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一本泛黄回忆录 一段惊心动魄岁月——任作民狱中斗争经历

2019年07月11日09:12    来源:湖南日报

原标题:一本泛黄回忆录 一段惊心动魄岁月

任作民《一九三二年冬到一九三七年冬五年来经过的回忆录》,现存于湖南省档案馆。湖南省档案馆 供图

“我于二月二十七日九时被捕……和平说服不见成效后,即用苛刑,我晕死过去……”

“给我们的下马威是每人一副七斤以上的大脚镣和一双手铐,吃饭大小便的自由一概剥夺净尽……”

这是任作民《一九三二年冬到一九三七年冬五年来经过的回忆录》中的内容。

1933年2月27日,由于叛徒出卖,时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任作民在济南被捕。在近5年的监狱生涯中,受尽严刑拷打,始终顽强不屈,并且组织难友进行狱中斗争,把监狱变成革命者的休养所和学校,“引起当局极大恐慌”。 1937年11月,被营救出狱后不到一个月,任作民就写下回忆录,详尽记录了狱中斗争岁月。

这本珍贵的回忆录现今保存在湖南省档案馆。省档案馆编研展览部调研员黄加来认为,这份回忆录,应当是任作民出狱后给党的一个汇报。

回忆录所用纸张是泛黄的手工宣纸,封面边缘有些破损,书口下方印有红色字体“翰香斋印”字样。回忆录一共20多页,约5000字,手书的繁体小楷,写在红色竖格纸上,墨迹清晰,字体疏朗。

翻开这本薄薄的小册子,一段惊心动魄的岁月,呈现在眼前。

两度入狱,7年身系监狱,“置生死于度外”

任作民出生于湖南湘阴县(今汨罗市)。1922年初,他与堂弟任弼时一起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上海、河南、山东、湖南等地,担任地下党的领导工作。他一生“革命20年,只为党工作了13年,7年身系监狱”。

1933年被捕,是任作民二度被捕入狱。1928年,任作民担任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长时不幸被捕,入狱两年多,遍尝酷刑,却始终未暴露真正的身份。

第二次被捕是由于叛徒的出卖。任作民在回忆录中详细记载了被捕的情形:“我于二月二十七日九时被捕,当时身上搜出政治报告大纲一份,鲁东巡视报告一份,狱中同志信件一封……”由于所携带的文件,任作民身份也暴露了。

国民党自然不会放过这位中共高级干部。

回忆录中写道:“和平说服不见成效后,即用苛刑,我晕死过去,数次后终止审讯……他们对我的要求为:山东工作情状、工作计划,其他机关,其他工作人员、住址,以‘顺则作友,隐瞒则死’相威逼利诱。”

审讯时,国民党威胁他:“今日你说也罢,不说也罢,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横竖免不掉一死!”任作民则“始终守口‘初到济南才七八日,一切不知道’,置生死于度外。”

狱中生活也是苦不堪言。任作民“被押在洗字第二号中,不到八尺方的栅栏中,要挤九个人,简直坐立都不可能”。尤其是任作民组织大家争取通信、接见的自由,要求改善饭食、增加洗澡次数,“被指为‘捣乱的指挥者’, 加双镣,戴手铐,手被铐七日,戴双镣二十日以上,天气渐热,困苦不堪。”

任作民用乐观主义精神来对抗酷刑和严苛的环境。回忆录中,他用幽默的口吻写道:“五日以后,手铐才去掉,脚镣就成了以后数年的长期伴侣。”他在狱中办起短期培训班,向难友宣传国内外形势、农民运动、工人运动等,用欣慰的笔调写道:“参加的在二十人以上,成绩很不错。”

“那种共产党人的信念,简直是坚不可摧!”7月初,记者在省档案馆采访时,黄加来印象最深的,就是任作民在那种严酷环境下体现出来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组织绝食抗争获胜,“第一监狱有史以来的创举”

身在监狱中,任作民也并未停止工作。他的回忆录中,记录得最多的,就是如何组织难友开展斗争的情形。

1934年除夕,中国人最为重要的传统佳节,任作民等难友“要求去镣,接见、通信自由,看书报,改良伙食等”,这些最基本的人权诉求,却导致“十多个狱友被殴辱”。所方派来武装保安队20余人,拿着麻绳鞭子,到院子里将他们痛打一顿,打得犯人周身红肿,痛哭喊叫。

任作民组织难友开展绝食斗争。绝食第3天,敌人派人来劝食,个别人有些动摇。任作民对刘庆珊说,告诉大家:“绝食斗争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刘庆珊把任作民的意见“打电话”转达给其他号难友,难友们坚决拥护。看守人员送来的饭和水,大家原封不动地推往一边,不管敌人如何引诱,坚持滴水不进、粒米不吃。

绝食本就是一种韧性战斗,到了第三、第四天的时候,很容易全身无力、头昏眼花,任作民等少数有绝食斗争经验的同志,告诉难友们多躺下休息,减少体力消耗,并天天给大家做思想工作,要求培养锻炼自己的坚强毅力,相信坚持就是胜利。

绝食斗争头几天,所方的态度很强硬,甚至以送军法处、省党部相威胁,到了第五天,所方表示所提条件除开镣要请示上级外,其余全部接受。复食后3天,还给送来稀饭、面条、鸡蛋,体弱者给牛奶。

任作民在回忆录中写到这一段,笔触欣然: “胜利的解决——所长被革职,保证再不发生殴辱事件,接见、通信、改善伙食等均办到。”

此后,为争取狱中权利,任作民又组织了几次绝食斗争,均获胜利。

任作民总结道:“此次风潮乃第一监狱有史以来的创举。政治犯二百余人相继加入,并影响普通犯也参加斗争,引起当局极大恐慌。”

黄加来感叹:“在监狱那种艰苦的条件下,他还能把党的工作做到这个程度,可以说是相当有能力!”

可惜的是,长期的铁窗生涯,严重摧毁了任作民的身体。1942年,任作民在延安去世,年仅43岁。

病危时,他曾喃喃说道,我相信能活到60岁,再为党工作20年。

可惜的是,这一愿望未能实现。

这位眉目清澈、温润如玉的男子,其一生胸怀信念行走在烈火和刀尖上,始终无惧。正如他的墓志铭:“作民同志为党奋斗二十年如一日,临难不苟,大义凛然,入殓时全身烙刑伤痕宛然,布尔什维克气节与世长存。”(记者 苏莉 通讯员 钟竹君)

(责编:王珂园、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