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驰骋江淮的抗日将军——罗炳辉

倪良端

2018年02月02日08:3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他的一生充满着传奇色彩,被英国著名记者尼姆?韦尔斯称赞为“神行太保”;他是我军的高级将领,一生战功彪炳、“立功尤著”;他被毛泽东称为“一心追求真理的将军”。他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36位军事家之一 ——罗炳辉。

从战士到将军

1897年12月22日,罗炳辉出生于云南彝良一个汉族贫苦家庭。1914年,17岁的罗炳辉考入滇军,开始戎马生涯。他作战英勇、屡立战功,却因对军中腐败现象不满和对旧制度的刻骨仇恨,很快接受了进步思想。他毅然与旧世界决裂,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并领导了著名的吉安起义,成为了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五团团长。1930年6月,朱毛红军“汀州整编”为三个军,罗炳辉任红十二军副军长,次月升任军长。1932年2月兼任福建军区总指挥,7月任红二十二军军长。1933年12月任红九军团军团长。

红军时代,罗炳辉以善用奇兵、疑兵和行军神速而闻名。长征期间,罗炳辉率红九军团作全军后卫。在张国焘推行错误路线期间,罗炳辉顾全大局,忍辱负重,在黔、滇、川单独行军4000里,历尽艰辛,完整地把部队带到了党中央身边。

抗日战争时期,罗炳辉出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副司令员,协助陈毅工作。1939年5月,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在安徽庐江东汤地组建。7月1日,罗炳辉以原第四支队第八团为基础组建的第五支队,在定元东南藕塘成立。

8月下旬,罗炳辉和支队政委郭述申率八团、十五团向东行军,通过日伪军严密控制的津浦铁路,挺进皖东来安东北的半塔集开展游击战,建立津浦路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到1939年底,五支队已经在路东地区扎下了根,各项工作都有很大进展。支队所属三个团得到了充实扩大,还组建了支队教导大队,各县组织了游击队,各种群众组织建立健全。由于罗炳辉在创建皖东根据地过程中屡建战功,中央军委任命他为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五支队司令员。

三打来安城

位于津浦路南段东侧的来安县城,是苏皖边境军事要地,日军始终对此虎视眈眈。

罗炳辉率新四军五支队在来安、盱眙两县结合部活动时,驻滁县和张八岭的日伪军800余人扛着太阳旗,趾高气扬地向来安城进发。罗炳辉决定狠狠“教训”来犯之敌,鼓舞路东军民的抗日士气。1939年9月2日夜,罗炳辉命令部队星夜赶到舜山集南的梁庄,并派人将敌情通报来安县县长。第二天,日伪军两路来犯,罗炳辉指挥所部占领有利地形做好伏击准备。这时,派往来安城的参谋飞马回报:“来安县长和常备大队弃城逃跑了。”闻报,罗炳辉痛骂:“哪有抗日的样子,真是中华民族的败类!”骂过县长,罗炳辉带领部队进入阵地。战斗从中午持续到天黑。猝不及防的敌军被拦腰一击,丢下一路尸体仓皇夺路窜进来安城。夜里,罗炳辉布置便衣武装进城,在日伪军中骚扰,把“战火”点燃后悄悄溜出城。惊破了胆、吓昏了头的日伪军竟互相残杀起来。急骤的枪声、炮声震响一夜。天亮时,精彩的“狗打架”刚止息,罗炳辉派人把县长张北非找来,对他说:“县长,还是你干!”有人不解,罗炳辉说:“搞统一战线,既敢打又要会拉,拉他一个能影响大片呢。他搞团结,欢迎;搞摩擦,不怕!反正是我们网里的鱼嘛。”当天下午,五支队占领了来安城,张北非来到罗炳辉面前感恩戴德地说:“久闻罗公大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贵军救了县城黎民,张某感激不尽,日后罗公多多吩咐,张某愿为抗战效卑微之力。”

罗炳辉对张北非的扶持在来安上层人士中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张北非在继任县长期间,为新四军说了一些公道话,办了一些如为驻来安附近的部队筹粮筹款等有益抗战的事。

为巩固新开辟的革命根据地,1939年11月,罗炳辉率五支队从来安战略转移。一小队日军和伪军400多人妄图对五支队实施报复,在离来安城10多华里的八仙山设伏,企图突然袭击五支队。

罗炳辉根据侦察得来的情况和敌我形势分析后,召集干部制定反击作战方案。在讨论会上他说:“敌人虽然占据深宅大院,但是他们对周围环境不熟,主力又隐蔽在外。我们依靠群众和本地战士,趁夜拆去围墙,从暗道进入敌人心脏,来个中心开花!怎么样?”大家同意罗炳辉提出的方案,并完善了许多细节。当五支队一举攻占来安城后,设伏的敌人慌了神,方知被罗炳辉杀了个回马枪。

1940年5月麦收时节,日军和伪军1000多人携带大量运输工具,趁夜冲向来安城抢夺粮食。罗炳辉决定用火攻战保卫归仓的粮食。他命令八团一营从城东北角下水道潜入城西,二营攻占城东老油房,十团攻取城东南的水口。三路大军配置成三角形,将敌人围在正中。次日凌晨,战斗打响,五支队轻重机枪齐发,手榴弹、炸药包在日伪军火力点上开花,转眼间敌阵便火海一片、浓烟腾绕。有100多名日军、300多名伪军在火海中毙命,受伤与幸存的日伪军没有捞到半粒粮食,慌慌张张地逃向滁县。

日伪军慑于新四军战略战术的灵活机动,实感难招架抵挡,不敢轻举妄动。新四军三打来安城,罗炳辉和五支队威名大震。

艰苦创淮宝

1940年5月,中原局书记刘少奇来到路东,命令罗炳辉率部向三河以北进军。开辟淮(南、北)宝(应),迎接黄克诚部南下,策应陈毅北渡长江在苏中的行动。8月2日夜,罗炳辉发起淮宝战役。时驻淮宝地区的顽军虽多,却闻风丧胆,不战而逃。罗炳辉与韩德勤部作战告捷,但与韩德勤收买的封建刀会的较量却颇费周折。

当罗炳辉率五支队渡河时,刀会哨兵便吹起牛角号示警。一时间,牛角号此伏彼起,很快传遍淮南、淮北和宝应地区。8月3日,五支队十团进驻新集一带时,遭到刀会突然袭击,砍杀了多名通讯员和下河洗菜的炊事员。大头目孙逊趁势指挥几千刀会会徒,挥舞大刀,胸挂符带,嘴里念着“刀枪不入”“老祖保佑”向新四军冲来。

面对突然情况,罗炳辉一面命令部队进入战斗状态;一面发动政治攻势。对受蒙蔽的群众,罗炳辉总不忍心下令开枪,而刀会中的少数人却疯狂地向前沿阵地扑来,警戒线上的战士倒在血泊中。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罗炳辉下令重机枪手对准刀会头目及亡命徒射击。当刀会会徒乱哄哄逃跑时,罗炳辉立即命令停止射击,不许部队追击。

战斗结束,罗炳辉同副司令员周骏鸣、政治部主任张劲夫研究,以淮宝战役指挥部名义规定:不主动出击;被打死的刀会成员准其亲属认领尸首,伤者给予治疗;对被俘者不打骂,施以教育,屡抓屡放。接着,罗炳辉召集团以上干部讨论局势,认为刀会可能报复,做好战斗准备。罗炳辉强调:“参加刀会的绝大多数是老百姓,不要用枪打,用手榴弹吓跑就行了。”

8月6日,刀会果然来犯。罗炳辉指挥战士们把新集周围的小路用树桩挡住,沿路的粪坑显露出来。迷信的刀会会徒见粪坑认为晦气,就弃小路而走大路,罗炳辉在战壕里沉着指挥,命令神枪手对准几个头目开枪,狂呼“刀枪不入”的头目栽倒在地,刀会会徒一哄而散。

击退刀会后,罗炳辉和张劲夫用战斗间隙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共产党、新四军抗日救国政策,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造谣、挑拨,讲解团结御敌的道理,教育部队认真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8月23日,刀会会徒数千人在韩德勤部队配合下,向驻守黄集的五支队机关和十团进攻。刀会会徒在前,韩部压阵督战。刀会会徒前进不了,后退不行,伤亡较大。罗炳辉指挥十团插于刀会和韩部之间,压下韩部的势头,让刀会群众溃逃。

月末,罗炳辉在岔河主持召开万人大会,总结五支队开赴淮宝地区近一个月的军事、军政、军民工作。讲解了党的政策和新四军开辟淮宝根据地的重大意义后,一个刀会头目被押进会场。罗炳辉说:“你们不是说刀枪不入吗?当着大家的面试试。”刀会头目同意了,服药、练功后,蛮有把握地说:“开枪吧。”枪声响起,刀会头目应声倒地。群众亲眼看到刀会宣扬的“刀枪不入”完全是骗人的鬼话,参加刀会活动的群众觉悟了,自觉退出了刀会。

淮宝地方政权建立了,曾杀害南下八路军先头部队指战员的高良涧刀会头目龙永礼、李恒勤被镇压。经过强大的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刀会组织被瓦解了,反动气焰压下去了。

8月底,配合开辟淮宝根据地的八路军第五纵队第六八七团从朱坝集到达岔河,同新四军五支队会师。顽军被歼灭了,刀会组织彻底铲除了,地方政权和工、农、青、妇等群众组织建立了。这样,淮宝地区成为了淮北抗日根据地的一部分。

10月,刘少奇从皖东赴盐阜途经高良涧时,听取了五支队党委和淮宝县委的工作汇报,高度赞扬五支队在开辟淮宝根据地、瓦解刀会的成功经验。

路西反顽军

皖南事变后,中共中央将皖东指挥部所属部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二师,张云逸兼任师长,罗炳辉任副师长。1941年11月,淮南以西的广西顽军为策应汤恩伯集团东犯,侵占津浦路西抗日根据地广兴集、周坝岗和天桥等地,企图使新四军二师退出路西地区,形势一度紧张起来。罗炳辉奉命从路东赶到路西,指挥反顽作战。当时,桂顽1100多人进犯定远大桥镇后,占据了有利地形。罗炳辉把夺取大桥的任务交给十一团,对团长吴华夺说:“你们的对手是颗钉子,较难对付。要抓住敌人的致命点,狠狠地打。”16日晚,十一团发起攻击,顽军凭借有利地形、坚固工事和精良武器顽固抵抗。十一团及时调整兵力部署,选准敌阵弱点,集中力量猛勇冲锋,终于突破了敌人封锁线。集聚在大庙内的敌人慌作一团,企图突围逃命。十一团用机枪封锁庙门,用掷弹筒向庙内发射炮弹。一阵手榴弹、炸药包爆炸声响后,挥动大刀、刺刀的新四军冲入敌阵,顽军除被击毙者外全成了俘虏。

1942年初冬,路西反顽形势更为严峻。顽军6个主力团同地方土顽1万余人,妄图一口“吃掉”路西根据地,叫嚷“活捉罗炳辉!”面对严峻局势,罗炳辉到路西指挥作战。11月26日,反顽作战开始,罗炳辉得报顽军三路推进,即命四旅十团、十一团进入预备战区。顽军虽侵占了藕塘等地,但四旅部队却在任家户、缸窖户、大赵家等地给了顽军重创。其后,罗炳辉以小部队与顽军纠缠,顽军昼夜不得安宁,有生力量不断消耗。待顽军有撤退迹象时,四旅十团、十一团和六旅十七团、十八团协同,在群众支援下同顽军在大隋家、徐小集、陈集等地激战数日,顽军残部仓皇逃回老巢。在10余日艰苦战斗中,罗炳辉一起和战士们行军打仗,风餐露宿,身入前沿阵地观察敌情,研究战法,部署战斗。由于指挥有方,此役歼顽军1500余人,彻底粉碎了顽军的进攻,保卫了路西抗日根据地。1943年,中央批准调整新四军第二师领导班子,罗炳辉任师长兼淮南军区司令员。

抗战得胜利

1944年,罗炳辉指挥淮南部队开始发动攻势作战,袭击敌伪据点和交通线。是年秋,日军为摆脱困境,派1个中队侵占高邮湖西的重镇金沟。罗炳辉指挥独立团派出几支小分队配合当地民兵,昼夜袭扰,打打停停,搞得敌人日夜恐慌,被迫撤退。

1945年2月,罗炳辉指挥淮南军民向日伪发动新的攻势。路东军分区的盱(眙)嘉(山)支队利用敌人忙于过春节防备不严的弱点,用一连兵力包围了日军在山顶的据点。罗炳辉亲临指挥,以三个连兵力连夜袭击盱眙县城。

3月,日军华中派遣军第十三师团山本旅团等部2000余人,纠集伪军对淮南津浦路东地区“扫荡”。当时二师主力在津浦路西反顽作战,罗炳辉抱病指挥路东地方武装投入反“扫荡”斗争。面对敌众我寡局势,罗炳辉始终抱着乐观态度。他指挥地方武装和民兵实行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的战术,在必经之路埋地雷、必去水道置水雷,敌人大队伍来就分散袭扰,敌零星外出就伏击捕杀……敌人在淮河和运河南段盘踞3个多月,天天遭到地方武装的袭击。待战势发生变化时,罗炳辉抓住战机集中力量反击。经过大小24次战斗,毙敌260多人,生俘日伪军529人。

长期的战斗环境和过分劳累,使罗炳辉病倒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新四军中,躺在病床上听完毛泽东《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声明的罗炳辉,不顾病魔缠身,坐上担架率领二师特务团向长江北岸六合进发。当时日军虽奉命开赴南京受降,但六合的伪军却凭借坚固工事顽抗。罗炳辉指挥特务团和六合支队包围了六合县城,随即展开政治攻势。可是,守城敌人无动于衷。于是,罗炳辉命令以县政府驻地为目标发射炮弹,劝告守敌出城投降。然而,城内依然未动。次日3时,罗炳辉指挥所部发起总攻,仅1小时就破城而入,至拂晓歼敌700余人,肃清城中残敌,同时争取了伪警第三师师长钟剑魂率部2000余人在六合钟家集反正加入新四军。在这前后,罗炳辉指挥所部先后解放了定远、来安、盱眙、天长等县城。

抗战胜利后,罗炳辉又率部北上鲁南,投入了新的战斗。入鲁以后,高血压等病严重困扰着罗炳辉,陈毅再三劝他治病休养,他却一再推辞,仍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前线指挥战斗,甚至曾晕倒在指挥阵地上。

6月18日,高血压复发的罗炳辉又患上了胃肠炎。21日早饭后,罗炳辉乘大卡车赴临沂就医,中午行至苍山县三陵镇时,出现了虚脱症候,警卫员急向在峄县、临沂的领导报告。刚到峄县的陈毅立即率山东野战军指挥部及新四军二纵领导人赶赴兰陵镇探望。陈毅赶来时,罗炳辉已经难于用语言和肢体表达意愿了。新四军卫生部副部长宫乃泉急忙紧急施救,却已无力回天。罗炳辉逝世时年仅49岁,他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自己的誓言:“人生最快慰的是真正勇敢地牺牲小我的一切益处,最热诚全力地为民族独立自由解放而斗争。”

来源:《世纪风采》2018年第1期

(责编:曹淼、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