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外公周士第参加了南昌起义

2017年07月31日15:45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外公周士第参加了南昌起义

1950年,周士第将军和家人摄于汉口。左起:妻子张剑怀抱周强(周士第次子)、长女周博雅怀抱周坚(周士第长子)、周士第、女婿彭富九。

周士第

外公周士第1979年去世,悼词中有这样一句话“周士第同志是我党最早从事革命武装活动的老战士。”这一评价给了我很大的震动。今年是建军九十周年,我把他参加南昌起义的相关情况又梳理了一遍。

带领的73团构成起义重要力量

1927年“四一二”事变之后,联合讨蒋的呼声不断,汪精卫在武汉与在南京的蒋介石分庭抗礼,不过形势变幻莫测。7月15日,汪精卫突然宣布“分共”,这意味着第一次国共合作彻底破裂。中共中央被迫决定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参与决策的主要有周恩来、李立三、谭平山、张国焘、恽代英和彭湃等。

时间紧迫,党决定在政治上打出“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这一国民党左派的旗号;因为军事方面依托的是第二方面军内我党控制的部队,所以起义军仍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名义,并将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列为起义军总指挥,将第四军军长黄琪翔列为起义军前敌总指挥。实际上前敌总指挥是十一军军长叶挺(起义前为24师长),总指挥是二十军军长贺龙。所以,当年国共两方提及南昌起义部队时,都冠以“叶贺”两个字。

第二方面军由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扩编而来。第四军在北伐中享有“铁军”之誉,这与共产党人的支持,与叶挺独立团的英勇善战是分不开的。正因为如此,张发奎对军中共产党人一直相当宽容,晚年提及叶挺、周士第、蒋先云等这些共产党员,仍称赞他们“勇敢善战”,有“热忱与战斗精神”。

七十多年前朱德同志谈到叶挺独立团时这样说:“南昌起义时,该团已发展成为六个团,编为第十一军。还有卢德铭等同志所率领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也是从独立团派出的干部组织的,这支队伍后来归毛主席领导,参加了秋收起义,上了井冈山。”

外公周士第是叶挺独立团最早的成员。1924年11月他从黄埔军校一期毕业,被派到“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队长徐成章调离后接任队长。1926年以铁甲车队为骨干组建叶挺独立团后,周士第任1营营长。虽然铁甲车队隶属大元帅府,叶挺独立团编在国民革命军序列中,但都由我党直接领导,而且是周恩来亲自组建的。1926年5月叶挺独立团首发北伐时,周士第任团参谋长。1927年1月,独立团改称第25师73团,叶挺升任25师副师长,周士第接任团长。7月,25师从武汉移防九江,他率部进驻南昌以北约100公里的马回岭。此时的73团,中共党支部已经建在营上,这是构成战斗力的重要因素。

带领的25师作为会昌战斗的主力

1927年7月底,张发奎在庐山召集师以上军官召开“清共”会议,周士第有所耳闻,因未得到党的指示而十分着急。8月1日上午,周士第出发去师部开会时,他还不知道几个小时前南昌已打响起义的第一枪。到师部后他先去见参谋长张云逸同志,张的党员身份尚未公开。一见面张云逸就低声提醒:“今天要注意……”话还没说完,师长李汉魂就进来了。李对周士第说:“总指挥(指张发奎)很称赞你,要重用你,希望你不要跟共产党走,跟我们走。”周士第态度鲜明地予以拒绝:“第四军在北伐中能打胜仗,张发奎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是由于有共产党的帮助,共产党员的英勇牺牲。你们今天跟汪精卫‘分共’‘反共’就是走死路!”

正在此时,从南昌开来一列火车,周士第赶紧前去探听消息,正好碰到曾任73团参谋长的许继慎同志。周士第回忆:“他见到我,吃了一惊,暗地对我说:南昌已经起义了,你快回去!”

周士第快马加鞭赶回73团团部,前来布置起义的聂荣臻已在等他。二人商定:立即举行起义,把能控制的部队都拉到南昌去。具体部署是:

午睡时开始行动,起义各部以打野外为名拉出驻地;驻师部附近的75团三个营先走,74团重机枪连跟进,73团殿后,下午六时以前到德安车站附近集中;如遇阻挠破坏起义者坚决镇压,如遇追赶拦阻之敌坚决消灭。同时,周士第令团部军需周廷恩去师部及时领回了73团八月份的经费。

8月1日下午,25师起义各部按计划向德安开进,73团1营担任后卫。部队行至德安车站以北时,张发奎、李汉魂等乘火车从九江方向追来,当即遭到1营的猛烈射击。张发奎、李汉魂深知军内共产党人的厉害,跳车而逃。列车继续前行,抵达德安车站后被75团包围,车上张发奎卫队营的五六百人全部配备手提机关枪,不肯缴枪,周士第向营长施压后全部缴械。这些当年的先进武器,后来在井冈山七溪岭战斗和长征的土城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聂荣臻、周士第率队伍到达南昌之后,25师划归十一军,周士第被任命为师长,原25师政治部主任李硕勋担任党代表。因74团仅拉出来一个重机枪连,起义指挥部给该团分配了800名南昌入伍的新兵。

据起义军参谋长刘伯承的统计,南昌起义实际兵力有2万多,包括贺龙第二十军三个师,叶挺第十一军三个师(含24师、25师和蔡廷锴的第10师),朱德领导的第九军军官教育团和部分南昌市警察。从各地赶来参加起义的农军和党团员,有的也编入了部队。

自8月3日起,起义军陆续南下,25师为全军后卫,7日才离开南昌。起义军经进贤、抚州、宜黄、广昌、宁都,于8月19日占领瑞金,8月24日,向集结在会昌一带的敌军十几个团发起进攻。此役25师承担攻下敌主阵地的任务,战斗进行得极为激烈。周士第回忆会昌战斗时说:“(我)令师部司号长吹25师冲锋号。随着师司令部的号声,各团、营、连的冲锋号声响彻了整个山岗”。“几个战士中弹仆倒了,又有几个战士倒下了,但部队仍然冒着弹雨冲上去,一步步逼近敌人。这情景不禁又使人想到一年前这个团队——叶挺独立团在汀泗桥、贺胜桥,在武昌城下奋勇作战的情形来。”

9月18日,起义军攻入广东大浦,19日在三河坝实施分兵:指挥部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主力直下潮汕,9军副军长朱德和周士第率主力25师驻守三河坝。

艰难时刻离开部队寻找党组织

从10月1日起,敌钱大钧部十个团向三河坝轮番发起进攻,昼夜不停。25师将士浴血抗敌,中共大浦县委也派出农军助战,派群众救护伤员。血战三昼夜之后,25师伤亡900余人,虽消灭敌军3000多人,但有更多敌军涌来,已形成三面夹击之势。10月3日,朱德和周士第决定“梯次掩护,逐步撤退”,安全离开了三河坝。

2016年12月,我到三河坝凭吊昔日战场。看到了朱德同志题写的纪念碑碑名:“八一起义军三河坝烈士纪念碑”。碑座上有周士第撰写的碑文。字字深情,节录一段:“在这次战斗中,起义军第二十五师参谋处长游步仁同志、第七十五团第三营营长蔡晴川同志和几百个中国人民优秀儿女光荣牺牲。我们与烈士们诀别已经有三十六年又二个月了,但是烈士们的坚强意志,勇敢战斗精神无时无刻不鼓舞着我们前进,无时无刻不鞭策着我们前进”。

起义军25师在寻找指挥部的途中遇到从潮汕退下来的几百人,这才知道主力已经失败,随即派25师王景云去香港找党请示。25师在随后的转移过程中,减员十分严重,行至江西信奉县天心村,党组织决定周士第和李硕勋离队找党请示下一步的行动。关于此事,周士第在《自传》中这样记载:“到信丰县天心村,党委决定由朱德同志带领队伍,我与党代表李硕勋分途找党。当时广东一带全是张发奎的部队,为避免被认出,故决定我经九江、上海赴香港”。时任73团指导员(相当于党代表)的陈毅同志找到一位家在于都的易姓副官,派他带路,护送周、李二人经于都、九江,赴上海找党。就这样,周士第离开了部队。

南昌起义的这支余部,后来在朱德和陈毅同志带领下艰苦转战,最终在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余部会合,形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的核心。从“叶贺部”到“朱毛红军”时间并不很长,却是共产党人探索革命道路的一个重要阶段。

我的外公周士第参与和见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武装斗争的过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本文作者系周士第将军外孙彭宏远)

(责编:杨丽娜、谢磊)

推荐阅读

“学习问答”之习近平“7·26”重要讲话   2017年7月26日至27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在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在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为方便广大网友深入全面学习“7·26”重要讲话精神,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特制作系列“学习问答”,一起来学习吧!【详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