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英雄部队”

2019年01月10日09:13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英雄部队”

1935年11月,为掩护红二、红六军团主力部队实施战略转移,红十八师主力留守湘鄂川黔根据地,孤军浴血奋战两个月,转战湘、鄂、川、黔4省15个县,行程近4000里,牵制敌军达10万之众,最终胜利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回归红六军团建制。

萧克、王震曾高度赞扬红十八师是“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英雄部队”。

“敌人越打越多是件值得庆祝的事”

1935年10月,蒋介石调集130个团,向湘鄂川黔根据地发动大规模“围剿”。为保存有生力量,红二、红六军团决定实行战略转移。突围前,贺龙等决定红六军团十八师留守根据地迷惑和牵制敌人,掩护主力撤离。

红十八师的主力五十三团共1500人,五十二团是由700余人的游击队新组建的,加上省直、师直机关等,全师共3000余人。时任师长兼政委的张正坤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要求部队要以“不怕强大的敌人、不怕险恶环境、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四不怕”精神拖住敌人,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从11月10日开始,张正坤命令五十三团的一个营、五十二团的一个营,主动向永顺、保靖方向发起佯攻,把湖南方面的敌军引向酉水南岸。11月19日,当红二、红六军团主力实施转移时,张正坤部又突然掉头向西北方向急进,做出攻打龙山和来凤两座县城的样子,诱使湖北方面的敌军调兵遣将固守两城。

红二、红六军团主力突围转移后,11月下旬,各路敌军在南北10余里、东西40余里的区域,集聚了约10万敌人,把红十八师团团包围于茨岩塘地区。根据地范围愈来愈小,敌我态势的发展愈来愈不利。有干部问张正坤:“敌人越打越多,怎么办?”张正坤说:“敌人越打越多是件值得庆祝的事,表明上级给的任务我们完成得很好嘛!”

在红十八师的有效牵制下,红二、红六军团主力于12月上旬胜利突出重围,向西转移。敌人发觉上当后,立即调几个纵队追击。鉴于敌情缓解,红二、红六军团总部电令红十八师:“立即突围,保存实力。”

“用手中的枪杆子拼出一条血路来”

红十八师从茨岩塘突围后,12月13日在桑植苦竹坪与国民党二十六路军的6个团遭遇。张正坤带领部队且战且退,于黄昏前终于甩开敌人,于第二天夜间抵达陈家河宿营,在此收到总部电报:“主力已向贵州石阡、镇远、黄平地区转移,你部可相机西出与主力会合。”次日,张正坤在陈家河召开全师大会,他说:“主力已向贵州开进,总部命令我们前往同主力会合。我们要用手中的枪杆子拼出一条血路来!”

16日开始,红十八师踏上了与主力会合的艰难征途。20日傍晚,部队在凉风坳同固守碉堡的敌人激战到半夜,越过洗车河防线,向招头寨进发;21日凌晨,抵达招头寨以北的马鬃岭,五十三团和师部顺利地从碉堡下通过,五十二团为掩护部队,与敌人激战。

张正坤率部队突破了敌人设置在湘鄂边界上的最后一道封锁线,于12月21日进入湖北来凤县境内。23日傍晚,红十八师在卯洞酉水河边同湖北保安团遭遇。张正坤说:“现在只能背水一战,抢占右侧山头,杀开一条血路!”师参谋长兼五十三团团长刘风带着两个营向保安团山头阵地发起猛攻,占领了敌人的3个山头阵地,接应后续部队翻过山梁,摆脱了敌人。战斗中,刘风负伤。

战士们用担架抬着刘风行军,24日进至来凤漫水。红十八师进行整编,取消五十二团番号,余部编入五十三团。鉴于刘风重伤,由五十二团团长樊孝竹接任五十三团团长。

25日下午,部队抵达来凤和咸丰两县交界的向家寨,刘风恳切地对张正坤说:“不要为了我拖累部队了。把我留在附近老乡家吧,伤好了,我会来找部队的。”张正坤即把刘风安置在一个叫盛德富的家里,并留下一些银元,派警卫员、卫生员各一人照护。孰知盛德富在红十八师离开后不久,便伙同6个歹徒,谋害了刘风和他的警卫员小田,只有卫生员逃出虎口。

26日,红十八师抵宣恩晓关,遭遇敌黄百韬部的一个团,张正坤命令樊孝竹带五十三团一营阻击,掩护主力转移。一营与敌人鏖战数小时,樊孝竹等指战员牺牲,余部在营长马秋德的带领下,在完成阻击任务后成功归队。

短短的4天时间,红十八师接连失去两位团长,张正坤心痛不已,决定由副团长兼参谋长苏鳌接任五十三团团长。

1936年1月1日,红十八师抵达唐岩河罾沟渡口。张正坤命五十三团三营为前卫,师部紧随其后,五十三团一、二营断后,涉过齐腰深的唐岩河,上岸后指战员的衣裤很快冻硬,部队正在岸边集结,便遭遇了前来堵截的敌人。

张正坤立即命令前卫营阻击,掩护刚到河心的师直机关迅速登岸。敌人的火力十分猛烈,河中的战士不断中弹。由于河面完全被敌人的火力控制,五十三团的一、二营被隔在对岸,张正坤派苏鳌率部向下游迂回增援,自己指挥三营和师部从侧翼撕开一个口子,向西急进五六里,爬上一个叫长岭冈的山包,又遇敌人的一个暗堡。狡猾的敌人放过了前卫营,等师部30多人一到,突然从暗堡里钻出来一个排的敌兵,敌我双方混战在一起。敌排长见张正坤身高体大,穿着蓝布大衣,手提快慢机,就大喊:“抓师长!”敌兵一窝蜂地扑向张正坤,扭住他的胳膊。张正坤挥拳把几个敌兵击倒。警卫员龚尚福、周志高急中生智,抱住师长顺势从湿滑的红沙泥山坡滚下去。

不久,三营迅速回援,消灭了这个排的敌人。苏鳌也带领两个营在四川黔江县渡过唐岩河,与师部会合。敌军围歼红十八师的企图又没有得逞,为逃避上方追责,只好谎报军情

说:“毙张振(正)坤以下一百余。”

转战两个月

终于回归红六军团建制

1936年1月1日晚上,红十八师抵达咸丰和黔江交界的砂子宿营。张正坤叮嘱电台马上同总部联络,可电台在长岭冈滑坡时摔坏了,同志们非常焦急。张正坤对电台队长黎东汉说:“修修看,我相信你能行!”黎东汉拆开电台外壳,卸下摔坏的4根电子管,把破损的灯座残片拼好用苎麻缠牢,换上备用的电子管一试,勉强能用。再打开发信机,用小刀把调谐电容器摔得连在一起动片和定片一片片地拨开,接通电源一试,电台能工作了。张正坤亲自提着一只鸡、一只鸭到电台队:“这是犒劳你们这些顺风耳的,你们立了大功!”

电台很快就与总部取得了联系,得知红二、六军团主力已移到湘黔边区的芷江、新晃、玉屏一线,四川酉阳、秀山等地只有少数敌保安团驻防,令红十八师继续南下寻找主力会合。

红十八师经黔江的马喇湖、甘溪抵酉阳县境,经菊花坝、三岔坝等地南进,避开城镇、大道,穿过山寨、小径,进入贵州,经沿河、松桃、印江等县,于1月10日到达江口县的茶寨。电台收到与主力会合前的最后一份电报:“昨日克江口县,你部明往江口归建。”红十八师指战员得知主力离他们不远了,高兴得又蹦又跳。60多个日日夜夜,突围的凶险、战斗的艰辛、行军的疲劳,好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1月11日清早,红十八师指战员打整行装,排着整齐的队列向江口县城进发。张正坤兴致勃勃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萧克、王震亲自出城20多里,迎接红十八师的到来。他们紧紧地握着张正坤的手说:“你带出了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英雄部队!”张正坤率领红十八师归还红六军团建制,汇入红二、红六军团长征铁流中。

(梅兴 作者系湖北省鄂州市政协文史委原主任)

(责编:王珂园、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