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迫击炮:抗战中屡创传奇

周渝

2017年11月08日10:3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迫击炮:抗战中屡创传奇

82迫击炮

▲ 抗战时期,丛林中作战的中国士兵使用82迫击炮。

击毙阿部规秀所用的82迫击炮。

1939年11月7日,八路军在黄土岭战斗中,使用一门82迫击炮,击毙了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成为抗战中的著名战例。

事实上,迫击炮在抗日战争中还曾屡立奇功。那么,这种著名的兵器有着怎样的来历呢?

1.战壕战催生迫击炮

在20世纪的几场战争中,迫击炮伴随步兵征战沙场,一直被各国视为步兵极为重要的常规兵器而广泛装备。直至在兵器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迫击炮依然是陆军必不可少之装备。走过百年的迫击炮,更像一个顽固的“老人”,冷眼看待各种高新技术兵器争奇斗艳,静静地占据着陆军装备的一席之地。

迫击炮究竟起源于何时呢?

通常认为,迫击炮的前身是古代的“臼炮”。自火器时代与航海时代来临后,各种火炮应运而生,成为主宰海上战场及陆地攻防战的利器。军事作家萨沙认为,最早的臼炮“是一种炮身短、射角大、初速低、高弧线弹道的滑膛火炮;其射程近,弹丸威力大,主要用于破坏坚固工事。因为它的炮身短粗,外形类似中国捣米的石臼,因此在汉语中被称为‘臼炮’。”无论是中国的明清战争,还是美国的南北战争,都出现过臼炮的身影。

到了日俄战争时期,为了准确地打击隐蔽在战壕中的日军,俄军炮兵大尉列昂尼德·尼古拉耶维奇·戈比亚托发明了一种奇特的发射方式,即将海军的臼炮调整角度对准天空发射,使炮弹从空中落入日军战壕里,解决了别的火炮做不到的战壕问题,这种发射原理与后来的迫击炮如出一辙。

一战爆发后,同盟国与协约国之间展开了长时期的阵地拉锯战,双方皆挖掘了大量战壕,这一背景下催生了迫击炮这种新式武器的诞生。1915年,英国发明家温弗雷德·斯托克斯爵士发明了“斯托克斯式”战壕迫击炮,相比笨重的臼炮而言,战壕迫击炮有重量轻、可拆解、便携带等优势。可以说,“斯托克斯式”的问世,也被认为是迫击炮这一新式武器的开端。

2.各路军阀纷纷仿制

诞生于一战战场的迫击炮,很快引起了中国的重视。

20世纪的中华大地,处处弥漫着军阀混战的硝烟,而当时的作战方式也是与欧洲的一战极为相似的战壕阵地战,必然不能缺少迫击炮这样的“战壕克星”。

中国最早的迫击炮是1922年由张作霖的奉天迫击炮厂制造出的十一年式80毫米、150毫米迫击炮。紧接着,上海兵工厂又在1923年以英国“斯托克斯式”迫击炮为原型,仿制出“沪式”82毫米迫击炮,该炮重68千克,弹重3.8千克,最大射程可达2.8千米。仅隔一年后,张作霖的东三省兵工厂仿制成日式75毫米迫击炮。

北伐战争后,在战场上意识到迫击炮之重要性的南京国民政府,亦开始加紧对这种新式武器的仿制。南京金陵兵工厂结合了“沪式”82毫米迫击炮的炮型与法国“勃兰特式”81毫米迫击炮的性能,终于在1931年仿研出了国造82毫米迫击炮。次年,蒋介石亲自下令在南京正式成立了迫击炮厂,开始批量生产82迫击炮,至1935年止,该炮产量已达180门。在即将来临的抗日战争中,这种82迫击炮屡立战功,并创下了多次击毙日军指挥官的纪录。

3.抗战爆发大量投入战场

在抗日战争中,82迫击炮与60迫击炮并称为中国战场两大迫击炮。生产于1931年的国造82迫击炮重69千克,但可拆分为三个部分,结构简单,运输方便,同时造价低廉,故而成为中国军队的首选。

不过也有人提出疑问,既然82迫击炮是仿制法国的“勃兰特式”81毫米迫击炮,那为什么要将口径从81毫米改为82毫米呢?兵器研究者萨沙的观点是,“原因很简单,我们主要敌人,也就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入侵东北的日军,他们的迫击炮是81毫米口径,所以我们不能用81毫米。这样万一弹药被敌人在战场上缴获,他们就可以直接使用我们的炮弹来打我们”。此外,因为我军的迫击炮口径比日军的要大1毫米,所以若是缴获了日军的炮弹,我们的82迫击炮照样可以使用,但若日军反过来缴获我们的82毫米炮弹,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装入他们的迫击炮口的,只能“望炮兴叹”。

在1944年之前,国军火炮总数尚且不到日军的几十分之一,有时一个战区的火炮还不如日军一个师团。在这种敌我炮火差距巨大的劣势下,具有造价低、易生产、便携带等优点的迫击炮,就成了用来弥补炮火力量的首选武器。

抗战爆发以来,中国在苦撑待变的同时,亦开始大批量生产82迫击炮。以金陵兵工厂为例(南京沦陷后迁往重庆,于1938年4月改名“第二十一工厂”),在1937年82迫击炮的产量为710门,1938年增长至1136门,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的1942年,国造82迫击炮的产量从上一年的710门迅速飙升至1381门。从1942年起,抗战两大迫击炮的另一款60毫米迫击炮也开始投入批量生产,到1945年,该厂60迫击炮的产量为2870门,而82迫击炮的产量则跌至500门。这两大迫击炮在抗战期间给日军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亡。据美国在战后的统计认为,“战争中各国士兵有百分之五十伤亡在迫击炮上。在中国,这个迫击炮造成的伤亡率估计还要在六成以上”。

4.八路军兵工厂仿小炮立功

战争初期,国军中央军部队每营设一个迫击炮排,装备2门82迫击炮。每个团配属一个迫击炮连,装备6门82迫击炮。而地方部队则要根据自身拥有的迫击炮来按量分配,如在喜峰口、卢沟桥抗战中立过战功的第29军情况就比较好,基本与中央军一样可以将迫击炮配属到连一级,而地处西南,还在用着一战老式迫击炮的川军,就远不具备装备82迫击炮的条件了。

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的装备水平大致介于第29军与川军之间。在全面抗战之前,红军并不具备批量生产武器的条件,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后条件虽稍有好转,但依然没有独立大量生产迫击炮的能力。在1937年平型关伏击战中,八路军缴获了不少日军掷弹筒,并在报告总结中专门提及这一武器。到了1939年,彭德怀副总司令首次向八路军后勤部发出了“制造50毫米小炮”的指示。这是一种适用于山区作战的轻型简易的迫击炮,后被称为“七一式解放区造50毫米迫击炮”。

1939年10月,八路军最大的武器产地——“黄崖洞兵工厂”正式成立,随后即开始了小炮仿制工作。不过在兵工厂成立初期,八路军仿制的小炮主要以50毫米掷弹筒为主,到1941年开始仿制法式布朗德60毫米迫击炮和美式M2式60毫米迫击炮。至于著名的82迫击炮则是在1943年才试制成功。

整个抗战期间,黄崖洞兵工厂为八路军制造了大量武器,在抗战中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但也因此成为了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1941年11月,日军对黄崖洞兵工厂发动突袭,八路军官兵们则依靠黄崖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地势,坚决死守兵工厂,与敌血战数日后终于击退日寇。这场著名的黄崖洞保卫战,此后一直被视为八路军在抗战期间非常成功的一次防御作战。

奇功卓著

“斩首利剑”成日军噩梦

八路军中少量的82迫击炮主要有两个来源,一部分是国民政府所配发,另一部分则是在与日伪军的战斗中缴获得来。八路军利用这些为数不多的迫击炮,创造了炮打日本将军的辉煌战果。

1939年10月中旬,日军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冬季“扫荡”。11月3日拂晓,日军驻蒙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第1、第4大队共1500余人由涞源出动,直扑根据地而来。为打击日军嚣张气焰,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第3大队边打边撤,将日军诱至雁宿崖一带的八路军伏击圈。待日军进入峡谷,八路军各部随即从峡谷两侧发动突袭,日军死伤无数。

雁宿崖一役后,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一部于4日在旅团长阿部规秀的率领下经雁宿崖进犯黄土岭,企图寻找八路军主力并进行报复“扫荡”。7日,早已知情的八路军从四面八方一齐攻击黄土岭的日军,黄土岭之战打响。据《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史》记载:“激战中,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第1团团长陈正湘,通过观察,发现了日军的指挥所和观察所,立即指挥军分区炮兵连摧毁了这两个重要目标,结果把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击毙。”而击毙阿部规秀的就是八路军战士李二喜使用的82迫击炮(现存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在正面战场上,国军将士也用迫击炮创下了很多战果。中日战争中,日方主攻,我方主防,这就让适合架设在城墙、碉堡等防御工事上的82迫击炮有了用武之地。1944年春,日军投入空前的兵力,发动了“一号作战”(我方称“豫湘桂战役”)。6月22日,衡阳保卫战打响,在这场长达47日的惨烈战斗中,守卫衡阳的第10军官兵曾创下了三次炮打日军将官的辉煌纪录。

首次炮击发生于6月28日。这天上午10点30分左右,日军第68师团的师团长佐久间为人带着各级军官10余人,在视察阵地时忽然遭到中国军队的炮击。师团长佐久间为人、师团参谋长原田贞三郎及各联队长均当场被炸成重伤,不得不送往后方医治,同行军官非死即伤。

第二次炮击发生于8月2日。由于衡阳城久攻不下,日军第11军军长横山勇与11军参谋长中山贞武率领少数指挥参谋分乘3架飞机飞临衡阳督战。5时30分左右,中国守军发现有敌机相继着陆,料定必有高级将官,于是立即指挥迫击炮对其进行射击。日军第一架飞机刚着陆,飞行员便被地面的爆炸声吓慌了手脚,因操作不当而刹车过猛,导致整个飞机倒立。与横山勇同机的一名军官当即被炸死。

8月6日中午,我军迫击炮连连长刘和生发现市民医院附近有个日本军官,正在耀武扬威地挥舞着指挥刀指挥部队冲杀,而其他日军对他都很恭敬。刘和生判断此人定是一名日军高级将领,于是下令将剩余的最后8发炮弹,全部朝着那名指挥官所在方位打去,那位手持指挥刀的日本军官当场就被炸死。事后据上级敌情通报才知道,当天被炸死的日本军官,正是日军第67师团第57旅团的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

当衡阳满城烽火之时,反攻滇西的远征军也在松山进行着一场惨烈的攻坚战。与东线战场捉襟见肘不同,进攻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在盟军的配合下,弹药充足,补给丰富。尤其是使用迫击炮的战士,再不用像以前一样数着打、省着打,炮雨倾泻的噩梦降临到盘踞在我国滇西的日军头上。侵华日军老兵东史郎曾对中国军队的迫击炮有深刻的记忆:“敌人的迫击炮弹频繁地在石山上爆炸。位于山脚的大队总部和四中队被炮弹拨弄来拨弄去,忽左忽右地躲闪着。敌人的炮弹准确地落到他们头上,准确得简直让我们佩服。尽管是敌方,可也得佩服他们射击得准确。”

抗战时期中国军队广泛使用的82迫击炮如同一把“斩首利剑”。日军指挥官阿部规秀、布上照一、志摩源吉等人先后命丧。在战争的最后一年里,如雨点般倾泻而来的迫击炮弹成为了敌人的噩梦,迫击炮弹在空中发出的“嗖嗖”声,让侵华日军在惶惶不安中迎来了1945年的战败之夏。

不可不知那些抗战“老炮”

三一式60毫米迫击炮

为抗日战争时期50兵工厂的产品,也是抗战时期中国生产数量最大的火炮。

在20式82毫米迫击炮逐渐广泛配发到第一线之后,国民政府希望进一步提升步兵单位的随身火力,因此要求50兵工厂进行60毫米轻迫击炮的研发。这项研发计划在民国三十年(1941年)7月结束,国民政府在此时要求50兵工厂直接仿制法国布朗德式60毫米轻迫击炮。50兵工厂在1年内完成生产线建立,并自美国购买炮身用钢6000门,在性能上达到与原版相同标准并于1941年起量产配发国民革命军部队之排一级单位的火力支援武装。

意制布雷达M1935

20毫米机关炮

20世纪30年代备战时期购入,除了装备专门的防空部队外,也装备给几个精锐部队的小炮连,做高平两用使用。这些机关炮除了可以防空外,也可以平射打击地面目标人员车辆之类。据说在战斗中也击毁过日本薄皮小坦克。

博福斯M1929式75毫米高射炮

博福斯M1929式75毫米高射炮(Bofors 75 mm Model 1929)是瑞典博福斯公司在德国克虏伯公司工程师的帮助下研发的一种高射炮,是有名的德国88毫米高射炮的远亲。抗战初期,博福斯75毫米高射炮是国民革命军防空部队宝贵的“大家伙”,参与布防南京,后来又一直拱守陪都重庆。

德制莱茵金属Flak18

37毫米高射机关炮

该炮为上世纪30年代研发,但由于躲避《凡尔赛条约》的限制而成为Flak18型(表示1918年一战的老装备)。这是上世纪30年代很多德制武器命名的惯例之一。此炮是20毫米的Flak30机炮的放大版。在抗战时参加了南京防空保卫战和上海淞沪会战等战役。

(责编:常雪梅、杨丽娜)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