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李达在太行山军区司令员任上

王晓建

2020年05月12日08:1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华魂》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抗日战争时期,李达(1905-1993)任八路军129师参谋长,他是1943年10月6日兼任太行军区司令员的。在此之前,129师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就已责成李达指挥了蟠(龙)武(乡)战役和林南战役。在1943年7月的蟠武战役中,李达面对进占太行山腹地山西武乡县蟠龙镇的1500余名日伪军,调集太行军区的5个团和八路军总部警卫团(特务团)参战,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法,歼灭日军100余人,伪军500余人,拔除日伪军胡蛮岭、东庄等据点10余处。

1943年8月,刘伯承、邓小平决定,由李达统一指挥太行军区、冀南军区部队各一部,再加上冀中军区警备旅,共13个团,在太行山南部的河南林县地区发起林南战役。李达采取刘伯承的战术,先命令与日伪军对峙的部队示弱后撤,后在深夜突然猛攻林县县城,再打击由安阳和辉县开来增援的日军。日伪军陷入一片混乱,日军第一混成旅团遭重创,仅徒涉山洪暴发的淇河就淹死百余人。驻林县县城的伪第24集团军前敌指挥部被攻克,伪第24集团军暂编第7军军长兼前敌总指挥刘月亭负伤逃跑,仅以身免。林南战役历时9天,攻克日伪军据点80余处,歼灭日伪军7000余人,击落日军飞机1架,缴获山炮1门,迫击炮20门,轻机枪83挺,步枪3118支,解放人口40余万,收复豫北地区的大片国土。

刘伯承师长1943年9月离开太行山区赴延安参加整风。临行前,他把6、7月间写就的《敌后抗战的战术问题》一文,郑重地交给了李达。这篇文章,对刘伯承倡导的“敌进我进”的作战方针作了概括和解说:“‘敌进我进’就是我军敢于脱离自己的后方,进入到敌人的后方,与广大民众结合作斗争的行动。”李达认真学习阅读后,对刘伯承这一重要的战术思想,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和领会。

1944年初,李达和太行军区政委李雪峰一起,制定了对日军进行局部反攻的指导思想。他们利用日军从晋冀鲁豫地区抽调兵力增援太平洋战场的战机,根据刘伯承“敌进我进”的战术思想,指挥太行军区部队向日伪军占领的城镇和交通线稳步推进。收复榆社、辽县(今左权)、林县县城,袭入石家庄、邢台、内丘、马首、微水等火车站。

1944年全年,李达、李雪峰指挥太行军区部队作战4048次,毙伤俘日军2456人,毙伤俘伪军1万余人。攻克、逼退日伪军据点和碉堡364个,收复国土4748平方公里,解放人口57万。

1945年1月21日,李达指挥太行军区部队4个团另3个独立营,在冀鲁豫区党校(平原分局党校)警卫团配合下,于豫北地区发起了道(口)清(化)战役。道口镇是滑县县城,清化镇是博爱县城,日军第117师团、伪军第五方面军等部以重兵驻守。刘伯承曾借用中国古代的五行说,把任务、敌情、我情、地形、时间作为五行,称为五行术。李达运用这五行术,在战前动员各参战部队做了充分的准备。战役打响后进展顺利,先扫清道清铁路以南的日伪军据点16处,并歼灭日军第117师团390大队一部;再进击道清铁路以北,攻克马坊、五里源、百泉等重要据点,并一度攻入辉县县城。日军判断八路军下一步必定会攻打清化镇东北方向的获嘉、修武等城,连日收缩兵力加强城防。李达发现日伪军调整部署后,北起新乡、西至郑州、东至开封的三角地带兵力空虚,决心以一部为东路军,出击东南方向的原武、阳武(今原阳)地区,一部为西路军,挺进温县、孟县地区。到3月下旬,西路军一度攻入孟县县城;东路军攻入原武县县城,争取原武伪军300余人反正,接着乘胜越过老黄河,兵锋逼近当时的河南省省会开封城郊。驻开封的日军第117师团部感受到威协,下令在大白天关闭开封城门。1945年4月1日,李达下令收兵,道清战役结束。道清战役的战果是:歼灭日伪军2500余人,收复国土2000多平方公里,解放人口75万,并建立起4个县级抗日民主政权,打通了太行抗日根据地与新开辟的豫西地区之间的联系。

1945年4月1 1日,在道清战役结束10天后,中共中央军委在致新四军、八路军南下支队和东江纵队等部领导人的电报中,肯定了道清战役的经验。中央军委的电报指出:确实弄清敌情,实行“重点主义”的兵力部署,采取不规律的闪击行动,并加强伪军工作和展开地方工作等,是道清战役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1945年5月29日,八路军总部发出指示,要求华北八路军各部队对日伪军展开更积极的攻势,发扬顽强与攻坚精神,组织大规模的战役战斗。李达坚决贯彻八路军总部的指示,指挥太行军区部队收复了日伪军盘据的晋东南陵川、辽县、晋城、和顺4座县城。之后,李达与李雪峰、黄镇等太行军区领导研究了下一步的攻势作战计划,经北方局批准,准备发起声势浩大的安阳战役。

1945年6月1 1日,在延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没有参加中共七大的邓小平政委当选为中央委员。党中央随即通知邓小平到延安出席七届一中全会。正在筹备安阳战役的李达从部队赶来为邓小平送行。邓小平听过李达的汇报后说:“要通过这一仗提高部队打运动战和攻坚战的水平。多年来,我们习惯了打游击战,可是要获得最后胜利,光靠打游击战不行,还必须学会打正规战。”

李达调集太行军区第三、第四、第五、第七、第八军分区部队和八路军总部警卫团共9个团的兵力参战,另调集5个县独立营、自卫队和3万余名民兵配合作战。1945年6月29日,安阳战役揭开战幕,冀鲁豫军区部队和太行军区第一、第二、第六军分区部队积极配合,先期在平汉铁路(今京广铁路)东侧和元氏、获鹿、赞皇、武安、沙河等地向日伪军发动攻势。这使得安阳战役已进行了两天,日军指挥官仍未能判明太行军区部队的主攻方向是哪里。

值得一提的是,在生活上得到李达多方关照的美军驻太行军区观察组,应李达的要求呼叫了驻陕西的美军轰炸机助战。两架美军轰炸机果然从西安起飞,飞至安阳城上空投弹轰炸了日军第一混城旅团部。这次轰炸的规模虽不大,却使日军大为震惊。因为多少年来都是日军飞机对中国抗日根据地军民狂轰滥炸,想不到如今他们眼中的“土八路”,竟然也有了空中支援。美国空军配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作战,这是历史上少有的一次。

在安阳战役第一阶段作战中,太行军区部队歼灭伪剿共第1军第3旅旅部和第2旅,生擒伪第3旅旅长杜有桢;歼灭日军第1混成旅团士官训练队,击毙兼任士官训练队队长的第74大队大队长大泽少佐。第二阶段作战中,太行军区部队夜袭安阳火车站,炮击安阳西关。震慑之下,大批伪军官兵集体缴械投降。邯郸日军见安阳吃紧,出动900余人和几辆坦克沿铁路线来援救,刚走到河北、河南交界的丰乐镇,就因丰乐火车站被太行军区部队攻克,而不敢继续南进。第三阶段作战中,太行军区部队攻克鹤壁集、时丰、唐仲,占领平汉铁路以西的大片地区,破坏了观台至丰乐铁路及铁路沿线的全部碉堡炮楼。李达来到扒铁路、拆炮楼的现场,号召战士、自卫队员、民兵多扒多拆铁轨,以运回太行山区后制造武器和农具。

安阳战役共进行10天,1945年7月9日结束,歼灭日伪军2300余人,击溃900余人,另有1000余名伪军反正或投诚;收复国土1500平方公里,解放人口35万。安阳战役胜利结束后,延安《解放日报》报道了安阳战役的详细战况,并于7月29日转载了李达与《新华日报》(太行版)记者的谈话。李达指出:“安阳战役中,我军士气旺盛,动作神勇,组织非常周密,在精神上、物质上完全压倒了敌人。我军从游击战、麻雀战进入进攻的野战范围,获得了许多新的作战经验。”

一向以好参谋长著称的李达,通过他在太行军区司令员任上的战绩则可以看出:李达不仅是好参谋长,也是优秀的指挥员。1955年李达被授予上将军衔。

原载:《中华魂》2020年第4期

(责编:曹淼、赵晶)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