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首任空军司令刘亚楼

叶介甫

2020年04月03日08:38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华魂》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胜利,是在没有空军的条件下,主要依靠陆军取得的。在武装夺取政权中,中国共产党早就渴望着建立一支自己的空军。1949年9月21日,毛泽东在政协一届一次会议上庄严宣告:“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党和政府着手建立人民空军。在建立人民空军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忘记为空军的组建和成立付出特别心血的首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

“为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干杯!”

1949年4月,正当刘亚楼准备率十四兵团挥师南下,参加解放中南广大地区的战斗时,党中央通知他留下来,负责组建人民空军。此后,他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人民空军的建设事业。

刘亚楼受领任务后,与时任军委航空局局长常乾坤、政委王弼等研究,提出了一个组建空军的主要领导干部人选,及空军领率机关由第四野战军第十四兵团机关加上军委航空局人员组成的初步设想,并以此请示了罗荣桓、聂荣臻等有关领导后上报中共中央。

7月26日,中央军委致电第四野战军:“现在必须以建立空军为当前的首要任务??空军领率机关以第四野战军第十四兵团司令部及直属部队和军委航空局组成。”同日,中央书记处给正率代表团在苏联访问的刘少奇发去专电,电文说:为准备在一年左右建成中国空军战斗部队,拟向苏联定购飞机、聘请专家,请代表团向斯大林作初步交谈,如对方原则同意,拟派刘亚楼(将任空军司令员)率小型代表团赴苏具体商谈。

次日,刘少奇根据中央的电报精神,拜见了斯大林等苏联领导人,提出了建立空军、定购飞机和聘请专家等问题,斯大林当即表示赞赏与支持。刘少奇将斯大林的积极态度电告中共中央。收到刘少奇的复电后,周恩来通知刘亚楼:“中央决定你、王弼、吕黎平及翟云英4人8月初赴苏,去完成争取苏联援助的任务。”还说:“你和王弼、吕黎平3人7月31日下午到中南海,毛主席、朱总司令要接见你们并作指示。”

受命组建空军任务以来,刘亚楼一直忙于为此研究筹划,探讨建立空军的最佳方案。接到周恩来的通知,7月31日下午4时,刘亚楼、王弼、吕黎平准时来到中南海。朱总司令首先接见了他们。朱总司令扼要地讲述了华东、华南、西北战场以及即将向西南进军的简况,接着便关心地问起东北航校训练的情况。刘亚楼汇报说:“已经训练出60名我们自己的飞行员,目前还有50名学员在训。”

朱总司令高兴地说:“好啊!你们为建设空军培养了第一批种子,现在就像老母鸡孵蛋那样,一窝一窝地孵下去了,我们的空军也会同陆军一样,从小到大,由弱到强。”

5点半左右,叶子龙把刘亚楼等3人领到毛泽东的办公室。毛泽东和他们一一握手,刘亚楼向毛泽东介绍说:“王弼是30年代在苏联学过航空机械的工程师,吕黎平是抗战初期送到新疆学习飞行的红军干部。”毛主席听后风趣地说:“你是在苏联学地面指挥的,你们3人既有地面的指挥员,又有空中的飞机驾驶员,还有能设计、修理飞机的工程师,真是难得的三位一体呀,你们就是空军主要成员的缩影吧!”

毛泽东让刘亚楼等人坐下后,告诉叶子龙:“我要同他们研究去苏联谈判建立空军的问题,时间可能长一点,谈完后我请他们吃晚饭,你告诉大师傅准备4个人的便饭。”

毛泽东坐在藤椅上,点燃一支香烟,亲切地谈了起来。从南昌起义、秋收暴动,到长期的革命战争;从胜利进展的革命形势,到蒋介石日暮途穷、企图在台湾负隅顽抗;从解放台湾的历史重任到空军建设的重要地位,谈得十分深远。之后,毛泽东说:“中央建设空军的方针你们已经知道了,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具体意见。”

刘亚楼把航校现有的“家底”和建立空军的设想,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毛泽东仔细地听着,一边吸烟,一边用笔记下一些数字,有时还插上几句话,询问一些不大熟悉的航空用语。

刘亚楼汇报后,毛泽东说:“我看就以你们的方案作为意见同苏联商谈。把我们研究的意见归纳为两条建军方针:第一,以1年为限,建立一支歼击、轰炸机部队,协助渡海作战,解放台湾。这条方针叫做:创建一支强大的空军,歼灭残敌,巩固国防。第二,我们的经济很困难,苏联又不能无偿援助,因此,你们这次去谈判,请专家、买飞机、购器材都要精打细算。现在是贷款建空军,出钱买经验,要贯彻勤俭建军、厉行节约的方针。组建空军是件大事,你们为中央出了好主意。希望你们努力工作,把空军建设好。”

刘亚楼当即表示说:“我们坚决按毛主席的指示去做。到莫斯科向刘少奇同志汇报主席的指示,谈判的情况及时向主席、中央报告。”

毛泽东看看表,时针已指在7点30分。笑着说:“刚才说了,请你们吃顿饭,表示饯行。走吧!”

刘亚楼等3人跟随毛泽东进了他的小饭堂。炊事员把4菜一汤摆好之后,毛泽东让取瓶葡萄酒来,给每人斟满1杯,说:“亚楼同志,中央派你们3个同志去苏联谈判建立空军,你就是全权代表。预祝你们顺利完成任务,为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干杯!”

刘亚楼赶忙站起来,举杯说:“衷心感谢主席的关怀与款待。我们一定不辜负主席的嘱咐,尽快把空军建立起来,协同陆军解放台湾,完成统一祖国的大业。敬祝主席健康长寿!”

“把建设空军的这台戏唱好”

8月12日,刘亚楼等来到莫斯科城里中共中央代表团住处,向刘少奇、王稼祥汇报了毛泽东关于建立空军的指示和拟定的初步方案。刘少奇表示同意。次日,刘少奇、王稼祥带刘亚楼等拜会了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并参加了双方的第一轮会谈。华西列夫斯基说:“我已经得到斯大林元帅的指示,援助中国建立空军。请中国同志先说说建军的方案。”

刘少奇说:“我们党中央已经决定刘亚楼同志出任空军司令员,现在由他代表我们谈谈组建中国空军的意见。”

刘亚楼详细地谈了中央关于组建空军的设想与方案。苏联空军司令员维尔希宁又询问了其中的一些细节。华西列夫斯基说:“听了中国同志谈的方案,我们有了初步的依据。我原则上同意这一方案。为了把援助计划搞得具体细致,我建议刘亚楼同志和维尔希宁空军元帅再进行详细的会谈,草签协议后,报请斯大林同志批准。尊敬的刘少奇同志,您对会谈安排有何意见?”

刘少奇回答说:“我同意,元帅同志,我近日将要回国,今后的会谈就由刘亚楼同志全权代表了。”

此后,刘亚楼等与维尔希宁又深入地会谈了3次,并草签了苏联向我出售飞机434架、派遣专家和顾问878名,帮助开办6所航校等项内容的协议书。随后,又参观了苏联空军有关单位,瞻仰了列宁墓、列宁故居等。

9月中旬,王弼为筹备接待苏联专家先行回国。9月21日,刘亚楼从收音机里收听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开幕的消息,并从毛泽东主席宣布的“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受到鼓舞。10月5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告诉刘亚楼:苏联援助中国建立空军的协议书斯大林和苏共中央已经批准,第一批专家很快便可动身。刘亚楼用热情的语言向华西列夫斯基和维尔希宁表示感谢,并将此消息当即电告中共中央。10月6日,中共中央复电刘亚楼:“与友方谈定的援建空军的一切计划都很好,中央完全同意。”

10月7日,刘亚楼、吕黎平一行启程回国。

回到北京,刘亚楼详细地向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汇报了出访苏联争取援助的过程以及回国后勘定校址、选派人员办航校的打算。周恩来高兴地说:“中央认为签订的援助计划很好。空军领导班子的任职命令即将下达。开办6所航校的经费优先保证。选调航空学员的命令军委已经发出。下面就需要你们敲起锣鼓,把建设空军的这台戏唱好。”

毛泽东特地嘱咐说:“空军的基础差,起步快慢,关键的一条是看你航校办得怎么样。你当务之急和首要任务是选好办校人。这方面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

从中南海出来,刘亚楼直奔灯市口。他掩饰不住心头的兴奋,对航空局的同志们说:“大的问题,中央都给我们解决了。下一步就要看我们如何敲起锣鼓,把建设空军这台戏唱好!”

就在聆听毛泽东、周恩来指示的当晚,刘亚楼亲自起草了一份征求工作分配志愿的表格,要航空局立即印发给在京的处以上干部填写后报他。从第二天开始,他分别找各方面的负责同志和航校领导干部的预先对象个别谈话,逐一考核。

刘亚楼考核干部的方法也有独到之处。在听了一般情况介绍后,总要问:“他最善于做什么工作,为什么?他最突出的成绩是什么,是什么方法取得的?他最不会做什么,为什么?假如你来提分配工作意见,他做什么工作最合适?”“三最一假如”的提问,又随时记下其中的要点。几天后,划归空军管理的上百名团以上干部的德才表现已印入脑际,6所航校办校的人选,开始在头脑里形成。他的笔记本中,在刘善本、刘凤、陈熙、吕黎平、方子翼、安志敏等名下,分别写着类似的话:懂飞行,会管理,有经验,政治上强,可充任校长。不久,中央军委任命上述6位同志为第1至6航校校长。行政干部解决了,尚缺合适的政治委员。刘亚楼起草了选调的6名优秀政治干部名单报呈毛泽东。毛泽东很快批示:“这批政治委员必须挑选最适当的人来担任。各野战军提出3倍的名单交军委选定。”后来,中央军委在19名预先对象中选下姚克佑、李世安、王学武、李发应、王绍渊、张百春、罗野岗7位同志分别为第1至7航校的政委(航校后又增办了一所)。事实证明,空军第一批航校的领导班子,来源于五湖四海,重视了用人所长,体现了任人唯贤,为空军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49年10月25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任命刘亚楼为空军司令员。自此,新中国的空军脱颖而出,在刘亚楼的历史上也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11月11日,中央军委电令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正式成立。由此,1949年11月11日便成为空军的诞生日。

组建第一支航空兵部队揭开空战之谜

司令部机关的业务工作有了头绪,筹建空军战斗部队的任务又提上了日程。1950年4月1日,刘亚楼就空军部队组编计划上报中央军委。6月19日,以航空速成班第1期学员为主,由歼击、轰炸、强击航空兵团队组成的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第四混成旅在南京成立。

7月,美国扩大了侵略朝鲜的战争,战火向鸭绿江边蔓延。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11月,刘亚楼着手组建志愿军空军司令部。11月24日,刘亚楼与时任中南军区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商谈。他说:空军打仗是个新事物,但只要努力学习就一定能打好;要完成这一任务必须建立强有力的空军指挥机构;当前军区空军司令部尚不健全,只能用“凑班子”的办法解决。他要求刘震带志愿军空军入朝参战。不久,中央军委任命刘震为志愿军空军司令员。

年轻的人民空军入朝参战,对手是老奸巨滑、颇有作战经验的美国空中强盗,如何使用人民空军力量?刘亚楼从实际出发,提出“积累力量,选择时机,集中使用”的意见并上报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当即批示:“刘亚楼同志,同意你的意见,采取稳妥的办法为好。”

对毫无空战经验的志愿军空军来说,进行实战锻炼,取得战斗经验,揭开空战之谜,建立起战胜美国空军的勇气和信心,至关重要。刘亚楼等空军领导者们决定把最先进行实战锻炼的任务交给空4师。

12月4日,刘亚楼给空4师下达了作战命令,要空4师以大队为单位轮番进驻安东,进行实战锻炼,确定从28大队开始,并由师长方子翼到安东直接领导。刘亚楼对首批参战的空军部队给以极大的关注,他一直坐镇沈阳,多次到空4师检查指导。

1951年1月21日,28大队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空战。这天上午,美国空军一批F-84战斗机,沿平壤至新安州一线对铁路进行轰炸,阻滞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后勤供应。友空军出动8机,方子翼也即令28大队8机出击。大队长李汉率领飞行员宋亚明等起飞。李汉为了先于友空军接敌,高度不足3000米便出航飞过鸭绿江。编队接近新安州时,发现敌机在轰炸清川江桥,李汉率队迂回到敌机后面在距敌400米处,他瞄准敌长机开炮,将其击伤。其余敌机纷纷向黄海上空逃去。

这次战斗是志愿军空军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国空军进行的第一次空战。李汉等飞行员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勇敢出击,取得了击伤1架美机的战绩,初步揭开了空战之谜。

此后,28大队英雄乘胜前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空中战斗的胜利。9月底,刘亚楼将空4师作战情况上报中央军委。10月2日,毛泽东主席批示:“刘亚楼同志,此件已阅。空4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你们予以鼓励是正确的,对壮烈牺牲者的家属予以安慰。”

此后,刘亚楼指示参战部队边打边建,在战斗中成长。当志愿军空军与美国混合机群打了几次大规模空战后,刘亚楼觉得解决空战战术问题的条件已经成熟。他亲临安东机场,参加空战指挥,参与战斗讲评,反复与参战指战员研究,草拟了歼击航空兵“一区两层四四制”空战战术原则,下发部队讨论并在战斗中试行。以后在表述形式上改为“一域多层四四制”。他解释说:“一域多层四四制”战术原则的基本含义是:同批同梯队机群以4机为单位,按不同间隔、距离、高度,采取层次配备,构成小编队、大纵深的战斗队形,按照统一的作战意图,以长机为核心,在目视和战术联系的范围内,保持一域,相互协同作战。1952年2月份,是志愿军空军灵活运用“一域多层四四制”空战战术原则最为成功的一个月。全月作战26天,击落美机37架;击伤7架;我方被击落12架,被击伤14架。敌我被击落飞机之比为3 : 1。

在参战期间,志愿军空军部队不畏强敌,不怕牺牲,奋勇作战,共击落美国空军、海军和参与侵朝战争的其他国家空军的飞机330架,击伤敌机95架。涌现了荣立集体一等功、被誉为“英雄王海大队”的空三师第九团第一大队;涌现了王海、刘玉堤、韩德彩、张积慧、赵宝桐、孙生禄等一大批战斗英雄;击毙美国空军“王牌”驾驶员少校戴维斯,击落并生俘美国空军“双料王牌”上尉飞行员费席尔,严重挫败了不可一世的侵朝美国空军。

“祝贺空军旗开得胜!”

1958年7月,美军悍然侵入黎巴嫩,英军侵入约旦,妄图镇压阿拉伯人民民族独立运动。

国民党军队为策应美、英在中东的行动,加速了所谓“反攻大陆”的准备。由此造成了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

为了保卫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支援阿拉伯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做出决定:福建前线准备采取两个行动,一是空军进入福建,二是对金门打炮。

7月18日,刘亚楼出席了中央军委召开的各总部、军兵种领导干部会议。军委彭德怀副主席在会上传达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并要求空军一定要在7月27日进入福建、粤东的作战机场。彭老总还指示说:“要从战略高度分析当前斗争形势,严格掌握作战政策,我机不要到公海上空作战。”

刘亚楼连夜主持召开空军党委常委扩大会议,第二天又紧急召集第一批入闽部队的师以上负责干部开作战会议,传达中央军委会议精神,并对空军入闽作战的组织指挥、兵力部署、通信、情报、后勤、工程机务保障以及如何执行军委的作战政策提出了措施和要求,确定战斗力较强、有实战经验的部队为第一批入闽作战。会上刘亚楼强调指出:“这次入闽作战的指导思想是:在战略上以少胜多,在战术上以多胜少,达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目的。军事斗争一定要服从政治斗争,严格执行中央军委规定的作战政策。要发动指挥员、飞行人员学习抗美援朝的空战经验,运用和发展‘一域多层四四制’战术原则。要大力开展政治动员,使空军入闽部队广大指战员充分认识到这次作战行动的目的,是支援中东人民的反帝斗争,保卫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打击国民党的军事挑衅,同时对人民空军是一次实际锻炼,必须紧急动员起来,积极做好准备。”他还对入闽部队指战员们鼓励说:“当年人民空军刚一诞生就在朝鲜战场上同美国空军较量,尚且取得胜利,如今我们的空军无论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超过了国民党空军,更应该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

随着人民空军入闽,一场在东南沿海与国民党空军争夺制空权的斗争开始了。当时,国民党空军共有6个联队,有各型飞机646架,此外,驻台美空军有1个中队,从日本、冲绳、菲律宾以及第7舰队航空母舰起飞的飞机,随时可以增援台湾海峡。我空军入闽前后,国民党空军频繁出动侦察,并企图对大陆沿海军事基地进行轰炸。

刘亚楼指示第一批入闽部队,一方面隐蔽进入,飞机转场时,采取低空飞行,禁止无线电通话,转场后部队也不搞战区试航等措施,以防被台湾方面察觉;另一方面必须做好各种各样对付敌人袭击和轰炸的准备。

1958年7月29日,粤东沿海上空乌云密布,不时有雷阵雨。11时许,国民党空军4架F-84G飞机,贴着云层,低空窜入汕头附近上空。空18师师长林虎指挥54团1大队大队长赵德安率4机起飞迎击。一场激烈的空战在南澳岛上空打响了。空战3分钟,赵德安4机击落敌机2架、击伤1架,自己无一损伤,获得全胜。空18师首战以3:0获胜,震动了台湾海峡两岸。

台湾国民党空军原准备在这次袭扰之后,召开“庆功会”,嘉奖一个时期以来他们侦察袭扰大陆的“功臣”们。人民空军给他们当头一棒,把国民党空军的“勇士”们打懵了,所谓的“庆功会”也流产了。7月30日,美国合众国际社一则电讯称:超音速的共产党飞机在台湾海峡上空进行了一次使国民党透不气来的一边倒的战斗。

这次战斗的第二天,毛泽东主席在西郊机场对刘亚楼说:“祝贺空军旗开得胜!”

“美国就那么几架U-2飞机,做个计划,不够我们打的嘛!”

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国民党空军还使用美国RB-57D、U-2等高空侦察机经常对大陆实施战略侦察。这两种飞机飞行高度达2万米,这个高度在我空军当时拥有的性能最好的歼击机实用升限之上,故难以对其攻击,高射炮对它也无能为力。

为了打击国民党空军高空侦察机,1958年初,中央军委决定组建空军地空导弹部队。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努力,10月6日,第一支导弹部队在北京正式成立。

这天下午,刘亚楼、成钧出席了在高级防校举行的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成立大会,并都讲了话。刘亚楼在讲话中语重心长地对同志们说:我军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的成立,说明我们的防空力量正在加强。党和人民把这样尖端的武器交给你们,责任很重大,你们要尽快地把尖端武器技术学好。

1959年9月21日,地空导弹部队正式担任首都防空作战值班任务。刘亚楼反复叮咛部队说:“过几天就是新中国成立10周年大庆的日子,要高度警惕,万无一失地保证首都的空中安全。”

国庆期间,地空导弹部队的指战员们吃住都在阵地,时刻警惕地守卫着首都的天空。

10月7日上午,国民党空军上尉飞行员王英钦驾驶RB-57D飞机窜入大陆,高度1.92万米,越过沿途歼击机的层层拦截,沿津浦线上空北进。刘亚楼在空军指挥所里密切地注视着标图板上标出的敌机航迹。当敌机临近北京地区上空时,刘亚楼请示中央军委首长同意使用地空导弹,随即便下达了命令。11时50分,地空导弹2营捕捉到目标。12时4分,2营营长岳振华果断地下令发射导弹。“轰、轰、轰”3声巨响,3发导弹腾空而起,全部命中目标,敌机被打得粉碎,残骸坠落于通县东南河西务村附近,飞行员王英钦当即毙命。

刘亚楼等空军领导同志和总部首长及总政保卫部的同志立即奔赴现场。

当地驻军和民兵也紧急出动,保护现场,收集敌机残骸。刘亚楼指示空军机关的同志要把敌机的残骸收集齐全,待日后仔细研究,并还要注意研究敌机飞行员携带的一切物品。

刘亚楼看完现场,又到2营阵地,祝贺指战员们说:“美国、英国、苏联早就装备了地空导弹这种新式武器,但都还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我们装备得虽然比他们晚,但世界防空战史上第一次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先例却是由我们2营的同志们开创的。所以特别值得祝贺!”2营阵地上又是一片欢呼。

1962年1月,国民党空军改用U-2飞机又对大陆各地进行高空侦察活动。为了打击敌U-2飞机,经中央军委批准,刘亚楼、成钧决定使用保卫要地的几支地空导弹部队,在U-2飞机活动的航路上实行机动伏击。刘亚楼说:“在U-2飞机活动范围遍及全国各地,我们的地空导弹部队数量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只能采取这个‘一锤子买卖’的作战方法,用导弹打游击,和敌人斗智。”

刘亚楼、成钧令地空导弹2营首先转到长沙设伏,可是将近两个月未遇战机。于是,又令他们于1962年8月27日转至南昌。成钧亲自去选定了阵地的位置。

9月7日,刘亚楼命令驻南京的1个轰炸机大队大张旗鼓地转场到南昌附近的一个机场,以诱敌就范。果然,第二天国民党空军就出动U-2飞机1架,以侦察广州为试探,而后返回台湾。

9日7时许,国民党空军U-2飞机1架,由平潭岛上空进入大陆,经福州、南平沿鹰厦铁路上空北进。

此时,刘亚楼在空军指挥所电话询问:“岳振华同志,你看到U-2出来了吗?”岳振华回答说:“报告司令员,我从标图桌上看到了。”刘亚楼命令道:“把它打下来!”岳振华坚定地回答:“是!坚决完成任务!”

8时32分,当这架U-2飞机进入2营的火力范围时,岳振华抓住战机,沉着指挥,连续发射3发导弹,一举将敌机击毁。该机残骸坠于南昌东南15公里的罗家集附近。国民党空军中校飞行员陈怀身跳伞被俘,但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而丧命。

这是我国击落的第一架U-2型高空侦察机,也是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开展机动作战获得的第一次战果。

周恩来总理闻讯后,高兴地说:“很好,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侵入苏境,他们只是提了抗议,我们却把这种飞机打掉了。”他还亲自给2营打电话表示祝贺。

9月20日,刘亚楼带领岳振华去中南海向中央首长汇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和各位元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听了汇报后,都非常高兴,大加赞扬。临别时,毛泽东主席再次紧紧握住岳振华的手,连声说:“岳振华同志,打得好,打得好哇!”

“闻你患病,十分墨念”

1964年8月18日,刘亚楼随同李先念副总理经卡拉奇赴罗马尼亚访问。他在出访期间患腹泻、腹胀,仍坚持工作较好地完成了任务。回国后,面色苍黄,浑身乏力。9月21日在协和医院检查,发现肝脾明显增大且质地偏硬。经空军党委研究并报军委批准,刘亚楼暂时停止工作,集中精力休养治病。毛泽东在给刘亚楼的信中说:“闻你患病,十分墨念。一定要认真休养,听医生的话,不可疏忽。”

周恩来总理指示:“暂不要向刘亚楼同志和他的家属告诉说他可能患的是肝癌,以减轻其思想压力和痛苦。”

中央军委迅速批准:“刘亚楼同志暂时停止工作,集中精力休养治病。”

然而,拼搏了几十年的刘亚楼,在病情沉重乃至弥留之际,头脑里想念的一直是空军的工作。一次,他长时间昏迷过去,经抢救恢复神志后,见姚克佑正在床前,他断断续续地嘱咐说:“条令……要编……出来,我的话……对了,往……八宝山……送……一本……”

姚克佑只是连连点头,喉咙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后来条令教材全部编成印出时,已到“文化大革命”动乱时期,姚克佑悄悄到郊外山坡上烧了一本,以了却老首长的心愿。

1965年5月7日下午3时45分,刘亚楼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终年55岁。

原载:《中华魂》2020年第3期

(责编:曹淼、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