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接管古都

2019年09月10日08:28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接管古都

1949年和平解放之后,北平这座凋敝、沉闷了多年的古城再次回到了政治中心。成千上万的干部汇聚而来,又步履不停,把这里改造成了“中国雄鸡”上的闪闪红星。

“是北平改变这些破衣烂衫的泥腿子,还是泥腿子们改变北平呢?”此种考验,对中共来说,虽然棘手,却并不是无准备之仗。

“干部都带到了北平”

1948年10月底,筹划着去解放区受训的滕藤(后任社科院副院长),突然得到通知,北平不久就要解放了,没有暴露的地下党员留下来迎接解放。喜讯如此生动,以至于他一直都记忆犹新,组织上说:“傅作义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夜间在卧室里啃火柴棍。”

地下电台通讯员方亭回忆,迎接解放的任务主要有这么几点:一是大力宣传当前的形势和我党的政策,大力争取群众了解。二是保留更多的知识分子、技术人员等有用人才。三是发动群众保存档案、文物、文件和物质财产。四是多方面了解情况,便于解放军进城后迅速建立革命秩序,可以顺利接管。

地下党还发动力量,将城里的袖珍地图都买光了。各种情报在西柏坡汇总,被编为四本《北平概况》,作为黄泥警校“一百单八将”的课本。

后来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刘涌回忆,早在1948年夏天,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就命他从各地遴选100名县团级以上干部,火速到西柏坡接受公安训练。训练班开始时,李克农又特意从北平地下党调来8名大学生,于是有了黄泥警校“一百单八将”的绰号。

训练班的课还没讲完,北平就被围了。围城当晚,训练班提前结业,和同样是提前结业的三千余名华北局党校“南下干部培训班”学员,一起组成了“燕山大队”,星夜北上,参与北平接管工作。

这些学员急行军时,中共北平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班子也定了:叶剑英出任北平军管会主任和北平市市长,彭真任市委书记,同样被毛泽东亲点的,还有北平市首任公安局局长谭政文。

为了党中央这个决定,李克农还生了一阵子闷气,他说:“你们要走一个谭政文,我已经是割爱了,还要我把为全国准备的干部都带到北平,别的城市怎么办?”可周恩来认为,北平不能有闪失,不仅把“一百单八将”都拨给了谭政文,还交代说:“你到北平的任务,就是把北平的治安搞得清清楚楚,迎接中央进城。”“一百单八将”后来成了北京市公安局的创业元老,其中还出了两任公安局局长。

七八千名接管干部聚到京郊的良乡后,叶剑英和彭真在一座大庙里对他们进行了集训。叶剑英明确告诉大家:“北平将来有可能成为新中国的首都,接管工作进行得如何,直接关系到我们共产党和解放军的声望,关系到其他尚待解放城市的接管。”

“一所人民的大学”

1948年8月中旬,清华大学地下党骨干王浒匆匆赶到河北泊镇永茂建筑公司。到了永茂建筑公司,就是到了中共晋察冀中央城市工作部(后更名为华北局城工部),那里的“老头儿”刘仁,领导着华北地下党的工作。

回忆这段往事,全国政协委员、原北京工业大学校长王浒不由感慨,“真没想到,这个地图上都没有的泊镇,竟然成了迎接解放的起点。”在这里,平津地区大中学校地下党骨干一百四十余人陆续参加了迎接解放的集训。

在这次奇特的集训中,王浒听了很多堂课,愣是不知道老师长什么样。

教室,其实是一个大院。院子里纵横拉着绳子,绳子上挂着白床单,把院子隔成像棋盘一样的“包厢”,每个单间里放一个方凳,凳上放盏小油灯,还有一个小马扎。王浒和几十名学生改头换面,头上扎着白羊肚手巾,嘴上戴着大口罩,被引进了“包厢”。一堂堂互相看不见的党课就这样开始了。

王浒这才知道,辽沈战役已经打响,按照当时传达的精神,不出5年,也就是1952年即可解放全中国。作为第二条战线上的地下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解放后建设新中国输送干部、准备人才。清华园里,每个教授身边都有几个学生或教师在暗中斡旋,教授们的思想动态被迅速传到泊镇,刘仁听说教授太太也跳起了大秧歌,当即开怀大笑。

1948年12月15日,当北平还是一座孤城,清华园就解放了。1949年1月10日,北平军管会文化接管委员会主任钱俊瑞到清华,宣布这里为“一所人民的大学”。在全国解放中,人民政府接管的第一个正规大学就是清华。

16日,周恩来在对民主人士的报告中,重申了中央对大学的政策,“大学要维持原状。如清华,有人要吴老(按:指吴玉章,当时任华北大学校长)搞,我的意见可由学生、教授主持校务,先维持下来再说。”

由于采取了“坚决改造,逐步实现”的方针,先于北平解放的各院校都实现了平稳过渡。

“终于从地下转到地上了”

解放军入城式的第二天(2月4日),刘仁决定召开地下党会师大会,开会地点在宣武门外国会街北大四院(现新华社)。当时北平所有的地下党员一共有3376人,由于会场容纳人数的限制,只有两千多人参加。

出于保密习惯,刚开会的时候,许多人还戴着大口罩或帽子,彼此看不清面孔。彭真、聂荣臻、叶剑英、薄一波、林彪等很多领导都讲了话,最让大家振奋的一句是,“今天,北平的地下党终于从地下转到地上了!”此话一出,全场沸腾,所有人都把帽子扔上了天,扔掉了口罩,彼此相认。很多人指着对方说“原来是你呀”,然后握手、拥抱。

彭真和李葆华把刘仁从后排请起来,彭真对大家说:“这就是多年来领导你们坚持地下斗争、富于白区工作经验的刘仁同志!”

“啊!”台下骚动起来。在城工部,大家亲切地称刘仁为“老头儿”,而绝大多数地下党员与这位“熟悉”的领导人素未谋面。

会师大会上还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即党的工厂、学校、机关支部全部向群众公开。这件现在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事,在当时却颇有些风险。

刚解放的北平社会秩序尚未完全稳定,国民党特务大部分潜伏起来,散兵游勇刚刚开始收容,同时,北平党的组织与上海等地的地下党组织还有许多联系,因此各工厂、学校党的组织一时还无法公开。稍有差池,很可能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北平市委对公开身份做了充分的铺垫,最后决定,在“七一”前公开所有党组织。6月28日,清华二校门贴出了当时全校187名党员及负责人名单,从此党结束了秘密工作状态。

公开过程中,为了将党“毫无顾忌地、坚决地、勇敢地放在太阳下,即千千万万群众监督之下了”,群众可以自由参加各支部的党员大会。

党组织的公开大大提高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至1949年底,共发展了新党员5860人。

(责编:吴兆飞、万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