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张自忠:最后有一命 亦不能苟存

卢昱

2018年03月29日08:59    来源:大众日报

张自忠像及手书

1938年3月12日临沂城中,庞炳勋紧紧握住张自忠的手说:“老弟来得正好。我的部队都在前线伤亡殆尽。不过,我决心在临沂保卫战中和敌人拼战到底。”张自忠答道:“大哥你放心,我尽力帮你打赢这一战。”

80年前,临沂阻击战在初春的沂河两岸打响。

1938年3月初,残冬的冷意尚未被春暖击溃。11日傍晚,从峄县抱犊崮镇集结的张自忠第59军,已开始抄近道强行军奔赴临沂。

路上雨雪交加,道路泥泞,将士们身穿的老灰布棉军装也绽出了白絮。但全军上下群情激昂,士气如虹。斜插在每个士兵身后的大刀闪耀着凛凛寒光,刀把上的红绿色绸带随风飘荡,好不威风。

是夜,第59军38师先遣部队已抵达临沂。12日下午,全军主力在临沂西郊集结完毕。从峄县至临沂相距90公里,第59军只用了一昼夜!此后,张自忠与庞炳勋联手作战,将气势汹汹的日军第五师团阻击在沂河两岸,粉碎了敌人在台儿庄会师的阴谋,为在台儿庄围歼矶谷师团创造了契机。

身负骂名逃出北平

张自忠到临沂前,整个战争的形势很不明朗。

1938年3月2日,日军板垣师团(第五师团别称)杀气腾腾扑向临沂,国民党第3军军团长庞炳勋率所属1.3万余人拼死抵抗,以血肉之躯将日军阻挡于沂河以东。

庞炳勋部虽号称一个军团,其实仅辖第40军一个军,第40军下辖一个39师,39师下辖两个旅四个团,另有一个补充团。此时,在坂本支队两万余兵力的猛烈攻击下,庞部以五个团兵力,经旬苦战,士兵伤亡惨重,渐感不支。庞炳勋连电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告急。

李宗仁因手下已无兵可调,只得急令张自忠火速东进,驰援临沂。

在星夜驰往临沂的急行军中,张自忠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心底的创伤隐隐作痛,沉重的黑锅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汉奸”的罪名让他负疚自责。他暗自发誓,一定要在临沂战场上用鲜血洗刷耻辱,用生命以证清白。

早在卢沟桥事变时,作为宋哲元部38师师长的张自忠,先兼任天津市长,后兼北平市长,始终处在与日方交涉周旋的风口上。

在军长宋哲元的指使下,张自忠不得不出面与日方签订了停战协定。及至日军发动全面进攻、宋哲元率第29军撤离南下时,他被独留在北平代理主政。随着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张自忠才登报宣布辞去所有职务,并历尽艰险曲折逃离北平。

张自忠从北平脱险,可谓饱尝艰辛。他自己曾这样回忆说:“好像一个梦,各种的惊险艰困和遭遇,都是今生仅见到一页!”

张自忠第一次试图逃脱日军控制,是伪装成菜贩。他假装没有卖完菜蔬,推着小车要回乡下去。经过北平的城门,恰逢日军正在严搜行人,他前面三个人未审何故,已被扣拘。此时,城门上的日兵已看到张自忠的车子,如果推回去,肯定会招致疑问而被捕。

胆大心细的张自忠便暗下决心,镇定神情,坦然推车前进。果然,未遭阻拦侥幸通过。出城还没三里地,当他抵达西直门,遥见前面大队日兵在强行拉夫。也恐被拉去的张自忠,只好推着菜蔬车,循原路回转。

第二次逃脱,更为艰辛。张自忠伪装成一个小贩,担着一籐筐,先出彰益门,走到十余里外的长辛店,那儿发生义勇军与日军激烈的游击战,不能通过。他便向一农民老妇处借宿,以筐为具,就地而卧,而后不得已返回城里。

第三次时,张自忠伪装成外出上坟的孝子。他穿了极粗白布制成的孝服,头戴麻冠,手携冥纸,趁着大雨倾盆,骑一脚踏车,由德胜门出城。当他行至城门,又碰上日兵盘诘行人。在他前行的一个人因言语支支吾吾,已经被扣留。等日本兵诘问他时,答说出城上坟。该日兵似乎被冒雨上坟的他感动,认为孝笃可嘉,便放行了。

当时大雨如注,满路泥泞,行走不便。张自忠只得冒雨推车前进,沿着通往通州的路东行。刚走到一半路,就听说通州拉夫甚紧,便向南折往去天津的路。等他到达杨村时,远远看到前面团聚的日兵数十名,在狂饮寻欢,另外数百另聚一处,正在野餐。

张自忠深恐其中日本军官认出其面貌,此命休矣,便趁日本兵得意忘形之际,竭力踏车飞跑,越过他们所驻扎的地方。待他转入一弯曲小道时,突然听到后面大声狂呼。知道出现异样情况的他,加速前进。随后有步枪声数声,他置之不理,日兵正在畅饮,也未穷追。

张自忠再前进数里,又遇大雨,且已入夜,故向一卖茶老妇要干饼一块、温茶一杯。次日清晨,他启程到天津。

1938年4月,在临沂接受记者采访时,张自忠回忆说:“我第一次将逃出北平时,为了逼真,特地在友人家练习了半天推小车的姿势。后来,混在大群卖菜夫的行列中,我自己当时也有些莫名所以,我是真的卖菜夫呢?这是我在做梦?”

每每想到出走京城的经历,张自忠总是愤懑:“最凄凉的是我住在长辛店老农妇的家中时,一间草房,满屋的牛粪,我就权把籐筐当作铜床,居然也睡熟了。第二天早晨我醒来,越想越觉得好笑。经过许多艰险,逃在天津租界住了三天,便又转乘英轮由津至烟台,搭汽车经潍县到济南,逃亡生活才算告了一个段落。在济南遇见许多故交,他们都在垂询我这次脱险的经过,我因为免去许多心酸的回味,所以都没有答复。”

捕捉突进之敌而歼之

1937年年末,逃出日军控制的张自忠想去南京向蒋介石请罪。在经天津到达济南时,他发现自己已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先是突遇早年的部属、韩复榘部第29师师长李汉章,李对他不再以礼相待,反而讥讽于他。而后抵达济南时,韩复榘更是态度冷淡,不仅没有派人迎接,还讽刺其为汉奸。

舆论界对张自忠的攻击指责更是有增无减,民众普遍认为他擅离职守,不事抵抗,媚日求荣,罪不容恕。他知道此去南京非同小可,轻则撤职,重则入狱,甚至可能遭到军法审判。

南下路上,国民政府即下达命令,以张自忠“放弃责任,迭失守地”为由,将其撤职查办。行至徐州站,更有多名青年学生拥到车厢前,要求上车搜查汉奸张自忠。

而南京街头到处是骂他汉奸的标语,舆论也主张把他交给军事法庭审判,更有人想趁机把他这支杂牌军部队瓜分拆散。张自忠除了忍辱负重,已别无选择。

此时,幸亏李宗仁召见并听完他的陈情:“在卢沟桥事变以后,居留北平,一是为了北平市百万生命和历代古都文物免遭涂炭;二是为了第29军全部撤退至安全地带;三为和平愿望,作最后的挣扎。军队撤退了,和平绝望了,于是设法脱围而出。”

此后,李宗仁随即去面见蒋介石,为张自忠力证清白。李宗仁表示,如果此时将张自忠的部队拆分,讲义气的西北军官兵定会因不服而兵变,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李宗仁建议让张自忠带着他的部队去与日军作战,以戴罪立功。

在1937年8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将宋哲元的第29军38师与特务旅合编为第59军,宋哲元任军长。及11月,张自忠从南京回到部队,改任张自忠为该军代理军长。

作为“伯乐”的李宗仁,派张自忠到临沂去,实在无奈。李宗仁也知道张自忠与庞炳勋曾结下的梁子,可能萦绕他心头尚未散去。

1930年5月,蒋介石同冯玉祥、阎锡山在中原混战。当时担任反蒋第二路军总指挥的庞炳勋,正率部与蒋军厮杀,突然得知一直坐山观虎斗的张学良率军出关,并发电拥蒋讨冯,且已占领平、津。庞炳勋深感反蒋败局已无可挽回,不得不撤出战斗。

后来蒋介石派特使与庞炳勋密谈,以金钱地位利诱策反庞炳勋,庞于是倒戈。趁着一个漆黑的夜晚,庞炳勋派一个精锐团,悄悄地围住了张自忠的第六师师部。当时师部会议室灯光通明,毫无防备的张自忠正在召开团以上军官作战会议。后经一夜血战,张自忠才杀出一条血路,落荒而逃。

当李宗仁下令张赶赴临沂增援庞时,张自忠回复,本来草随风动,兵随将走,当严格执行军令,倘若战区有其他部队可用,请另行调遣援庞为宜,他宁愿去日军云集的台儿庄决战,也不愿与庞相谋共事。

李宗仁略加思索,即猜中原因,但第五战区已无兵可用,只能依靠第59军增援临沂。李宗仁认为庞炳勋与日军浴血奋战,是雪国耻,报同仇,他希望张自忠以国家为重,捐弃个人前嫌,即刻率部火速赴临增援。

蒋介石也颇不放心,亲电庞炳勋:“此次鲁南莒沂诸役,该集团军作战以来,艰苦奋斗,至堪嘉尚。今后希与张军长自忠部确切协同,捕捉突进之敌而歼灭之为要。”

张自忠不愧为忠义之将,立即服从命令。1938年3月12日,正与日军激战的第三军团官兵,忽闻张自忠大部队赶到,阵地上顿时欢声雷动,军心大振。

薄暮时分,沂河东岸的枪炮声清晰可闻。张自忠将部队集结在城西大岭、砚台岭一带,即前往南关第三乡村师范学校,第3军团指挥部所在地。庞炳勋自得知战区将派张自忠应援临沂后,心中一直担心他是否愿意前来增援。

当庞炳勋看到身躯高大的张自忠风尘仆仆大步流星地走来,他赶紧上前,紧紧握住张自忠的手说:“老弟来得正好。我的部队都在前线伤亡殆尽,现在补充团担任九曲店附近的作战,连我的警卫队都增援到第一线,再有就是我了。不过,我决心在临沂保卫战中和敌人拼战到底。”

张自忠答道:“大哥你放心,我尽力帮你打赢这一战。”

兵贵神速夜进攻

张自忠对临沂抗战,心中毫无犹豫,拼命到底。他曾对记者慷慨激昂地自白:“我个人份属军人,受国家培养至深,凡是余之生命与部属,均应全部贡献于国家。我的生命已由九死一生的环境挣扎出来,尚可证明上天尚有为民族求生存之伟大使命交付给余。故余日前已与部属共同宣誓,决以吾等全部生命完全还与国家,纵最后只有一枪一命,亦不能望其苟存!”

行胜于言。到临沂后,张自忠审时度势,以其惊人的胆略和智慧,巧妙地发动了三次反攻大战,歼灭了日军的有生力量。

先于张自忠前一天到达的第五战区参谋长徐祖诒,在庞炳勋军团驻地主持召开联席会议,商讨作战计划。

庞炳勋要求张自忠接替城防,死守临沂城。张自忠却认为与其坐待敌攻,不如主动出击,以攻为守,并表示愿意承担主攻。他对庞炳勋说:“在敌攻势之下,贵军可以在城外野战,徐徐后撤,诱敌深入,把敌人的右侧翼暴露在我军的正面,这样有利于我军的攻击。贵部可固守城池,配合出击。”

庞炳勋问打算何时开始进攻时,张自忠说:“目前日军尚未发现我军已赶至临沂,也未作防御部署,这个战机非常难得。我军虽然疲惫,但兵贵神速,应乘敌不备,马上发动进攻。且我以劣势装备对现代化之强敌,必须利用近战、夜战方可奏效。故应打破常规,提前开始行动。”

徐参谋长也认为庞炳勋部守卫临沂城已有经验,熟悉城内情况,深以为是。三人商定,于3月14日拂晓发起攻击。

3月14日凌晨3时许,张自忠命第59军强渡沂河,分为左右两翼,向日军第五师团右侧背突然发起猛烈的攻击。一时间,枪炮齐射,地动山摇。张自忠率军部推进至朱潘,就近指挥作战。

左翼38师渡河后,一路冲杀,接连攻克日军阵地四五处。但板垣师团确属日军精锐,他们迅速停止了对庞炳勋部的夺城攻击,转而全力向38师反扑,双方展开激烈混战,往来数个回合,38师伤亡400余人,被迫退回沂河西岸。

张自忠震怒之下,当即将担任主攻的122旅旅长李金镇撤职,命新兵团团长李九思升任旅长,责令其准备再次渡河攻击。右翼180师强渡沂河,分两路向前攻击。日军出动增援部队与我军展开激烈争夺,阵地失而复得数次。经一夜激战,180师以伤亡800余人的代价将敌击退。3月15日一早,该师乘胜向前推进,日军阵脚动摇,遂向东西水湖涯溃退。

3月16日拂晓前,日军汇集全部主力再加上从莒县赶来增援的千余兵力,在大量飞机重炮的掩护下向张自忠部实施反击,同时又对张自忠部的后方发起猛攻。双方随即在沂河两岸展开了惨烈的混战,彼此的战线犬牙交错,形成了逐村逐屋争夺的拉锯战。

日军由沙岭渡过沂河,向38师后方的崖头、刘家湖、苗家庄、钓鱼台一线展开猛攻,并有10余架飞机进行轰炸,与该师预备队第111旅展开激战,并攻占了船流、刘家湖。

张自忠根据突变的战况,迅速调整部署:令38师派最有力的一个团加强茶叶山的防守;令军部骑兵营由石家屯东渡沂河,向葛沟、汤头间出击,袭扰敌之后方;令进至河东的部队全部撤回河西,阻击渡至河西的敌人。

双方在刘家湖一带展开激烈的肉搏争夺战。由于刘家湖是日军前线补给中心,堆积着大量军用补给品,所以日军集中精锐部队死守此村。直至晚上10时,张自忠部再次向正面日军发动了猛攻,主攻的228团派一个精锐排乘着夜色突袭,冲入刘家湖消灭日军哨兵,然后以一个主力营冲入刘家湖。

日军措手不及,乱成一团,但很快稳定下来,以每座房子为单位死守。228团其他几个营也顺势攻入,同时使用所有的迫击炮、手榴弹、枪榴弹,对准日军固守的每一座房子猛烈轰击,将日军压缩到村西北角。张自忠及时派遣225团增援,随后这两个团齐心协力,猛打猛攻,战况极其惨烈。

激战到17日凌晨3时,刘家湖失而复得四次,崖头失而复得三次。.最终预备队及时赶到才稳定了阵地,茶叶山一度被敌占领,旋即夺回。张自忠的第一次全线反攻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将全部炮弹倾向敌阵

在第一阶段的战斗中,日军从汤头连续四次派兵增援,均被负责阻击的第59军部队击溃。仅仅一夜的战斗,228团原有2000多人,损失了一半以上;防守茶叶山的225团七连全部阵亡;在茶叶山以南,防守崖头阵地的两个连仅剩官兵数十人;224团也伤亡近半。此战,张自忠部伤亡高达6000余人,两个师的连长和排长几乎全部易人,营长也伤亡过半,但该部队仍坚守阵地,顽强战斗。

参谋长徐祖诒鉴于第59军伤亡过重,建议张自忠撤出战斗,转往郯城休整。但张自忠在观察分析战况后,认为板垣第五师团也已坚持到极限,因此坚决要求再打一天一夜,给板垣师团最后的致命一击。众将领非常赞同军长的意见,纷纷求战。

对此,李宗仁大喜,马上同意张自忠的请求。张自忠当即下达命令:除李文田副军长留军部主持工作外,其余各级部队主官一律到前线督战指挥;军总预备队114旅投入战斗;全军所有山炮、野炮和重迫击炮全部推进至第一线,带上所有炮弹,在黄昏前,将全部炮弹倾向敌阵;攻击重点为茶叶山、刘家湖、小苗家庄。激战一昼夜后,攻占了日军的前沿一线。

3月18日,张、庞两军从东、南、西三面夹击,聚歼汤头、三疃、傅家池、草坡附近多处日军。经过三天血战,李家五湖、辇沂庄、车庄、前湖崖等阵地先后被中国军队收复。日军板垣第五师团完全被击溃,在中国军队强大猛烈的攻击下,无法支撑,大部向莒县突围窜逃,一部退至汤头。

张自忠令38师114旅向汤头方向追击,停止于汤头以南李家五湖一线;其余部队除一部沿沂河西岸茶叶山一带警戒外,全部集结到刘家湖一带休整。中国军队共毙敌3000余人,坂本支队第十一联队联队长长野大佐、年田中佐和一名大队长被中国军队击毙,给日军王牌部队以沉重打击。

此役,张自忠离不开庞炳勋的鼎力支持。庞军向北猛进,两方前后夹攻。尤其是庞军的第四连连长郭清顺于3月15日进攻傅家屯时,腹部被好几颗子弹击中,部下劝他回后方,他却说:“我这伤决计是医不好了,我愿意在我未死之前,亲眼看见我的兄弟们占领傅家屯。那我在九泉之下,死也瞑目了。”这一连士兵,便在他们的长官未断气之前,一鼓作气占领了傅家屯。

张自忠和庞炳勋的第二次全线反攻为临沂保卫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也为台儿庄大战提供了可靠的战略保障。在临沂反攻大捷的3月18日当晚,为防止津浦铁路正面之敌攻陷滕县南下,以便在关键时刻能够策应台儿庄正面区域的防御作战,李宗仁命令张自忠军队转移至日军矶谷第十师团侧后翼的费县。

此时的板垣征四郎,获知张自忠部离开临沂,心中窃喜。遂火速从铁路增兵,集结第五师团的所有后援,于3月23日,再次包围进攻临沂。

庞炳勋部不支,因连日激战,将士十分疲惫,“伤亡甚重,现剩有战斗兵计115旅全旅五六百人;116旅八百余人,补充团亦七百”,“军师部即一连之预备队亦无”。

奋勇赴战,功不可没

临沂再次告急。此时,张自忠率第59军星夜折返回援,于25日抵达临沂。与此同时,第五战区又令在海州方面缪澂流的第57军派一个旅增援临沂,归张自忠指挥作战。第59军连续攻占桃园、三官庙、南北道、古城等阵地。

3月26日,日军以主力部队迎面猛攻第59军38师,该师由于之前战斗伤亡太大,连预备队也已拼光,黄维纲师长向张自忠汇报了情况。张自忠要求坚决顶住,黄维纲忍不住回答正面部队伤亡太大,真的已经顶不住了,恐怕是等不到180师赶到。

张自忠大怒,厉声喝斥,黄维纲一气之下将身边的卫兵和大部分文职人员全副武装起来,由他亲自带领急奔第一线增援。张自忠虽然训斥了黄维纲,但他知道黄作战勇敢,性格又非常沉稳,非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顶不住。

张自忠命令自己的警卫手枪营配合676团二营立即跟着他出发,他亲率这支部队赶到了38师阵地。在增援的路上,日军发现似乎有个高级军官在前方,立即调动火炮猛烈轰击。

张自忠身边瞬间被炮弹覆盖,但他坚定沉着,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日军阵地,并指挥部队利用炮击的间隙跑步增援。38师官兵士气大振,皆置生死于度外,义无反顾地冲向日军。

张自忠、庞炳勋两军与日军激战至29日,缪澂流部增援到达临沂,即决定于30日拂晓,出其不意实行反攻。反攻部队将敌截断为两部分,敌主力全线崩溃,再度向汤头方向溃败逃窜,沿途日军尸横遍野。

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誓死不退,但难抵中国军队的猛攻,最后由其部下硬拖,并拼死掩护,才突出包围,率部狼狈逃窜。

至此,张自忠的第三次反攻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临沂之战成就了张自忠抗日名将的英名。李宗仁回忆临沂之战时说:“此次临沂之捷,张自忠的第59军奋勇赴战之功,实不可没。”

“张自忠前经明令撤职查办,兹据军事委员会呈称,此次临沂之役,该员奋勇歼敌,树立奇功,拟请撤销前令,以资鼓励等情。”1938年3月30日,民国中央政府下令撤销对张自忠的处分。

1938年4月擢升张自忠为27军团军团长兼第59军军长,10月又升任33集团军总司令,旋兼任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从此,张自忠驰骋抗日疆场,与日军浴血奋战,直至殉国于宜城境内十里长山,年仅49岁。(记者 卢昱 通讯员 颜超 臧德三)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