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毛泽东重庆谈判在“三园”

朱军 王春山

2019年10月15日09:54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红岩春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重庆谈判是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两党就中国前途和命运进行的一次历史性谈判。毛泽东不顾个人安危,亲临重庆45天,除了常住红岩村,林园、特园、桂园也是其主要活动地。毛泽东在谈判期间开展了广泛的统战工作和社交活动,用行动昭告世人,中国共产党人是真诚谋求和平,真正代表了中国人民利益和愿望,真正为人民谋幸福的政党,展现了共产党领袖的崇高思想境界、坚定理想信念、巨大人格力量和浩然革命正气。

“弥天大勇”赴重庆,始末见证在林园

林园,位于重庆西郊歌乐山,原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侍从室第一处主任张治中为确保蒋介石、宋美龄住所安全,在歌乐山山洞双河桥、万家大坝一带修建的蒋宋郊外官邸。1939年11月建成后,蒋介石将此别墅赠与时任国民政府主席的林森,故称林园。1943年林森因车祸辞世,蒋介石收回林园并进行扩建后,携宋美龄迁入居住。1945年8月28日、29日毛泽东初来重庆时,以及10月10日离开重庆前,曾受蒋介石三次邀请留宿林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重大的转折关头。8月14日,蒋介石先发制人,向延安发出电报——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16日,素为“中央喉舌”的《中央日报》国内要闻版以三栏篇幅、大字标题刊出“蒋主席电毛泽东,请克日来渝共商国是”的新闻,抢先摆出要“谈判求和平”的姿态。20日、23日,蒋介石又连续发出两封电报,要求毛泽东到重庆“共定大计”,且“已准备飞机迎接”。

对于蒋介石的“盛情邀请”,延安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鸿门宴。蒋介石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一来是想将毛泽东一军,如果毛泽东不来,则可以把挑动内战的罪名扣在共产党头上;如果毛泽东来了,则可以趁机调兵遣将准备内战。另一方面,蒋介石当时得到美苏两国的支持,又正值抗战胜利,他在国内外的名气可谓如日中天,自然希望趁此机会逼中共就范。由于毛泽东曾是蒋介石通缉的共党要犯,蒋介石料定毛泽东不敢来重庆。这样,毛泽东和共产党就会背上拒绝和谈、蓄意内战的罪名,自己则会在政治上处于主动和有利的地位。

毛泽东洞若观火,对蒋介石的阴谋了如指掌。为了国内和平,他决定深入虎穴,赴重庆谈判。

离开延安前,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分析了抗战胜利后的形势。指出:“现在的情况是,抗日战争阶段已经结束,进入和平建设阶段。我们现在新的口号是:和平、民主、团结……但是,蒋介石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忘记消灭共产党。所以,我们要学会在和平条件下进行斗争,准备走曲折的道路。”与会同志担心毛泽东的安全,毛泽东说:“我在重庆期间,前方和后方都必须积极行动,对蒋介石的一切阴谋都要予以揭露,对蒋介石的一切挑衅行为,都必须予以迎头痛击,有机会就吃掉它,能消灭多少就消灭多少。我军的胜利越大,人民群众活动越积极,我的处境就越有保障,越安全。须知蒋委员长只认得拳头,不认识礼让。”

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在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蒋介石代表张治中的陪同下乘专机飞抵重庆。毛泽东不顾个人安危亲赴重庆的行动,有力地宣告了中国共产党是真诚谋求和平,真正代表了全国人民利益和愿望,因而受到各阶层人民的热烈欢迎,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

是日,蒋介石在林园为毛泽东等人举行了欢迎宴会,“到有赫尔利大使、魏德迈将军和张群、王世杰、邵力子、陈诚、张治中、吴国桢、周至柔、蒋经国诸先生”。席间,毛泽东称蒋介石为“委员长”,蒋介石则称毛泽东为“润之”。一对较量了十几年的老对手再次聚首,“曾相继致辞,并几次举杯互祝健康,空气甚为愉快”。当晚,应蒋介石挽留,毛泽东住在林园。

8月29日一早,毛泽东便起床出门,沿着林园长长的石阶漫步,没想到与早起的蒋介石不期而遇。两人便在林园附近的石桌旁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短暂会谈。接触中,蒋介石对毛泽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曾对幕僚陈布雷说:“毛泽东此人不可轻视。他嗜烟如命,手执一缕,绵绵不断,据说每天要抽一听(50支装)。但他知道我不吸烟后,在同我谈话期间竟绝不抽一支烟。对他的决心和精神不可小视啊!”

当时,蒋介石判断毛泽东不敢来重庆,因此在谈判的准备工作上很不充分。当毛泽东等人飞临重庆时,他才召集会议“研究与中共谈判腹案,确定在政治上可以宽容,在军事上不稍迁就的原则”。毛泽东后来在延安干部会议上说:“他们连发三封电报邀请我们,我们去了,可是他们毫无准备,一切提案都要由我们提出。”

29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在林园同蒋介石、张治中、张群、王世杰、邵力子进行初步商谈。蒋介石虽表示愿意听取中共的意见,但又表示不同意中共关于中国有内战的说法。毛泽东知道蒋介石之所以否定内战的存在,是想混淆国际视听,蒙骗人民群众,以遮掩发动内战的阴谋。他以十年内战和抗日战争中的大量事实为佐证,揭露中国没有内战是欺骗性的宣传。

同日,蒋介石为国民党拟定谈判三原则:一、不得于现政府法统之外谈改组政府问题;二、不得分批或局部解决,必须现时整个统一解决一切问题;三、 归结于政令、军令之统一,一切问题必须以此为中心。针对蒋介石的三条原则,毛泽东更为鲜明、具体地表明中共的原则立场。

9月3日,毛泽东在约见王世杰时提出八点意见:一、在国共两党谈判有结果时,应召开有各党各派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参加的政治会议;二、在国民大会问题上,如国民党坚持旧代表有效,中共将不能与国民党成立协议;三、应给人民以一般民主国家人民在平时所享有之自由,现行法令当依此原则予以废止或修正;四、应予各党派以合法地位;五、应释放一切政治犯,并列入共同声明中;六、应承认解放区及一切收复区的民选政权;七、中共军队须改编为48个师, 并在北平成立行营和政治委员会,有中共将领主持,负责指挥鲁、苏、冀、察、绥等地方之军队;八、中共应参加分区受降。

不过,对于毛泽东的到来,蒋介石心中还是很得意。他在8月30日的日记中写道:“毛泽东果应召来渝,此虽威德所致,而实上帝所赐也。”起初,他决定用“诚恳、忍耐”的方针接待毛泽东。就是说,要很诚恳地对待毛泽东;估计毛泽东会有很高的要求,所以要忍耐。

毛泽东到重庆后,通过周恩来表示了中共方面的意见,第一条,表示中共要为实现三民主义而奋斗;第二条,承认蒋委员长现在在全国的领导地位。这两条蒋介石很满意。但是毛泽东提出的其他一些条件,却让蒋介石很生气。他觉得毛泽东要求过高,是狮子大开口,所以马上转变了接待方针,改为“拘留、审判”。蒋介石想借毛泽东到重庆谈判机会,将其扣下,用法律审判他。但蒋介石考虑到美苏肯定会进行干预,最后又决定了新的方针“授勋、礼送”。蒋介石决定给毛泽东授一枚抗战胜利的勋章,还要派飞机彬彬有礼地把毛送回延安。

毛泽东在重庆的45天,蒋介石的决定有两个180度的大变化。其心路历程,在他的日记中都有体现。

10月10日,国共两党代表终于签订《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 《双十协定》)。次日,毛泽东就要飞往延安,蒋介石、宋美龄再次邀请毛泽东至林园,给他举行了欢送晚宴,蒋、毛作了最后一次交谈。蒋介石仍在解放区问题上纠缠不休,毛泽东则义正词严地申明自己的原则立场,这是一次不愉快的交谈。林园,也是蒋、毛之间最后一次面晤之地。

坦诚相待谋和平,民主协商在特园

特园建于1931年,位于重庆市区上清寺嘉陵江南岸,占地约20余亩,由鲜宅、平庐、康庄等十几栋楼房、庭院和花园组成。因其主人鲜英,字特生,而称“特园”。抗战时期,重庆的知名人士、社会贤达以特园为民主运动的大本营,这里被誉为“民主之家”。

据考证,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曾六顾特园。一顾特园在8月28日下午,毛泽东飞抵重庆,先到桂园稍事休息后,就在周恩来、王若飞陪同下来到附近的康庄,拜访了冯玉祥,冯很受感动。“因为毛泽东当时繁忙,所以这次拜访只是礼节性的见面,彼此寒暄、问候了一番,未及深谈。”

二顾特园在8月30日下午,毛泽东在周恩来的陪同下,专程拜访长住于此的张澜。毛泽东首先向张澜转达朱德对老师的问候,转达吴玉章对老友的问候。张澜为毛泽东的安全担心,表示不相信蒋介石有和平民主的诚意,认为这是蒋摆“鸿门宴”、演假戏。毛泽东说:“他要演民主的假戏,我们就来一个假戏真做,让全国人民当观众,看出真假,分辨是非,这场戏就大有价值了!”会谈中,毛泽东向张澜详细解释了8月25日中共中央发表《对目前时局宣言》中的六项紧急措施。张澜听后连声称赞:“很公道,很公道,蒋介石要是良知未泯,就应当采纳施行。”毛泽东又给张澜介绍了解放区的政权建设、社会面貌以及人民福利等情况,张澜听罢,不禁心驰神往。

三顾特园在9月2日中午,毛泽东同周恩来、王若飞赴特园,出席张澜以中国民主同盟名义举行的宴会。参加宴会的还有民盟负责人沈钧儒、黄炎培、冷遹、鲜英、章伯钧、罗隆基、张申府、左舜生等。毛泽东说:“这是‘民主之家’,我也回到家里来了。今天我们聚会‘民主之家’,今后共同努力,生活在民主之国。”毛泽东反复强调“和为贵”,并同沈钧儒谈健身运动,同黄炎培谈职业教育,同张申府谈五四运动往事。他还在特园主人的纪念册上题词“光明在望”四个字,勉励大家“道路尽管曲折,前途甚是光明”。

四顾特园在9月7日傍晚,毛泽东同周恩来、王若飞来到康庄,出席冯玉祥的宴会。毛泽东首先转达了朱德对冯玉祥的问候,冯玉祥表示:“毛先生为了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富强,不顾个人的辛劳与安危,飞抵重庆,奔走和平,实为玉祥所敬佩!”毛泽东向冯玉祥介绍了中共和平、民主、团结的政治主张和延安、解放区的情况,冯玉祥听后连声称赞。会面中,毛泽东对冯玉祥在抗战中的丰功伟绩表达了钦佩和赞赏。冯玉祥受到莫大的鼓舞,当即表示“我愿为中国实现和平与民主奋斗到底!”

五顾特园在9月15日下午,毛泽东来到特园“与张澜作长时间密谈”。毛泽东向张澜介绍了国共和谈情况,告诉他关于承认党派合法地位、保障人民自由权利、召开政治会议等项大致达成协议,国大代表问题尚待继续磋商,目前症结仍在军队数字和驻地、解放区政府和区划两大问题。还揭露了蒋介石正在美国支持下运送兵员,名为接收,实为准备发动内战。张澜建议:“将两党已谈拢的问题公之于众,免得蒋介石将来不认账。如你们不便说,我可以采取给两党公开信的方式,把问题摊开来。”毛泽东欣然接纳,赞誉张澜老成谋国。

9月18日,张澜在重庆《新民报》、成都《华西晚报》发表《给国共两党领袖的公开信》,郑重提出:“今日商谈内容,似应随时公诸国人,即能收集思广益之效,更可得国人共商国是之实。”“吾人虽不获事前参与,事后必须保留批评之自由,此应请诸公等留意。”形成了一定的舆论影响。

六顾特园在9月22日傍晚,毛泽东偕董必武、王若飞赴特园,出席李烛尘、胡厥文、吴蕴初、胡西园、吴羹梅等工商界人士的宴请。胡厥文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在交谈中提出疑问:“大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可以互相协商解决问题,而要武装斗争呢?”毛泽东指出:“共产党如果没有军队,不搞武装斗争,早就被国民党杀光了。”胡厥文茅塞顿开。席间,应李烛尘等人再三相请,毛泽东请王若飞代他背诵在重庆盛传的诗词《沁园春·雪》,大家连声叫好,现场气氛轻松活跃。

毛泽东在重庆六顾特园,团结了热爱和平的爱国民主人士和进步政党,推进了国民党统治区的爱国民主运动,并在团结联合各民主党派的共同斗争中,为新中国多党合作、政治协商的基本制度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求同存异为大局,广会宾客在桂园

桂园位于重庆市区上清寺,原是国民党高级官员关吉玉的资产。国民政府西迁重庆后,陈诚将该宅租作官邸。张治中由湖南调到重庆后,又从陈诚处转租并居住。1945年,毛泽东来到重庆,为了方便他办公、会客,张治中特意腾出桂园供其使用。谈判期间,毛泽东一面与国民党顽固派做针锋相对的斗争,一面积极宣传中共的方针、政策,以发展进步势力,团结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

毛泽东十分重视与民主人士和民主党派的沟通交流,除了多次赴特园拜会张澜等民主人士外,还积极与各民主党派交换意见。8月31日,毛泽东在桂园会见小民革(中国民主革命同盟)领导人王昆仑、屈武、侯外庐、许宝驹、谭惕吾等人,先听取他们对和谈的意见,再讲自己的观点,以理服人。在王昆仑表示对和谈前途担忧时,他风趣地说:“国共和谈,宛似两个人谈恋爱,总要论及婚娶。现在吾党有诚意,事情先成功一半,大家再推一把,拉一把,国共两党准会结婚。”“我们的目标是四个字‘和平民主’,这与蒋介石打算正相反。不过,他愿意谈,我就谈;他愿意打,我就打;他愿意边打边谈,我就边打边谈,反正我是延安来的客人,客随主便嘛!”一席话,使众人深受启迪。

国民党对和平谈判毫无诚意,既提不出具体方案,对中共方面提出的各项建议又一口拒绝,认为“距离甚远”,“根本无从讨论”。为此,毛泽东于9 月 10 日晚在桂园设宴招待张澜、沈钧儒、黄炎培、罗隆基、张申府等,对近日国共谈判的最新进展情况进行了通报。次日,毛泽东在桂园会晤黄炎培、沈钧儒等人,再度就团结协商问题交换意见。同时,毛泽东还和许德珩、劳君展交谈,建议他们把民主科学座谈会搞成一个永久性的政治组织。1946年5月,九三学社在重庆正式成立。许德珩后来回忆说:“九三学社的酝酿和建立,是党和毛泽东直接帮助和关怀的结果。”

毛泽东还注重对中间党派、中间人士的沟通团结,争取他们站在中共和全国人民一边,使国民党顽固派陷于孤立,从而保证民主革命取得最后胜利。9月15日,毛泽东在桂园会见青年党在渝中央委员左舜生、何鲁之、常燕生、陈启天、余家菊、周谦冲等人,长谈三个小时。9月22日上午,他又在桂园会见民社党领导人蒋匀田,双方就政治主张、斗争方式、国内形势等问题进行了辩论。毛泽东指出,中共是真诚希望和平建国的,今后的历史将会证明这一点。

毛泽东在谈判桌外的社交活动异常丰富,对工商界的统战工作也马不停蹄地进行着。9 月 17日下午, 毛泽东在桂园举行茶会,招待陪都工商实业界人士。毛泽东对他们在工业上,特别在化工方面的成就表示赞扬。同时指出,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民族资本是得不到发展的,只有在国家独立、民主、自由之下,民族工商业才有发展前途。针对国民党的反动宣传,毛泽东说:“我们不把民族资本家当作敌人,而是当作朋友;不没收产业,而是调节劳资关系……我们主张劳资两利,共同建设新中国。”他还强调,在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统治下,中国民族经济是不能发展的。只有结束独裁和经济压迫,建设一个民主团结的新中国,才有发展民族经济的前途。产业界人士“对他深入浅出的教导,平易近人的态度,为国家、为人民的伟大胸怀,无不如梦初醒,茅塞为开”,为以后接受共产党领导,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奠定了初步基础。

谈判期间,除了广会国民党左派人物,毛泽东还出其不意地造访国民党上层顽固反共的右派人物。当时,有些人不理解,毛泽东解释说:“不错,这些人是反共的。但我到重庆来,还不是为跟反共头子蒋介石谈判吗?国民党现在是右派当权,要解决问题,光找左派不行,还要找右派,不能放弃和右派接触。”毛泽东拜访了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国民党要员孙科,甚至主动拜访了国民党右派陈立夫、白崇禧等。

9月3日下午,原定去桃园拜访于右任,毛泽东却突然拐入同处桃园中的戴府,拜访了国民党顽固右派人物戴季陶。戴万万没想到毛泽东会来看他,有些局促不安。这次拜访后,尽管戴季陶反共坚决,思想保守,但他对毛泽东来到重庆,以及对他的拜访,表示敬重,并对毛泽东的重庆之行,寄予了热切的期望。戴季陶请张治中代约宴请毛泽东,邀请信写道:“前日毛先生惠访,未得畅聆教言,深以为歉。一别二十年,一切国民所感受之苦难之解决,均系于毛先生此次之欣然惠临重庆,不可不一聚也。”

此外,毛泽东广泛会见中外各界人士,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外交活动。9月3日,毛泽东在桂园会见了韩国临时政府首脑金九和国务委员李始荣、曹成焕、赵琬九、赵素昂等人,对他们的民族独立运动表示支持。9月8日,毛泽东在桂园举行茶话会招待援华救济团体负责人,“保盟”主席宋庆龄应邀出席,英国援华会负责人薛穆与夫人、美国联合援华会艾德大以及公谊救护队、英国红十字会、世界学生救济委员会、国际救济委员会等代表到会。毛泽东对他们的热情支持表示诚挚的感谢,希望他们在中国人民的未来建设事业中继续给予援助。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在林园、特园、桂园的社交活动意义重大。积极配合了中共代表团在谈判桌上与国民党代表的政治斗争,配合了解放区军民在战场上与国民党反动军队的军事斗争,使蒋介石被迫同意中共提出的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承认以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为基本方针,坚决避免内战,建立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承认各党派的平等合法地位和人民的某些权利,最终赢得了签订《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的成果。

来源:《红岩春秋》2019年第9期

(责编:吴兆飞、任一林)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