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共产党宣言》中译史话

李权兴 任庆海

2018年06月07日08:09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共产党宣言》中译史话

  《共产党宣言》出版后,迅速风靡世界,“宣言”吸引了不同政治信仰的人们、不同的政治团体的注意,百多年来,介绍这部“奇书”的文章层出不穷,仅中文翻译版本就有二十几个,成为一个文化现象。

  曾有不少文章论及《共产党宣言》的汉译过程,但大多数文章都是列举数种而止,本文作者集众文加以梳理,以期近于完整。

  介绍马克思和《共产党宣言》

  1899年2月,上海广学会出版的《万国公报》第121期刊载《大同学》译文,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口译、经蔡尔康撰写,译自英国社会学家本杰明·颉德所著《社会进化》一书的前四章。《社会演化》在《万国公报》上刊发后,1899年5月出版该书。这是在已发现的历史资料中,第一次在中国提出马克思和《共产党宣言》的文章。

  在该书第一章“今世景象”中引用了:“其以百工领袖著名者,英人马克思也。马克思之言曰:‘纠股办事之人,其权笼罩五洲,突过于君相之范围一国。’”这句话出自《共产党宣言》,现在的译文是:“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1900年12月6日,中国留日学生戢翼翚(元丞)、杨廷栋(翼之)、杨荫杭(补孙)、雷奋(继兴)等,在东京创办的《译书汇编》发行了创刊号。其中刊登了“坂崎斌”译的有贺长雄著《近世政治史》,连载至1901年。在《近世政治史》第三章第一节:“万国工人总会及德意志支部”说到马克思流亡伦敦、召集各国工人首领创立万国工人总会(第一国际),并简述第一国际的宗旨、规约、组织机构、斗争纲领及在伦敦、日内瓦、洛桑、伯尔尼、巴塞尔等地召开会议的决议,还说到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黎白克内脱(李卜克内西)和败败而(倍倍尔)在万国工人总会领导下进行的革命活动。这是在中国报刊上第一次出现“社会主义”这个词语,首次把马克思与社会主义学说结合在一起。

  1902年10月,梁启超在《新民丛报》第18号上发表《进化论革命者颉德之学说》,其中介绍:“麦客士(马克思),日耳曼人,社会主义之泰斗也。”“今之德国有最占势力之二大思想,一曰麦客士(马克思)之社会主义,二曰尼志埃(尼采)之个人主义。”“麦客士(马克思)谓今日社会之弊在多数之弱者为少数之强者所压伏。”

  1903年中国留学生主办的《译书汇编》上刊登君武(马君武)的《社会主义与进化论比较——附社会党巨子所著书记》,其中写道:“马克司(马克思)者,以唯物论解历史学之人也,马氏尝谓阶级竞争为历史之钥。”文章中列出了26种著作供读者研究社会主义参考,其中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

  最后一段的不同译法

  1903年,上海广智书局出版《近世社会主义》。这本日本人福井准造著、赵必振翻译的介绍社会主义发展史著作,第一次以较大篇幅系统介绍了“加陆·马陆科斯(卡尔·马克思)”的生平和学说,以及《哲学的贫困》《共产党宣言》《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政治经济学批判》《资本论》等著作。该书所译出《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一段话是:“同盟者望无隐蔽其意见及目的,宣布吾人之公言,以贯彻吾人之目的,惟向现社会之组织,而加以大改革,去治者之阶级,因此共产的革命而自警。然吾人之劳动者,于脱其束缚之外,不敢别有他望,不过结合全世界之劳动者,而成一新社会耳!”

  这段话现在的译文是:“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1903年9月,梁启超在《新民丛报》第40号发表《二十世纪之巨灵托拉斯》,再次谈到:“麦客士(马克思),社会主义之鼻祖,德国人,著书甚多。”

  1905年11月26日,《民报》第2号刊登署名蛰伸(朱执信):《德意志社会革命家小传》,文中把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中的“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翻译成:“自草昧混沌而降,至于吾今有生,所谓史者,何非阶级争夺之陈迹乎。”朱执信是依据日本幸德秋水和堺利彦1904年译自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将《共产党宣言》最后一段话译为:“凡共产主义学者,知隐其目的与意思之事,为不衷而可耻,公言其去社会上一切不平组织而更新之行为,则其目的,自不久达。于是压制吾辈、轻侮吾辈之众,将以吾侪之勇进焉詟伏,于是世界为平民的,而乐恺之声,乃将达于渊泉。噫,来,各地之平民,其安可以不奋也!”已经将赵必振翻译成的“同盟者”直接翻译成了“共产党”。

  1906年6月《民报》第5号刊登署名勥斋(宋教仁)编译的《万国社会党大会略史》,是根据日本社会主义者大杉荣发表在《社会主义研究》创刊号上的同名文章编译的。文中评价《共产党宣言》“马尔克(马克思)之事功,此役为最”。还翻译了《共产党宣言》最后一段话:“其末曰:‘吾人之目的一依颠覆现时一切之社会组织而达者,须使权力阶级战栗恐惧于共产的革命之前,盖平民所决者惟铁锁耳,而所得者,则全世界也。’又曰:‘万国劳动者其团结!’”

  开始翻译《共产党宣言》

  1906年8月《民报》第7号刊登署名梦蝶生(叶夏生)的《无政府党与革命党之说明》,其中列举出了《共产党宣言》中的十条纲领。

  1906年12月,东京社会主义研究社出版了蜀魂译的日本幸德秋水所著《社会主义神髓》。在该书后面附有社会主义研究社的“社会主义丛书出版预告”,所列书目中,有蜀魂译的五本书,其中就有德国马尔克(马克思)、嫣及尔(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丛书”代售处为日本东京神田区骏河台铃木町中国留日学生会馆。但至今未能证实该书确曾出版。

  1907年6月,《天义》杂志创刊于日本东京,主笔为刘师培、何震夫妇,主要内容是宣扬无政府主义和女界革命。1907年10月,《天义》在东京出版的第8-10卷合刊上,刊登新书预告,第一部就是《共产党宣言》。声称“已由社会主义讲习会诸同志编译,不日出版。”该报的发起人为:陆恢权,周怒涛、何震、张旭、徐亚尊、殷震。

  1907年8月31日,章太炎、刘师培、张继、陶成章等在日本东京成立“社会主义讲习会”。每月有日本社会党人应邀演讲,讲习所人员也曾译述《共产党宣言》。

  1907年12月,《天义》在东京出版的第13、14卷合刊上,刊登戴震述的《女子革命与经济革命》,该文的附录摘要翻译了《共产党宣言》第2章关于家庭和婚姻制度的段落。

  1907年12月,《天义》在东京出版的第15卷,刊载了恩格斯1888年为《共产党宣言》英文版撰写的序言,这是第一篇比较完整的恩格斯著作中译文。杂志还对发表民鸣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做出了预告。

  1908年3月,《天义》在第16—19卷合刊上,刊登了《共产党宣言》的前言和第一章,开头是“欧洲诸国,有异物流行其间,即共产主义是也。”《宣言》第一章“资产者与无产者”被译为“绅士与平民”。还专门发表了署名申叔(刘师培)撰写的《〈共产党宣言〉序》。指出:“欲明欧洲资本制之发达,不可不研究斯编;复以古今社会变更均由阶级之相竞,则对于史学发明之功甚臣;讨论史编,亦不得不奉为圭臬。”

  1912年,中国社会党绍兴支部在上海出版的《新世界》第2期,刊登了日本煮尘重治作、蛰伸(朱执信)译述《社会主义大家马儿克之学说》,介绍了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进一步唤醒了中国的先进分子。五四运动前后,中国出现了许多介绍和讨论《共产党宣言》的文章,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得到广泛的传播。

  1919年4月6日,《每周评论》第16号在“名著”栏内刊登署名舍(成舍我)用白话文翻译的《共产党宣言》第二章《无产者与共产党人》最后部分,主要是十条纲领的全文。在编者按语中指出:“这个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最先最重大的意见。”“其要旨在主张阶级战争,要求各地的劳工联合。”

  1919年4月20日,在《每周评论》第18期上面,李大钊再次介绍《共产党宣言》,他说,今天我们要谈共产主义:“惟其中有一段历史、不可不知道的:即马格斯曾手草过一篇共产主义宣言。”

  1919年5月,《晨报》分三期连载渊泉翻译的日本河上肇所著《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文中介绍了《共产党宣言》第一章的主要内容。中译文有:“一个妖怪,徘徊欧洲———共产主义的妖怪。”“共产党以隐蔽主义政见,为卑劣的行为。所以我们公然向世人宣言曰:我们能够推倒现时一切的社会组织,我们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使他们权力阶级,在共产革命的面前,要发抖。劳动者所丧失的东西,是一条铁链,劳动者所得到的东西,是全世界。愿我万国劳动者团结毋懈!”这已经和现在的译文十分接近了。

  1919年9月,《新青年》第6卷第5号,刊登了李大钊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该文的第5、6部分摘译并介绍了《共产党宣言》的重要思想。

  1919年11月1日,《国民》杂志第2卷第1号刊出李泽彰摘译的《共产党宣言》第一章。

  1920年初,蔡和森在法国先后翻译出《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著作的重要段落,在赴法勤工俭学的学生中广为流传。

  全文翻译《共产党宣言》

  1920年3月31日,李大钊在北京大学倡导的“北京大学马克斯(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立。研究会由李大钊秘密组织发起,主要成员有邓中夏、罗章龙、高君宇、张国焘等。主要活动是搜集马克思学说的各种书籍,编辑、刊印马克思主义论著,组织讨论会,主办演讲会。研究会会员集资办起的图书室,命名为“亢慕义斋”(亢慕义为英文Communism共产主义的音译),分为英文、德文、法文三个小组。德文组有李梅羹、王有德、罗章龙、商章孙、宋天放等,他们曾集体翻译了德文版《共产党宣言》全文,印发了少量油印本,在校内外流传。

  1919年6月戴季陶等主办《星期评论》创刊于上海,戴季陶邀请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1920年8月,陈望道的《共产党宣言》翻译稿,经陈独秀、李汉俊的校阅,在上海出版,封面用4/5的篇幅印制马克思肖像,中国出版物第一次使马克思肖像在封面上出现,印有“马格斯、安格尔斯合著”,“陈望道译”,“一千九百二十年八月出版”,“定价大洋一角”。第1版印制完成后,发现书籍封面出现了错误,把书名印成了《共党产宣言》,遂决定立即印制第2版,并于9月间再次印制。这个《共产党宣言》版本,至1926年5月,已印行17版,流传广泛。

  不同的译文版本

  1929年党中央在上海成立华兴书局,责成时任团中央委员兼宣传部长的华少峰同志,按照1888年恩格斯亲自校订的英文版《共产党宣言》,重新翻译出版中文译本。并有1872年、1883年、1890年三个德文版的序言。华少峰参照陈望道的中文译本,反复推敲,字斟句酌,于1929年年底完成了翻译任务。1930年初,华兴书局出版了署名华岗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英文对照本。

  1930年3月,华兴书局以上海社会科学研究社名义出版了署名潘鸿文的《马克思主义的基础》。该书收入了华岗翻译的《共产党宣言》。

  1938年5月,上海社会科学研究社出版了署名彭汉文编译的《马克斯主义的基础》。内容也同样收入了华岗翻译的《共产党宣言》。

  1938年,中共中央在延安成立了马列学院,学院下设编译部,专门组织翻译马克思主义著作,宣传部得到德文版《共产党宣言》,决定让成仿吾译前半部,徐冰译后半部,译完后,由成仿吾通读定稿,称为成、徐译本。8月,作为《马恩丛书》第四种,在延安解放社出版。9月,在武汉、上海又由中国出版社、新中国出版社、新文化书店等分别印制出版。此后,成仿吾先后于1952年、1975年,对延安版《共产党宣言》译本进行5次校正,细致地推敲文字语词,1976年曾在中央党校印出试用。

  1942年10月,配合延安整风运动,中共中央宣传部成立由博古等组成的翻译校阅委员会,根据俄文版《共产党宣言》对成、徐译本重新校译,并增译1882年俄文版序言。这个译本被中共中央指定为“干部必读”之一,先后由延安解放社在各解放区印行,是建国前影响最大的版本。

  1943年9月,陈瘦石翻译的美国人洛克斯和霍德合著的《比较经济制度》(上、下册),中山文化教育馆编辑,为“中山文库”丛书之一。商务印书馆列入《西方经济学名著》出版发行,在该书下册有8个附录,第一个附录就是《共产党宣言》,故需一并译成中文。陈瘦石系中央大学英文系毕业,时在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任秘书,与其弟陈瘦竹合译过罗素的《自由与组织》,1932年商务印书馆出版。陈瘦石的翻译文字,较为准确流畅,符合汉语规范,故其《共产党宣言》单行本,后来也曾流行于解放区。

  1948年为纪念《共产党宣言》出版100周年,中国出版社在香港出版了署名译者成仿吾、徐冰,乔木(乔冠华)校译本。文字改动近百处。例如,第二章中:共产党“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底超出民族的共同利益”,乔木改为“坚持全然和民族问题无关的整个无产阶级底共同利益”;“旧欧罗巴底一切势力已经联合起来,进行反对这巨影的神圣的攻击”,乔木改为“为了根绝它,旧欧罗巴底一切势力已经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神圣同盟”;“过去有那一个世纪曾经梦想到这样的生产力是在社会劳动底怀抱里瞌睡着呢?”乔木改为“过去有那一个世纪,曾经梦想到在社会劳动底怀抱里,积蓄着这样的生产力”。尽管乔木在后记中说:“由于德文版本之不易找到,目前的译本是根据英文校的——尽管原译是根据德文译的。除掉误植和个别的字句而外,比较重要的校正可以说是很少的。”这还是应该看成是一个新译本。

  1948年2月,中共中央为纪念《共产党宣言》出版100周年,印制了莫斯科译本的纪念版。这个苏联外交出版局出版的中文译本,由唯真(谢建民)根据1948年德文原版《共产党宣言》译出,收有马克思、恩格斯所写的7篇序言,是内容最全的一个版本,印刷质量好,纸质精致,印制完成已经是1949年,所以,苏联外国文书籍出版局注明了“莫斯科、1949年”。运到中国时,已经是1949年夏天了。

  1953年,为纪念《共产党宣言》出版105周年,中国人民大学将成仿吾、徐冰的延安解放社版《共产党宣言》,由成仿吾稍加校正,印出2000多册,仅供校内使用。

  中央设立了专门翻译机构

  1953年,中共中央批准,将建国前夕成立的中央俄文翻译局与中央宣传部有关部门合并,成立了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系统地翻译马克思主义全部著作。

  1954年,莫斯科出版了中文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选》两卷本,在第1卷中收入了《共产党宣言》。所采用的基本上是莫斯科1949年初出版的《共产党宣言》100周年纪念版的译文,但对文字订正有60多处。

  1958年,中共中央编译局校订了《共产党宣言》的中译本,收入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第4卷。

  1964年,中共中央编译局根据德文版并参考英、法、俄等版的《共产党宣言》文本再次作了校订,出版了单行本,成为在中国流传最广的《共产党宣言》版本。

  1971年,香港的三联书店发行了红塑料皮包装的《共产党宣言》中文版。

  1972年5月,中共中央编译局新编选的4卷本《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正式出版,第一卷是1843-1859年的著作,其中收入了《共产党宣言》正文和马克思、恩格斯写的7篇序言。在每一卷的正文之后,都附有注释、人名索引、文学著作和神话中的人物索引。

  1978年11月,中共中央党校编辑的《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选读》收入了成仿吾校译的《共产党宣言》,印数5万册。

  1992年,人民出版社又出版了《共产党宣言》单行本。民族出版社也先后用蒙、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等5种文字出版《共产党宣言》的少数民族版文本;盲文出版社也出版了《共产党宣言》盲文版。

  1995年6月,编辑出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4卷本第2版时,对收载的文献作了较大调整,并按原著文字对译文重新作了校订。

  1995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2版出版,收录了1872年德文版序言、1882年俄文版序言、1883年德文版序言、1890年英文版序言、1892年波兰版序言、1893年意大利文版序言的《共产党宣言》译本。此版没有收入1888年英文版序言。

  1997年8月,人民出版社又根据《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2版第1卷中的《共产党宣言》的新译文,出版了单行本,并作为马列著作的系列书《马克思列宁主义文库》之一种出版发行。

  (作者李权兴为唐山市老教授协会副会长、任庆海为唐山市政协农人资环委主任)

(责编:曹淼、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