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山西省绥蒙军区旧址窝窝会再相聚

2018年08月08日09:01    来源:山西日报

原标题:绥蒙军区旧址窝窝会再相聚

  (从左至右)段晓飞、吴晓斌、贺晓明、张晓明、何清祥在窝窝会

  绥蒙军区旧址纪念墙

  7月16日上午,为传承红色基因、弘扬改革开放精神,朔州市平鲁区隆重举行“绥蒙军区旧址”纪念墙揭幕仪式,深切缅怀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英勇斗争的革命先烈。省军区、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120师后代晋绥子女、绥蒙军区后代、北京开国功勋后代艺术团代表向绥蒙军区旧址纪念墙敬献花篮。

  

  80多年前,八路军120师在贺龙师长的带领下,挺进晋西北,创立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之后,120师一部和地方武装组成大青山支队,挺进绥远北部,开辟了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

  绥蒙军区以大青山支队为班底,是解放战争时期晋绥军区下属的二级军区。它的前身是八路军120师大青山骑兵支队,塞北军分区。

  绥蒙军区司令部从1947年3月到1948年7月,在朔州市平鲁区窝窝会村驻扎近一年半。这个阶段是解放战争我军从战略防御向战略反攻阶段的转折期。其间,绥蒙军区部队驻扎在窝窝会以及周边一些村落,部队在此得以修整训练,发展壮大。在此阶段,绥蒙军区部队向敌人先后发动了20多次进攻,逐步收复了绥东、绥南大部分地区,并为解放整个绥蒙地区奠定了基础。

  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段晓飞介绍,绥蒙部队主要战役有1945年在绥远地区的对日大反攻,收复绥东之凉城、集宁、陶林等广大地区;1945年10月参加平绥战役,同年,收复平朔广大地区;1946年1月集宁争夺战,9月,大同集宁战役;1946年12月绥中敌后战斗;1948年6月解放绥南之凉城等地的战斗。

  

  1946年1月,绥蒙军区27团韩双亭带领全团战士参加了集宁争夺战。

  韩双亭之子韩伟回忆说:“1946年1月15日下午,父亲率27团正在卓子山与兄弟部队围歼敌11师,突然接到晋绥军区命令,由父亲代理27团团长,与参谋长仇太兴、政治处副主任谢特山协同其他部队一起迅速抢占集宁城。27团干部战士立即出发,一路急行军,于16日拂晓到达集宁西20里的土城子集结。父亲回忆,在赶向集宁的途中,他就与姚喆司令员筹划攻城作战方案。在此之前,冀晋纵队马龙旅两个团,已攻占集宁外围阵地,但连续两次攻城未果,与敌形成对峙。姚喆司令员重新调整了攻城部署。16日晚6时战斗打响后,冀晋纵队3个团从南面攻城,27团从西边打。但敌人以西城门楼为依托,用猛烈的火力控制两侧城墙,接连攻了几次都未成功。为了减少伤亡,总结经验,绥蒙军区决定停止攻城。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同志于17日急电贺龙司令员:“惊闻集宁失守,此地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关系甚大。军调部小组已定18日12时飞往集宁。望你不惜一切代价,于12时前抢占集宁。”

  17日晚6时,绥蒙军区下达了再次攻城的命令。27团把刚缴获的山炮拉出来,轰塌了西门城楼,压制了敌人的火力。命令三营猛攻城西北角吸引敌火力,再从一营派出爆破组对城墙实施爆破。一连爆破组在爆炸英雄马青山带领下,用两大包炸药将城墙炸开两丈多宽的豁口。突击组在组长、战斗英雄冉令忠带领下,率先突入城内,全连也迅速跟进。一营长带另外两个连火速增援,顶住了敌人的疯狂反扑,并打开了西城门。因战前韩双亭到过集宁,对城里的街道十分熟悉。敌人做梦也没想到我军来得这样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控制了东门。同时,冀晋纵队3旅两个团也从西门突入向东城压过来,并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18日早8时,战斗基本结束。我军这次抢占集宁战斗,共投入冀晋纵队3旅1团、10团、4旅6团,晋绥军区独2旅27团,绥蒙军区9团、21团,骑兵旅3个团。此时,正在凉城的晋绥军区贺龙司令员,直到收到前线夺占集宁的电报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韩伟难过地说:“父亲在卧龙山主阵地作战时,一发炮弹从碉堡射孔中直接飞入(后鉴定为37毫米战防炮弹),穿过父亲拿电话的右前臂,顿时鲜血喷涌。我母亲后来告诉我,当时父亲被抬下来后,已成了血人,昏迷不醒,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做了右前臂截肢手术。父亲后来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现在父亲离开我们近25年了,但父亲的音容笑貌和品格风范却深深地印在我们脑海中。”

  

  “绥蒙军区的干部很多都是长期坚持在大青山斗争的干部。部队行军打仗,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像在窝窝会这样一个地方驻扎这么久,非常少有。因此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的父母经常说起窝窝会。我就是在窝窝会村过的1岁生日,姚喆之子姚普明5岁时在窝窝会村的绰号叫‘小胖子’。绥蒙军区参谋长樊哲祥之子樊小祥、骑兵旅政委王再兴之子王洪都是出生在窝窝会村。因此,我们对‘窝窝会’这个词非常熟悉,非常亲切,和窝窝会有着天然的感情。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父母的离去,后代们都不知道窝窝会村在哪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有人驾车在迷路时闯到了窝窝会村!并且还发现了70年前的司令部,原址原貌保存完好。大家如获至宝,奔走相告,以后大家多次来到窝窝会村探访。这里的老百姓也没有忘记当年的人民解放军,我们相约来到村里时,他们热情地问姚司令员的儿子胖子在哪里,姚普明大声回答‘我就是’,大家感到非常亲切。窝窝会村是父辈跟着中国共产党、跟着毛主席从井冈山到延安,从延安到大青山,又从窝窝会走向集宁,走向全中国的整个革命历程中的一个足迹,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着人民的革命队伍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真实见证。”绥蒙军区革命后代张晓明动情地说。

  平鲁区委书记吴晓斌说:“本次活动,绥蒙军区后代40多人从北京、南京、内蒙古等地赶来,其中还有从国外回来参加的。原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元帅之女贺晓明,以前在晋绥地区战斗、工作过的老领导、老前辈胡耀邦、李井泉、郑天翔等同志的子女都应邀出席,使这次活动更加隆重!绥蒙军区老战士,第二代、第三代后人怀着对窝窝会的深厚感情,集资12.5万元,在去年11月树起了‘绥蒙军区旧址纪念墙’。光辉的纪念墙记录了两代人的梦想与寄托,将激励我们铭记历史、不忘初心,将革命传统发扬光大,将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责编:陈彦彦、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