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红军长征过粤北

熊育群

2018年01月10日08:28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红军长征过粤北

  遭围剿之灾厄兮,迫苏区之危急。召红军之于都兮,图战略之转移。渡浮桥之不舍兮,冀突围之重振。涉长路之漫漫兮,入粤北之南雄。战乌迳之田心兮,破封锁之首捷。

  集崇义之队伍兮,向南方之进发。朝发轫之聂都兮,夕宿营之犁壁。望五岭之逶迤兮,擎天地之屏障。峻冈峦之莽莽兮,夐溪壑之杳冥。横棋山之嵯峨兮,腾细浪之锦江。近仁化之长江兮,奔城口之水东。

  天叆叇之生寒兮,播淫雨之溱溱。裹朔风之憀慄兮,衣薄单兮凛冽。途屯邅之蹇连兮,路泥泞而难行。冠稻草之疾行兮,躲敌机之枪弹。两万五之征程兮,邈悠悠之无极。越岭南之始行兮,若铁流之滚滚。

  古秦城之关隘兮,封锁线之城口。四面山之叠峙兮,东西河之岛隔。五里山之碉堡兮,掘壕沟之通连。扼湘粤之咽喉兮,控南北之驿道。日晻昧之将暮兮,谋突围之运筹。乘夜幕之泅渡兮,佯装扮之奇袭。降敌军之瞬息兮,定存亡之旦夕。

  呜呼!真猛士之迎敌兮,跨锦江过恩村。坡陡峭之林密兮,阻援军之高沙。铜鼓岭之遇敌兮,枪声密而风狂。接短兵之白刃兮,洒碧血之山林。呼声起兮云飞扬,日昏沉兮暮以降。晨至夕兮草木腥,彼胆寒兮气懆懆。战翌日兮山火生,身既死兮化鬼雄。哀如山兮石如铅,千秋传兮旧战场。呜呼哉!托身躯于厚土兮,历千载而不迁。

  朗晴空之碧日兮,数万军过城口。前师过尽后师至,延绵六日始见终。街檐下之露宿兮,桥和树皆营房。铺稻草之寝床兮,就温泉以驱寒。身劬瘁之休憩兮,宣标语之墙垣。劈柴薪于孤寡兮,挑河水与羸弱。医伤黎之痛楚兮,扑民宅之大火。买米油于百姓兮,不犯民之秋毫。

  雨滂沱兮落乐昌,粤汉路兮再堵。无前路兮截三方,大王山上夜行。饥寒交兮人马困,舞火龙兮险径。螺旋上兮重霄九,天坠星兮火把。驳敌火兮张姑岭,阻追兵兮茶料。白石渡兮出南粤,甲戌年兮孟冬。青山踏遍无寻路,人间正道是沧桑。

(责编:万鹏、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