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重温长征故事——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解读长征(29):红军用什么战术突破北上天险腊子口

姜廷玉

2016年09月19日13:53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1935年9月,俄界会议之后,党中央率陕甘支队(由红一方面军第一、三军和军委纵队改编)由俄界出发北上,于17日到达了岷山脚下的腊子口。

腊子口是岷山山脉的一个重要隘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门户。口子很窄,只有约30米宽,周围是崇山峻岭,地势十分险要,易守难攻。两边悬崖绝壁间夹着一道窄窄的山沟向上延伸,两边绝壁峭立。山中一道河水急流而下,隘口处的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横跨于两岸陡壁之上,是通过腊子口的惟一通路。蒋介石在岷县、腊子口地区配置了两个师,妄图凭借天险挡住红军的去路。国民党军鲁大昌部两个营驻守在腊子口,1个营扼守隘口,1个营配置在隘口后边的三角形谷地,在腊子口后面,还设有敌人的仓库,囤积着大批粮弹;师主力配置在隘口以北至岷县一带,可随时增援。他们在桥头和山崖上构筑了碉堡,形成了交叉的火力网,企图拦阻红军通过。

毛泽东清楚地知道,乌江、金沙江、大渡河没有挡住红军的前进,雪山草地红军也走过来了,腊子口再险,红军也要攻下来,否则就得重回草地去。毛泽东果断地下达了“两天之内拿下腊子口”的命令。 接受任务的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经过缜密侦察,发现敌人有两个弱点:一是敌人炮楼没有盖顶;二是敌人把兵力集中在了口子正面,妄图凭借沟口天险进行防御,但两侧因为都是耸入云霄的高山,敌人兵力薄弱,山顶上没有设防。根据侦察到的情况和战士们的建议,四团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政委杨成武率领第6连从正面进行夜袭,夺取木桥;如果偷袭不成就连续发动进攻,达到疲劳敌人,消耗敌人弹药,造成敌人恐慌的目的。另一路由团长王开湘率领第一、第二连,悄悄地迂回到腊子口右侧,攀登陡峭的崖壁,摸到敌人后面去。

天险腊子口(资料图)

9月17日下午,四团向腊子口发动了猛烈的进攻。狡猾的敌人凭着险要的地形地势和坚固的炮楼,有恃无恐地蹲在工事里一枪不发,等到战士们接近桥边时,就投下一大堆手榴弹,一团团的火光在隘口翻腾飞舞。部队接连攻了好几次,还是无法接近桥头。敌人扔过来的手榴弹,一个个在地上乱转,有的手榴弹没揭开盖就扔了过来,炸裂的弹片和未炸开的手榴弹在桥头50米以内的崖路上铺了一层,有的地方已经堆了起来。激战到半夜,部队连续冲锋十几次,均未奏效,反而还伤亡了几个同志。部队决定暂停进攻,重新研究作战方案。第六连决定召开党、团员大会,组织敢死队,以少数兵力,接二连三向敌人轮番进攻,疲劳和消耗敌人,伺机夺桥。

在会上,党团员都纷纷表示:“坚决夺取腊子口,走上抗日最前线!”当场就有20多个战士报名参加敢死队,最后,从报名的人中挑选了15名党、团员,组织了3个突击小组。每个突击队员都配有短枪一支,子弹百余发,身挂手榴弹,背插大刀。突击时分两路:一路顺河岸的崖壁前进,准备摸到桥肚底下,攀着桥柱运动到对岸;另一路两个组,先运动到桥边,等第一组打响,两面夹击,消灭桥上的敌人,夺取木桥。

深夜,天像一口大黑锅似的盖住了山谷和河流。河水的吼叫声更加震耳。敌人大概以为我军久攻不下,再也无能为力了,都放松警惕缩进碉堡和工事里打盹去了。而此时的突击队员们攀着崖壁上横生的小树,一脚深一脚浅,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动。浪花溅湿了他们的裤子,汗水又浸透了他们的上衣,崖壁上带刺的野草扎破了他们的手和脸。这一切,勇士们全不理会,一个跟着一个,相互盯着围在脖子上的白毛巾,静悄悄地向桥下摸去。近了,近了,更近了。离桥不远了。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喀嚓”一声,一个同志攀断了一棵小树。大家立刻停下来,准备着还击敌人。待了一会儿,却不见敌人的动静,可能是河水的急流声掩护了大家。勇士们继续往前挪去。离桥越近,心里越紧张。摸到了桥边,勇士们伸手抓住了桥肚底下的横木,一手倒一手地往对岸运动。前进了没有多远,只听见“扑通”一声,不知哪个同志一把没抓住掉下河里去了。这下敌人发觉了,机枪、手榴弹朝底下乱射乱打,直炸得河水“哗啦哗啦”直响。目标已经暴露,无法继续前进,4个战士只得摸到一块岩石下,暂时隐伏下来,待机行动。

1935年9月20日,《战士报》关于夺取腊子口英雄模范的报道(资料图)

听见枪声,另一路的10个同志,趁敌人只顾往桥下射击的机会,冲到桥边。他们先向敌人掷过去一排手榴弹,接着冲进了敌人筑在桥头上的工事。敌人根本没提防这一手,顿时慌了手脚,乱作一团。这时,桥下的同志乘机从岩石下钻了出来,他们不顾桥上敌人的射击,翻上桥面,拔出大刀,喊着冲杀声跟敌人肉搏起来。

与此同时,迂回部队在王开湘团长的率领下已摸到腊子口右侧峭壁下。勇士们一个个精神饱满,背挂冲锋枪,腰缠10多颗手榴弹,开始渡腊子河。刚开始试图徒涉,但先下去的两个人还没有到河心,便被水冲走,灌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才被救了上来。于是,只好用马匹来回骑渡。人多时间紧,他们又想了个办法,砍倒沿河的两棵大树,把它倒向对岸,一下子就添了两座独木桥。几百人渡过去了,太阳也已经落山了。一个自告奋勇的苗族战士手持带铁钩的长杆,顺着陡壁最先爬了上去,然后将事先接好的绑腿缠在树干上放下来,后来的战士拉着绑腿一个接一个地全部爬上去,攀上了敌人右岸峭壁的后坡,随后勇猛地跳下岩层。如神兵天降的红军战士突然出现在敌人的后方,吓得敌人魂飞魄散,扔下枪支仓皇逃命。

这时,3颗红色信号弹升上了天空。“总攻开始了!”战士们欢呼起来,山上山下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只见六连的同志们抡起大刀,端起步枪,在敌人中间飞舞,猛击。右面悬崖上的部队在王开湘团长的指挥下,看准下面没有顶盖的炮楼和敌人的阵地,扔下一个接一个的手榴弹。所有的轻机枪和冲锋枪也一齐开火,直打得敌人喊爹叫娘。晨曦中,总攻部队开始过河了,全团的轻重机枪也一齐向隘口炮楼逃出来的敌人扫射。没用多久,我军就抢占了独木桥,控制了隘口上的两个炮楼。接着,总攻部队兵分两路,沿着河的两岸向峡谷纵深扩大战果。号称天险的腊子口终于被我军突破了!

被红军摧毁的国民党军碉堡(资料图)

战后,四团政委杨成武作了《突破天险腊子口》一诗:

腊子天下险,

勇士猛攻关。

为开北上路,

何惜鲜血染。

党中央率陕甘支队通过腊子口后,于9月21日进占甘南的哈达铺。至此,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主力走出了雪山、草地,穿过了藏民区域,击碎了蒋介石妄图利用恶劣的自然环境“困死”红军的阴谋。

(作者系军史专家、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员)

(责编:杨文全、谢磊)

推荐阅读

八论全面从严治党系列特稿之二: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从中央政治局带头做起,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八项规定”,从这一天起,成为了13亿中国人生活中一个占据了重要位置的特殊词汇,成为了中国共产党重塑党风政风乃至整个社会风气的利器。【详细】

贪官腐败“画像”之八:为名为利 他们“前腐后继”   前车覆,后车鉴。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近年来落马官员的八种腐败“画像”,探究贪官的多样心态,为您揭开他们的“假面”。【详细】

反腐倡廉|聚焦中央纪委八集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
相关专题
· 专题资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