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跨越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叶 松

2017年03月29日09:1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红岩春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1913年春,毛泽东考入五年制的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预科。翌年,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合并于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毛泽东被编入本科第8班。

20世纪初的中国正处于令人难熬和困惑的沉闷岁月,辛亥革命的枪声并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现状。相反,日本强迫中国接受“二十一条”,袁世凯恢复帝制,张勋又演出复辟闹剧,各路军阀的割据愈演愈烈。严峻的现实替代了民主共和的希望,沉浸在迷惘中的新一代有志之士探索着新的出路。在这里,毛泽东开始了与徐特立长达半个世纪的交往。他们为中国的前途殚精竭虑,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苦苦求索,这对师生互为导师、相互影响,共同谱写了中国教育史上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用教育来改革人心”

1913年,36岁的徐特立已是享誉湖南教育界的“长沙王”,而此时20岁的毛泽东正在寻求真理和志向。若“十年未得真理,即十年无志;终身未得,即终身无志”,他对这位断指血书“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老师早有耳闻。这一年,徐特立被聘请为学校教员,教授教育学、各科教授法和修身等课程。

从1913年到1919年,徐特立在湖南一师任教6年。而毛泽东从1913年到1918年暑期毕业,前后共做了5年半的师范生。其间,徐特立渊博的知识、进步的思想、高尚的品德,对毛泽东的学业和思想有相当大的帮助和影响。毛泽东曾说:“我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最敬佩的两位老师,一位是杨怀中先生,一位是徐老。”

徐特立教育学生,非常注重言教与身教相一致。早在1911年,徐特立任善化第一高小校长时,决意“用教育来改革人心”。1912年他曾与姜济寰(时任长沙县知事)相商,拟在全县办1000所国民小学,为此他创办长沙师范,任首届校长。在湖南一师兼课期间,徐特立总是步行往返长沙师范学校,路程十余里,无论刮风下雨,他总是坚持步行。徐特立担任校长,每月拿20元工资,他把工资用来投资教育,几年下来欠债六七百元,人们说他“傻”,给他取了一个诨名“徐二镥锅”,对此,毛泽东曾有精辟的见解:徐先生办长师,不顾利害,不怕牺牲,牺牲自己的一切,干别人不敢干的事情。这是那些自命聪明,善于计算的人所不肯做的,所以笑他傻。徐先生常常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担在自己肩上,惯于摆烂摊子,顶烂斗笠;在没有一间房子、没有一个钱的情况下,居然创办一所规模不小的师范学校,这真是镥锅精神。这种对他的讥笑,实际上是对他的赞扬。

毛泽东十分推崇徐特立老师“不动笔墨不读书”的学习方法。徐特立认为:“读书要守一个‘少’字诀,不怕书看得少,但必须看懂看透。要通过自己的思考来估量书籍的价值,要用笔标记书中的要点,要在书眉上写出自己的意见和感想,要用一个本子摘抄书中精彩的地方。”毛泽东勤于做笔记,当时他有许多种笔记本,包括听课、自学、摘抄、随感和日记等积了好几网篮。

周世钊在《我们的师表》中回忆说:“(毛泽东)在一本不很厚的《伦理学原理》,写了一万三千多字的评语。在他经常阅读的《韩昌黎全集》中,圈点、涂抹、考订、批评,朱墨纷陈,琳琅满目。他的以批判的态度接受知识遗产的主张,更发扬了徐老的说法,收到了很大的效果。”1929年,国民党军阀何键派人到韶山抄家,族人听到风声,就把那些笔记连同毛泽东存放的书籍报刊一起烧掉了。一位塾师先生从火堆里抢出两册教科书和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是毛泽东1913年10月至12月的听课笔记,也有读书札记,主要是修身和国文两门课的内容。

1915年9月, 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为笔名写了一封《征友启事》。其后,聚集了一批追求进步、志同道合的朋友。从1916年开始,这批青年学子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何使个人及人类生活向上”。翌年冬,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开始商量组建一个团体。

1918年4月14日,新民学会在岳麓山脚下的刘家台子蔡和森家里正式成立。新民学会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成立会上选举萧子升为总干事,毛泽东、陈书农为干事。不久,萧子升去法国,会务便由毛泽东主持。徐特立大力支持学生的正义行动。在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李维汉等新民学会会员帮助下,徐特立组织了一个以宣传新思潮为宗旨的健学会团体。他经常以“科学之不明,我们要学习科学;工农之不振,我们要施以教育;应当大众奋发,以血肉之躯,去护卫疆土,振兴国家”的思想去激励有志于匡时救国的青年。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对于青年学生的爱国行动,徐特立感到“国家有前途、有办法,自己也觉得年轻了”。28日,省学联成立后,徐特立组织省会各校教职员,成立演讲联合会,组成50多个讲演团,开展抵制日货、惩罚奸商等反帝爱国宣传,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在毛泽东领导的“驱张运动”中,徐特立通过健学会带领教师向张敬尧索薪,并在城乡揭露张氏兄弟的罪恶,其后张敬尧以“通匪”罪通缉徐特立。是年9月28日,徐特立乘法国“波多斯”号货轮赴法勤工俭学。师生一别就是多年,再见面时,国内的革命形势又是另一番景象。

1926年12月中旬,徐特立在长沙望麓园与回湖南考察农民运动的毛泽东会面,师生促膝长谈,探讨国家的命运走向。徐特立介绍了法国、比利时、德国的教育情况。毛泽东向老师介绍了大革命的性质、宗旨、目的、目标和他对革命方法、手段、道路的探索性意见,并向老师建议“走出书斋,到工人中去”,“到农民中去考察一下,体验一下”,看一看农村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变化。

1927年春,徐特立到长沙县五美乡进行了一周的调查,他发现农村“一切权力归农会”,在农民协会的作用下,农村的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久,徐特立放弃了他奉行多年的“教育救国论”,投身到大革命的洪流之中。

“坚强的老战士”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5月,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逮捕和屠杀了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5月,“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局下,50岁的徐特立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徐特立在党组织里“真正获得了新生”。徐特立在《我和党有历史上不可分离的关系》中说:当时由于斗争残酷,革命队伍已引起了分化,开始了反革命的疯狂进攻和革命力量的坚决反攻的武装冲突时期,使党的一切经常生活也转变到空前的紧张,竟至使我入党没有举行入党仪式,且没有填过入党表,也没有候补期,入党即在党工作。

同年7月,徐特立同老友朱剑凡来到武汉,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见到了他的学生毛泽东。

徐特立听从毛泽东的意见,动身前往湖南,以团结更多的进步人士跟共产党走。7月15日,汪精卫控制下的武汉国民政府公开宣布“分共”,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彻底失败。之后,徐特立参加南昌起义,被选为革命委员会委员,兼任党务整顿委员会委员。起义部队遇到重大挫折后,队伍南下,他任第20军第3师政治部主任。1928年5月,徐特立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并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1930年12月30日,53岁的徐特立风尘仆仆、昼伏夜行,终于来到中央苏区宁都小布镇,指挥第一次反“围剿”的毛泽东、朱德热情地迎接了徐特立。师生久别重逢,倍感亲切,一见面,毛泽东就用亲切的乡音爽朗地说:“徐老呀,我们又碰到一起来了!”朱德风趣地对徐特立说:“要说你老,你也是个老怪物,你背叛了封建社会,又看穿了资本主义的西洋镜,终于一直跑到共产主义的营垒来了!”

其后,徐特立以忘我的精神投入到苏区教育工作,提出“老公教老婆,儿子教父亲,秘书教主席,识字的教不识字”的扫盲方法。徐特立回忆说,毛泽东很关心当时的识字运动,为着“怎样教文盲写字,模范字怎样法”,就曾跟他讨论两次,直到问题彻底得到解决才结束讨论。

在中央苏区,毛泽东与徐特立经常探讨问题、相互请教。在毛泽东遭受排挤,反“围剿”接连失利的情况下,徐特立心急如焚;当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时,徐特立禁不住欢呼起来。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长征。57岁的徐特立与董必武、林伯渠、谢觉哉等被编入总卫生部干部休养连,从瑞金出发长征。

在长征中,徐特立将马让给伤病员,忍着饥饿带头挖野菜,教战士识字,亲自下河探路,鼓励战士们要克服困难、勇往直前。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对革命的乐观精神,徐特立为广大红军指战员树立了榜样,成为红军队伍中无形的精神力量。徐特立说,长征路上“我的愉快精神如故”,“其总的原因,就在于只要党存在,红军存在,我们在政治上是有出路的。我们党的自信心,群众的自信心,结合成为战胜帝国主义的民族自信心,因此就战胜了一切肉体上的困难”。

1937年1月31日(农历12月19日)是徐特立60大寿。毛泽东在1月30日就为老师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祝贺信。信中说:“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贺信称赞徐特立是“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总是拣难事做,从来也不躲避责任;祝愿他健康长寿,“成为革命党人与全体人民的楷模”。毛泽东的这封贺信高度评价了徐特立坚定不移、老当益壮的革命精神。

在延安各界为徐特立举行的祝寿大会上,徐特立说:“我一生过着极不平常的生活,把这一老古董推到革命最先锋的队伍中,将来革命上占着光荣的一页,与中国民族解放的光荣并存,我值得高兴,我愿意继续站在战争的最前线,为民族为世界和平而斗争。”

抗战胜利后,随着蒋介石“假和平,真独裁”面目的揭露,解放战争随之爆发。正值蒋介石调集大军进攻延安之际,中央决定隆重举行徐特立70大寿庆典,以显示边区军民从容不迫、临危不惧的气度,与国民党反动派血战到底的信心。

1947年1月10日,延安各界人士冒着严寒,来到中央大礼堂参加徐特立的祝寿大会。大会由朱德主持,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到会祝贺。会上宣读了党中央的贺信。贺信称徐特立“代表了中国革命知识分子的最优秀传统”,“对于民族和人民的事业抱有无限忠诚”,把徐特立的“一切优秀品质发扬光大是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的革命任务”。毛泽东为徐特立70大寿题词:“坚强的老战士”。

3月,国民党胡宗南部大举进攻陕甘宁边区,党中央主动撤离延安。徐特立根据工作安排,到华北解放区工作。

“毛主席是我的老师”

在撤离延安前几天,毛泽东来到杨家岭徐特立的住处,询问老师需要什么。徐特立的干女儿徐乾知道毛泽东有两个热水瓶,考虑到徐老年事已高,一路需要喝些热水,便脱口说出需要一个热水瓶。毛泽东笑着点点头,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毛泽东走后,徐特立严厉批评徐乾不该向主席要热水瓶,他说:“毛主席很辛苦,又在斗争最前线,更加需要,我要什么热水瓶呢?”不一会儿,毛泽东捧着热水瓶来了。当得知徐乾受到批评后,毛泽东对老师说:“徐乾做得对,不应该批评,我还要表扬她呢!”同时,毛泽东再三叮嘱老师:“年纪大了,沿途要骑牲口,少走点路。”因为在长征中,徐特立“骑马时间至多不过二三千里”。毛泽东对老师的爱护之心可见一斑。

徐特立非常敬佩这位有着救国救民理想的学生。一次,徐特立听见有人对他孙女说:“你爷爷是毛主席的老师。”他连忙摆手说:“快莫这么说,快莫这么说,毛主席是我的老师。毛主席年轻的时候,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听过我的课,我只是他的一日之师,而毛主席则是我的终身之师。在旧社会,我想对人民贡献一点力量,但摸索了几十年,找不到出路。1927年我读了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得到启发,看出了中国革命的前途,就在这个时候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懂得了革命,从此以后,我总是向毛主席学习。”徐特立不居功,不扬己,不以主席的老师自居,而是处处以身作则,教育身边的人。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应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校长周世钊之请,为第一师范题了“要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学生”的题词。之后,毛泽东曾对徐特立说:“徐老,你是第一师范的老师,也为第一师范写几句话吧!”其后,徐特立给湖南一师写了一封信,提出“实事求是,不是自以为是,是我们领袖毛泽东同志的作风……希望第一师范以毛主席的作风——实事求是,不自以为是——作为校风”。

毛泽东尊师敬贤,对老师关心、爱戴,永做学生的谦虚态度始终如一。徐特立博学多闻、谦虚好学,在毛泽东的影响下,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成长为“坚强的老战士”。1968年11月28日,徐特立逝世后,中共中央的悼词上评价他是“光荣的一生,革命的一生,伟大的一生”。

推荐阅读


2017年,你不可不知的6个党史国史纪念日

毛泽东的文化自信和美学精神源自哪

红军里为何流传“毛委员有主意”

领略毛泽东诗词里的四大情怀

毛泽东的批评艺术:有如良医看病

周恩来与共产党人老战友何香凝的深情厚谊

1955年许世友特批哪位小学校长保留军籍

哪对姐妹被周恩来誉为“长征姊妹花”

贺炳炎甘当“补缺官”一生“五下五上”

黎东汉:与红色电波同行的开国将军

(责编:赵晶、谢磊)

推荐阅读

一日之内5省份10常委履新:"60后"主力凸显 跨省交流频繁   29日,辽宁、四川、贵州、云南、甘肃5省份党报刊登中共中央决定,涉及10位省委常委履新职务。分别是张雷、刘焕鑫任辽宁省委常委;邓小刚任四川省委副书记,邓勇任四川省委常委;夏红民任贵州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李邑飞任贵州省委常委;宗国英任云南省委常委;孙伟任甘肃省委副书记,黄强、宋亮任甘肃省委常委。【详细】

学习路上|中国领导干部资料库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