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重走长征路 感悟红军魂

2016年10月21日07:4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本报组织8个采访小分队,走进长征8个著名战役发生地,追寻红军的足迹,于10月8日起本报开设“长征记忆·寻访红军部队”专栏,陆续刊发采访报道,重温那段奇绝的历史,寻访红军种子部队的身影,探究在“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强军目标的引领下,如今的红军部队在进行着怎样不忘初心的“新长征”。

本版“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追寻”汇集8路采访记者的心得手记和图片,通过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更深入地了解红军长征的光辉历程,更深刻地感悟伟大的长征精神,从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编者 

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

记者 温红彦 倪光辉

沿着乌江沿岸,踏访当年红军走过的土地,我们再次深切领悟到这个真理——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

历经湘江血战后,红军由8.6万人锐减到3万多人。而突破乌江让红军转危为安,这是一场怎样惊险奇绝的战斗?

我们穿行乌江,钻灌木丛,找老虎洞,披荆攀援……只有身临其境,才知突破乌江不易,更能体会长征精神。

“纵横天下路,难过乌江渡”。前有阻击,后有追兵,天险乌江横亘在红军面前。面对敌人重重封锁,红军能以较小代价突破乌江,离不开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当地群众说,“红军刚来到时,不少群众藏了起来。后来发现红军纪律严明,还打土豪分财物,便坚信红军是穷人的部队,都悄悄回来帮忙。”群众为红军渡江当向导、给红军部队当挑夫……这样的故事,在寻访中屡屡听闻。今年80岁的向文贤老人告诉记者,“首批从茶山关渡口强渡成功的8位勇士,就是由父亲周海云亲自划船的。战斗结束后,红军专门送给父亲一辆马车。”

与人民群众生死相连,这是中国共产党也是红军最大的政治优势。毛泽东曾经预言:如果国民党也学红军的长途转移,那是一定会被消灭的,因为他们没有人民的援助。得民心者得天下,谁拥有最大的民心,谁就站在了胜利的一端。

“出奇兵”在于实事求是

记者 张毅 张洋

“一渡赤水在土城,二渡赤水在太平渡,三渡赤水在茅台,四渡赤水还在太平渡。”今年9月,记者赶赴贵州遵义采访“四渡赤水”,当地101岁的老红军王道金仍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战斗情形。

都说四渡赤水出奇兵,“奇”就在于毛主席军事指挥艺术的高超,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得意之笔”,根本上源于中国共产党的一次正确选择。“四渡赤水”是遵义会议后的第一次重要战役,在那次会上,“是打阵地战还是打运动战”得到了正解,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的前进方向得到了明确。

事实证明,毛主席再回领导核心,让中国共产党重焕生机。与此同时,历史和人民也做出了选择,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新中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改革开放了,中国人民富起来了,强起来了。采访中,记者遇到93岁高龄的罗明先老人,他是红军“四渡赤水”的见证者,也是祖国发展变迁的见证者,他对今天幸福生活是这样评价的,“感谢党感谢政府,年老人等到了,年轻人闯到了。”

说到底,“四渡赤水出奇兵”并非偶然。它给我们带来的一个深刻启示是,实事求是的道路才能把我们引向胜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们必须长期坚持、永不动摇。

理想信念,不灭的红军魂

记者 袁新文 张璁

为寻访当年红军强渡大渡河的壮举,记者一行来到了四川雅安的安顺场。大渡河源头在川西海拔5000米的大雪山上,河水从万山丛中奔泻而下,河两岸的峡谷危崖陡峭,当年红军强渡登岸之处几无立足之地。

正是这样难以逾越的天险,100多年前让西征而来的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全军覆没,而红军却能渡过大渡河,成为历史传奇。

通过采访当地党史专家,记者了解到当年石达开因内部不和而负气率部离开,部队远征四川时遭遇大军围困,屡战屡败,军心涣散。而红军恰恰相反,当部队决定要挑选战士顶着敌人的炮火强渡天险时,不仅没有战士怯战,反而相互争夺任务,十七勇士中还有一位小战士是哭着喊着才破例批准登船的。

一前一后两只部队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差?原因可能很多,但根本是一条:红军是一支有着坚定理想信念的部队。没有争取中华民族独立解放的信念,没有追随建立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的革命理想,将士们就不可能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置于自身安危之上。崇高的理想信念才能凝聚人心,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与过去的农民起义相较不可比拟的政治优势,也是闪耀不灭的红军魂。

嘉陵江畔,军民鱼水情深

记者 黄庆畅 金正波

9月中旬,记者由北向南,顺嘉陵江而下,在广元、剑门关、苍溪、南充、铜梁五地,跟随红军足迹,探寻战斗遗址,拜访老红军,采访红军传人。一路走来,感动常伴。

今年76岁的苍溪县原党史办主任赵均国和记者深情讲述了“钱衣裳”的来历,让记者印象深刻、很受感动。1935年,红军伤员住进一位孤寡老人张权氏大妈家,在她精心护理下伤员痊愈。红军离开她家时悄悄把40多张红军布币盖在水瓢下,当作给大妈的报酬。等她发现后,追赶已经来不及了。起初放在墙缝里,过后又装入瓦罐,窖入地下,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最后熬夜将这些布币连成衣裳样式,缝在一件旧夹衣内,常年穿在身上。敌人曾几次登门搜查,对大妈进行毒打,但依然一无所获。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张大妈才拿出钱衣裳,从夹层内取出40张完好无缺的布币,送给了苍溪县人民政府。

这个故事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苍溪人民与红军血脉相连、团结一心的深情厚谊。事实上,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是红军长征历尽艰险、饱受磨难后仍能赢得胜利的重要因素。八十一载悠悠岁月,长征精神的火种依然根植在革命老区人民的心中,军民鱼水之情依然得以在英雄部队不断传承赓续。

记者重走长征路,既是回顾历史、找寻初心,更是为实现中国梦的“新长征”鼓与呼。

金沙江在诉说

记者 毛磊 苏银成

云南昆明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西乡的皎平渡,离昆明市区200多公里,沿途大多是山路。由于山高、弯多、坡陡,给采访行程带来不小困难。

翻过一道道山,绕过一道道梁,眼看就要抵达目的地,一起交通事故挡住了去路。一辆面包车和一辆小货车并排停泊,把狭窄的盘山公路堵得严严实实,一个小时后道路才恢复通行。由此也使记者深深地体会到这里交通不便给当地老百姓带来的困难。

来到金沙江皎平渡口,只见山高谷深,江水湍急。虽然已过立秋时节,但峡谷中依然闷热难耐,记者登高山,下峡谷,几经折腾,浑身已经湿透。只有那滔滔江水奔涌向前,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红军长征路过时的历史。1935年5月1日至9日,中国红军一方面军在皎平渡口巧渡金沙江。沿着江岸羊肠小道,爬过几道陡坡,悬崖峭壁下,几个破旧的岩洞格外引人注目,这就是红军渡江指挥部,毛主席渡江后曾经在这里住了三天三夜。

如今的皎平渡口,一座大桥横贯东西,天堑变通途。给两岸人民带来了福音。

狭路相逢勇者胜

记者 冯春梅 卢晓琳

“泸定桥边万重山,高峰入云千里长。”记者9月中旬重返泸定桥,追寻红军那场绝处逢生的战役。从康定驱车近50公里,就来到海拔1300米的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一路上,随着海拔升高,呼吸相较平原地区逐渐急促起来,强光和低温让人体会到了高山峡谷地区的气候特点。

今天的泸定桥已不是1935年5月29日那天的铁索空悬了,桥面铁索上铺有坚固的木板。当地人泰然自若地疾步走在桥上,孩子们欢快地从桥的一端跑到另一端玩耍嬉闹。记者拦住一个孩子问她知不知道红军飞夺泸定桥的故事,“知道呀,爸妈和老师都给我们讲过,红军战士最勇敢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是革命先烈给我们创造的。”小女孩的脸上露出纯粹的笑容。记者不禁十分感慨,当年红军在枪林弹雨中从空悬的13根铁索冲向对岸,是何等的血性冲锋,荡气回肠。人们今天所享受的宁静安逸的生活,是千千万万烈士用鲜血换来的。感恩与珍惜,是我们永远需要的。

多年后,聂荣臻这样评价中国工农红军何以能突破大渡河:“这是全体红军集体作战的结果……中国工农红军的伟大的牺牲精神,是任何敌人不能比的。有了这种精神,我们就能够绝处逢生,再开得胜之旗,重结必胜之果。”

柏山寺下慰英灵

记者 毛磊 苏银成

步入直罗镇战役纪念馆,“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由毛泽东手书的12个红色大字就挂在“直罗镇战役示意沙盘”旁边的墙上。记者深感,这是对红军长征的礼赞,更是对后来人的鼓舞和激励。

据直罗镇战役纪念馆馆长王勇介绍:该馆坐落在陕西富县柏山寺脚下,距富县县城63公里,于1954年春季修建,安葬有中共中央委员,长征红军团政委黄苏,红二团团长李英华等36位留有姓名的烈士遗骨,其余612位烈士均未留下姓名。讲解员王婷说:1935年10月,毛泽东、周恩来和彭德怀同志指挥中央红军和西北红军,部署了直罗战役。直罗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敌人对陕北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每年重大节日,来自全国各地的院校学生、英烈后代,都会来陵园植树种花、举行祭奠。近年来,来陵园祭奠、参观、学习的人数达3万人以上。

来参观的同学们抑扬顿挫地诵读着“长征精神”碑文,激扬洪亮的旋律,汇成全国人民不忘初心,继续新长征的强大动力。

传承就在身边

记者 金正波

记者从甘肃宕昌县哈达铺出发,来到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腊子口,参观了腊子口战役纪念馆、旺藏乡次日那村毛泽东旧居。

腊子口战役纪念馆的保安叫庞闹秀,今年64岁,家住腊子口乡朱立沟村。据迭部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增巴草介绍,中央红军夺取腊子口后,来到了朱立沟村,毛主席在庞闹秀家住了一晚,如今毛主席住过的那间房依然保存完好。

庞闹秀说:“当时,虽然村里条件艰苦,但村民们依然拿出土豆、青稞等热情招待红军。如今,我们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改观,能够有今天的好时代,真的应该感谢红军。”

纪念馆里,记者一路聆听着解说员声情并茂的讲述。在我身边还有一组自发过来参观的游客,游客中有一对母子,孩子一直很认真地看、仔细地听。参观完后,记者听到母亲对这个孩子说:“以后你要刻苦学习,和平年代的幸福生活多么来之不易!”孩子认真地点了点头。

一个懂得感恩的老人,一个言传身教的母亲,一个满怀希望的孩子,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两个简单却力透纸背的字:传承。

《 人民日报 》( 2016年10月21日 12 版)

(责编:杨文全、谢磊)

推荐阅读

八论全面从严治党系列特稿之一: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新思想   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中,关于党建篇幅最多,而且始终贯穿着一个明确的主题——从严治党。2014年12月,他在江苏考察时,更是在“从严治党”前面加上了“全面”二字。【详细】

贪官腐败“画像”之八:为名为利 他们“前腐后继”   前车覆,后车鉴。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近年来落马官员的八种腐败“画像”,探究贪官的多样心态,为您揭开他们的“假面”。【详细】

反腐倡廉|聚焦中央纪委八集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
相关专题
· 专题资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