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凯丰的四封家书

吴申良 文天明

2018年06月22日08:4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凯丰的四封家书

  凯丰第一封家书原件

  淑英、大发:

  信均收到,因事忙未复。生孩子后身体好吧?在工作中仍应继续学习,提高政治文化。在省合作社工作很好。应当时时注意廉洁奉公守法。我身体很好。勿念!祝好。

  父 三月十六日

  淑英:

  信收到。带着两个孩子,无法学习,也无法工作。你和丁大发还是回家去种田好了。不必来我这里,我很快也要离开沈阳。我这里也无法养活你及小孩。还是靠你们自己去养活你们自己及你们的小孩。问好。

  父 四月三日

  淑英:

  小孩病得这样厉害,是什么病?是否是出疹子,是否是肺炎?如果是出疹子或转为肺炎则宜注射青霉素。兹寄给伍拾万元,给小孩治病用。问好。父 六月四日

  淑英、大发:

  信收到,知你们进步非常高兴……

  淑英还是要继续学习,最好也能参加业余中学学习……你姐姐也有信来,因为她现在没有工作,上次寄了一点(钱)给她。你们要的书先寄一、二卷,三、四卷以后寄给你(们)。问好。父 一月廿七日

  这是老一辈革命家凯丰于1952年至1954年之间写给二女儿何淑英和二女婿丁大发的4封家书。原信中有漏字,整理时,补齐的字用括号标明。这几封信虽然简短,但字里行间洋溢着一位父亲满满的对儿女后辈的关切与勉励,读来令人感动。

  凯丰原名何克全,1906年2月出生于江西萍乡市。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一生主要从事共青团工作和理论宣传工作,是我党共青团建设和青年、学生工作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曾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部长等职务。凯丰于1955年3月23日在北京逝世,终年49岁。

  凯丰自1927年参加革命后,时刻牢记共产党员的宗旨,艰苦朴素、廉洁奉公,从不利用手中权力为自己和家人牟取私利。从他写给二女儿何淑英的4封家书中可见一斑。

  何淑英是凯丰4个儿女中日子过得最艰难的一个。她的姐姐和两个弟弟都生活在凯丰身边,能得到父母关照,只有她从小住在乡下外婆家里,没有读过书,嫁给了一位农民。

  1951年4月,已有了一个孩子年仅23岁的何淑英辗转几千里,从家乡来到时任中共东北局常委、沈阳市委书记的父亲身边,请求20多年未曾谋面的父亲为她在沈阳安排一个工作,但凯丰以自己是党的领导干部要带好头为由,没有答应女儿请求。后来,凯丰的秘书董连璧看不下去,反复劝说凯丰,并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给女儿安排个卖力气的工作不犯党纪国法”,这才“磨着”凯丰给自己的老战友、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王首道写了一封信。王首道接到信后,动情地说:“凯丰同志的孩子吃了好多苦,他们就是不提出参加工作的请求,组织上也应该给予安排。何淑英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在王首道的关照下,何淑英被安排进湖南省财经干部训练班学习,后来被安排在湖南省合作社联合社供应部当出纳。

  凯丰从何淑英的来信中得知她参加了工作,高兴地于1952年3月16日给女儿、女婿回了一封信。信中除了关心女儿的身体和学习外,还叮嘱女儿“应当时时注意廉洁奉公守法”,并特别在“廉洁奉公守法”几个字下面加了着重号,充分显示了凯丰对儿女的谆谆教导和严格要求。

  不久,何淑英和丈夫丁大发因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工作、生活遇到很大困难,夫妻俩期盼能够得到父亲关照,于是商量着给凯丰写了信,要求来沈阳,跟着凯丰一起工作和生活。1952年4月3日,凯丰给女儿回信说,你“带着两个孩子,无法学习,也无法工作”,就回家去种田吧,“我这里也无法养活你及小孩”。你们要靠自己去养活自己及孩子。

  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居然说养不活自己的女儿和外孙,这在今天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之事,从中也可以看出凯丰的清廉本色。

  事实也确实如此。从第三封信中看出,何淑英的孩子得了重病,作为外公的凯丰知道后,当即寄了人民币50万元给外孙治病,并关切地写信询问外孙的病情。值得注意的是,解放初期的50万元,只相当于现在的50元。由此可见凯丰囊中之羞涩。而在这之前,凯丰已经调往北京工作,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但他,清贫依旧。

  对二女儿何淑英是这样,对跟随在身边多年的大女儿何明清,凯丰也从没有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她谋一点福祉,甚至连工作也没有给她安排。这从1954年1月27日凯丰给二女儿何淑英和女婿丁大发的回信中可以看到。

  对父亲的清廉,何淑英最有感受。1954年秋天,何淑英曾去北京看望过一次父亲。在她离京返家时,凯丰送给她的东西,竟然只有两件自己已经穿了多年的旧衣服:一件中山装,一件毛线衣。这两件衣服,不是散了线,就是打满了补丁。而这,还是凯丰能够拿得出手的两件好一点的衣服。“我爸爸没有钱,很穷很穷,那时的中央领导人都这样。我去习仲勋、陆定一、胡乔木、周扬家里串门时,看到他们都跟父亲一样,穿得非常朴素,吃得非常简单。他们家里人穿的衣服都是补丁压着补丁。”何淑英曾回忆说。

  (吴申良 文天明 供稿单位:江西省萍乡市纪委监委)

(责编:曹淼、万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