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图书连载>>长征记

第二十三章 红四方面军南下川康边

曲爱国 张从田

2016年09月02日19:14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点击阅读人民网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专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声明:本文(含图片)节选自《长征记》一书,系华夏出版社授权人民网发布。请勿转载。(全书目录)

第二十三章 红四方面军南下川康边

红四方面军突然南下,重返川西北,令蒋介石和四川军阀刘湘迷惑不解。他们对红军意图做出了两种估计:一是渡岷江向东攻击;一是袭取懋功、丹巴向南进攻。不管红军走哪一条路,都将威胁四川军阀的势力范围,刘湘不敢怠慢,以刘文辉第24军两个旅,位于大金川沿岸之绥靖、崇化(今安宁)、丹巴一线;杨森第20军四个旅另一团,位于小金川沿岸之懋功、抚边、达维一线;以邓锡侯第28军一个团驻守抚边以东之日隆关等地,企图凭借高山峡谷,将红四方面军封堵于阿坝及其以南的川西北地区,首先使红军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不断削弱,然后再集中力量进行“围剿”。

百丈决战

在半个多月的时间内,红四方面军占宝兴、克天全、下芦山,突破刘湘苦心经营的防线,击败川军十七个旅,取得了南下作战的初步胜利,张国焘志得意满,踌躇满志,于攻占芦山的当天,即11月12日,致电中共中央,但报头已不写“中央”,而是称“毛、张、周、王、博”,得意地通报占领天全、芦山的胜利消息,并声称这一胜利已经“打开了川西门户,奠定了建立川康苏区胜利的基础,证明了向南不利的胡说,达到了配合长江一带的苏区红军发展的战略任务,这是进攻路线的胜利”。红军总部和红四方面军总部进驻芦山城外的仟家坝。随后,四方面军决定,立即向名山、邛崃地区发展进攻,乘胜东下川西平原。

中共中央祝贺红四方面军的胜利,同时在红四方面军已经南下的情况下,从红四方面军的发展和中国革命的前途考虑,于11月12日致电张国焘等:“关于方针,你们目前应坚决向天全、芦山、邛崃、大邑、雅安发展,消灭刘(湘)、邓(锡侯)、杨(森)部队,求得四方面军的壮大,牵制川敌主力残部,(以利)川、陕、甘、晋、绥、宁西北六省局面的大发展。”

红军兵逼川西平原,直接威胁四川军阀统治老巢的安全,引起了蒋介石和四川军阀的极度恐惧。刘湘为阻止红军进攻,确保成都平原安全,亲自到邛崃前线设立总指挥部,紧急调集属下全部精锐部队集结,并飞电四川其他军阀,晓以利害,要求各路军阀一同出兵,共拒红军。生死攸关之际,各路军阀也不敢怠慢,纷纷派出主力参战。川军主力云集百丈及其附近地区,共集结第21、第23、第41、第44、第45军及刘湘直属部队三十五个旅、八十五个团另七个独立营、两个特务营,约二十万人。四川军阀尽管平时钩心斗角,此时却为共同的利益而齐心协力,决心在百丈与红军决一死战。国民党中央军薛岳部主力则集结成都地区,准备增援。

百丈关(今称百丈场),位于名山县境,地处成(都)雅(安)公路要隘。公路沿线多为起伏的丘陵,只有以东约五里处有座控断山横断公路。百丈四周耕地满布,沟渠纵横。红四方面军总部也将百丈之战视为打开进入川西平原通道的关键一仗,因而集中主力,先后投入红30军和红9军第25师、红4军第10师、红31军第93师,共十七个团,约四万人,在徐向前的亲自指挥下,与川军展开决战。

11月12日,百丈决战拉开帷幕。红军中纵队全部及右纵队红4军由雅安北部和芦山北部向名山、邛崃、大邑攻击前进,川军部队此刻尚在集结中,红军一路突进,于14日占领朱家场、太和场。随即兵分三路,分别从雅安上里、中里和蒙顶山向百丈、黑竹一线发起进攻,先头红25师第75团于16日拂晓,击溃川军两个团,占领百丈关,与川军模范师、教导师接触。

川军模范师、教导师号称川军精锐,是刘湘起家的本钱,虽然在天全、芦山战斗中受创,但主力犹在,且急于复仇,挽回脸面,立即向百丈展开反扑。红25师毫不畏惧,以攻对攻,红74、红75团如两把尖刀,直插川军腹心。双方沿公路展开混战,川军出动飞机助战,然无法辨别人员,无法轰炸扫射,只能低空盘旋。狭路相逢勇者胜,红25师奋勇冲杀,至黄昏时分,击退川军反扑,并乘胜前进,占领黑竹关、治安场、王店子。川军南路总指挥潘文华亲率特务营沿公路一字排开,拦截溃兵,也无法阻挡部队逃命。幸赖增援部队一个师到达,方稳住阵脚。

17日,川军增援部队七个旅到达邛崃至百丈公路沿线地区,并对黑竹关展开反扑。徐向前判断,川军已经形成纵深防御配置,红军继续沿大路向邛崃进攻诸多不利,且易受翼侧川军的侧击,遂调整部署,以主力集中百丈左右靠紧,首先迎击川军援兵。当晚,“夜老虎”团红88师第265团再显神威,夜袭鹤林场川军援兵彭焕章旅,将该旅先头团打得到处逃散。

19日,川军开始发动总攻,百丈决战进入高潮。首批投入进攻的川军六个旅,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从北、东、南三个方向猛攻百丈关附近十余里弧形地带的红军阵地。红军相互协同,分路迎敌。红25师迎击夹关方向来攻之敌;红88师迎击鹤林场方向来攻之敌,红93师正面迎击向百丈关方向进攻之敌。红93师的阻击战最为惨烈,川军沿公路轮番进攻黑竹关,整连、整营、甚至整团实施集团冲锋,红93师在大量杀伤敌军后,撤至控断山附近。双方投入预备队,在控断山附近展开拉锯,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战至黄昏,红93师撤至百丈关阵地,转入坚守。

20日,天刚放亮,川军的进攻就已开始,主攻方向为百丈关。川军不断投入预备队,不顾一切地连续进攻,并重金组成“敢死队”。刘湘颁布《告剿共官兵书》,规定:凡有临阵退缩、畏敌不前或谎报军情、作战不力者,一律军前正法。其余各级官兵,倘有违令者,排长以下,得由连长枪决,连长得由营长枪决,营长得由团长枪决,团长得由旅长枪决,旅长得由师长枪决,师长得由总指挥枪决,总指挥倘有瞻徇陷匿者,由总司令查证依法严办。同时,刘湘派信给现任副处长杨德纯率队赶赴前线,当场散发11月份饷款。

面对敌人优势兵力的疯狂进攻,红军指战员忍着极度疲劳和饥饿与敌人展开血战,有的部队子弹打光了,就与敌人反复进行白刃搏斗;有的战士手臂打断了,就用牙齿咬着拉火索将手榴弹拉响,与冲到跟前的敌人同归于尽。红88师政委郑维山后来回忆当时的战斗情景说:“师的指挥所跟前一个班,打到下午只剩下三个人了。但是这三个人,却像钉子钉在那片树林里似的扼守着阵地。敌人冲上来了,他们从三个方面投出集束手榴弹,趁着爆炸的浓烟,呼叫着分头冲下去。把敌人杀退后,三个人又从容地回到原处,战士们就是这样,以一当百地和敌人厮杀。”在百丈,川军从早到晚不停顿地发动集团进攻,并以飞机猛烈轰炸扫射,在久攻红军阵地不下的情况下,竟然放火烧街,然后以几十挺机枪集中扫射救火的红军战士和居民。红军不顾危险,冒着敌人的密集火力一面坚守阵地,一面奋勇救火,保住了镇上一部分人民的房屋财产。

战至21日,红四方面军共歼敌一万五千余人,坚守住了百丈主要阵地,但自身也付出了重大伤亡,伤亡近万人,且参战部队均为红四方面军主力,自两过草地,翻越雪山,连续作战,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整补充,已经极度疲劳。21日,徐向前致电张国焘、陈昌浩,指出:百丈地区地面开阔,川军兵力集中,红军歼敌时机已失,决定放弃百丈。同日,红军部队全线转移到北起九顶山,南经天台山、五家口至名山的莲花山一线山地,扼险防守。历时7天的百丈决战至此结束。红四方面军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也随之结束。

百丈之役的失利,是南下红军被迫由进攻转为防御的转折点,也是张国焘南下错误方针碰壁的主要标志。此后,红军转进到北起九顶山,南经天品山、五家口至名山西北附近之莲花山一线扼险防守。与此同时,右纵队第32军和第4军一部分别在天全、飞仙关渡过青衣江南进,于11月25日克荥经,继占汉源,歼守敌一部。12月初,敌薛岳部由东面之洪雅向荥经发起进攻,红军在予敌以大量杀伤后,于中旬撤出荥经、汉源地区。

西进甘孜

百丈战斗后,川军主力集中于名山、邛崃地区,中央军薛岳部六个师也由成都、新津向雅安、天全地区集结,李抱冰第53师则部署于康定、泸定地区。各部敌人采取堡垒战术,稳扎稳打,加强封锁,在巩固既有阵地的基础上步步推进,逐步收缩对红四方面军的包围。

红四方面军以巩固天全、芦山、宝兴、丹巴地区为中心任务,在大川场、天台山、五家口、莲花山、姚橘、金鸡关直到雅安、荥经、天全三县交界的山区地带,构成一条自东北向西南的防御线与敌对峙。同时,全力开展建立根据地的工作,先后建立起一些地方党组织和工农民主政权,组织了几支地方武装。但是该地区地广人稀,粮食缺乏,经济文化落后,语言不通,红军数万大军转战于此,人员、物资补充日益困难,部队冬装亦无着落,指战员们经常以野菜、土豆充饥,以棕榈制成衣服来抵御严寒。中共中央早先提出的“向雅、名、邛、大南出,即一时得于,亦少继进前途”,“南下是绝路”的警告,不幸变为了现实。

1936年2月初,天全、芦山地区的形势更加恶化。国民党军经过周密准备,以“中央军”薛岳部六个多师会同川军主力,开始向天、芦地区大举进犯。红四方面陷入了前有强敌、后无根据地、进退失据的不利地位。张国焘不得不于2月上旬下达《康道炉战役计划》,决定红四方面军部队转向西北,进入西康省境,夺取道孚、炉霍、甘孜,相机占领康定,争取在这一地区进行休整补充,以便尔后发展。西进甘孜,标志着张国焘的南下建立川康边根据地方针的破产。

2月11日至23日,红四方面军陆续撤离天全、芦山、宝兴地区,分为三个纵队经达维、懋功向西康省北部的道孚、炉霍、甘孜进军。前进路上,首先要翻越位于宝兴和懋功之间的海拔三千多米的夹金山。翻越这座山,对于红四方面军指战员来说是第二次,而对于其中原红一方面军的部队来说,已经是第三次了。前两次翻山是在夏、秋季节,这一次却是在冬末春初时节,当地有“正二三,雪封山,鸟儿飞不过,神仙也不攀”的歌谣。然而,红军指战员们凭着坚强的意志,再一次战胜了这座雪山。在向道孚进军途中,海拔五千多米的折多山又横亘在红军面前,主峰党岭山终年雪漫冰封,空气稀薄,有“万年雪山”之称,当地藏族人把它奉为“神山”。可红军指战员们并没有被它吓倒,他们脚踏草鞋,身着单衣,迎着风暴,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征服了这座长征途中遇到的最大的雪山。

道孚县波巴政府为路过的红军张贴的公告

3月1日,红军先头部队红30军攻占道孚,接着于15日占领炉霍,随后乘胜前进,又占领西康省东北部重镇甘孜。与此同时,红4军经炉霍向西南疾进,攻占瞻化(今新龙),俘国民党西康宣慰使诺那喇嘛以下一百余人,缴枪一百余支,电台一部。红31军及红9军第25师分别由丹巴、道孚南下,泰宁(今乾宁),守敌李抱冰第53师一部弃城南逃康定。红32军及红9军第27师在懋功以南完成掩护主力转移任务后,跟进到道孚、炉霍。红31军第91师在宝兴南关、大垭口多次与追敌激战,击溃敌两个团,完成后卫任务后,也向炉霍地区转移。至4月上旬,西进红军在康北控制了东起丹巴,西至甘孜,南达瞻化、泰宁,北连草地的大片地区。

康北是以藏民为主的藏汉杂居地区,是一片平均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高原,地域辽阔,但气候寒冷,人烟稀少,物产贫瘠,对于红军的生存和发展都极为不利。红四方面军原来不打算在这一带久留,只想筹集到必要的粮食、物资后,即刻北上。然而,就在这时,红2、红6军团北上的消息传来。根据朱德的提议,红四方面军改变原定计划,决定在这一地区停留下来,现地休整补充,接应红2、红6军团北上。张国焘对此表示同意。4月初,红四方面军制定了《四、五月战斗准备工作计划》,接着便在“迎接二、六军团”,准备北上“创造西北广大抗日根据地”的口号下,积极展开了整编、训练、筹集物资等各项工作。

南下、西进作战,红四方面军往返雪山草地,连续进行激烈战斗,部队减员严重,遂在甘孜对部队进行了整编。整编后的红四方面军,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王树声任副总指挥,李特任参谋长,周纯全任政治部主任,李卓然任副主任,下辖六个军十九个师,共4万余人,与南下时相比,减员达一半以上。

(责编:杨文全、赵晶)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