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陈云:健全党内生活是全党最大的事情

王明波

2016年11月02日07:5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原标题:健全党内生活是全党最大的事情——陈云对严肃党内政治生活的思考

声明:本文原载于《党的文献》2016年第5期,系该期刊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1978年12月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增选陈云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同时选举他为新组建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书记,陈云肩负起新时期治党管党的重任。历经十年内乱,百废待兴,党的建设从何抓起?陈云选择的突破口是健全党内生活。

不久,中纪委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陈云主持会议并发表讲话,重点讲党内生活。他先从三中全会和此前中央工作会议的成功召开谈起,认为会议真正实现了毛泽东所提倡的“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陈云特别交待:“一定要把这种风气扩大到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中去,而且永远这样做。这是一件大事。”(《陈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39页。)紧接着,他在回顾党内生活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后,语重心长地嘱咐,要把这种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推向全党,发扬开来,坚持下去,“这件事是我们全党最大的事情”(《陈云文选》第3卷,第240页。)。

从“一件大事”到“最大事情”表述的前后变化,可看出陈云讲话时的思考轨迹。其实,讲党内生活,对陈云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零星的不算,系统的阐述,可以追溯到陈云任南满分局书记兼辽东军区政委时期。

1946年底,陈云奉调主持南满工作,便遇到一个棘手问题。南满党内分歧严重,领导干部间关系不和,还存在个人意见之争,这对增进团结,推进工作极为不利。对此,陈云从健全党内生活,加强党的建设着手,主张处理问题要有原则性,“采取这也照顾那也照顾,则一辈子整不好党的”。迁就纵容,“那就害了党员,决建不好党的。照顾照顾,这不是建党,而是弄垮党”。(《陈云文集》第1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597页。)为此,陈云系统论述了三条健全党内生活的指导性意见。

一是“正面坦率地辨明是非”。内部不团结,有隔阂,往往是有意见当面不讲,背后乱说,小道消息满天飞。碍于情面,对错误会上不正面批评,会下到处议论。不仅助长混乱,也无助问题解决。“大广播”比“小广播”好,陈云要求大家,站在无产阶级立场,出于公心,态度诚恳,论事不论脸,拿事实说话,正面坦率辨明是非。这是共产党员应有的原则态度,不是得罪人。“大家如果都能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方法就容易一致,对问题的看法就容易一致,事情就好办了。”“大家都根据客观事实想问题,定政策,自然可以求得党内一致。”另外,被批评者要虚心接受,不充好汉,不爱面子,不一触即跳。陈云告诫犯错误的同志:“如果不从认识自己错误上求进步,装洋蒜,一定要跌觔斗。愈怕丢脸,一定会丢脸。不怕丢脸,反倒可能不丢脸。”因此,“在两个人谈话中可以承认错误,在小组会上可以承认错误,在大一点的会上可以承认错误,在千万人面前也可以承认错误”,“这样,扯皮就少了,事情也就好办了”。(《陈云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46页。)

二是“党内必须实行严肃的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和领导制度,是严肃党内生活的根本之策。它是民主与集中的辩证统一,既要充分发扬民主,又要实现正确集中。工作中意见分歧未得到有效解决,发生无原则纠纷,松松垮垮,互不服气,多半是因为没有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的缘故。一方面,主要负责同志不发扬民主,不尊重同志,家长制、一言堂,重大问题不经集体充分酝酿和讨论,置大家意见于不顾,一个人拍板说了算,容易导致班子的貌合神离,甚至分崩离析。陈云强调指出:“民主不仅一般需要,在目前情况下有特殊需要。不经大家交换意见,是不可能集中的,形式上集中了也难免出错误。不民主,只集中,必然愈不能集中;多交换意见,反而容易集中。”(《陈云文选》第1卷,第347页。)另一方面,缺乏必要的集中,各自为政,一盘散沙,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组织没有权威,不能形成强大合力,什么事情都办不成,严重影响革命事业的发展。因而,陈云又强调指出:“民主又必须集中。个人意见不被采纳,不能生气,也不能不尊重集中的决定。”(《陈云文选》第1卷,第348页。)

三是党员必须服从决定、遵守纪律、积极工作、履行义务。这是民主集中制“集中”方面的重要体现,陈云把它单列出来,作为一项重要原则,因为在他看来,服从组织决定,积极努力工作,保障集中统一,以及铁的纪律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和独特政治优势,也是党内生活的重要内容。他说:“每个党员都有在党内发表意见、讨论问题的权利,但又必须有服从决定、积极工作的义务。遇到不如意的事和人,就不干工作,或在言论行动上消极,这是不对的。遵守纪律的重要,恰恰是在自己意见不被通过的时候,或者是有关自己的问题的时候。”社会环境复杂,个人观察方位不同,所持观点各异,在平等环境中,党内存在不同争论实属正常。争论归争论,在民主基础上形成的集中决定,个人即使有不同意见,可以保留,但必须无条件服从。在党内,个人利益必须服从整体利益。陈云明确讲到“四个服从”,即“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重申了“这是我们党的铁的纪律,也是健全党内生活、增强党的战斗力的有力武器”。(《陈云文选》第1卷,第348页。)

陈云关于健全党内生活的三条原则性意见被大家认可和接受,在南满党内实行,使分歧得到初步解决,促进了党的团结。此后,凡是党内出现问题,陈云都会从党内生活的角度寻找原因,并积极探索应对之法。

20世纪60年代初,经历了“大跃进”的挫折,中央召开七千人大会,统一思想,共渡难关。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人们急切想听一听党内经济专家陈云的意见。不过,陈云没有在七千人大会上讲话,更没有谈经济,但他在参加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的陕西省全体干部会议上讲话了,是关于党内生活的。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几年我们党内生活不正常。‘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这种现象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人说话有时免不了说错,一点错话不说那是不可能的。在党内不怕有人说错话,就怕大家不说话。有些‘聪明人’,见面就是‘今天天气哈哈哈’,看到了缺点、错误也不提。如果这样下去,我们的革命事业就不能成功,肯定是要失败的。”(《陈云文选》第3卷,第187页。)他进而提出,认真实行民主集中制,充分发扬民主,经常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并不是什么新问题,都是我们党的老传统,只是这几年把这个传统丢了,现在要把它恢复起来。

“文革”结束后,对这场全局性长期性错误的起因,陈云也有自己的见解。1982年6月24日,他审阅十二大报告讨论稿时对胡乔木说:“关于民主制度、民主生活很不够是‘文化大革命’得以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个问题实际上应该说,党内民主集中制没有了,集体领导没有了,这是‘文化大革命’发生的一个根本原因。”(《陈云文选》第3卷,第274页。)值得注意的是,引发“文革”的诸多因素中,陈云单单提到党内的民主生活,不是他不认为存在其他原因,而是觉得,从总结经验、启示当今的层面来说,这个原因更深刻,更具根本性。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在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也曾一度出现忽视党的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倾向,以及经济过热、急于求成的问题。陈云一如既往从党内生活的方面入手去考量解决问题的方法。他十分反感一段时间以来党的风气中是非不分,怕矛盾,怕斗争,怕得罪人,做老好人,和稀泥,搞无原则一团和气的状况,再次强调要坚持原则,明辨是非。1987年1月16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陈云又一次提到了党内生活:“我们党内要强调一下,要有民主生活制度。常委多少时间开一次会,政治局多少时间开一次会,要立个规矩。常委会议,政治局会议,政治局扩大会议,应该分开来开。这是党内民主生活。民主集中制要坚持。经常开会讨论,经常交换意见,就不至于出大的问题。”(《陈云文选》第3卷,第359页。)讲的虽是中央层面,对党的各级组织也同样适用。陈云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健全的党内生活,可以少犯错误,至少避免犯大的错误。

谈到如何少犯错误,自然要提到陈云的名篇《怎样才能少犯错误》,以及文中所提“交换、比较、反复”的方法论。而这篇文章正是陈云为解决南满党内矛盾纠纷所作讲话的一部分。品读陈云的诸多论述,不难发现,他总是把掌握思想方法和健全党内生活这两个命题联系在一起。在南满统一思想时如此,七千人大会总结经验时如此,改革开放中纠正偏向时亦是如此。看似不相关联,实则符合逻辑。二者是毛与皮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方法实行于党内,有赖于健全的党内生活,没有了健全的党内生活,方法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终究无效。

健全的党内生活不仅是一种环境,更是一种力量。中国共产党的力量来源于组织,组织能够实现力量的倍增。陈云说得很形象,一个人只有两只眼睛,后面、左面、右面都看不见,一定让大家一起来搞,道理很简单,人多能成事。(参见《陈云传》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397页。)从做领导,抓工作的视角来说,“光靠少数领导干部发现我们工作中的问题、缺点和错误,那是很不够的。必须充分发扬民主,发动广大群众和干部对我们的工作提意见。只有根据大家的意见,切实改正我们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才能把人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真正把工作做好。”(《陈云文选》第3卷,第187—188页。)

历史连接着现实,警示着未来。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在思考:“我们党有什么法宝可以保证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保证党的团结统一?”结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以往历次党内集中教育活动的成功经验,他作出一个基本判断:“坚持民主集中制,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严格党内生活,加强党的团结统一,是其中很重要的法宝。这是我们党长期坚持的优良传统,也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鲜明标志。”回顾历史,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从小到大,由弱变强,从失误走向成功,健全党内生活是重要保障和动力源泉。今天,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同样需要健全党内生活。

(责编:杨文全、赵晶)

推荐阅读

六中全会解读:立规设防 强化坚定理想信念   27日,十八届六中全会在京闭幕,全会聚焦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主题,审议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两个重要文件。六中全会公报对中国共产党能力提升有哪些方面的影响?【详细】【专题】

人事任免|中国领导干部资料库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