅速传达两军会师的捷报,提高红军战士情绪,鼓动不掉队、不落伍、不怕粮食困难,注意卫生,严整纪律,迅速争取与四方面军的全部会合;解释两大主力的会合,“是为着以更大的战斗胜利消灭敌人,赤化川西北以至全四川。克服以为会合后可以放下枪弹、安心休息的情绪”;“在部队中发动与四方面军联欢与慰问的盛大运动,号召每个战士准备娱乐,准备礼物,去会亲爱的弟兄。”

6月18日,红军总司令部、总政治部再次联合发出《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部队休整的规定》:中央红军各部到达规定地区后,一律休整三天。休整区域划分是:红1军团在抚边、木坡、八角等地域,红3军团在官寨、达维地域,红5、红9军团在大硗碛地域,军委纵队在懋功地域,并要求,各部队在休整期,应“开干部会,报告与四方面军会合,赤化川陕甘的战略意义及今后战斗任务,并开各连队军人会进行解释”;同时,还要求以团为单位召开同乐会、集中礼物与四方面军部队进行广泛的联欢和学习活动。

按照总司令部和总政治部的要求,红一方面军部队在各级政治机关组织下,与四方面军部队展开了广泛的联欢和慰劳活动。各部队官兵欢欣鼓舞,纷纷捐钱捐物,编歌曲、排节目,热情慰问红四方面军的同志;自动开展向红四方面军学习的活动。红四方面军各部队官兵更是热情捐献物品慰劳和补充中央红军部队。仅红30军部队捐赠的慰劳品,就有衣服四百九十五套,草鞋一千三百八十双,毯子一百条等。总政治部收到的红四方面军第二批慰问品包括:红31军衣服四百九十五套又下装十九件、草鞋一千三百八十六双、手巾一百五十二条、鞋子一百六十九双、袜子四百一十九双、袜底一百九十一双、毯子一百床、红匾两块;特委草鞋四百八十一双、布鞋三十八双、手巾五十条、袜子一百四十六双、袜底一百一十三双、衣服三十三件、袜套十三双;红9军汗巾二百零三条、袜子三百五十七双、毯子四床、单衣十一件、袜底三十七双、草鞋二百九十三双、皮衣四十七件、鞋二十双、牙粉三瓶、香皂二块、旗子二面;红四军草鞋一千二百三十六双、鞋一百三十五双、汗巾一百七十一条、单衣一百九十一件、袜子六百九十双、匾四块、对子四副,军需处棉大衣若干件。

在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驻地,到处是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的感人场面,到处飘荡着《两大主力会师歌》的歌声,充分体现了两支兄弟部队之间的团结和友谊,体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军队之间的良好关系。

6月18日晚上,总政治部在懋功召开两军干部联欢会,庆祝会师。随后又举行了各种联欢活动。《红星报》真实地记录下了两军会师的场景:

“太阳”纵队(注:指中央纵队)21日在懋功开了一次干部同乐会,第四方面军驻懋功部队的干部亦全部参加。在未开会之前,唱歌呀、谈话呀,两方面军指战员互相谈说战绩呀,整个会场,充满着欢快的气氛。

同乐大会正式开幕了。首先是党中央和总政治部代表博古同志与朱总司令的演说,告诉了全体指战员目前的有利处境,两大主力会合的意义,与我们的战斗任务。接着,便是五大碗的会餐。这时,有同志起来报告“猛进”剧社到了,掌声大起,表示欢迎他们的盛意。

会餐之后,晚会开始。首先由“火线”剧社的小同志唱歌和跳舞;接着由“火线”剧社与“太阳”纵队的一些名角演的名剧《十七个》;最后,“猛进”剧社表演《破草鞋》。这两出戏无论在剧情上或者在艺术上都是成功的。边章武同志的京剧,李伯钊同志的舞蹈,都博得了大家的掌声。会场空气盛极一时,为反攻以来第一次!

23日上午,“太阳”篮球队与四方面军驻懋功部队的篮球队举行友谊赛。开始是分开打,以后又混合打。球艺虽由于双方长期行军与作战而表现得生疏,但活跃的精神,英勇的表演,处处都显示出百战百胜的英勇健儿的大好身手!

两河相会

6月18日,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等率中央纵队和红2师到达懋功县城。红30军政委李先念率红88师主力已经于几天前到达,接到报告后,出城八里,在老营列队热烈欢迎。当晚,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在住地会见李先念。李先念代表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等红四方面军领导人热烈欢迎中央领导,并转交了徐向前起草的信和送来的军用地图。毛泽东代表中央领导向红四方面军全体指战员表示亲切关怀和慰问,并充分肯定了红四方面军的成绩,给予红四方面军很高评价。

懋功会师会议旧址

两军会师,未来如何行动,大政方针如何确定,亟待议决。6月20日,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致电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兄亦宜立即赶来懋功,以便商决大计。”由于张国焘尚在茂县,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决定进至两河口,在那里迎接张国焘,并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商决两大红军主力会合后的战略方针。

6月23日,军委纵队离开懋功,沿着一条商旅古道,经双柏、八角、木坡、抚边,于24日到达懋功以北七十公里的两河口。

两河口是两条河的交汇之处。发源于北面梦笔雪山的梦笔河和发源于东面虹桥雪山的虹桥河在这里相会,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绿洲,两河口镇就坐落在绿洲上。镇上有百余户居民,汉族居多,当时被称为“绥(靖)、抚(边)、卓(克基)、松(岗)各土之中枢”。入镇之后,毛泽东住在镇中关帝庙的大殿里,张闻天、周恩来和朱德等中央领导人住在山坡上的房子里。

就在中央领导人离开懋功的同一天,张国焘也在秘书长黄超的陪同下,由一个三十多人组成的骑兵警卫排护送,从茂县出发,经威州、理番赶往两河口。6月24日,张国焘在理番下河口方面军前线指挥部与徐向前会面,然后于25日经杂谷脑赶往两河口。

毛泽东等人对张国焘的到来高度重视,专门指示总政治部在两河口镇外的空地上搭起了讲台,布置起欢迎张国焘的会场,并在镇内外的墙壁上刷满标语、口号,许多房屋前还挂起红旗。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博古、刘伯承等率中央及军委机关四十余人,则步出镇外两里多,等候张国焘的到来。其中,周恩来在过雪山时染了风寒,王稼祥伤久未愈,两人都抱病出门,中央对此次会面的期待与郑重可见一斑。

所有人都非常激动。毛泽东与张国焘同是中共一大的代表。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开始了探索中国革命道路和创建红一方面军的艰苦探索,而张国焘则于1931年从苏联回国,并于当年4月进入鄂豫皖根据地,成为鄂豫皖中央分局和红四方面军的最高领导人。两人各为红军主力的领袖,却一直没有晤面,仅从他处获知对方一鳞半爪消息;朱德、刘伯承和张国焘曾在1927年南昌起义时并肩领导起义,起义失败后退至广东三河坝匆匆分手,一别数年;周恩来、张闻天等则是张国焘从莫斯科返回上海时一晤,自此遥遥相望。然而,历经数年战争风雨的磨炼,以自身的经历来感悟,他们都知创业不易。张国焘和徐向前、陈昌浩等曾创建起面积不亚于中央根据地的鄂豫皖根据地,后来又在川陕地区打出了一片红色天地,当算得上轰轰烈烈。如今两路英雄即将相逢,怎能不令人兴奋!

可惜,天公不作美。毛泽东等人刚出镇子,天空便飘起了毛毛细雨,后来竟变成瓢泼大雨。但所有人都没有离去,站在随行人员临时用油布搭起的棚下,耐心地等待着。

下午3时左右,张国焘一行飞马而至。毛泽东等人冒雨出棚,站立路旁迎候。壮实白胖的张国焘骑着一匹白马走在最前面,见到毛泽东等人出迎,在数十步外下马,边走边拱手:“诸位仁兄久等了,这么大的雨,劳驾你们,实在担当不起。”他快步走向毛泽东。两人相见,先是握手,继而拥抱,非常亲热。随后,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等人也与张国焘握手寒暄。

张国焘说:“中央红军的奋斗精神,让我们四方面军的同志备受鼓舞。我经常教育部队,要好好向老大哥学习,现在有了当面候教的机会,还请多多赐教。”

周恩来回答:“四方面军的同志个个体强力壮,精神饱满,可见国焘兄等奋斗有成,值得我们好好借鉴。”

一行人相携走进欢迎会场,早已集结在那里的一千多红军指战员立即欢呼起来。毛泽东、张国焘、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等走上主席台,不断向欢呼的指战员挥手致意。

欢迎仪式开始。毛泽东先致欢迎词:“四方面军的指战员,为了迎接中央红军,做了许多艰苦的努力,为中央红军准备了大量物资,热情支援兄弟部队。我代表中央红军全体同志,衷心感谢四方面军,感谢张国焘同志。两军终于会师了。今后,一、四方面军要在中央的统一领导下,为实现党中央的战略方针,并肩战斗,团结前进。我们一定会成功!我们一定会胜利!胜利永远属于兄弟的一、四方面军!”

张国焘致答词:“我们今天在这里胜利大会师,是两军广大干部、战士英勇西征的结果。我们欢庆我们的成功!我们欢庆我们的胜利!我代表四方面军全体同志,向党中央致敬。四方面军过去一直远离中央,现在好啦,中央就在我们身边,和我们在一起。今后我们要在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去战斗、去奋进。对艰苦奋斗的一方面军,我表示深切的慰问。胜利属于一方面军!胜利属于四方面军!胜利属于一、四方面军大会师!”

他们的讲话赢得了台下暴风雨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宣告了蒋介石各个消灭一、四方面军,阻止红军两大主力会师计划的破产,极大鼓舞了全党、全军的胜利信心。两军会师,壮大了红军的力量,为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胜利发展,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懋功会师,使蒋介石和国民党军高级将领极为沮丧。当时的报纸在评述此事时写道:“国军防止朱毛西窜之声,早已传之数年,今朱毛毕竟西窜,而达其预定之目的矣。在朱毛西窜当中,行营三令五申严防朱毛与徐匪向前会合,声犹在耳,墨尚未干,而朱毛毕竟与徐匪向前、张匪国焘会合矣。然而全川之六路大军,不能拒堵徐匪之南窜;中央与各省数十万劲旅,不能截拒朱毛之西奔,中间虽有河山之险隔,给养之困难,病疫之交侵,霜雪之严冷,均不足以慑匪胆,而刺激其改变初衷。两大洪流,竟于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六月十有六日,在懋功之达维合拢。查国军电令,一再言曰,须收聚歼之效,今使之聚矣,何以不歼。然在分窜之中,各个尚不能击破,今既会合,则已蔓不叮图,尚可聚歼之大言不惭哉。”

(责编:杨文全、赵晶)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