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将台堡会师纪念碑是如何兴建的?

2016年10月13日15:00    来源:宁夏日报

中国工农红军历尽千辛万苦、最终取得长征胜利,是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因此,我国定期都会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从纪念长征胜利60周年起,纪念大会的日期便改在了10月22日,因为这一天是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日。一、二方面军的这次会师,是红军长征的最后一次会师,它和十几天前的一、四方面军会宁会师一道实现了三军会师,标志着长征的胜利结束。

说到长征胜利,许多人会想到中央红军长征最先到达的陕北吴起和红军长征第七次胜利会师的甘肃会宁,提到将台堡的人还不多。20多年前是如此,20多年后的今天虽然人数有所增加,但仍然有人对将台堡这个地名很陌生,就连一些媒体也常常搞错,有的干脆不提将台堡会师,还有的则把将台堡“划归”甘肃、“划给”别的县。这也难怪,将台堡会师纪念碑是1996年才落成的,比会宁会师纪念塔的落成整整晚了10年。

新中国成立后,在红军长征沿线陆续兴建了很多纪念标志,每个会师地点都有纪念建筑。其中,于1986年落成、由邓小平题写塔名的会宁会师纪念塔尤为引人注目。但最后一次会师、也就是将台堡会师却很少有人提起。

其实,将台堡会师,当地许多群众都熟知,许多珍贵资料都可查,党史、军史也都有清晰记载,有的甚至明确指出是将台堡胜利会师结束了伟大的长征,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么重要的事件似乎被许多人“疏忽”了。

当然,造成这种状况也有许多客观原因。当年,红军长征到达将台堡时,将台堡还隶属于甘肃省隆德县,还没有“西吉县”这个地名。1942年,西吉县成立,将台堡划入西吉县,仍属于甘肃省;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包括西吉县、海原县在内的固原地区都划给了宁夏,将台堡也成为宁夏西吉县的一个乡。这种区划调整,让外界一时混淆了将台堡的具体所属地域。

与将台堡会师有关的资料,当地有关人员很早就注意收集了。时任西吉县县委书记王永忠在查阅大量资料的基础上,撰写了论文《将台会师考》。1994年,我到西吉县采访,王永忠向我介绍了相关情况和他的研究成果,我随即写了一篇内参,投寄给《人民日报》,题为《宁夏西吉县委书记王永忠认为:西吉县将台堡是红军长征结束地,建议在此遗址修建“红军长征结束纪念亭”》,人民日报内参《情况反映》刊登后,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关注。在此期间,西吉县向自治区上报了《关于申请修建长征结束纪念亭的报告》。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对此明确表示支持并进一步收集史料,考证史实。时任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怀武、自治区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邵予奋及有关人员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邵予奋、李耀华等人还利用到北京开会的机会向中央党史研究室、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的领导请示汇报、寻求支持。

1995年8月14日,自治区党委向中宣部上报了《关于在宁夏西吉县将台堡修建革命遗址纪念标志的请示》,我所写的内参作为附件一并上报。当年12月19日,中宣部正式复函同意在将台堡修建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亭。1996年8月9日,将台堡会师纪念碑奠基。9月1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为“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题写了碑名。

同年10月22日,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和宁夏军区在将台堡举行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大会,同时为将台堡会师纪念碑揭碑,毛泽东的多位亲属也应邀到场祝贺。我应邀前往并对纪念活动作了及时报道。

2016年7月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宁夏考察,从北京直飞固原,然后又驱车70多公里冒雨向将台堡红军会师纪念碑敬献花篮,并参观了将台堡“三军会师纪念馆”。将台堡会师的历史地位,再次得到肯定,将台堡也为更多的人所知晓。前来参观、学习、采访的人也越来越多。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年届八旬的邵予奋再次撰写题为《再论将台堡会师的历史地位》的文章,进一步阐述了这次会师的伟大意义。

将台堡会师纪念碑,是最晚落成的长征纪念碑,但这丝毫也不影响它的历史地位。

(责编:常雪梅、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