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上甘岭战役:将敌人打回谈判桌前

吕少德 张世贵

2019年09月09日08:17    来源:学习时报

原标题:上甘岭战役:将敌人打回谈判桌前

1952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正处于相持阶段,停战谈判已进行一年有余,美国为增加谈判筹码,企图在战场对我发动新的攻势,妄想以战场上的胜利迫使我同意其在谈判中的无理要求。10月8日,美方代表单方面宣布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并叫嚣:“让大炮和炸弹和你们辩论吧!”14日,美国纠集的“联合国军”对我15军45师驻防的五圣山前沿阵地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发动突然进攻,展开了所谓“金化攻势”。五圣山位于三八线以北约30公里,是朝鲜中部的绝对制高点,如果失守,我方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背后有一个村庄叫上甘岭,因此我方称这场战役为“上甘岭战役”。

指挥“联合国军”的主将范弗里特原计划在5天之内、以200人伤亡的代价拿下这两个高地,但是经过43天惨烈的战斗,“联合国军”投入60000余兵力、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炸弹5000余枚、付出25000余人伤亡的代价,仍然寸土未得。上甘岭战役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士气,此后,敌再未发动营以上攻势。这一战,打出了我国威军威,奠定了朝鲜南北疆界,将敌人打回到谈判桌前,加速了朝鲜停战谈判的进程。

“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坑道战术。10月14日凌晨,敌出动300多门火炮、27辆坦克,以每秒6发的火力密度对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阵地进行火力准备,随后,以7个营的兵力发动猛攻。然而,敌未料到在经过持续一小时的密集炮火轰炸之后,仍有大量志愿军“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对进犯之敌迎头痛击。当日,敌对我两个阵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炸弹500余枚,我表面工事全被摧毁,半数表面阵地失守,我军退守坑道。当日晚间,我军依托坑道组织反击,将阵地悉数夺回。此后7天,我军以寡敌众,在敌优势火力下,与敌展开激烈的拉锯战,以伤亡3500余人的代价,歼敌7000余人,顶住了敌军的疯狂进攻。

在如此猛烈的敌军炮火打击下能取得这样的战果,与我军灵活运用坑道战术密不可分。在上甘岭战役爆发前,为贯彻毛泽东提出的“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作战方针,按照上级部署,我军在上甘岭阵地反斜面(即敌进攻山体的背面)构筑起“能防、能攻、能机动、能生活”的完整的坑道体系。每条坑道有两个以上出口,坑道洞内宽1.2米、高1.7米、顶厚30米以上。这种建在反斜面的坚固的坑道工事,充分利用各种火炮的射击死角和自然山体作掩护,有效削弱了敌炮火优势,使我有生力量在敌猛烈炮火的攻击下能得以最大限度保存。因此,当敌炮火延伸、步兵冲锋时,我坑道部队即可迅速冲出,发挥我军近战优势,与敌步兵展开搏斗。

10月20日,经过激烈战斗,敌军占领我大部分表面阵地,我军由于伤亡过重,无力反击,遂退守坑道,由此,战役进入坑道作战阶段。此后,我坑道部队广泛开展群众性冷枪冷炮运动,从坑道内不断派出小股部队主动出击,破坏敌人修筑的工事,“零敲碎打收拾敌人”,以较少的代价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使敌人日夜惶恐不安,无法稳固占领表面阵地。仅在坑道作战前十天里,各坑道就组织小股部队主动出击158次、歼敌2000余人,将敌人拖在坑道上方的表面阵地无法前进一步,为我后方部队准备大反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不仅本身战术俏皮,同步兵的协调也十分默契”。在上甘岭战役中,我炮兵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针对我方火力较弱、步兵冲击路程较远等劣势,志愿军在常规步炮协同战术的基础上,灵活运用假火力准备、假冲击、炮火假转移等战术,使我炮火威力倍增,对敌造成有效杀伤。

在战役前7天的拉锯战中,炮兵与步兵协同作战,防守时炮兵组成多道火力拦阻线协助步兵袭击集结、冲击、增援之敌,反击时步兵紧跟炮兵弹幕前进,猛烈的炮火支援有效杀伤敌有生力量,摧毁敌步兵工事和炮兵阵地,有力配合了我军防守与反击。

在坑道作战阶段,我炮兵各部分工负责保障各坑道口的安全,随时响应步兵呼叫给予火力支援,破坏封锁我坑道口的敌据点工事,掩护我小股部队出击歼敌,集中射击表面阵地上的敌军,“以准确而猛烈的炮火支援,有效地保护了坑道口的安全,给了占领表面阵地之敌以大量杀伤,对取得坑道作战的胜利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0月30日22时,我军集中各炮群以排山倒海之势展开大反击,开始了我志愿军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炮战。5分钟炮火急袭后,炮火延伸,我步兵佯攻,此时敌军从残破的工事中爬出,抢修工事,展开队形,等待我步兵冲击。然而我步兵并未冲击,炮火却杀了个回马枪,对已经展开的敌军再次进行了10分钟炮火急袭。如此反复数次,直接给敌军造成重大伤亡,摧毁敌工事70%以上,为我步兵冲击扫清了障碍,使步兵得以较为顺利地夺回阵地。此后的反击和巩固战斗中,我炮兵以灵活的战术和强大的火力配合步兵作战,“步炮协同愈打愈密切,战斗伤亡亦逐渐减少”。到11月25日,我已恢复所有阵地,而敌再无力发动进攻,上甘岭战役胜利结束。

上甘岭战役中,我炮兵投入轻重火炮总计500多门,发射炮弹40多万发,炮火毙伤敌军12800余人,对战役胜利起到重要作用。第15军军长秦基伟总结战役时说:“凡参战部队炮兵均组织得较好,快、准、狠,不仅本身战术俏皮,同步兵的协调也十分默契。步兵部队上下都感到满意。”

“坚信我们一定胜利”的战斗精神。我军在敌火力、兵力、后勤等全方位绝对优势的碾压下,在区区3.8平方公里的两个小山头激战43天,寸土未失。背后支撑我军胜利的最强大的力量,正是那无与伦比的战斗精神。

在战斗中,我志愿军官兵从上到下都充满着敢打敢拼、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45师师长崔建功说:“打剩一个连,我去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去当班长。”43天的激战中,我军涌现出无数令人震撼的战斗英雄。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在身负七处重伤、左腿被炸断的情况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用血肉之躯堵住敌人射击孔,为部队开辟冲锋道路;一级战斗英雄胡修道,孤身一人击退敌40余次进攻,歼敌280余人,自身却毫发无伤;一级战斗英雄孙占元,在被炸断双腿的情况下,用机枪消灭敌军80余人,弹药打光之后,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志愿军第15军战后编撰的战史资料记载:“上甘岭战役中,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舍身炸敌地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

在坑道作战阶段,由于敌人的封锁,我运输队很难及时将物资运进坑道。火线运输员往往要付出几条生命的代价才能运进一袋饼干、一壶水,运输线上撒满了被炸飞的慰问袋、萝卜、苹果、馒头,以及运输员的鲜血。整个战役中,运输人员伤亡达1700余人,占我军整个伤亡人数的14%。而在坑道中,官兵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坚守着坑道阵地。坑道内缺粮断水,有些坑道连续几日断水,只能喝尿维持生命。敌人用炮轰炸坑道口,用巨石堵塞坑道口,用毒气弹、硫黄往坑道里熏,用铁丝网缠成团堵塞通气口,从坑道顶部凿眼装炸药爆破等等,使我坑道部队处境雪上加霜。坑道里空间狭小,弥漫着硝烟味、硫黄味、血腥味、粪便味,让人窒息。恶劣的环境中缺医少药,许多伤员伤口无法得到处理,化脓溃烂,甚至牺牲在坑道中。在艰苦的环境中,官兵团结一心,以强大的战斗意志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坚守着。他们在感谢祖国人民慰问的回信中写道:“我们除了战斗以外,就是说笑和娱乐,谈着我们的胜利,谈着祖国的伟大,还唱着歌曲。我们的心情永远都是愉快的,丝毫没有因为被敌人封锁和破坏坑道口而感到恐惧,因为我们知道任务的重大,明确战斗的意义,坚信我们一定胜利!”

在上甘岭战役中,我志愿军以钢铁一般的战斗意志和钢铁一般的战斗精神,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击溃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向全世界庄严宣告:西方侵略者靠几门大炮就能使中国人民屈服的时代彻底结束了。

(责编:吴兆飞、任一林)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