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朱德诗词中的兰

彭祥津

2019年05月10日08:14    来源:学习时报

原标题:朱德诗词中的兰

  兰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与“梅、竹、菊”合称“四君子”。《说文解字注》记载:“兰,香艸也。〈易〉曰:‘其臭如兰。’〈左传〉曰:‘兰有国香。’”因兰有松之朴实,竹之坚韧,梅之高洁,自古以来就颇受人们的推崇和钟爱。朱德爱兰,世人皆知。他不仅热衷于采兰、育兰、品兰,更是写下大量咏兰的诗词,将自己的情感和志向投射在润物无声、坚贞如一的兰上。
  浅淡梳妆原国色,清芳谁得胜兰花
  青年时期的朱德从四川到云南陆军讲武堂报考时,沿途采了两株兰花随身携带,从此与兰结下不解之缘。新中国成立后,与兰志趣相投的他,多次在诗词中寄托对兰花的爱惜之情。《游越秀公园》:“越秀公园花木林,百花齐放各争春。唯有兰花香正好,一时名贵五羊城”;《咏兰》:“幽兰奕奕待冬开,绿叶青葱映画台。初放红英珠露坠,香盈十步出庭来”;《咏兰展》:“幽兰新展新都市,人人交口赞国香”;《鹦鹉曲》:“赠送数种到北京,转运遍国中去。看来朝香满中华,成果灿烂花处处”,这些诗句直抒胸臆,不事修饰,明白如话,朗朗上口,用百花齐放、争妍斗艳、万物复苏的盎然春色,衬托兰香的恰如其分和润物无声,以期芳兰吐蕊香满正华。《春兰》:“浅淡梳妆原国色,清芳谁得胜兰花”;《鹦鹉曲·石笋峰采兰》:“若得供献作国香,不朽芳名留处处”,以花喻人,以人寓花,将思想性与艺术性巧妙结合,展现诗人兴致所在、情感所倚、志向所存。《和陈奇涵同志〈咏兰〉》:“井冈山上产幽兰,乔木林中共草蟠”;《七绝》:“尖峰岭上产幽兰,古木林中朽树边”;《鹦鹉曲》:“松竹友朋常照映,同受雾云风雨”;《咏兰展》:“幽兰吐秀乔林下,仍自盘根众草旁。纵使无人见欣赏,依然得地自合芳”,纵使萧艾杂处、盘根虬错,饱经雨打风吹、云笼雾锁,兰也从未堕其志。洁身自好,正是兰矢志不渝、坚贞如一品质的体现。朱德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滋养下,自青年时期就立下了“祖国安危人有责,冲天壮志付飞鹏”的宏图壮志,虽历经风雨却从未改变“供献作国香”的初心使命。“气若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对幽兰“吐秀乔林下”“得地自合芳”的高度认同,即是朱德顾全大局、荣辱不惊、坦荡做人的真实写照。
  漫道林深知遇少,寻芳万里几回看
  冯京第《兰易》云:“喜聚族而畏离母,凡兰之分不得已也。”丛生之兰,成为朱德与革命战友以及各界友人之间真挚感情的见证。1962年春,朱德重游阔别多年的井冈山,在山林深处采得兰花一株。随行的陈奇涵将军即兴赋诗:“祖香隐长在深幽,清香吐芳自风流。三三幸会逢知遇,淑人君子美胜收。”朱德随即唱和:“井冈山上产幽兰,乔木林中共草蟠。漫道林深知遇少,寻芳万里几回看。”深林草蟠中的幽兰难以被人发现,但人们不会因此忘记那一抹淡淡的芬芳。面对崭新的世界,诗人在诗词中亦赋予了兰花新的内涵,万里寻香是诗人对革命战友的追忆和思念,也是在负重前行后对初心与使命的回望与坚守。朱德早年深受杜诗忧国忧民的情感影响,立下了“独抱杞人安社稷,矢心为国睹升平”的人生理想。他曾多次到访杜甫草堂,结下一段“赠兰之谊”。《工部草堂祠》:“工部草堂祠,梅竹菊皆有。近日种幽兰,名园香更久”;《草堂春兴》:“幽兰出谷弱袅袅,移到草堂愿折腰。漫道芳姿不解意,陪同工部发新条”,对幽兰进行的拟人化处理,赋予了其风姿绰约的形象和善解人意的品性,仿佛一名含情脉脉的少女,和梅、竹、菊一同营造草堂的盎然生机,与杜甫名传千古、代代流芳的君子精神相得益彰。朱德常常以兰会友,他曾为纪念 园老人刘文嘉艺菊三十周年,以秋兰两盆见贶。刘老极富盛名,抗日战争时期为避免汉奸日寇纠缠胁迫,效仿陶渊明自辟菊园,取“洁身自好,闭门啸傲”之意。朱德在赠诗中写道:“刘老 园祝国光,卅年种菊永留香。精研善养奇葩好,承旧启新世泽长。全力栽培传代久,不辞辛劳为人忙。京都老少来欣赏,敬赠幽兰配北堂。”刘老亦依原韵和之,并填写《满庭芳》一阕奉谢,一时传为佳话。
  若得供献作国香,不朽芳名留处处
  根据祖国建设的需要,朱德的诗词逐渐由表达情感、阐发思想的工具,延伸为表现新社会、新生活的载体,语言更加朴实无华,浅显易懂。朱德好采兰,福建武夷山、广东鼎湖山、云南西山、四川青城山、江西庐山都留下过他亲自探索的足迹。《赋咏兰》:“仙人洞下产兰花,觅得还依小道家。采上新名三五棵,洞前小憩看红霞”;《由渝赴蓉途中(其七)》:“寻得隆昌素,名地产名兰”;《龙华苗圃》:“幽兰特出多新品,培养国香样样全”,这些诗句里既有诗人观赏兰花的欣喜,也有亲自采集兰花时的劳动喜悦,尽显劳动人民的本色,表明朱德来源于人民之中,时时刻刻都是劳动人民中的一员。同时,朱德在采兰、育兰的过程中,加强了同广大劳动人民的联系,同他们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坚定了为人民写作的信念。朱德每有闲暇,就要同各地的园艺工作者切磋兰艺,将他们视若知己,多次赠送名种兰花和栽培书籍,促进各地区间兰花的调剂、繁衍与推广,以期兰花“逐步走入寻常百姓家”。《鹤荫曲》:“求佳种‘奋战’四天,果然满载归去。闻捷报喜煞大家,寄京都分栽百处”;《鹦鹉曲》:“五福渔村春时住,善养兰花老工父。收集蜀南数百盆,每日栉风沐雨”;《咏兰展》:“幽兰新展新都市,人人交口赞国香”;《七绝》:“多费专家勤采掇,新种移出任人观”;《杭州杂咏》:“春日学栽兰,大家都喜欢。诸君亲动手,每人栽三盆”,这些诗句并未经过精雕细镂,而是以朴素明朗、平易晓畅,饶有趣味的语言来描写表现题材,真实还原所见所感,通过对劳动者由衷的赞美,鼓舞了他们参与国家建设,丰富精神文化生活的积极性与主动性。

(责编:曹淼、万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