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无党派人士和基层民众响应“五一口号”

史宝强

2018年05月10日08:11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无党派人士和基层民众响应“五一口号”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由此拉开了波澜壮阔的协商建国序幕。“五一口号”把无党派人士(当时称无党派民主人士)作为协商建国的一支重要推动力量,无党派民主人士对“五一口号”热烈响应。

郭沫若等无党派人士响应“五一口号”

1948年5月5日,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与李济深、沈钧儒等12名民主人士联名通电国内外和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响应中共“五一口号”。通电指出:中共“五一口号”“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全国人士自宜迅速集中意志,研讨办法,以期根绝反动,实现民主”。

1948年5月8日,《华商报》主办《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座谈会,20余名民主人士应邀参加。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首先发言:“中共中央发表了这个号召,是适时的,正切合人民目前的需要,足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现在海内外各党派都已通电响应,但还需要大家来响应,每个人都要发表意见,因为这是大家的事,这是大家的要求。对于工商界、工人、农民、学生,要广泛地征求他们的意见,广泛地把大家的意见表达出来。这不仅关系到目前,而且也是百年大计,为我们后代子子孙孙打下幸福的基础。”

1948年6月6日,郭沫若与在港各民主党派联合发表《反美扶日宣言》,宣言称:此实我中华民族之奇耻大辱,除出卖国家,甘为傀儡之败类外,凡有血气,断难忍受。同人等素以国家独立,民族平等,世界和平为职志,美帝政策,向所反对。今更受此侮蔑,誓愿与全国同胞再接再厉,以自卫答复侵略。

1948年6月23日,郭沫若等19名中国学术工作者协会留港理事联合发表声明,响应中共“五一口号”。声明称:我们认为中共“五一口号”非常合时宜地指出了一条真理之路,一条全中国人民所迫切要求的唯一的胜利之路。我们对于中国共产党愿意表示崇高而热烈的敬意,因为它这一号召证明了它的一切领导人民的奋斗的胜利确是为着我们人民,为着我们的民族,它并不因为自己奋斗而独吞胜利的果实,包办一切,它是要把用人民的力量争取来的胜利,让各阶层人民自己来支配。

1948年6月,郭沫若在新政丛书第一辑《论新政协》上发表文章《为新政协催生》。文章指出:“这个号召给予了国内外民主人士,关心国事的一切爱国分子,以很大的振奋。香港南洋台湾各地,已纷纷开会讨论,并通电响应,表示着一个新形势业已成熟,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新民主主义的革命快要到达结晶的阶段了。”“振奋起来吧!以大无畏的精神响应中共的主张,研究毛泽东先生的思想,完成新民主主义的革命!”

1948年7月1日,郭沫若、欧阳予倩、洪深等195名留港艺术工作者联名发表反美抗日宣言,反对美帝国主义牺牲中国民族的扶助日本军阀复兴的政策。

郭沫若在《群众》1948年第2卷第21期上发表《脑力劳动者对“五一”号召应有的觉悟》,文章指出:这真真是有史以来的一个破天荒的好消息,每一个脑力劳动者应该都感觉着异常兴奋的。“五一口号”二十三条,那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充分明确地指示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在今天的总形势和总任务。今天尽有做不完的工作等待着我们做,特别是等待着我们一般的脑力劳动者做。工作的方向和内容在“五一口号”当中已经指示得很详尽了,我们应该勤勤恳恳地以一个真实的劳动者的态度按部就班地做去。

郭沫若还在《中国学生丛刊》1948年第3期上发表《中国学生对“五一”号召的响应》,指出:“五一口号”颁布后,已经得到很广泛、很热烈的响应,是有目共睹的事。进步的学生群众不是以通电或言论的方式来响应,而是以实际行动来响应的。学联应该就是召开新政协的主人之一,将来的新政协里面会有学生代表参加。社会贤达即今无党派民主人士里面必会包含着多数的专家,是和学生朝夕共处的人,他们的遴选,须得尊重学生意见或竟由学生团体推荐。

基层民众响应“五一口号”

“五一口号”发布后,不仅得到在港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而且得到广大香港基层民众的热烈拥护,使香港新政协运动发展成为一场广泛的群众性民主运动。在香港新政协运动中,《华商报》是推动新政协运动的主阵地之一,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响应“五一口号”之声大部分从这里发出。

香港《华商报》为发动基层民众参与新政协运动,发表了一系列社评进行密集舆论推动,并开办了诸多专栏,其中最有特色、最为吸引人的是“问题讨论”专栏,投稿的人多为各阶层的基层民众,他们对中共中央“五一口号”所提召开新政协主张积极响应、热烈讨论,并结合自身愿景,纷纷提出意见建议,期盼早日召开新政协,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过上幸福康乐的日子,《华商报》有关新政协的讨论开办了23期。

1948年5月20日,《华商报》刊登一群工友的倡议《关心人民代表大会,请大家发表意见》。这群工友提出了3个问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何时召开?联合政府会不会有工人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不会考虑工人失业问题?《华商报》编辑附言说:这里所提出的问题,我们觉得由我们奉答,倒不如让读友们——特别是工人读者们,共同来解答为好。所以先把来信发表,希望大家提出意见,共同讨论,但是我们更希望首先集中讨论:“要不要召开人民代表会议和怎样召开?”这个问题较为妥当。

5月23日,《华商报》刊登了3篇讨论意见。重工业工人徐福、陈五、马振等人说:“成立人民自己的政府一定要有工人代表参加。”读者望曙建议:“希望中共领导先开政协。”读者吴兆保提出两点意见:“要求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要求凡中国人民,不论农、工、兵、商、学、男、女、老、少都能享有他们应有的民主权力!”

5月24日,《华商报》刊登一群工人《在工言工对劳动政策提出意见》:“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必须邀请民主工会选派代表参加。”“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工人代表应占代表总人数三分之一以上。”

5月25日,《华商报》刊登《织布女工对新政协四点意见:“(一)新民主主义社会,是一定要在宪法上规定男女同工同酬,而且要切实执行才能使妇女彻底翻身。(二)我们要求每月要有生理假期,产后继续应有一定的休息时间而工资照常发。(三)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过时则工资加倍发给。设立工人宿舍、公共食堂、托儿所等,使我们能从家庭琐事中解放出来而得到受教育的机会。(四)我们希望新政协会议有我们女工的代表参加,在民主政府中,有我们女工当政府委员。”

5月26日,《华商报》刊登一群民主青年提出的5个问题:“新政治协商会议,是不是纯党派会议?”“在全国未解放之前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无困难?”“强调工人地位对农民照顾少是否妥当呢?”“工人干涉,会不会引起资方的反感和反对?”“主张利润也要占百分之四十,会不会过分一点?”

5月27日,《华商报》刊登读者李觉《对新旧政协有几个疑问》:旧政协“各党派为什么承认反动的独裁者蒋介石为中国的当然领袖呢?为什么承认三民主义为最高指挥原则呢?”“何以从前各党派要去进行各种妥协呢?”

5月28日,《华商报》刊登一群海员的意见《海员要求翻身》:“我们海员只需要一个能够替我们解决痛苦,替我们说话和有我们海员代表参加的新政治协商会议和人民代表会议。”

5月29日,《华商报》刊登一群教师对新政协的讨论意见:“我们一致否认‘国大’,和他所决定的任何事项,拥护新政协,务需促其早日实现。”“我们一致希望各社团,各学校,各机关,各界人士,迅速展开座谈会。”“要给我们教师的学术自由,人身自由,生活保障。”同时还刊登了一群船坞工人的意见:“新政治协商会议,主要的任务是商讨和实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主要任务是制定一个适合全国人民要求的施政纲领,成立民主联合政府,除了这个主要的任务之外,它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结束中国的独裁统治,推进中国革命的车轮,使之走向全国的胜利。因此,新政治协商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迅速召开,不仅可能,而且完全必要。”“新民主主义和旧民主主义的主要不同,就是旧民主主义由资产阶级领导,新民主主义是由无产阶级领导。”

5月31日,《华商报》刊登一群木匠工人的意见:要求《反动政权要收档,迅速召开新政协》。

6月1日,《华商报》刊登李明孟、李泉、张桂等50余人的意见:《我地人民来搞个好政府》。

6月2日,《华商报》刊登一位失业工人就新政协的性质提出的若干意见:“政治协商会是中国共产党在‘五一’劳动节提出来的伟大号召,唤起全国和海外各党各派,各工农商团体自由资产阶级及各民主人士社会贤达,及时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展开讨论,应如何筹备成立人民代表大会和应如何制定召开人民代表大会的步骤、方法等程序的初步工作。这个政治协商会议主要任务不外乎这几点,它的性质是筹备性质,是党派性质,是临时的而不是永久的。这个政协会的召开和领导权虽然而且必须由中国共产党来负起,但是一切权利不是掌握它的手里,而是集中在各出席协商会的代表和民主党派手里;这种权利只能限于执行政治协商会的一切决议和使之实现!”

1948年6月3日,《华商报》刊登《一群脑力劳动者对读友所提问题提供解答的意见》:“新政协不是纯党派会议”“何时召开人民代表会”“工人做领导谁说不公道”“工厂的管理劳资共负责”“工厂的利润分配要合理”。

1948年6月4日,《华商报》刊登刘弄潮对于新政协的意见:“现在及时筹备人民代表大会,实在有迫切的需要。”“在召集人民代表大会前,先举行新政治协商会议,还是中共底大公无私,一贯为人民服务的赤诚表示。”“必须要无产阶级底政党———中共———出来召开才成。”参加新政协的党派团体和个人“除了反帝国主义与反官僚资本主义外,必须承认土地法大纲并须努力推行。”“必须在历史上曾为人民解放事业奋斗而没有对人民不起的。”“代表不宜过多,必须有工人农民代表参加。”

1948年6月8日,《华商报》刊登《汽车工人座谈五一口号提出六点意见》:“为防止用隐蔽方式潜伏在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内部的反动残余势力破坏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建设,我们要求工人在职工会领导下得有若干自卫武器。”“为了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迅速发展,并且为保证一切为了‘建立工业化的新中国’,我们要求国营工厂由工人自己管理,私营工厂的会议及厂规的制定,则要邀请汽车工人代表参加拟定。”“为了提高工人文化水平,为了增强工人在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的斗争中的战斗能力,我们要求普遍设立工人学校、专科学校、技术研究班,以便消除文盲,消除封建剥削的师徒制度。”“我们要求在不妨碍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原则下,尽量照顾工人福利,因年迈或体衰而不能再从事其原来的职业劳动的工人,政府保证给予较轻便的工作,并设法保障其生活。”“我们反对学徒制,我们要求确立同工同酬制,劳动报酬应根据其工作能力、熟练程度、生产效率而定,但最低限度,薪金要满足我们养活三个家人的要求。”“我们在港工人对解放区参加新民主主义建设的工人阶级不胜向往,新民主主义的建设的领导是属于工人阶级的,因此,我们很有理由要求与解放区职工会取得必要的联系,藉此加强全国工人的团结,发挥全国工人对未来新民主主义社会建设的力量!”同一天,《华商报》还刊登一群水务工人用粤语写的意见“水务工友听到五一号召鬼咁高兴”“要有份出力,就有份当权”“劳资讲合作,两家都有利”。

6月9日,《华商报》刊登九龙7位读友座谈《召开新政协的步骤》:“首先由中共提议和号召,其次是各民主党派的响应,第三个步骤是做各种准备工作(选出代表和准备提案),第四个步骤是决定时间和地点。最后是正式召开。”

6月10日,《华商报》刊登8位汽车工友《从五一口号谈到职工大联合》的意见:“对于中共五一的号召,我们感觉得很重要,首先你们在读者版上展开热烈的讨论,我们表示万分赞成,我们认为这件事是太重要了。”“讨论的读者应展开到各阶层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商人开明绅士。讨论的范围应从政协到人民代表大会联合政府,尤其是工人应讨论解放区与蒋管区的职工大联合问题。”

6月12日,《华商报》刊登工人亚星的意见:《电灯工人吐苦水,盼望新民主早日实现》。

6月15日,《华商报》刊登面包工人提出的两点意见:“如果他日工人有权参加新政府,有权来管理工厂,一定要防止佢塊(注,粤语)插手落来!”“新政府一定要有发展机器工业。”

6月18日,《华商报》刊登一群船坞工人的意见:《怎样才能建立劳资两利的新关系呢?》:“工厂管理”“废除包工”“选举工目”“学徒问题”“女工问题”“处理工奸”“工人武装”“劳动态度”。

6月23日,《华商报》刊登广州一位店员对五一号召提供的一些意见:“为了加速敌人的灭亡,必须扩大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反官僚主义的统一战线,使各革命阶层、民主党派更加振奋努力,分担战斗的任务,研究和决定新的政治纲领和政策。因此,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是迫切需要的。这个会议是临时性质的,它综合了各民主党派、各革命阶层的意见要求,商订新政纲政策及新宪法,筹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经由全国人民自由选举代表,组成人民代表大会,产生新民主政权。”

6月24日,《华商报》刊登《一群汽车工友对新政协的意见》:“新政协应该是真正的代表全体人民的政治协商会议,它应该不是一部分人,由一部分与会者共商国是的集会,而应该是一个整理并总结人民意见的集会。”“要使新政协能够事实上代表人民,我们提议全国人民,一切人民团体(除与反动派有关的以外)迅速召集座谈会,定出自己的意见,准备交新政协会上。而我们工人的意见,则应交全体职工会提出。”

6月25日,《华商报》刊登《汽车工友准备提交“全国职工会”的意见》:一、为了防止用隐蔽方式潜伏在新民主主义国家内部的反动残余破坏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我们要求工人在职工会领导下得有若干自卫武装。二、为了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建设迅速发展,为了保证一切是为了“建立工业化的新中国”,我们要求国营工厂由工人自己管理,私营工厂不得有额外剥削,任意开除或虐待,资方会议及厂规的订立应由各该工厂的工人代表参加意见。至于政府公布交通法例时,则要邀请我们汽车工人代表参加制定之。三、为了提高工人文化水平,为了增强工人在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的斗争中的战斗能力,我们要求普遍开办工人学校、专门学院、技术研究班等等,同时,我们的子弟也要有免费入学的规定,以便消灭文盲,消灭封建的“师徒制度”。四、我们要求在不妨碍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的原则下,尽量照顾工人福利。因年迈或体衰而不能再从事其原来的职业劳动的工人,政府应保证给予轻便工作,或用其他办法保证其生活。五、我们反对学徒制,我们要求确定同工同酬的制度,劳动报酬应根据其工作能力与熟练程度和生产率而定。六、我们在港工人对解放区参加新民主主义建设的工人阶级不胜向往,新民主主义的建设的领导是属于工人阶级的,因此,我们很有理由,要求与解放区职工会取得必要的联系,借此加强全国人民的团结,发挥全国工人对未来新民主主义建设的力量!

8月18日,《华商报》刊登读友郑汉平的意见《赶快展开讨论新政协具体问题》:“我一身居海外的华侨青年,面临这一个伟大课题,关系国家民族前途的重大事件,应该是有责任地有组织地展开讨论关于召集此项会议的时机、地点、何人召集、参加会议者的范围以及会议应讨论的问题等项。因此,这一个伟大的号召底下团结起来,从而更用行动有力地支持革命战争,使胜利早日到来,为新政协和快要到来的联合政府创造有利的条件,是责无旁贷的事情,努力吧,一切年青的朋友们,这是我们不能放弃的责任。”

(作者单位:中共河北省委统战部)

(责编:曹淼、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