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毛泽东诗词中的古往今来

汪建新

2019年07月19日08:17    来源:学习时报

原标题:毛泽东诗词中的古往今来

  1963年12月,由毛泽东亲自编定的《毛主席诗词》出版,山东大学教授高亨填词《水调歌头》予以点评,“掌上千秋史”一句高度凝练了这本诗集的历史蕴涵。毛泽东诗词纵览天下风云,俯瞰历史兴衰,感受时光飞逝,把握时代潮流,反映了毛泽东的历史观和人生观,浸透着历史智慧,洋溢着壮志豪情。
  纵览:一从大地起风雷
  毛泽东在抚今追昔、抒发感慨时,虽是寥寥数语,却包含无穷历史意蕴。“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馀子”,著名人物出现至今已有500年,当今权贵却平庸无能,他要“粪土当年万户侯”。“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在反“围剿”的炮火硝烟中,他想起洪荒时代共工头触不周山的神话。“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他在品味自然风物时,遥想起娥皇女英痛悼舜帝投江而成湘妃的远古传说。“往事越千年”,畅游北戴河时,他与曹操进行心灵对话。“阅尽人间春色”“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面对巍巍昆仑,他回溯风云诡谲的社会发展史。“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评论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他联想到正邪交锋的漫长历史。
  毛泽东在“湘江北去”“茫茫九派流中国”的似水流年中回望历史。他在“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天生一个仙人洞”的自然演化中把握历史。他在“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的季节更替中感触历史。《贺新郎·读史》区区115个字,纵论中国历史,风骨雄健。红军长征波澜壮阔,《七律·长征》仅用56个字,是一篇气吞山河的英雄史诗。毛泽东叙述历史的春秋笔法,恰如刘勰《文心雕龙》所说“思接千载”,把历史长河写得律动跳跃,灵动传神,凸显出大国气派和伟人气度。
  评点:有多少风流人物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沁园春·雪》以“惜”字为统领,列举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和成吉思汗,他们只有武功,却不善文治。毛泽东曾因“百代多行秦政法”而“劝君少骂秦始皇”,但他坚信“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封建帝王终归是过眼云烟。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后,毛泽东一反古代兵书“穷寇勿追”之说,反思项羽兵败自刎的沉痛教训,号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誓将革命进行到底。“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毛泽东对遭谗去职、愤然投江的屈原充满敬仰。“孤鸿铩羽悲鸣镝,万马齐喑叫一声”,他对敢于直谏的“中唐俊伟”刘蕡大加赞赏。“贾生才调世无伦”“少年倜傥廊庙才”,毛泽东既肯定贾谊“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的经国伟略,又对他“梁王堕马寻常事,何用哀伤付一生”的迂腐至极而深感惋惜。
  柳亚子曾赞扬毛泽东“推翻历史三千载,自铸雄奇瑰丽词”。毛泽东评价古人,从不人云亦云,多有独到创见,闪耀着历史唯物主义的理性光辉。“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曹操一直被贬为“旷世奸雄”,毛泽东却认为他“这个人很了不起”,“曹操的诗,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是真男子,大手笔”,极力主张为他翻案。“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他推翻定论,重评历史,颂扬“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认为起义英雄是创造历史的真正“风流人物”。
  对比:天翻地覆慨而慷
  “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五月七日,民国奇耻”“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遍地哀鸿满城血”“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近代中国,中华民族苦难深重。毛泽东胸怀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宏大抱负,“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他始终以理想中的“新天”为参照,去审视历史,去解读现实,去评判世界,并由此而引发或褒或贬的情感态度。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革命战争的洗礼,使根据地的河山变得更加壮美。“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南京解放预示着中国革命胜利在望。“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颜斶齐王各命前,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纪新元”“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新中国的横空出世,使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江山如画,古代曾云海绿。”斗转星移,历史在前进,中国在发展,“年年后浪推前浪,江草江花处处鲜”。“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血吸虫病曾经横行肆虐,毛泽东感情抑郁,语气哽咽。“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战天斗地,驱逐瘟神。“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如火如荼。“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毛泽东为此欢欣鼓舞,而“神女应无恙”也势必“当惊世界殊”。他“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喜看“旧貌变新颜”“人间变了,似天渊翻覆”,毛泽东“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感慨万千,诗思泉涌。
  毛泽东重视社会的变迁,也关注人的成长变化。“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毛泽东对作家丁玲奔赴前线、体验战斗生活高度赞赏。“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毛泽东为一代新人在成长而深感欣慰。霓虹灯下的哨兵“为人民,几十年。拒腐蚀,永不沾”,他欣然写下《杂言诗·八连颂》。
  惜时:人生易老天难老
  毛泽东诗词是中国革命和建设历程的壮丽画卷,是他的人生足迹和心路历程的生动写照。毛泽东一生都在研读历史、评说历史、借鉴历史,他也在用奋斗人生体验历史、感悟历史、改写历史、创造历史。他的每首作品,都有鲜明的时间印迹。“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早已森严壁垒”“当年鏖战急”“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久有凌云志”“又来南国踏芳枝”,毛泽东对人生岁月的感知细腻精到,呈现出一种激越、坚毅、豪迈、务实的人格精神。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历史在时间长河中流淌。“别梦依稀咒逝川”,一个“咒”字,道出了毛泽东对时光飞逝的极度敏感。“三十一年还旧国”“卅年仍到赫曦台”“故园三十二年前”“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弹指三十八年”,他时常有岁月如梭之感。毛泽东有过“莫叹韶华容易逝”“踏遍青山人未老”的慷慨激越,但时间无涯,人生有涯,也不免使他形成“人生易老天难老”的生命意识。“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毛泽东从未因人生短暂而消极悲观,他“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挑战性格促使他不断升腾起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表现出强烈的“及时”意念。“雪里行军情更迫”“直指武夷山下”“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快马加鞭未下鞍”“跃上葱茏四百旋”“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飞上南天奇岳”,这些诗句把毛泽东的时不我待的急切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他有“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乱云飞渡仍从容”的战略定力,但在具体行动上又异常迅速果敢,雷厉风行。
  “永诀从今始”“今朝霜重东门路”“今日向何方”“今日长缨在手”“萧瑟秋风今又是”“今日得宽馀”“今日欢呼孙大圣”“君今不幸离人世”,毛泽东特别注重对“今”的把握,使“今”成为毛泽东诗词中的高频词之一。“鲲鹏击浪从兹始”“挥手从兹去”“而今迈步从头越”“而今我谓昆仑”,只有抓住现在,才能拥有未来,必须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去从事伟大的斗争与实践。毛泽东这样激励自己,也这样激励后人。

(责编:曹淼、秦华)
相关专题
· 汪建新专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