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邓六金:闽西苏区走出的女红军战士

彭苏

2020年03月31日08:1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红岩春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邓六金是与邓颖超、贺子珍、康克清、蔡畅等人一起走完长征到达陕北的27名女红军之一,其丈夫曾山曾任国务院内务部部长,长子曾庆红曾任国家副主席。邓六金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九死一生,极富传奇色彩。

从“望郎媳”到女红军

1911年9月,邓六金出生在福建省上杭县旧县乡新坊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境困难,邓六金出生仅十多天,就被父母送给相隔一座山的一户人家做“望郎媳”。“望郎媳”是当地一种习俗,没有男孩的人家为了等“郎”(即男孩)出生,就会抱养女孩。日后儿子出生,女孩就是儿媳。

邓六金的养父母也是穷人,他们一家三口艰难度日。为了生计,邓六金在五六岁时就上山砍柴,13岁后开始打短工、做农活。1929年,一直没有生养的养父母决定为她招婿,邓六金坚决反对。此时,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军来到闽西,邓六金毅然参加了革命。

由于工作积极,邓六金很快当上了乡妇女会主席,后历任上杭县中心县委妇女部长、福建省苏维埃妇女部长。邓六金的两个姐姐邓凤金和邓来金也相继参加革命,她们被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称为“土窝窝里飞出的三只金凤凰”。

1931年2月,闽西苏区发生了惨绝人寰的“肃清社会民主党”事件,致使大批干部无辜被害,闽西苏区遭受严重的损失。邓六金在此形势下回到家乡,当地苏维埃主席见到她惊讶地说:“你怎么现在回来了,快走,一分钟也不要停留,赶紧走……现在乡里正反社会民主党,有嫌疑的抓起来就要枪毙,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回家,快走,快走。”邓六金听闻家乡的肃反扩大化严重,连忙离开,躲过了一劫。

1932年,邓六金由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转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她被送到瑞金中央党校学习。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开始长征。

一天,中央组织部长李维汉把邓六金等几位在党校学习的女同志召集起来,说:“现在形势很紧张,蒋介石猖狂‘围剿’我们,中央苏区面临考验,你们几个女同志也要随中央机关到前方去。有三个条件,一是身体好,能背东西;二是不怕苦,能走路;三是必须到中央卫生部检查身体。”

体检结束后,邓六金是第一个合格的女同志。就这样,她与邓颖超、刘英、李坚真、贺子珍、康克清、蔡畅等30名女同志一起,跟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

艰苦的长征岁月

长征开始后,邓六金被分配到红军总卫生部干部休养连当政治战士,董必武和徐特立等一些老同志也在休养连。

刚走出中央苏区,邓六金一行就遇到了危险。一天,干部休养连行军到江西信丰县一座无名小山头,董必武和徐特立召集大家开会。当邓六金和同志们围坐成一个小圈,准备听董必武传达上级指示时,一架敌机突然飞过山头,并投下一颗炸弹。

炸弹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围坐的圈子中间。庆幸没有爆炸,但溅起的泥土埋住了董必武和危秀英(曾任中共江西省委妇女部干事)的腿。大家手忙脚乱地把两人的腿拔了出来,董必武风趣地说:“炸弹落地不开花,是马克思保佑我们。”

不久,相同的险境再次发生。当时,邓六金和几名战友正护送伤员爬上一座光秃秃的山坡,一架敌机突然冲出云层,在她们上空投下一颗炸弹。这颗炸弹又没有爆炸,但溅起的泥土把她和危秀英的腿埋住了。拔出腿后,邓六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又抬起伤员继续前进。

在艰苦的长征中,邓六金患上了痢疾,一天腹泻十几次,还发起了高烧。她被烧得迷迷糊糊,连骑马的力气也没有了,部队领导考虑到行军紧急,便有意留她在当地老乡家中治病。邓六金知道留下意味着什么,坚决不同意,她对同志们说:“你们先走吧,别管我了,我在后面慢慢走,我死也要死在行军的路上。”这时,危秀英主动留下来陪她一起走。在危秀英的照顾下,她们一连走了四天四夜,终于赶上了大部队。

翻越夹金山时,邓六金和危秀英等女同志连推带拉地把伤员弄到了山顶,因劳累过度,邓六金吐了几口鲜血,把蔡畅等人吓坏了。在大家的帮助下,邓六金坚持着连滚带爬地下了山。

长征途中,邓六金见到不少女同志因生理问题遭受了巨大痛苦,有的生了孩子甚至要面临生离死别,带来的创伤更加残酷。毛泽东的夫人贺子珍,在生下孩子几个小时后就送了人;凯丰的夫人廖似光,怀孕七个月时早产,之后把孩子放在路边草丛中,从此不知孩子死活;周子昆的夫人曾玉,分娩时正在行军路上,由于军情紧急,翻过一座山后才把孩子生下;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新中国第一位女将军李贞等,都是在长征路上生下孩子,吃尽了苦头。

邓六金和其他女同志一样,患上了严重的妇科病。但她坚持走完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成为整个闽西苏区唯一走到陕北的女红军战士。

为大局舍骨肉

到达陕北后,在蔡畅的安排下,邓六金和危秀英分别出任中央妇女部正、副部长。不久,邓六金担任庆阳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后被调回陕北中共中央妇女部任巡视员。

1937年11月,经危秀英介绍,邓六金结识了曾山。曾山于1899年出生在江西省吉安县永和镇白沙锦源村,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加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后历任赣西苏维埃政府主席兼赣西南特委书记、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央政府内务部部长等职。红军主力长征后,他与项英、陈毅留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1935年5月潜往上海,后被党组织派赴苏联学习,全民族抗战爆发后,回到延安。曾山一家满门忠烈,父亲因帮助党组织传递情报而牺牲,哥哥曾延生于1928年任赣南特委书记时牺牲,弟弟曾炳生于1927年牺牲。毛泽东曾称赞曾山家为“革命的家庭,光荣的家庭”。

邓六金和曾山经过充分了解后,于1938年底在西安结婚。婚后,两人一起奔赴皖南,曾山出任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邓六金则在东南分局妇女部任巡视员。

1939年,邓六金与曾山的第一个孩子曾庆红出生了。由于局势紧张,他们只好把孩子送回江西老家。1940年底,邓六金身体不适,肚子疼得厉害,当地医生初步诊断后,认为是腹部长了瘤子。鉴于皖南医疗条件不好,组织就派人护送她到上海手术。到了上海,医院的检查结果竟然是怀孕,邓六金只好在上海生下孩子。

从上海回到根据地后,因形势更加严峻,组织上安排邓六金和张云逸的夫人韩碧、赖传珠的夫人孙湘等带着孩子到山里“打埋伏”,即隐居在山中可靠的农民家中。日军扫荡结束后,邓六金依然把孩子放在老乡家,自己则到华中局党校上课。一天,老乡抱着发高烧的孩子到党校找邓六金,不料被陈毅得知。陈毅责怪道:“孩子病得那个样子,还放在老百姓家里。怎么,孩子不带好,只顾你自己学习,出来当皇帝呀!”邓六金只好中断学习,回家带孩子。

过了一段时间,邓六金仍然渴望工作,但时任华中局组织部长的曾山为了避嫌,没有为她作此安排。邓六金在谭震林的帮助下,被派往淮南根据地当乡党委书记。

解放战争时期,华东局决定将山东的一些主要党政军领导干部的家属转移到大连,于是组成了一支特殊的队伍,由李坚真负责。当时,邓六金带着老二、老三两个孩子,并怀着身孕一同上了路。在去威海的路上,李坚真见邓六金临近产期行动不便,就将她安顿在当地老乡家里。但邓六金只在老乡家住了一天,便谢绝了老乡的挽留,一个人追赶队伍。邓六金没走多久就出血了,她仍然咬牙忍痛继续赶路,却因流血太多而昏倒。幸亏被几个山东老乡发现,他们砍树枝做成担架,将她抬到威海码头,才赶上了队伍。

邓六金跟随队伍上船后,船上的颠簸使她不停地呕吐,结果七个月的孩子早产。这时,小船附近有国民党军舰,为了不让孩子的啼哭声惊动敌人,邓六金坚持扔掉孩子,以保全船人的性命。李坚真不得已接过孩子,离开了船舱。

半个世纪后,邓六金在回忆录中写道:“我知道在这种时刻,孩子的哭声是多么危险,等于要了全船人的命。尽管这时我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极度虚弱,但我的头脑十分清醒。我还不知道这婴儿是男是女,但我确实感觉到我的小生命给战友们带来了极大的危险。为了大伙儿的安全,我只能舍弃自己的孩子。我坚持要扔掉孩子。”

当船抵达大连时,邓六金惊讶地看到李坚真抱着孩子,才知道孩子并没有被扔掉。

1948年,邓六金奉命在山东组建华东保育院,照顾100多名革命干部、革命军人的子女。1949年,保育院迁至上海,更名为中共中央华东局机关保育院,保育院的孩子增加到300多人。对这些孩子,邓六金呕心沥血,精心照料。她历任华东局机关保育院协理员、副院长、院长,直到1953年2月。

优良家风育栋梁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曾山担任上海市副市长、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财经委员会主任。这时,邓六金和曾山才把寄养在老家的大儿子曾庆红接到身边。他们一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曾山虽是副市长,但他的外衣都打着补丁。到上海不久,家里竟发生了意外。

邓六金家中一位管理员突然自杀身亡,且留下一封绝命书。据邓六金在回忆录中记述,“从他的绝命书中才知道,他是被一个女特务勾上了,女特务利用色相迷惑了管理员,又拿了很多钱给他,要他下毒药。管理员下不了手,因为他看到的曾山,根本不是旧社会那种‘官老爷’……他几次想找保卫处马爱真处长坦白,都因为屋里有别人没有谈成,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出路,自己服毒自杀了”。

1952年,邓六金家从上海搬到北京,住在东四九条的一个院子里。1953年2月起,邓六金先后担任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人事处副处长、中央人民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人事处副处长、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驻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监察组副组长等职。

1964年初,邓六金陪同曾山回乡。在兴国县,许多当年参加过苏维埃运动的老同志纷纷前来看望。一天,邓六金和曾山来到江西省苏维埃旧址参观,担任解说的是当年省苏维埃政府机关的党支部书记。邓六金回忆:“讲解时,他有声有色地讲了许多省苏维埃干部的生动故事,并指着一间房对我说,当年省苏维埃主席曾山同志就住在这里,曾山同志白天到基层到群众家去调查研究,了解情况,还与群众一道参加劳动,他工作很忙,夜里很晚才回来。”殊不知,曾山就站在他面前。老同志经过仔细辨认才认出来。

1972年4月16日,曾山在北京病逝,周恩来专程从外地赶回,毛泽东送了花圈,叶剑英致悼词。2003年7月,邓六金逝世,享年92岁。

邓六金与曾山良好的家教,使其子女在各自的岗位上都作出了成绩。长子曾庆红凭借自己的努力,2002年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2003年3月当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次子曾庆淮是文艺活动家;三子曾庆洋曾任军事科学院科研指导部部长,少将军衔;四子曾庆源是原解放军空军后勤部政委,少将军衔;当年决意扔进大海而被李坚真救下的小女儿曾海生,是原解放军总参管理保障部政委,少将军衔。

 原载:《红岩春秋》2020年第3期

(责编:曹淼、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