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人民军队从这里出发

2017年08月07日15:5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人民军队从这里出发

  “南昌起义诞新军,喜庆工农始有兵。”1927年8月1日凌晨,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南昌城的夜空。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用血与火的战斗语言,宣告了中国共产党人不畏强暴、继续革命的坚强决心。

  (一)

  90年前,正当中国革命形势蓬勃发展、北伐战争节节胜利之时,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突然出现逆流漩涡,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一夜之间跌入低谷。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蒋介石、汪精卫集团先后制造了“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第一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归于失败。

  据不完全统计,从1927年3月到1928年上半年,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达31万多人,其中共产党员2.6万多人。中国共产党党员人数由1927年5月中共五大召开时的5.8万人急剧减少到1万多人。大革命时期建立起来的工会和农民协会大都被查封和解散,工会会员由革命高潮时的300万减少到几万,有1000多万会员的农民协会也基本上停止了活动,工农运动走向低落。

  在生死考验面前,在革命前途暗淡的时刻,继续保持革命信念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做到了。正如毛泽东后来所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血的教训,让中国共产党更加深刻认识到建立革命军队、进行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当时,中国共产党所能掌握或影响的军队主要集中在张发奎统率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中。其所辖第11军第24师由共产党人叶挺指挥;第4军第25师第73团、第75团以叶挺独立团为骨干编成;第20军由贺龙指挥。这些军队都部署在江西九江地区。

  (二)

  1927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实行改组,由张国焘、李维汉、周恩来、李立三、张太雷五人组成中央临时常务委员会,决定以共产党掌握的北伐军为基本力量,依托当时的国民党左派、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打回广东,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开展土地革命,伺机举行新的北伐。7月19日,中共中央派李立三、邓中夏、聂荣臻等离开武汉前往九江做部队移师广东的准备工作,但发现张发奎已同汪精卫勾结,并在第二方面军中开始“清共”活动。20日,李立三、邓中夏、谭平山、叶挺、聂荣臻等在九江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分析了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认为应当采取独立的军事行动,把可靠的部队迅速集中到南昌举行起义。

  会议结束后,李立三和邓中夏立即上庐山向鲍罗廷(共产国际代表)、瞿秋白、张太雷汇报拟在南昌发动起义的计划。23日,李立三、邓中夏、恽代英等在九江召开第二次会议,决定叶挺、贺龙部于28日前赶到南昌集中,28日晚举行起义,并急电中共中央请求批准。

  与此同时,瞿秋白于22日自九江返回武汉,及时将李立三等组织武装起义的计划向中共中央汇报。而中央在接到李立三等人的急电后,于24日在武汉召开临时政治局常委会议。会议同意并决定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会后,中共中央立即向共产国际报告了在南昌发动起义的计划。随后,周恩来被指派为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书记并前往九江。

  在中国共产党准备于南昌发动武装起义的同时,国民党也加紧在军队中的“清共”活动。7月24日,张发奎通知叶挺、贺龙将部队集中到江西德安,并要两人速上庐山参加重要军事会议,企图借此机会解除叶挺、贺龙的兵权并将其扣押起来。这一阴谋被当时陪伴张发奎在庐山的中共秘密党员叶剑英知悉。25日,贺龙、叶挺、叶剑英等人以划船游湖为掩护,在九江市区甘棠湖的一叶小舟上商定:叶、贺不去庐山开会,部队在两天内开抵南昌参加起义。

  7月26日,周恩来在陈赓陪同下来到九江,立即召集在九江的同志开会,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同意在南昌举行起义和以土地革命为主要口号的指示精神。会议决定积极进行军事斗争准备,并派邓中夏返回武汉,向中共中央汇报南昌起义的详细计划。27日,周恩来到达南昌正式组建了包括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等人在内的前敌委员会。会议详细分析了有关起义的事项,将起义时间由28日改为30日晚,并决定由贺龙任起义总指挥,叶挺任前敌总指挥,刘伯承任参谋长。会后,周恩来来到当时还不是中共党员的贺龙的住处,就武装起义的计划征询他的意见,贺龙当即表示:“我完全听共产党的话,要我怎样干我就怎样干。”至此,南昌起义转入具体实施阶段。

  就在起义各项准备基本就绪之时,突然节外生枝,差点使南昌起义胎死腹中。7月26日,中共中央在武汉举行会议,讨论共产国际复电中关于南昌起义有无胜利机会的问题。会议认为南昌起义有成功把握,并派张国焘前往南昌传达共产国际复电以及会议精神,与前敌委员会商讨起义事宜。27日,张国焘抵达九江,要求重新讨论南昌起义问题,当即遭到恽代英等人的反对。29日,张国焘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连发两封密电给前敌委员会,称起义宜慎重,无论如何要等他到南昌后再决定。30日,张国焘在前敌委员会紧急会议上提出:起义如有成功把握,可以举行,否则不可动;应征得张发奎的同意,否则也不可动。周恩来强烈反对张国焘的错误主张,指出“暴动断不能迁延,更不可停止”“在客观上应当是我党站在领导地位,再不能依赖张”。激烈的争论一直持续到31日,叶剑英秘密告知,汪精卫、张发奎将于8月1日亲抵南昌逼迫叶挺、贺龙交出兵权。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张国焘最终表示服从多数。会议遂决定于8月1日凌晨4时举行起义。后由于贺龙部一副营长叛变泄密,起义被迫提前两小时。

  (三)

  8月1日凌晨2时,南昌起义开始。激烈的战斗进行了整整四个小时,至拂晓时分,起义军全歼敌军,缴获大批枪械弹药,占领南昌。当天下午,驻回马岭的第25师大部在聂荣臻率领下起义,并于次日赶到南昌集中。

  南昌起义成功后,前敌委员会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仍沿用“国民党左派”的旗帜来号召革命,并将起义军进行整编,贺龙任总指挥,叶挺为前敌总指挥,下辖3个军,共2万余人。这是第一支由我党直接掌握的革命武装力量。8月3日起,按照中共中央的预定计划,起义军开始实施南下广东作战方案,决定从临川、会昌直取东江,充实力量后,再取广州。整个方针以发动土地革命、建立根据地为方向,而实际的行动仍是以夺取中心城市为主要目标。

  由于起义军撤离南昌比较仓促,部队未经整顿,加上酷暑远征,部队减员严重。当起义军行抵进贤县时,第10师师长蔡廷锴率部脱离起义军。至7日到达临川时,起义军已损失约三分之一兵力。在临川休整三天后,部队继续南下。25日,起义军先头部队抵达瑞金、会昌一带。此时国民党钱大钧部9000余人由赣州东进,意图阻止起义军南下;黄绍竑部9000余人又由南雄北上。在这种形势下,前敌委员会决定乘敌两路兵力尚未完全集中,实施各个击破。26日,起义军与钱大钧部在会昌附近激战。至30日取得胜利,歼灭敌军6000余人,但起义军也伤亡近2000人。

  会昌之战后,起义军改道东进,经福建长汀、上杭继续南下,9月19日,进占广东大埔县三河坝。前敌委员会决定由朱德率部留守三河坝,牵制、拦阻进剿之敌,周恩来、叶挺、贺龙等率主力部队继续南下进军潮汕。23日,起义军攻占潮州、汕头。不久国民党集结重兵对起义军实施包围分割。至10月初,起义军各部在敌人的围攻下遭到严重挫败。

  在战场形势急剧恶化的情况下,10月3日,前敌委员会在普宁县流沙镇召开会议,决定武装人员突围去海陆丰,非武装人员则分批次从海上撤退。会议尚在进行,敌军已追击而来。起义军被迫边打边撤,至乌石地区又遭敌伏击。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人被迫搭船,漂泊两天一夜后到达香港,之后辗转来到上海。成功突围的起义军一部1300余人在董朗等人率领下转入海陆丰地区,与彭湃领导的当地农军会合,成为创建海陆丰根据地的主力。从三河坝撤离的起义部队,在与上级指挥机关失去联系后,则在朱德、陈毅指挥下,艰苦转战于粤、闽、赣山区,后于1928年初进入湘南,发动湘南起义。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1万余人陆续转移到井冈山地区,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

  八一南昌起义在全国人民面前树立了一面鲜明的革命武装斗争的旗帜,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伟大开端。1933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根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建议,决定“以每年八月一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1949年6月15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规定以“八一”两字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和军徽的主要标志。8月1日,作为人民军队的建军节日,永载史册。(武警工程大学理学院 马立强)

(责编:曹淼、谢磊)

推荐阅读

“学习问答”之习近平“7·26”重要讲话   2017年7月26日至27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在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在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为方便广大网友深入全面学习“7·26”重要讲话精神,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特制作系列“学习问答”,一起来学习吧!【详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