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人物长廊

聆听周保中将军讲述抗联岁月

马淑媛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编者注:

周保中(1902-1964),原名奚李元,号绍璜,云南大理人。白族。1926年,在国民革命军第6军中任团长、副师长。192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

周保中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主要创始人和东北地区抗日游击战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非常幸运,我曾经两次拜见著名的东北抗日联军将领、抗联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将军。这是我人生莫大的幸福和荣耀,也给了我生命无限的滋养。

第一次见周保中将军是在1959年10月。为向国庆十周年献礼,我因帮助东北抗日联军女战士徐云卿写作回忆录《英雄的姐妹》,在书稿完成后,随同徐云卿进京,请周保中将军为该书撰写序言。

见到周保中将军第一眼,看见他高大身躯头顶的短发竖立着,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顶天立地”四个字。这竖立的头发是不是在与苍天相接——头顶苍天,脚踏大地,威风凛凛,顶天立地!

将军平易亲切,接过我们送上的书稿后,关心地问询我们驻地的生活情况。后来我们得知:那些日子,将军病重,医生不允许他会见任何客人,但他听说东北老部下来访,还是执意接见了我们。在约见我们的那天,将军一大早就坚强地起床,穿戴整齐,还在女儿的搀扶下,到院子里漫步,抚摸松柏。

几天后,我们第二次见到周保中将军。将军穿的还是那套简单整洁深颜色的中山装,消瘦的面颊泛着红晕,气色比前几天好些。

我们汇报后,将军用他带着很重东北口音的云南话谈了起来。

将军讲述了东北抗日联军整体斗争后,饱含深情地讲述了在极端残酷的环境里,在与日寇英勇斗争中,倒下的战友,涌现出的英雄,还特别谈到了女英雄们。

将军讲到抗联五军妇女团中,转战东满、北满数千里,为时9年的机关枪射手、部队后勤工作和地方工作的好手朱新玉、刘英等7位同志。1940年深冬大雪中,她们在执行任务时,突然遭遇绝对优势兵力的日寇袭击,被敌俘去,押解宝清。敌人企图引诱软化,但她们坚贞不屈,最后壮烈殉国……长得瘦小的陈玉华同志,以弱小的身体,经受过无数次最艰难、最残酷的考验。1942年她们的特别分遣队在绕河县小佳河附近遭到敌人围攻,弹丸穿透了她的胸腹。牺牲前,她吞吃了无线电密码,砸碎了发报机,扔到深雪里,让敌人一无所获。

周保中将军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继续讲了一个了不起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在九一八事变时刚满8岁,后来参加了延吉弯弯沟儿童团。将军称她是一个出色的“舞蹈家”“歌唱家”。她是当时青少年女子编成的抗联文化宣传队的中心人物,随部队走遍东满和北满,在“救国军”和“抗日山林队”中,进行宣传活动。她以自己全家6口被日寇残杀的惨痛事实,编成唱词,编成舞蹈,表演得慷慨激昂。她为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教育部队,起到了最好的鼓舞作用。

他停了一下痛惜地说:“1935年春天,小姑娘在汪清的一次战斗中受伤被俘,被日本宪兵押送到龙井日本总领事馆。敌人满以为一个弱小女孩,只要一威吓再一利诱就可以屈服,哪知小姑娘举起双拳,大骂日寇,猛地向日本宪兵队长撞去,推翻桌案,打日寇。敌人撕去了伪善的面具,小姑娘被毒打致死。”

说到这里,将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看着我们说:“英雄的东北妇女,这样临难不苟、从容就义的事例是很多的!”

周保中将军接着讲述了在抗联最艰苦时期的一次经历。

1939年初,日寇以两个师团的兵力把抗联第五军部队隔断在牡丹江东岸的刁翎区,另一部日寇9000余人,把抗联第二路军总部及直属队300余人,其中妇女队员40余人,包围在西岸夹皮沟里。日寇妄图全歼我军而后快。我军决定寻敌弱点,突出重围。那时正大雪纷飞,朔风凛冽,气温降至零下30至40度之间。战士渴了,化雪水为饮料;饿了,吞黄豆和粗糠充腹,有的扛不住冻饿就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样难以想象、难以形容的残酷环境里,我们的妇女同男同志一起行军向前,踏出血路,袭入陈家亮子,勇猛冲杀敌人。胜利撤退以后,又和掩护队一块据险设伏,消灭了敌人的追兵。

将军说,在那游击战争处于挫折和艰难的岁月中,每个战士身上的负荷都是很重的,除了携带枪械弹药,还得背上自己的给养、预备服装、小帐篷、小火炉、锹、镐、斧、锯和炊具等。妇女同志除上述东西之外,还要携带药包、尺、剪、补衣碎片和针线。如果男同志背包重40到50斤的话,女队员就要再多加上5斤到10斤。然而,妇女们没有一个叫苦怕累的。

谈到这里,将军特别说:“徐云卿同志就是其中之一。”

徐云卿受到赞誉,立刻羞红了脸,她仰望着将军,诚恳地说:“都是总指挥教育得好。抗联队伍的磨炼,总指挥讲的顶天立地地做人,以及关于人类起源的课,改变了我的人生。”

徐云卿的话使将军很动情,他沉思一下接着说:“妇女同志们为了革命,需要什么就学会什么。1938至1942年间,东北抗联领导机关曾经成批成批地派遣她们到苏联的边界学习现代军事技术。她们勇敢地克服困难,尽心努力学习。有的学成了简易医生、护士,有的学成了无线电报务员,有的学成了游泳手、操舟手、滑雪手和步枪、机关枪射手。一批五十几名的妇女,打破常规,学会了跳降落伞,没有一个学不会的。”

将军兴致勃勃地谈抗联艰苦卓绝的斗争,谈战友部下的英勇顽强,对自己却只字不谈。可他的战友冯雨峰(时任黑龙江省林业厅厅长、在抗联时期担任周保中副官)等同志的回忆,将军在领导东北抗日斗争中所表现的赤胆忠心、睿智勇敢、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概,所经历过的九死一生、惊心动魄的险境,是数也数不清的。

在收编抗日山林队、创建党所领导的抗日武装期间,有一次攻打宁安城,周保中带领敢死队炸毁敌人的军火库。在战斗中,他的腿部受伤,一颗子弹卡在小腿的两根骨头中间。但他忍痛坚持指挥,直到战斗结束。在没有医疗器械和麻药的情况下,他让人用铁钳子把子弹拔了出来,并用刮刀刮去被子弹打烂的皮肉,疼得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下,可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大家称赞说:“昔日关云长刮骨疗毒谁见过?我们的领头人周保中刮骨疗毒就在眼前……”

1938年初春,周保中为了寻找党中央的关系,历经千难万险越境赴苏联联系,后又在漫无人迹的密林里、在飞扬的茫茫大雪中走了三天三夜,才返回到二路军所属的抗联七军军部驻地饶河县十八垧地。在这里接应他的副官冯雨峰等同志向他报告:他去苏联的秘密已经暴露,敌人趁他不在五军,每天有几十倍的敌人围剿在宝清一带活动的五军,五军处境非常危险。周保中听了心急如焚。第二天一早,他仅带6名随行人员,冒着弥天风雪,顶着狂风呼啸,跨上战马,踏上数百里回五军的路。

由于叛徒出卖,天一黑,他们还是误入了敌人预先设置的包围圈。周保中镇静地命令赶快突围,他断后,他边还击边打马疾驰。不料,马被绊倒,他被摔在雪地上。追赶上来的敌人来抓周保中。周保中抬起手,一勾扳机,几个敌人连同叛徒都应声而倒。这时,由于长途跋涉,劳累过度,周保中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可他硬是从地上爬起来,仍然边跑边向后面的敌人射击。敌人在一片“抓活的”“谁打死周保中就打死谁”的狂叫声中,越来越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周保中听见前面突然传来“砰砰砰砰”的枪声。原来,突围出去的同志不见了他,都返了回来。冯雨峰机智地大喊:“周指挥,五军接你的大部队来了!”周保中趁机爬起来向前跑,冯雨峰来到他面前,不容分说,命令似的把周保中推上马,含泪恳求道:“周指挥,抗联不能没有你。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

这次脱险,是愚蠢贪婪的敌人要“抓活的”帮了他的忙。可当他累得吐血、无力爬起、敌人已经拉住他的衣服时,他仍能镇静地同敌人拼杀,这钢铁般的意志,又怎能不化险为夷?

谈话之后,周保中将军和夫人王一知请我们吃饭,他们因眼疾在家休养的女儿周伟也参加了。当时吃的什么我记不全了,只记得有一盘很大的鱼。将军微笑着不停地为我们夹菜,让我们多吃,不要拘束。他还幽默地对徐云卿说:“过去我叫你们挨了那么多饿,今天好好补补吧!”将军一个劲地照顾我们,自己吃得却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吃。我们像一家人似的在非常温暖、亲切、愉快的氛围中,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将近一个甲子后的今天,我回忆见到周保中将军的那一天,就好似在昨天,那么温暖,那么亲切,那么难忘……

顶天立地的周保中将军,我们永远怀念您!

来源:吉林日报
(责编:段晨茜、程宏毅)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