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陆诒的敌后战场行

郑学富

2018年08月09日08:06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陆诒的敌后战场行

陆诒在抗战时期任《新华日报》采访部主任,1939年6月中旬,被派赴第五战区(襄阳樊城一带)、第一战区(黄河沿岸和中条山)和第二战区(太行山和五台山华北抗日根据地)采访。

陆诒先后到太行山、晋察冀和平西等抗日根据地采访,历时近一年的时间,访问过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贺龙、左权等八路军将领,写了大量的战地通讯,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八路军在华北敌后战场浴血奋战、抗击敌寇的光辉业绩。

跟随邓小平新婚旅行

陆诒出发之前,周恩来约他作了一次长谈,向他介绍了三个战区的政治军事情况,并作了深刻分析,研究了他在一路上可能遇到的困难。周恩来叮嘱陆诒说,平时思想上有准备,才能临危不惧,应付自如。

1939年9月初,陆诒从河南的渑池渡过黄河来到山西的恒曲,在距离城外三里辛庄的一个窑洞里,见到了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卫立煌向他介绍了山西战局,陆诒请求他设法帮助自己穿过中条山防线,前往晋东八路军总部。

第二天中午,卫立煌请来八路军129师政委邓小平过来与陆诒共进午餐。陆诒第一次见到邓小平印象是:“邓政委身穿军装,剃平顶头,目光炯炯,与卫将军谈笑风生。”卫立煌把陆诒介绍给邓小平,并拜托他将其带到八路军总部去。邓小平听了非常高兴,说道:“当然欢迎,他是《新华日报》记者,晋东南总部附近就有《新华日报》华北版,他到那里去,就是回娘家嘛!”午餐后,因为邓小平要和卫立煌谈军事上的事,陆诒就起身告辞了。

当天晚上,陆诒又到驻地拜访邓小平。邓小平很关切地询问周恩来和新华日报社的情况,陆诒还向邓小平介绍了第一战区和第五战区的所见所闻。邓小平对陆诒说:“恩来同志指示你一路上访问几个抗日名将,把他们的谈话发表出来,这是很有意义的。张自忠和卫立煌将军都是在抗日战场上打过硬仗的人,他们至今坚持抗战,决心很大,难能可贵。我们就要表扬他们,加强团结,团结坚持抗战的人越多越好。”

邓小平还很关切陆诒的随身行李,问他缺什么日常用品吗?问道:“你能不能穿草鞋走山路,骑马打枪?”陆诒说这一切都没有问题。邓小平拍拍陆诒的肩膀说:“这就好办了,明天早上六点整在此集合,一起出发。”

9月3日早6时,邓小平带着从延安来的男女干部共18人和一个班的八路军战士,还有五匹骡马驮载着行李和延安印刷出版的书报杂志,准时赶到。邓小平还专门向陆诒介绍了夫人卓琳,卓琳热情大方地同陆诒打了招呼。一路上山路崎岖,人烟稀少,道路难行,又是在敌后,敌我双方犬牙交错、险象环生。有时候日军的飞机还经常光顾,有时候行军和敌人间隔只有里把路或者一座山,全靠当地群众传递情报和当向导,一路上也是逢凶化吉。

9月15日晚上,他们要通过白晋公路的一道敌人封锁线。邓小平专门召集大家讲解注意事项,告诉大家说:“过封锁线时,要服从统一指挥,沉着应战。行军时前后要保持紧密联系,不要掉队。万一掉队,也不要慌张,因为封锁线两旁都有我们的群众。只要依靠群众,纵有千难万险都不怕!”

陆诒在一篇报道中写道:“在当晚十时出发,当我们这支夜行军队伍逼近封锁线时,战士们紧握上了刺刀的步枪,我们也紧握手榴弹,跑步前进,周围寂静无声。等跨上公路的时候,因为前面一位女同志行动迟缓,影响了后续队伍,一过公路就有六个人掉队,我也在其中。”他们过了封锁线,于当天傍晚来到了辽县桐峪镇八路军129师师部。

陆诒跟随邓小平到师部访问刘伯承师长,刘伯承紧紧握着陆诒的手,笑呵呵地说:“今晚上,不但欢迎小平同志从延安新婚回来,也欢迎你从重庆远道而来,总得添点菜招待招待。”至此,陆诒才如梦方醒,邓小平和卓琳是新婚行军,自己也算是伴随他们新婚旅行了。

朱德请陆诒吃美餐

1939年9月19日上午,刘伯承和邓小平要到八路军总部去开会,邀请陆诒同行。陆诒接到通知后,兴奋异常,立即带着随身行李来到师部集合,随刘伯承、邓小平以及5名警卫员一同策马西行。

上午11时,他们到达八路军总部——武乡县砖壁。在这里,陆诒见到副参谋长左权和几个作战参谋正在忙碌,左权很热情地接待了他,说道:“朱老总正在篮球场上和青年战士们打篮球,一会儿就回来。彭老总刚到陈赓将军的旅部去视察部队,要过几天才回来。”正在二人谈得起劲的时候,朱德总司令从外面走了进来。陆诒在《见到了朱总司令》一文中写道:“他穿着运动员的背心、球裤和球鞋,外面披着一件破衬衫,精神抖擞,脸色黝黑。他刚打过球,满头大汗,还不断地用他的大草帽打扇。”

在此期间,陆诒采访了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采访彭德怀了。前两次分别是1937年和1938年,在延安和汉口访问过彭德怀。彭德怀简要地向他介绍了敌后抗战的一些情况和粉碎日军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说:“要了解华北敌后抗战的全局形势,最好是找左权参谋长谈谈。”

陆诒又到《新华日报》华北版,会见了总编辑何云和副总编辑陈克寒。何云告诉他:“左权是八路军总部中最忙碌的人,他要看各地战报,起草命令,检查工作,夜以继日,孜孜不倦。”陆诒在一天下午专程去访问左权。左权在百忙中抽出半天时间,对陆诒畅谈了华北敌后战场的形势。陆诒写了一篇专访《左权将军纵谈战局》。

在总部期间,朱德总司令在西湖饭店为陆诒接风洗尘,并请何云、陈克寒作陪。陆诒写道:“这家饭店就设在老乡家里,只有两间平房,一间做厨房,一间做食堂。也没有地板,就是泥地上摆着四只大方桌,墙壁上贴有墙报和抗日标语。那晚上朱老总与左权参谋长同来,他笑呵呵地对我说:‘此地虽名为西湖饭店,但简陋得很。不过做的菜倒还有四川风味,你从重庆来,不妨试一试。’我们五个人吃四菜一汤,还有白面粉做的馒头和小米饭,这在当时华北敌后战场已是高级美餐了。”

席间,朱德很关心陆诒在根据地的生活,问他是否适应。他向陆诒说:“要了解新情况和新问题,只有到前线,到群众中去访问。”朱德还给陆诒谈了日军的新阴谋,他说:“两年多来,日军‘不战而胜’和‘速战速决’的企图已为我英勇抗战所粉碎。现在,他们用公开招降与秘密诱降相结合的办法,企图达到‘速和速决’以灭亡我国的目的。军事上,调兵遣将全力扫荡后方,期望达到‘治安整肃’的任务,在政治、经济方面,提出了‘以华制华’与‘以战养战’的口号,这种新的阴谋,值得我们注意。”朱德边谈便劝他们多吃菜,可是自己却不动筷,继续谈话。朱德说:“究竟谁能战胜谁,应该说在华北敌后战场看得很清楚,因为中日双方在未来战略上决战的胜负,预决于今天敌后战场上全部斗争的成败。”

贺龙与陆诒交换相机

1939年10月,陆诒来到华北敌后的心脏———冀南抗日根据地,采访了冀南行署主任杨秀峰。11月初,又到冀中平原,在深泽县的一家农舍里采访了冀中军区政委程子华。接着又来到位于平汉路边的正定县的一个村庄,访问了冀中军区司令吕正操,并跟随吕正操深夜行军,穿过敌人平汉路封锁线。与他同行的120师骑兵营长向他介绍贺龙说:“当我们的贺老总同我们一起过同蒲线和平汉路时,他总是咬着板烟斗亲自断后,站立在铁路线上,指挥大队人马秩序井然地通过封锁线。咱们的贺老总真是勇敢的指挥员,他带领120师主力部队到冀中平原作战时,当地老百姓称颂他为‘活龙’,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

12月中旬的一天,阜平县大雪纷纷,银装素裹。陆诒骑着一匹战马从阜平县城南庄,前往120师师部采访贺龙师长。陆诒是第一次见到贺龙,他在《豪迈风趣的贺龙》一文中描述了贺龙的形象:“贺龙将军目光锐利,留着浓密的八字胡子,上身穿一件灰布棉军衣,下身穿一条黑色马裤,说话和笑声都很响亮。他听了罗瑞卿同志的介绍后,同我热情握手,说:‘欢迎大后方来的《新华日报》记者。可惜你来迟了一步,没有赶上参加黄土岭战役,现在来,只能采访旧闻了!’说罢,他朝我调皮地哈哈大笑。”

贺龙还邀请陆诒到一个团部参加运动会,项目是打靶和爬山比赛。120师政委关向应告诉陆诒说:“作战时,跑得快与不快,有时候是胜败的关键。1938年4月,我们刚到冀中平原河间县的齐会村,遇到3000名日军突然袭击。贺老总立刻下命令调了七个团加上地方游击队,以速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来一个反包围,歼灭日军700多人,创造平原游击战争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光辉战例。”

陆诒在120师采访了一个多星期,他的照相机引起了贺龙的注意。当时陆诒用的是柯达相机,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陆诒要到平西抗日根据地采访,请求贺龙给萧克写封介绍信。贺龙爽快地答应了,可是提出要和他交换照相机。陆诒有点为难,说道:“这是报社的财产,不能随便给人。”贺龙听了哈哈大笑:“都是共产党领导的嘛,又不是别人嘛。”在陆诒犹豫不决时,关向应打趣地说道:“你还是换吧,要不师长把你也要扣下了!”一句话把大家都说乐了。这时,贺龙说:“我给你打个收条,你到报社也好交代。”于是,贺龙用他缴获的那架日本相机换了陆诒的柯达相机。其实,缴获的日军相机更好使用。

1940年1月24日,根据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指示,贺龙与关向应率120师主力紧急回师晋西北。在这之前,陆诒在阜平县城南庄收到贺龙的一封亲笔信,信中说因为有新的战斗任务,部队即将开回晋西北。并寄给陆诒一张自己在前线指挥作战的照片,左下方有贺龙的亲笔题字:“陆诒同志存,贺龙。”

(作者为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委宣传部文史研究员)

(责编:曹淼、万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