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强世清血洒子长大地

张化民

2019年03月21日08:14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强世清血洒子长大地

  1934年8月18日,陕北红军取得景武塌战斗胜利后,部队转移路过强世清烈士被俘的地方时,谢子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下马肃立,静默三分钟,为牺牲的强世清、强世光兄弟和强龙光、白德胜、任志贞等烈士致哀。

  这是西北红军首次用默哀的方式纪念英烈。

  默哀后,谢子长站在队伍前发表讲话说:他们都是党的好儿女,人民的好战士。他们是为革命牺牲的。今后革命胜利了,我们绝不能忘了他们。

  “咱们的一员猛将”

  强世清,1912年3月出生于陕西省安定县(今子长县)强家湾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高高的个头,身体粗壮,脸膛红里透黑,两道剑眉很浓,讲起话来嗓门洪亮,性子有点“野”,乡亲邻里称他“犟牛”,以不畏强暴、敢于反抗著称。

  1926年,谢子长在家乡安定县组织和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点燃了武装斗争之火。1927年10月,根据党的指示,谢子长、唐澍等人发动了著名的清涧武装起义,打出了“西北工农革命军”的旗帜。加上刘志丹等人领导的另一支革命武装,陕北人民斗争的烽火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同年,深受革命思想影响的强世清投身革命,参加了镇压豪绅恶霸和抗捐抗税斗争。1930年初,他随谢子长到宁夏开展兵运工作,经谢子长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1年9月,中国红军晋西游击队西渡黄河转战陕甘,来到安定县。19岁的强世清喜出望外,约集一批热血青年参加了游击队,成为晋西游击队到陕北后最早参军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人为强龙光)。此后,游击队迅速发展,很快达到了近百人的规模。

  10月6日,当晋西游击队转战到安定西区营盘山一带时,同陕北军阀井岳秀部的两个连遭遇。敌人依仗优势兵力,抢先占领营盘山高地,布阵作战。游击队当时只有几十人,面临着被包围的险境。游击队领导人阎红彦决定由强世清等12人组成突击队,绕道敌右侧攻上山头,打开突破口。

  强世清等摸到敌人背后,突然猛烈射击,并机智地大喊:“三班、五班”“三排从右边打”。敌军在慌乱中弄不清红军到底有多少人,吓得纷纷夺路逃窜。强世清等12勇士果断冲进敌指挥部,打伤敌营长,夺取制高点,游击队趁势发起猛攻,打死打伤敌数十人,夺得长短枪几十支,并在敌人重新集结后迅速脱离战场,转移到杨儿山。

  10月中旬,游击队转战到玉家湾地区,又消灭敌人一个骑兵排,缴获30余支枪、30匹马。在这次战斗中,强世清再次作为突击队员带队冲锋,表现很出色。战斗结束后,阎红彦、吴岱峰等游击队领导夸赞强世清“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咱们的一员猛将”。

  10月底,晋西游击队到达陕甘边的正宁县三甲塬,同刘志丹带领的革命武装会合。1932年1月,会合后的两支部队改编为“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总指挥谢子长,副总指挥刘志丹,参谋长杨重远。1932年2月12日,根据中共陕西省委指示,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总指挥谢子长,政委李杰夫,参谋长杨重远。

  由于作战勇猛、表现出色,强龙光被任命为骑兵大队长,强世清任骑兵大队中队长。不久,强世清率领部队参加了职田镇、阳坡头、清水塬、土桥塬、照金、窑镇等战斗。

  1933年1月,在照金革命根据地红二十六军庙湾战斗后任红二团骑兵连连长。2月,党组织派强世清重返陕北,以安定县为基础,再组建一支武装力量,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

  “我们眼下只有六个人,就把他们吓成这个熊样”

  1933年2月的一天,安定县城内党组织通知强世清:积极反共、作恶多端的国民党安定县长只带一个随从,从安定城内骑马到瓦窑堡去,要强世清设法除掉这个祸害。强世清认为,干掉敌县长,有利于鼓舞群众革命斗志,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扩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遂和毕维周等商量,在安定和瓦窑堡之间的栾家坪打伏击。

  强世清、毕维舟和两名游击队员,化装成老百姓隐蔽在村外路旁的一座庙里等候。中午时分,敌县长骑着大马,腰里别着手枪,大摇大摆地通过栾家坪。他的勤务兵背着驳壳枪和步枪,骑着马,紧跟在后面。出镇不远就是结着厚冰的秀延河,上面用圆木和高粱秆子搭了便桥。敌县长刚一踏上桥心,隐蔽在土堆后面的强世清即从长袍里拔出枪瞄准。一声枪响后,敌县长一个倒栽葱跌落到桥下冰上,勤务兵弃枪向瓦窑堡逃跑了。

  强世清等把敌县长尸体塞进冰窟窿里,背着缴获的长短枪,迅速撤回山上。驻防瓦窑堡的敌人闻讯派一个连赶到现场时,早已不见强世清等人的踪影,只得强迫老百姓破冰捞尸,把他们的“县太爷”抬回去治丧。

  红军打死敌县长的消息不翼而飞,很快传遍陕北的沟沟峁峁,广大群众拍手称快。各县敌县长心惊胆战,陕北“土皇帝”井岳秀更是大惊失色,出告示悬赏千元捉拿“凶手”。折腾了几十天,一无所获。强世清听到消息对群众说道:“我们眼下只有6个人,就把他们吓成这个熊样!”

  随着强世清、毕维舟积极活动,游击队的规模日益扩大,贫苦群众纷纷前来加入。4月初,中共陕北特委在马圈坪召开会议,正式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陕北第一支队,任命强世清为支队长,李成荣为支队政委。第二天,一面画有镰刀斧头、写着“中国工农红军陕北第一支队”的鲜红大旗,在马圈坪树起,迎风招展。

  红一支队在陕北特委的领导下,一方面加强武装斗争,打击反动民团,牵制敌人,配合红二十六军作战;一方面广泛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人民政权。在不长的时间内,就形成了以安定李家岔为中心的一块红色根据地,受到人民群众的爱戴。

  1933年8月,强世清率队南下作战,先后打击了老庄、凉水湾的反动民团,到达南梁瓦子川时,与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配合,全歼了旬邑张洪镇的民团,活捉了伪县长、县党部书记长等20余人。此战受到刘志丹、王世泰等上级领导的高度评价。

  1933年10月,强世清又率队参加了奇袭合水城的战斗。此战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和物资,敌县长和全县逃进城里的十几个大地主悉数就擒,还救出被敌人押在监狱的党员、干部和革命群众80余人,为建立以南梁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开展庆阳、合水等地区的游击战争奠定了基础。

  在南梁整训期间,游击队的武器装备得到补充,又加强了惠泽仁、魏武等领导力量,很快发展到100多人,战斗力得到提高。

  “领着大伙跟反动派拼到底”

  1933年10月下旬,根据中共安定县委通知,强世清率红一支队主力返回陕北,开辟游击区,先后惩办了多名反动分子,群众拍手称快。1933年11月5日到达安定县城后,强世清率部对驻扎在枣树坪的井岳秀部的一个正规连发起进攻。在战斗中,强世清腿部和胳膊受了重伤,由其弟强世光背到拐刺沟红军战士王志明家养伤,组织上派强世光负责护理。

  自队伍成立以来,强世清就视每个战士如同亲兄弟:对年纪比他大的,他称哥哥,对年纪比他小的,他叫弟弟。行军爬山时,他主动帮体弱的战士扛枪背粮;对打仗负伤的同志,他总是想法派人送到安全地方养伤。战士们对他十分敬重和佩服,可很少有人称他“队长”,都亲切地喊“老强”,或叫“世清哥”。

  强世清虽为军事干部,但特别注意思想政治工作,常教育部队要克服农民的散漫习气,不能拿老乡的东西。每次战斗一打响,他总把驳壳枪一扬,大喊一声“弟兄们跟我来”,就冲在最前面。战士们提意见说:“老强,你是咱们的领头人,不要亲自往前冲,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他笑笑说:“你们的情我老强领了。我的命和你们的命一样,都是父母生的,枪打到谁身上,也照样爬不起来。咱共产党红军的干部和国民党的官不一样,白军打起仗来,指挥官都在后边,叫士兵先送死,所以常打败仗;我们的军队,干部往上一冲,战士自然就跟上来了,所以打胜仗多,打败仗少。”

  强世清负伤离队,不仅让干部战士牵肠挂肚,也让方圆几十里的群众十分焦急。他住在拐刺沟时,附近村庄的群众争先恐后地给他送饭,有的拿几个鸡蛋,有的带一把红枣、小米,安慰他好好养伤。还没等到群众送来慰问品,他就让弟弟婉言回绝。群众只好偷偷将慰问品放在院门口后悄悄离去。

  当时的医疗条件很差,加上敌人封锁,药品十分紧缺,于是有个姓惠的郎中,冒着风险上山挖草药为他治疗。强世清十分感动,他对乡亲们说:“等我的伤好了,一定要领着大伙跟反动派拼到底!”

  “红军是杀不完的”

  1933年初冬,驻在安定县的国民党军队和当地民团互相勾结,对红军和革命群众发动疯狂的“围剿”。在强世清养伤期间,红一支队又与尾随的敌人连续打了几仗,不少同志英勇牺牲。强世清心急如焚,不等伤愈,就在北区石子沟召开会议,讨论下一步部署。经研究决定,为了保存这支武装力量,红一支队暂时撤离安定地区,分散成几股,到延川、延长、佳县、吴堡等地区开展游击斗争。强世清由其弟强世光照顾,转移到王家新庄养伤。

  由于叛徒告密,强世清隐蔽养伤的地方被敌人发现。当时,强世清右臂带伤,他用左手射击,和敌人顽强战斗。由于敌众我寡,强世清、强世光兄弟不幸被捕。

  敌安定县长刘培仁等反动头目,以为抓到强世清,就可以消灭陕北红军和中共安定地下党组织。他们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他们派来医生,给强世清疗伤,妄图“感化”强世清。刘培仁还假惺惺地对强世清进行“探望”,希望他能“悔过”,被强世清骂了出去。

  敌人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刘培仁出面办了一桌丰盛的宴席,请强世清喝酒,并保证说,只要强世清“把红军和党员的名单交出,可以给一条生路,还给个大官当”。强世清大声说道:“我当红军的目的,是推翻你们的反动政权,不是为当官。”说罢端起桌上的碗,砸向敌人。

  眼见强世清“不识抬举”,刘培仁恼羞成怒,立即对强世清严刑拷打,并亲自出庭审问。

  强世清虽然遍体鳞伤,但始终坚贞不屈,展示出一名共产党员的高尚气节。敌县长只好把强世清关进监狱。

  被关在同一监狱的还有安定县西区党的支部书记刘存元和谢福成、谢绍斌等党员。强世清入狱后,把狱中党员、红军战士、干部和群众都组织起来,宣讲革命道理,采取各种办法和敌人斗争。

  1934年1月,谢子长回到安定,知道强世清被捕入狱的消息,十分着急。他说:“强世清是不怕苦、不怕死的英雄汉子。要想办法营救出来。派人探监时告诉他,就说我回来了。”当时,党组织利用关系进城探监时,强世清说:“请转告子长,现在没有力量能救我,不要为我再作不必要的牺牲,我已做好为革命献身的准备,请党放心,我绝不会给党丢脸。”

  1934年2月19日,正月初六,安定城内戒备森严,敌人派重兵把守城门,严禁出入。一队荷枪实弹的军警在安定县长刘培仁的指挥下,把强世清、强世光和红一支队分队队长张增荣押赴刑场。强世清和两位战友镇定地跨出牢门,英勇就义。一路上三人齐声高呼:“红军是杀不完的。”目睹三位烈士壮烈牺牲的群众,无不潸然泪下。

  1933年夏天到冬天,是西北革命历史上最艰难困苦的时刻,西北陷于白色恐怖之中。但是西北共产党人没有被吓到,他们抹干了身上的血迹,掩埋了同伴的尸体,继续战斗,终于渡过了难关,迎来了1934年的大发展。

  (作者单位:长沙税务干部学院)

(责编:曹淼、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