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毛泽东诗词中的鸟兽鱼虫

汪建新

2020年04月24日08:21    来源:学习时报

原标题:毛泽东诗词中的鸟兽鱼虫

  毛泽东诗词频繁运用动物形象,有飞禽、走兽、鱼鳖、昆虫,还有神话动物,借以彰显斗志,舒展胸襟,宣泄义愤,抒发意气。认真解析这些动物意象,有助于品味毛泽东诗词的意境,领略毛泽东思维的广博,把握毛泽东心志的高远。
  云横九派浮黄鹤
  毛泽东诗词常用动物作为衬托,营造诗歌意境。“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天马凤凰”指岳麓山东南的天马峰、凤凰峰,又赋以山形峰影在“春树里”腾空展翅之势。“鹰击长空,鱼翔浅底”,晴空万里,雄鹰高飞;湘江清澈,鱼儿嬉戏,“翔”字把“秋水共长天一色”写得活灵活现,使“万类霜天竞自由”变得生动具体。“若问杭州何处好,此中听得野莺啼”,五云山林峦蔚起,毛泽东忙里偷闲,闻听野莺鸣唱,这是自然美的颂歌,也是内心的惬意之曲。“飞凤亭边树,桃花岭上风”,杭州北高峰上的飞凤亭,状如飞凤。“一片飘飖下,欢迎有晚鹰”,树叶片片飘落,晚鹰欢迎游人归还,亦是游人欢迎晚鹰,“我”和“鹰”融为一体。“云横九派浮黄鹤”壮写长江烟云浩渺,虚实结合,委婉含蓄。“黄鹤”,一说指黄鹤楼;一说指崔颢《黄鹤楼》的“黄鹤”,《菩萨蛮·黄鹤楼》“黄鹤知何去”中“黄鹤”即为此意;一说代指武汉三镇,因“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名句,武汉三镇有“白云黄鹤的地方”之谓。“到处莺歌燕舞”,颇似苏轼《披锦亭》“燕舞莺啼春日长”,把井冈山“新颜”写得有声有色,春意盎然。
  毛泽东笔下的“雁”字极具感情色彩。“衡阳雁声彻”,同窗易昌陶是衡阳县人,衡雁高飞远去,挚友不幸病逝,“去去思君深,思君君不来”,毛泽东极度愁苦。“长空雁叫霜晨月”,寒霜满地,晨月西斜,大雁鸣叫,意寓红军要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而“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与王维《寄荆州张丞相》“目尽南飞雁,何由寄一言”如出一辙,寄寓了无限情思。越过六盘山,长征胜利在望,毛泽东伫立山顶,极目凝望大雁南飞,缅怀长征一路牺牲的烈士,思念留守根据地的亲人战友,牵挂中央苏区的父老乡亲。
  鲲鹏展翅九万里
  “独坐池塘如虎踞”,青蛙像老虎独霸池塘,养精蓄锐,傲视群伦。“金猴奋起千钧棒”,孙悟空疾恶如仇,不断降妖除魔。“虎踞龙盘今胜昔”,钟山像龙一样盘绕,石城像虎一样蹲踞,形容南京地势险要。但在“忽报人间曾伏虎”“独有英雄驱虎豹”中,“虎”指十恶不赦的反动势力,即毛泽东所藐视的“纸老虎”。
  毛泽东诗词纵横捭阖、气势恢宏,这得益于庄子对他的深刻影响。庄子是浪漫主义的鼻祖,以寓言讲哲学,李白《大鹏赋》称赞他“吐峥嵘之高论,开浩荡之奇言”。少年毛泽东写过《井赞》,“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表达对私塾教育封闭刻板的不满,与庄子《庄子·秋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庄子读过志怪书籍《齐谐》,鲲鹏从北往南飞,“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庄子·逍遥游》塑造了鲲鹏:“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毛泽东诗词当中,多次出现鲲鹏意象:“鲲鹏击浪从兹始”“到中流击水”“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斥鷃每闻欺大鸟”“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除“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中意指恶魔,具体指国民党反动派,属于贬义外,其他的鲲鹏形象都是褒义,包括以天下为己任的青年才俊,搏击风浪的热血男儿,经邦济世的治国栋梁,反修反霸的英勇斗士。毛泽东参悟庄子精神,蔑视“我要飞跃”的“蓬间雀”,他以鲲鹏自喻或喻人,营创出宏大壮阔、厚重渊浩的宇宙气象。鲲鹏俨然就是毛泽东的人格化身,正因为如此,他的胸襟才会如此雄浑、博大。
  铁马从容杀敌回
  骏马曾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战时又是重要的作战装备,毛泽东对马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关山蹇骥足”,关山即关隘,《木兰诗》有“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蹇”,跛也,困苦、不顺,“骥足”,代指千里马,毛泽东慨叹好友易昌陶未及建功立业便英年早逝。“万马齐喑叫一声”,龚自珍有诗句“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毛泽东称赞“中唐俊伟”刘蕡敢于针砭时弊,冒死进谏。“梁王堕马寻常事”是意外事故,表达对“少年倜傥廊庙才”贾谊的同情。
  毛泽东戎马倥偬,是“马背”诗人,讴歌战马方显英雄本色。“马蹄声碎”,马蹄声急促杂乱,表明娄山关一带高低不平,也反映出红军行军争先恐后的急迫心理。“山,快马加鞭未下鞍”,山势险峻,红军马不停蹄,扬鞭策马飞驰而过,凸现“红军不怕远征难”的豪气。“奔腾急,万马战犹酣”,用万马奔腾激战比喻群山绵延起伏,把静态的山峦写得动感十足,神采飞扬。“谁敢横刀立马?”表达对英勇善战的彭大将军的赞赏和倚重。“征马嘶北风”,战马不畏严寒,迎风长啸,象征人民军队坚不可摧的英雄气概。“人山纷赞阵容阔,铁马从容杀敌回”,视角独特,化用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一般人观钱塘潮,不外乎惊叹潮水的阵势阔大,而毛泽东由观潮联想到雄师劲旅的“十万军声”,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立马曾挥北地鞭”,回想在北方征战的戎马生涯,晚年毛泽东“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可谓“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扫除一切害人虫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文章第一句话开门见山:“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泽东立场坚定、爱憎分明,他褒扬或者贬义什么动物,既看动物本身的特性,也取决于他想要表达什么样的内容。以“鸡”为例,在“午夜惊鸣鸡”“鸣鸡一声唱”“一唱雄鸡天下白”“一声鸡唱,万怪烟消云落”“闻鸡久听南天雨”中,公鸡报晓,预示新的一天来临;“域外鸡虫事可哀”,“鸡”指鸡毛蒜皮之类的小事;而在“昆鸡长笑老鹰非”中的“鸡”出自克雷洛夫寓言《鹰和鸡》,意指口是心非、自不量力的小人。
  毛泽东的好恶情感具有鲜明的政治倾向性。“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苍龙”是一种凶神恶煞,具体指蒋介石。“勇夺虎罴威”“更无豪杰怕熊罴”“可下五洋捉鳖”,抒发了不畏强敌、不惧艰险的昂扬斗志。而在“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中,“虫儿”“苍蝇”“蚂蚁”“蚍蜉”,都是微小的虫类,表现了毛泽东“战略上藐视敌人”的宏大气魄。
  毛泽东始终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坚持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青青见卵石,小鱼囿中央”“鱼翔浅底”“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只是一般吟咏鱼儿。但在“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中,“飞起玉龙三百万”的昆仑山,到了夏季冰雪融化,洪水泛滥,致使无数百姓葬身鱼腹,家破人亡,表达出毛泽东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忧虑。血吸虫曾在南方长期肆虐,致使“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旧社会“华佗无奈小虫何”,毛泽东号召“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他“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欣然命笔写下《七律二首·送瘟神》,这是毛泽东纯粹以民生问题为题材写的作品,体现了人民领袖深深的为民情怀。

(责编:曹淼、谢磊)
相关专题
· 汪建新专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