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宁波姑娘为全国千名烈士寻亲

让每一位烈士都魂回故里

黄珍珍 王波

2018年09月30日08:47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让每一位烈士都魂回故里

9月25日,诸暨人黄仙良加入了一个名为“浙江志愿军烈士亲属”的微信群。受母亲的嘱托,他一直四处寻找牺牲在朝鲜战场的舅舅、烈士金启成的线索。9月30日是又一个烈士纪念日,连日来,母亲的思念愈发强烈。

“找到了!朝鲜开城8号墓地。诸暨烈士金启成。”不到半小时,网友“小猫”给了他苦寻不得的信息。黄仙良又意外又激动,“我赶紧去告诉母亲……”

热情网友“小猫”名叫孙嘉仪,这位普通的宁波姑娘,却做了一件意义不凡的公益事业。三年来,利用工作之余,她走访各地烈士陵园,在网上发起“我为烈士来寻亲”活动。孙嘉仪的热诚,凝聚了一支年轻志愿者团队,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清一色的“85后”“90后”,已为近千名烈士找到亲人。

“追星”老英雄的她

跑遍各大陵园

白天是出入城市高楼大厦的白领,下班后是烈属和老兵们最亲的“小猫”。“我也是在追星,‘老英雄’是我们敬仰的前辈。”孙嘉仪的这句话,概括了她的日常生活。与其他女孩不同,她的微信朋友圈从来没有明星、美食和自拍,发布的话题不外乎三种:烈士寻亲、公益活动、社会热点。

朋友们送她称号“公益狂”,但孙嘉仪自嘲曾经是“叛逆”少女,“那时年纪小不懂事,觉得泡吧耍个性才是酷。”改变源自十年前。一次活动中,她接触到一些晚年生活孤苦的老兵。热情开朗的孙嘉仪加入了当地的关爱老兵团队,经常与志愿者们一起,周末和节假日走村入户,开展公益帮扶、陪伴慰藉活动。

“等我们也走了,过去的事情没人知道,牺牲在战场的兄弟们葬在哪里都没人知道……”熟悉后的老兵把孙嘉仪当作家里人,他们哽咽着吐露出心里话。孙嘉仪听了鼻子发酸。她想起自己的太公斯季绍,遗骸至今不知埋在哪里,这成为奶奶半个多世纪无法了却的心愿。“太公是军医,淞沪会战时因外伤感染去世。我的爷爷是抗战老兵,外公是志愿军老兵。”作为军人的后代,孙嘉仪打小对老兵、烈士有着独特的情感。

关注到烈士群体后,孙嘉仪告别了以往的嬉戏娱乐时光。一有空,她就跑往宁波各地的烈士陵园,去新华书店搬来各类史料书籍,在网上四处搜寻烈士故事,希望从中能找到更多烈士陵园的线索。2014年,孙嘉仪蜜月旅行时,甚至拉着丈夫跑去了云南边境线,只为瞻仰当年中国远征牺牲的烈士。寻找的过程中,她也愈发理解老兵们挂在心头的惦念。“如果再不去找,若干年后还有谁会记得当初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

让保家卫国的英烈

不再孤单飘零

“为战争年代牺牲的烈士寻找家人,为烈士家属寻找亲人的墓地,不让英烈被遗忘!”2017年清明节前,孙嘉仪在微博上发起了“我为烈士来寻亲”活动。如今,这个话题阅读量已超过900万,活动发起至今已为全国近千名烈士找到亲人。

话题发布的同时,附有一份朝鲜开城烈士陵园8号墓地的千人名单。这份名单,整理自陕西农民黄军平从朝鲜拍回的视频。2016年8月28日,黄军平苦寻二伯黄建国数十年后,终于如愿入境朝鲜,前往开城烈士陵园为烈士扫墓。陵园共安葬志愿军烈士15236人,其中无名烈士5152人。在刻着10084名烈士的英名墙上,黄军平虽没有找到自己的亲人,却拍下了一段长达1分钟的视频,将名单带回国内。

回国后,黄军平将视频截图以1-12号墓地分成50多帧,整理出了第一批8号墓地名单。孙嘉仪得知后深受感动,为了让信息更快地扩散至全国烈属身边,她联系上黄军平,建议将名单按籍贯分类整理,并在微博上发布了烈士寻亲活动。

烈士名单越来越长,“找上门”的烈属也越来越多,孙嘉仪既满心欢喜又感慨不已。慢慢地,烈士在她眼中,不再是刻在陵园墓碑上冷冰冰的名字,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英雄。“他们是为国家战斗的士兵,也是一个家庭的儿子、丈夫和父亲。”

“父亲在我心里,是真正的英雄。”每次说起父亲,67岁的董耀强总是忍不住直抹眼泪。1951年3月,董耀强的父亲董志作别刚生产不久的妻子及儿女,奔赴硝烟滚滚的朝鲜战场。他是杭州机务段的一名火车司机,赴朝后任援朝机车第六大队司机。5月7日,董志驾驶着满载物资的火车再次穿行在火光浓烟中,敌军飞机狂轰滥炸下,年轻的生命也永远长眠他乡。

今年清明节,67岁的董耀强终于如愿,与孙嘉仪及12位浙江籍志愿军烈士后代,跨过鸭绿江来到朝鲜桧仓、安州、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他带上了涌金门的土、西湖的水,洒在了父亲沉睡的地方。

85后90后联手公益

传承英烈精神

孙嘉仪打开电脑中的表格,烈士信息十分细致。从左至右分别是姓名、出生年月、家庭住址、部队番号、牺牲时间、牺牲地点以及参加革命时间。她习惯随身带着U盘,每次有烈属前来询问,只需打开电脑就可以快速查询。

这些表格中,汇集着从朝鲜开城、安州、兄弟山等7个烈士陵园整理出的近2万名烈士信息。而英名墙上的原始信息,仅有烈士姓名。搜集其他信息,需要志愿者们花费大量时间精力,通过中华英烈网、抗美援朝纪念馆官网将烈士名单数据库一遍遍进行比对、核实和整理。

2017年至今,“我为烈士来寻亲”活动在网上发布后,全国各地共40余名热心网友加入孙嘉仪的志愿团队。他们都是“85后”“90后”甚至“00后”,有中国赴朝鲜的留学生、舞蹈老师、高中生,也有曾经通过名单找到亲人的烈士后代。

18岁的网友“海沫”是年纪最小的志愿者,来自山东潍坊,作为老兵后代自告奋勇为家乡烈士寻亲。湖北网友“露露”是一名舞蹈老师,加入团队前她对志愿军历史、烈士事迹了解不多。有一天,“露露”在整理湖北籍志愿军烈士名单时,突然情绪爆发,带着哭腔对孙嘉仪说,“我们国家经历了太多磨难,有今天的生活太不容易了。”

在帮助烈士寻亲的过程中,孙嘉仪得到不少政府部门以及志愿者们的帮助,也曾遇到“键盘侠”的冷嘲热讽。“他们怼我作秀,怼烈士是‘炮灰’,我就直接怼回去。”孙嘉仪说,近几年她每次去祭扫烈士,都会带上年幼的女儿。

孙嘉仪心里明白,这份名单很有限。每天下班后,她仍然一头扎进电脑里的资料堆,一有假期就找机会去烈士陵园拍照片。夜深人静时,她喜欢将电脑中的地图放大,对着蜿蜒的鸭绿江出神,“其实在我心里,每一天都是烈士日。”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