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彭德怀三计战钟松

汤家玉

2018年11月07日08:3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党史文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1947 年鏖战陕北期间,被毛泽东亲切地称为“彭习军”的西北人民解放军,在彭德怀的指挥下,通过沙家店战役消灭了胡宗南最精锐的钟松部。其间彭高超的军事谋略与指挥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钟松(1900-1995),浙江松阳人,黄浦军校第二期学员。因追随蒋介石反共“有功”官至少将旅长。1946 年 4 月,钟松所部被整编为“特种师”即整编第三十六师,所辖整编第二十八旅(旅长徐保)、整编第一二三旅(旅长刘子奇)和整编第一六五旅(旅长李日基)。1947 年 3 月,钟松指挥整编第三十六师第一二三、第一六五两个旅由洛川经牛武镇向延安进攻,在陕北与我军多次作战,曾给我军造成较大损失,成为西北战场上我军的劲敌。如何尽快将其歼灭,成为西北野战军的当务之急,彭德怀与副政委习仲勋等人反复研究,决定坚决消灭该敌。

调虎离山计:诱钟松部北上

1947 年 8 月初,在彭德怀、习仲勋指挥下,西北野战军将陕北重镇榆林城层层包围起来,准备攻城。驻守榆林城的是国民党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部第二十二军、钟松部整编第三十六师第二十八旅及地方保安团队总计 15000余人,而我攻城部队共 8 个旅 45000 人。从数量上看,我军占绝对优势;从士气上看,国民党军经我军多次打击,士气低落,而我军愈战愈勇,士气高昂。

榆林被困,南京震动。榆林城位于陕西省北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国民党若失去榆林就难保甘肃、宁夏、内蒙的安全。蒋介石十分惶恐,认为我军若夺取榆林后向西向北发展,将危及大西北,因此,决定死守榆林。8 月 5 日急忙带着国防部负责作战的司长罗泽闿与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等人飞抵延安,紧急召开军事会议商量援救榆林一事。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西安绥靖公署副主任裴昌会,第一战区洛川指挥所参谋长薛敏泉,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钊,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等人参会。会议决定,胡宗南部主力 6 万多人分多路北上解救榆林,并寻找西北野战军主力决战或将其彻底消灭或迫使其东渡黄河。会后胡宗南部兵分两路北上。刘戡指挥整编第一军、第二十九军共 8 个旅沿咸阳榆林公路北上,从安塞、保安分路向绥德、葭县(今佳县)方向急进,一路上烧杀抢掠并占领沿途陕北各县。钟松率部从左翼疾进出击横山沿长城北边东进,突袭在榆林围城的西北野战军逼迫其撤离榆林南下。然后两股部队南北对进,妄图把西北野战军压缩到榆林、葭县与米脂间狭小区域内决战。这一军事部署极其阴险毒辣,所幸党中央识破国民党的这一阴谋,指示西北野战军先解决钟松所部。

按照胡的军事部署,钟松所部应以迂回为主,避开绥德、横山正面西北野战军之阻援,改循保安、靖边出长城沿伊盟南端边缘挺进。狡猾的钟松汲取此前国民党军几次败仗的教训,没走渔河堡至镇川堡公路,而是绕道横山西北沿无定河南岸行进,穿越沙漠顺利绕过西北野战军预设阵地。他率一个加强营携带 5 天干粮为先头部队,日夜兼程于 12 日进抵距榆林30里外的苏庄子、天鹅海子地区。

西北野战军虽对榆林城发起多轮猛攻,但因国民党守军殊死抵抗,西北野战军伤亡数千人仍未能攻下榆林。钟松部的到来使我军不可能夺取榆林。12 日,彭果断下令撤军。钟松率部趾高气扬进入榆林城,国民党各媒体纷纷大肆宣传所谓的“榆林大捷”,吹嘘第三十六师“行动神速巧妙,出奇不意,榆林城不战而解围”。蒋介石专门来电嘉奖鼓励钟松“悉心讨彭,并嘉奖将士”。其实,这是彭按照毛泽东指示设定的调虎离山计,引诱国民党军北上。

声东击西计:诱钟松部东进

14 日,钟松在一片欢呼声中进入榆林城。邓宝珊举行盛大庆功宴招待并吹捧说:“钟将军神速巧妙,不战而解榆林之围,共军闻风丧胆、仓皇逃窜。钟将军为党国建立如此巨大的功勋,令人敬佩啊!”钟松得意洋洋地说:“是总裁英明,胡长官指挥有方,我哪敢贪天之功。”其时,国民党军飞机侦察及无线电台侦测发现,中共中央和西北野战军正在“仓皇逃窜”,到达葭县已是弹尽粮绝,把大炮都埋了,正东渡黄河“逃往”晋西北。胡宗南大喜过望,得意地告诉属下说: “共军围困榆林城,我就判断出来了,是吸引我军北上,掩护共军首脑机关及部队主力向东逃窜。你们现在可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兵分两路北上。”属下们纷纷附和。

胡又说: “这是我们聚歼共军首脑机关和匪军主力的绝好机会!”他立即命令各部: “迅速追击,勿失此千载良机!”钟松接到胡的电报欣喜若狂觉立功良机将至并高声说: “共军正向东逃窜,胡长官命令我部火速追击,一战结束陕北问题。”他立即率部马不停蹄南下。但他哪知已中彭德怀的声东击西计。早在 12 日,毛泽东指示西北野战军:

“(一)我攻榆林未克,敌钟松部明天可进榆林,刘戡 5 个旅可能到麒麟镇以东;(二)我军即在榆林、米脂间休整待机,隔断刘、钟两部,吸引该敌,陈谢定于未哿(8 月 20 日)渡河;(三)为防刘、董(钊)进占绥德,我无定河、黄河间各后方机关必须迅速移至黄河以东,望贺(龙)习(仲勋)立即部署行动。”15 日又指示: “分割该敌为几部分,逐一歼灭之。”同日再发电示: “钟松本早在榆林接受投粮估计本下午可能向南走二三十里,明日必向镇川前进,其目的是占米脂。刘戡 5 个旅 16 日可到绥德,明日集中 8个旅打钟松部于归德、镇川线以东以北山地是好机会。”根据以上指示,西北野战军撤围后埋伏在榆林、米脂间休整,以逸待劳在运动中寻找战机歼灭钟松部。15 日,敌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急行军后在绥德会合。胡即以整编第一军军部指挥整编第一师 3 个旅守绥德,刘戡率整编第九十师 5 个旅向葭县方向急进,于 16 日进至绥德义合镇地区。17 日,刘戡率主力由义合镇进至吉征店以南地区并继续向葭县方向前进。胡还命令钟松部立即由榆林南下与北进主力南北夹击, “迫敌于两河(黄河与无定河)之间决战”。

一心想再建奇功的钟松完全不顾自身情况,由榆林经归德堡南下一步步地向我军预设的战场走近。8 月 15 日率部改走无定河西岸,绕过了彭设伏地,再次从西北野战军官兵的眼底下逃脱,于 16 日抵达镇川堡。自西北野战军撤退延安向北转移后,钟松率部紧追不舍,往返奔走于无定河至三边、西兰路至古长城,数月找不到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十分疲惫,本应好好休整,但他求功心切,带着整一二三旅和整一六五旅共 4 个团的兵力火速南下。以整一二三旅旅长刘子奇指挥所属两个团和整一六五旅一个团为前梯队绕过沙家店向乌龙铺前进,自己则指挥师直部队和整一六五旅主力为后梯队在沙家店以西地区跟进,两路准备在乌龙铺与整二十九军主力会师。此时,钟松所部与刘戡所部相距仅百余里路程。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刚经乌龙铺向北转移到曹庄、白龙庙一带。若钟、刘所部南北会合,向东控制黄河渡口,再控制无定河及米脂、葭县一线,我军就会被压迫在米脂、葭县、榆林三县间南北 15 公里、东西二三十公里的狭小地区:北面是浩瀚的沙漠,南面是胡的虎狼之师,东西面是黄河和无定河,西北野战军将处于侧水侧敌、回旋余地小的危险局面。歼灭钟松所部成为我军摆脱危机、扭转战局的关键。

隐形示弱计:诱钟松部轻敌

彭判断,钟松部必经沙家店东进,决定集中兵力在此歼灭之。果断部署:第三纵队及绥德军分区第四、六团,以一部占领当川寺以北至炮梁村一线高地,主力进至当川寺西南高地隐蔽集结,牵制敌前梯队行动;第一纵队第一步集结于高柏山、老虎圪塔地区,待敌前梯队与我第三纵队接触时,主力绕至沙家店东南地区侧击敌后梯队,以一部兵力切断沙家店至镇川堡敌之退路并向镇川堡方向派出警戒;第二纵队及教导旅隐蔽集结于沙家店以北之寺沟、杜渠地区,新编第四旅隐蔽集结于朱家井、二郞山、中峁沟地区,待敌前梯队通过并与我第三纵队接触、第二纵队断敌退路后,向敌后梯队发起攻击。战役分两阶段:先重点歼灭敌后梯队,再重点歼前梯队。作战命令下达后彭碰到察看地形回来的第二纵队司令员王震说: “现在刘戡在东,钟松在西,他们相隔近百里。我们一定要在他们合围前消灭钟松第三十六师。二纵有什么困难吗?”王震说: “困难的确不少,最大的困难是缺粮,大家都饿得发慌。就是天大的困难我们也要克服,坚决打好这一仗,消灭敌三十六师!”

18 日,天空突降瓢泼大雨,道路泥泞难行。西北野战军官兵冒雨急行军,抢在敌人前到达预定位置隐蔽下来,迎击敌三十六师。上午 10点许,钟前梯队赶到乌龙铺以南地区,突然枪声大作。我三纵对敌一二三旅阻击作战后撤退。刘子奇速将此报告了钟。午后,在常家高山附近我一纵、二纵对钟后梯队也阻击一段时间后撤离。有人提醒钟松,西北野战军主力可能埋伏在此。但被“榆林大捷”冲昏头脑的他竟不以为然哈哈大笑道: “共产党吃掉别的部队,想吃掉我三十六师?做梦!”他自认为天下无敌,压根儿就不把西北野战军放在眼里,看四周地形后说: “这一带地形,就不适合作战。共军在这里打伏击,难道彭德怀疯了吗?”的确如此。我军侧水侧敌,这种地形历来是兵家大忌。

钟松误以为我军故意后撤是被其打败逃跑,下令部队继续前进。黄昏敌前梯队一二三旅被诱到乌龙铺北山。刘子奇担心进入乌龙铺可能被我军包围就命令部队就地宿营。敌第三十六师师部及一六五旅(缺第四九三团)被诱到沙家店及其西南地区。

19 日,敌第一二三旅往前推进到刘家沟,刘戡率领的整编第二十九军部、整编第九十师以及第五十五旅、第十二旅进占神泉堡、葭县、李家庄、桃向圪塔等地。彭德怀判断,敌军尚未发现我作战意图,钟松部仍会经沙家店东进,决定执行原作战计划,并作一些调整:以第一纵队独立第一旅进至沙家店以南地区,并向镇川堡方向派出警戒;第三五八旅进至沙家店以西地区;第二纵队进至沙家店以北、以东地区;教导旅位于常辛庄地区。以上各部限 20 日拂晓前进入指定地区,7 时向沙家店地区之敌发起进攻。新编第四旅位于聂家畔一带,准备抗击乌龙铺方向回援之敌,并相机歼敌。第三纵队(配属绥德军分区第四团、第六团)集结于王家畔地区,牵制敌援兵。

当敌第三十六师后梯队从镇川堡出发,准备经沙家店向乌龙铺推进之际,彭德怀下令: “彻底消灭三十六师,是我西北战场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开始,是收复延安解放大西北的开始。为着人民解放事业,你们要发扬英勇精神,立即消灭三十六师,活捉钟松。完成胜利的战斗任务!”当天各参战部队迅速向沙家店地区集结,包围沙家店。到晚间不断传来沙家店周围西北野战军大部队活动的消息,钟松这才恍然大悟但为时已晚,其已被分割包围。他即令部队在泥沟则以北、张家坪以东占领阵地、抢修工事,同时急电刘子奇率部回援:“本日下午以来,解放军分几路逐渐向沙家店前进,可能是其主力有围攻师部之企图,命一二三旅迅即向沙家店靠拢。”接令后刘犹豫起来。上峰有令,不能不从。但夜幕已降临,下起倾盆大雨,所部距离师部有 30 多里路,途中有高山和深谷,地形十分危险且无掩护。若执行命令无异于将自己置于绝境。刘绞尽脑汁在与其参谋长商量后决定派出配属他指挥的第一六五旅四九三团连夜回援师部,等次日天亮后他再率一二三旅行动。

20 日拂晓雨停了!西北野战军向敌军发起猛烈进攻,沙家店四周枪声大作,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第一纵队第三五八旅向沙家店东南高地、独立第一旅向沙家店以南敌阵地分别攻击。敌军凭借其有利地形,拼死抵抗。经过浴血奋战到上午 10 时许,第一纵队终于占领沙家店、均家沟以东一线高地。第二纵队各部也向敌攻击。在我军将士猛烈进攻下敌军不断后撤至张家坪南山至常辛庄以南高地一线。钟松知道大事不好,连忙打电报向胡宗南求救。胡急令离沙家店最近的刘戡驰援第三十六师。本来,刘急匆匆率部赶到黄河边时不见我军一个人影就十分恼火,现在又让他急救钟松部,心中一百个不情愿。在胡一再催逼下,刘戡指挥所部缓慢向沙家店方向前行。我军第三纵队在乌龙铺西北地区奋勇战斗,坚决阻击向西回援之敌刘戡所部。刘、钟前锋部队相隔仅二三十里路,在我军官兵的顽强阻击下刘所部始终未越过这短短几十里路程,确保了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的作战行动。午后,我第一、第二纵队向敌第三十六师主力进攻,到下午 6 时许敌军全线崩溃。我军乘胜追击,除钟松及第一六五旅旅长李日基等少数人逃脱外其余全被歼。黄昏前,我教导旅与新编第四旅全歼敌第一二三旅。

之后,我军迅速撤出战斗,沙家店战役以我军全胜宣告结束。当这一消息传到中共中央机关时极少喝酒的毛泽东一连声地要酒。彭打电话给毛报告沙家店战役情况,电话里毛连声称赞西北野战军打得好。放下电话彭淡淡地说了一句:“最困难的日子过去了!”

来源:《党史文汇》2018年第10期

(责编:曹淼、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