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聂荣臻与白求恩的交往与友谊

吴耀明

2020年03月16日08:17    来源:学习时报

原标题:聂荣臻与白求恩的交往与友谊

  1937年11月,聂荣臻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创建敌后第一个抗日根据地——晋察冀根据地。在晋察冀边区,聂荣臻接触过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国际友好人士,如美国军官卡尔逊,燕京大学教授、英国人林迈可,印度援华医生柯棣华等,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
  聂荣臻与白求恩的交往
  诺尔曼·白求恩,1890年3月3日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镇。1935年,白求恩因医术精湛被选为美国胸外科学会会员、理事,同年11月,加入加拿大共产党。中国全面抗战爆发后,白求恩受加拿大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率加、美援华医疗队于1938年1月从温哥华经香港来到中国内地,又从武汉到延安。6月,白求恩率领医疗队冲过敌人封锁,到达了驻在山西省五台县金刚库村的晋察冀军区司令部。
  聂荣臻听说白求恩来了,连夜从外地赶回,第二天早上接见了他,白求恩见到聂荣臻就迫不及待地问:“告诉我,司令员同志,我的战斗岗位在哪里?”聂荣臻想到他跋涉千里,旅途劳累,便劝他多休息几天再谈工作,白求恩却说,“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休息的,你们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
  此后,白求恩看到医院医务人员少、技术落后不适应战争需要,就决定创办一所模范医院。聂荣臻同意了他的要求,把建议提交延安的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央同意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在五台县松岩口村建成了一座有手术室、消毒室、医务室、洗涤室的模范医院。1938年9月15日,聂荣臻亲自出席了医院的落成典礼,并宣布白求恩为院长。
  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在聂荣臻的关怀和支持下,白求恩为晋察冀根据地的医疗卫生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以忘我的革命热情在硝烟战火中夜以继日地救治八路军伤员,曾创造了69个小时连续做115例手术的记录。他在战争间隙,笔耕不辍,写作了大量的报告、信件、演讲稿、新闻稿和短篇小说等,发到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的刊物上发表。仅在1938年,他就写了6.5万字。这些文字,有力地宣传了中国人民的抗日主张,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
  1939年7月,由于日寇封锁,边区医疗器械、药品严重短缺,白求恩决定申请回国募集经费、药品和医疗器械,同时向全世界宣传中国的抗战,揭露日本法西斯的暴行。聂荣臻把白求恩的想法报到延安,中央复电同意。就在白求恩行将动身回国的1939年10月,日寇发动了大规模的“扫荡”,白求恩毅然决定留下,他对聂荣臻说:“我不能在战斗的时候离开部队!等这场战斗结束,我再启程。”
  白求恩带医疗队赶往滦源摩天岭的前线,在临近火线的孙家庄小庙里设立手术室抢救伤员。一天下午,在为伤员做手术时,他的左手中指不慎被手术刀刺破,局部发炎肿胀。11月1日,一位患颈部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被抬下火线,需要立即手术。这是一种外科烈性传染病。白求恩不顾劝阻,进行抢救。其间,白求恩的手套被划破,病毒侵袭了他受伤的左手中指,受到了严重感染。聂荣臻闻讯当即指示:“一定请白求恩大夫休息好,并抓紧时间治疗。”5日,白求恩的手指感染加重,但他却说:“不要担心,我还可以照样工作。”11月10日,白求恩高烧不退,聂荣臻闻讯马上派人送来急信,再次命令他:“立即回唐县花盆村军区后方医院治疗!”随后,又派医生携带药品器械赶来,要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把白求恩安全转移出来。当聂荣臻派来的人员赶到时,白求恩的病情更加严重了,曾一度昏厥,终因伤势恶化,转为败血症。1939年11月11日,身体已经极度衰弱的白求恩,给聂荣臻写下了一份感人至深的遗言:亲爱的聂司令员:
  今天我感觉非常不好……也许我会和你们永别了!请你给蒂姆·布克(时任加拿大共产党书记) 写一封信,地址是加拿大多伦多城威灵顿街第十号门牌。用同样的内容写给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民主和平联盟会。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十分快乐,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多有贡献。
  ……
  两个行军床,你和聂夫人留下吧,两双英国皮鞋也给你穿了。
  ……
  我不能再写下去了。让我把千百倍的谢忱送给你和其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们。
  聂荣臻与白求恩的友谊
  1939年11月12日5时20分,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白求恩与世长辞。聂荣臻接到电话后顿时泪流满面。两天后,白求恩的遗书和遗物送到了聂荣臻手中。他后来回忆起展读白求恩遗书的那一刻说道:“看到他的临终遗言,想起他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以及对边区卫生工作的建树,我这个有泪不轻弹的人,也止不住涌出了热泪。”
  感人心者,莫先于情。在工作和生活的交往中,聂荣臻和白求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聂荣臻对白求恩生活和工作上关怀备至、百般照顾,每次一起吃饭时,聂荣臻自己吃小米、咸菜,让白求恩吃少有的大米饭,并想办法找烤面包的师傅,而白求恩却从不搞特殊,总是说,“我不是来享受的”。聂荣臻对白求恩的评价是:“白求恩大夫是一个能够让人的灵魂得到净化的人。”白求恩生前和聂荣臻谈心、交流,聂称呼白“伯琴”,白称呼聂“亲爱的聂司令”。他们像兄弟一样憧憬着打败敌人后的美好前景。
  白求恩逝世后,聂荣臻写下《纪念白求恩同志》一文,文中称白求恩是“无产阶级最英勇的战士之一和被压迫民族最忠诚的战士”,并“准备把军区卫生学校改名白求恩学校,准备以军区一个模范医院定名为白求恩医院,以永远纪念我们这位伟大的国际朋友”。1940年1月5日,在唐县军城南关村举行的万人追悼白求恩大会上,悲痛的聂荣臻用哽咽的声音在白求恩灵前宣读了祭文。
  1979年,在白求恩逝世40周年之际,聂荣臻写了《“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怀念白求恩同志》一文纪念。白求恩逝世50周年之际的1989年又写了《今天仍然需要提倡白求恩精神》发表,并以90高龄接受《人民日报》采访,可见他们的情谊之深。
  (摘自2017年第24期《领导之友》)

(责编:曹淼、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