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试”出来的儿童文学作家

郑学富

2018年05月31日15:22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试”出来的儿童文学作家

童心灿烂的柯岩(左)

童心灿烂的柯岩(左)

“我家有个小弟弟,聪明又淘气,每天爬高又爬低,满头满脸都是泥……”这是柯岩首次在《人民文学》上发表的《儿童诗三首》中的其中一首《小弟和小猫》。

这些儿童诗,成了柯岩文学创作的拐点,成就了一代享誉中外的儿童作家。可谁又知道,这些儿童诗竟然是柯岩“试一试”的结果。本文即为读者讲述柯岩是如何“试”成儿童文学作家的。

“没想到给儿童写点东西这么难!”

柯岩,原名冯恺,原籍广东南海,1929年7月14日生于河南郑州。1949年起,先后在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任专职编剧,曾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1953年,贺敬之、柯岩这对志同道合的诗友走过了热恋的过程。这年9月中旬,两人在位于龙须沟旁的一间很小的房子里举行了婚礼。文艺界的艾青、吴雪、赵寻、陈白尘、刘炽等来到这个小房间贺喜,戏剧家陈白尘还给当了证婚人。从此,二人相濡以沫半个多世纪,在中国当代文坛上堪称是一对志趣相投、患难与共、成绩卓越的模范夫妻。

1955年10月的一天,贺敬之和柯岩结婚刚刚两周年,两人住在一间简陋的房子里。夜很深了,贺敬之还伏在书桌上深深地思考,房间里烟雾缭绕。一会又站起来,手里拿着一页纸来回转圈,转完之后又坐在桌前。反反复复地折腾着……

原来,贺敬之遇到了一道难题。1955年9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指出儿童读物奇缺:“要在作家中提倡为少年儿童写作的风气,要求大量创作、出版、发行少年儿童读物,克服轻视少年儿童文学的思想”。中国作协立即做出反应,号召作家们带头为少年儿童创作,每年至少要提供一件儿童文学作品,要作为作家应尽的一份责任。贺敬之这时收到约稿信,要求写几首儿童诗歌。可是一夜无眠,也没有完成任务。

凌晨,柯岩起床后,看他还伏在桌前苦思冥想。柯岩凑上去一看,纸上只有六七行,另有四行抹掉的痕迹。柯岩问:“什么事这么难?”

“没想到给儿童写点东西这么难!”贺敬之一声叹息。柯岩说:“这有什么难的,你去睡,我来试试。”

加了一夜班的贺敬之还真有些困了,他打了一个哈欠说:“我去睡觉,你来写。”说着贺敬之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柯岩接过笔,坐到桌前,就写了起来。在写作时,柯岩小时候在铁道上生活的经历和妈妈给她讲的故事一起浮现在眼前,她文思泉涌……

一夜之间创造奇迹

贺敬之确实累了,竟然睡了八九个小时才醒。起床后,他来到桌前,看到书桌上一大摞稿纸,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不以为然地向着柯岩说:“你一写就写这么一大堆,能行吗?”

“行不行自己看吧。”柯岩回敬道。

贺敬之坐到桌前一看,吃了一惊,竟然写了9首,平均一个小时写一首,速度够快的:

小板凳,摆一排,

小朋友们坐上来,

这是火车跑得快,

我当司机把车开……

他一首首仔细地阅读着,看完后拍案而起,转向柯岩,惊叹道:“写了9首,还可以嘛!你什么时候积累的这些生活?”

柯岩看着惊诧不已的贺敬之,反问道:“还行吗?”

贺敬之忙说道:“太行了,还真可以。”

贺敬之一句不经意的评语,让柯岩欣慰了许多。这可是柯岩儿童诗的处女作,让行家评了个不低的分数。贺敬之挑选了六首寄给《人民文学》,并附上一封信:“这是一个青年作者写的几首诗,给我看了,我对儿童文学没有把握,你们是有经验的,请你们审定是否能用?”其中的《小弟和小猫》《我的小竹竿》《坐火车》三首,在《人民文学》1955年12月号上以《儿童诗三首》为题隆重推出,在读者中引起热烈反响,这是作者本人始料未及的,就是第一读者贺敬之也没有想到。

我的竹竿实在强,

我当解放军它当枪,

长枪、短枪、机关枪,

乒乒乒,乓乓乓,

把强盗土匪消灭光。

柯岩在《我的小竹竿》里,用儿童的语言描绘他们的爱和恨,童心、童趣跃然纸上,真实反映了解放初期的儿童游戏生活:

穿大山,过大河,

火车跑遍全中国,

大站小站我都停,

注意车站可别下错。

(轰隆隆隆,轰隆隆隆,呜!呜!)

《坐火车》这首儿童诗,把朗诵、唱歌、表演、游戏融为一体,至今,在我国城乡的幼儿园里,还有小天使们一边唱着柯岩的诗,一边玩着坐火车的游戏。

当年25岁的柯岩,一夜间泉涌般冒出的诗句,创造了新诗史上一个儿童诗的奇迹!从此,柯岩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中国著名的儿童作家。在柯岩的创作生涯中,她创作了大量富有教育意义和生活情趣的儿童诗和戏剧,主要有儿童诗集《小兵的故事》《大红花》《最美的画册》《讲给少先队员听》《我对雷锋叔叔说》及诗剧合集《“小迷糊”阿姨》等。

无愧于时代的歌者和人民作家

1961年,柯岩儿童诗、儿童剧,诗剧合集的《“小迷糊”阿姨》,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在建国17年所出的童书中,柯岩这本“为小娃娃写的大文学”,受到的欢迎是空前的。柯岩这样表述过她的创作追求:“推测一个国家的未来将是什么样子,很大程度要看她今天的青年是什么样子,她的年长的一代是怎样教育和引导下一代的。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是用自己的理想塑造下一代,寄望于下一代的。晚辈不但是前辈生命的继续,后人还是前人事业的继承者。因而,我最大的追求就是:用自己的理想塑造下一代。”

1980年,她以极美的诗笔给小画家卜镝的画集题诗作序,由外文出版社出版,这是她在上世纪80年代第一个儿童节里献给孩子们的一份厚礼,也充分体现了她对孩子的那颗令人感动的爱心。柯岩为孩子们创作了很多优秀的儿童诗和儿童剧,在中国当代文学史和儿童文学史上取得了应有的地位。

柯岩用20年的时间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寻找回来的世界》出版后,又改编拍摄成电视连续剧。在柯岩的全部作品中,它是占据第一位的,是柯岩投入巨大情感的生命之作。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同名电视连续剧,都打动了千百万人的心。电台在广播小说之后,连续播出的是一封又一封的读者来信。电视剧《寻找回来的世界》刚刚结束6天的播映,2000多封观众来信便随着新春的鞭炮声飞向中央电视台,飞向作家柯岩。1984年7月中旬。老作家丁玲的来信,让柯岩十分感奋:“这本书是一本好书,是一本有教育意义的书,是一本写了一群好党员、一群有美丽心灵的人的书。这本书给人以信心,对党的信心,对人类的信心,对美好事业的信心。”

柯岩于1947年首次在报刊上发表习作,1950年开始正式创作。60余年来,已发表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舞台及影视剧本、评论等共600余万字,出书60余部,文集2套。荣获国家级文艺奖20余项,省级以上文艺奖100余项。作品被翻译成英、俄、法、德、日、西、朝等国文字出版,被选入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地区、新加坡的大中小学教材。她继贺敬之之后,被国际诗人笔会授予了当代诗魂金奖。他们是唯一一对双双获此国际性殊荣的夫妻诗人。2009年7月,柯岩80华诞,《柯岩文集》10卷出版。

2011年12月11日13时35分,柯岩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相互依偎近60载的老伴突然离世,贺敬之老人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孤独与寂寞。他默默地擦拭着柯岩的照片、整理着柯岩的遗物,悲痛之中,贺敬之用心和泪写下了《写在小柯灵前》这首诗:

小柯,你在哪里?

谁说你已离我而去?

不,你我的同一个生命永在!

永在这里———

在战士队列,

在祖国大地,

在昨天、今天和明天永远前进的足迹里……

2016年5月6日,柯岩文学馆在山东台儿庄建成开放,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开馆仪式上讲话时指出:“柯岩是当之无愧的时代歌者和人民作家。她用一生诚恳地诠释了文学的本质和作家的责任。无论为文还是为人,柯岩同志的情怀与担当、品格与风骨,都是我们学习的表率和榜样,值得传承和发扬。”

(作者系贺敬之柯岩文学馆特约研究员)

(责编:张恬恬、姜萍萍)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