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徐立清:能文亦能武

闫荣安

2020年08月05日08:2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党史纵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走进安徽金寨干部学院,一进门迎面就是以开国中将徐立清的名字命名的教学办公楼——“立清楼”。“立清楼”的命名既是为了表达对徐立清将军的崇敬、缅怀和纪念,也是为了激励广大教职员工和前来培训的学员学习徐立清的高贵品格,做党的好干部。

徐立清(1910.4—1983.1),安徽省金寨县人,曾长期担任军队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是我军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人。有不少人可能会认为他只是一名激扬文字的文官,而实际上徐立清曾多次亲自指挥战斗,在战场上挥斥方遒,可谓文韬武略,文武双全。

参加红军不畏死 危艰杀敌勇当先

1929年8月,年仅19岁的徐立清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在第三十二师监护连当战士,入伍后即投入第二次反“会剿”的战斗。由于敌我兵力悬殊,红三十二师和赤卫军虽奋勇抗击,但仍难以取胜,后于8月17日向光山、麻城边界转移。

敌人攻入苏区后,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大批共产党员、红军家属及农协会骨干被杀害。在这危急关头,红三十二师选派部分人员组成游击队返回金寨地区,伺机消灭敌人,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返回被凶恶敌人占领的家乡,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但徐立清没有畏惧,积极报名参加。

回到家乡后,徐立清等人利用熟悉地形等有利条件,以小股游击的方式,运用声东击西的战术,袭扰敌人,疲劳敌人,寻机消灭分散之敌,使敌人军心恐慌、不得安宁。到了夜晚,徐立清等又化装成民团“摸瓜”,杀土豪劣绅。仅12天时间,消灭敌人100多名,除掉10多名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打得敌人惶惶不安。徐立清和游击队回到师部后,师长周维炯表扬他们说:“你们这些穷苦出身的小同志,为人民除了害,也为红三十二师争了气。”

1930年5月,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统一后,徐立清又参加了消灭六安独山、麻埠之敌和攻打英山的战斗。作战中,徐立清机智勇敢,不怕牺牲,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夸奖。同年9月,徐立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临危受命显身手 杀出血路破敌围

1931年11月7日,红四方面军成立,下辖红四军、红二十五军。11月底,徐立清被任命为红四军第十一师政治部组织科科长。随后,他参加了著名的黄安、商(城)潢(川)、苏家埠、潢(川)光(山)4次战役。在战斗中,徐立清采取树立典型、火线入党、战前动员等多种方式鼓舞士气,振奋精神。同时,通过散发传单、战场喊话等形式宣传红军政策,瓦解敌人,收效显著,多次受到师首长表扬。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第四次反“围剿”失利,被迫离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向西转移,国民党调集30余万兵力围追堵截。红四方面军一路惨烈征战,于11月4日到达了鄂豫陕三省交界的南化塘,遭敌人从东、南、北三面包围进攻。红十一师在南化塘东化山坪、太山庙一带与敌六十五师激战,伤亡严重,形势十分危急。此时,为了保障部队突围,徐立清临危受命,组织带领100多名干部和党员骨干组成一支“共产党员先锋队”为部队开路。先锋队的成员作战经验丰富,而且敢打敢拼、不怕牺牲,他们在徐立清的带领下与敌人拼杀两天,以牺牲30多人的代价,成功地为后续部队杀出了一条血路,突出重围。师首长后来在干部会上特别赞扬徐立清为这次成功突围做出的突出贡献。

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其间徐立清又屡建功勋,先后升任红十一师第三十二团政治处主任、第十二师政治部主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等职。

1934年2月,在粉碎敌人“六路围攻”的战役中,徐立清冒着敌人的炮火在一个师指挥所指挥战斗。突然,敌人一发炮弹在指挥所边爆炸,一名干部头部被炸伤,昏了过去。徐立清不顾危险,立即冲上去背着他向安全地带转移。敌人又一发炮弹打来,徐立清迅速用身体掩护伤员,自己却被震昏。事后,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在一次干部会上,特意表扬了徐立清这种临危不惧、舍身救战友的高尚品格,号召全军向他学习。

惨烈西征不怕难 身陷囹圄勇逃脱

1935年5月,徐立清参加了艰苦卓绝的长征。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后,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红四方面军总部率第五军、第九军、第三十军共2.18万人组成西路军,进入甘肃河西走廊,任务是“打通国际路线”。西路军渡过黄河后,克古浪、战永昌,与国民党军马步青、马步芳部展开激战,大量伤员急需医治。在药品材料无着的情况下,时任总部卫生部政治委员兼总医院政治委员的徐立清亲自带着医务人员上山采药,到村庄找纱布,千方百计救治伤病员。

1937年3月,由于敌强我弱,加之天气严寒,我军粮食、弹药和服装极度缺乏,西路军征战惨烈,损失异常严重。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决定,剩余部队分成3个支队就地游击。徐立清奉命带领总卫生部、总医院工勤人员、伤病员和随军家属归第二支队,向西线山区运动,吸引敌人,掩护战斗部队摆脱敌人。在行进途中,第二支队多次与敌人遭遇,队伍被打散。余部在夜间休息时被敌人包围,徐立清被俘后被关进了敌人的监狱。

在狱中,徐立清与关押在一起的秦基伟、方强、卜盛光等20多名红军干部商量,牵头成立了狱中党支部。党支部的工作重心有两条:一是做好牺牲的准备,就义时要昂首挺胸,高喊“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不能装孬,死要死出红军的姿态,让群众看见红军的形象;二是如果敌人暂时不杀,就要想法带领大家越狱找部队,如果找不到部队就要就地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扩大队伍后再寻找组织。后来,在敌人将被俘人员从兰州押解到西安途中,徐立清和几名狱友趁夜晚下大雨之机,成功逃脱,在镇原找到了红军部队。经组织审查后,徐立清出任红军援西军政治部宣传科科长。

抗日战场显神威 智勇歼敌建功勋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国共合作,开始了全面抗战。在陕北的红军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不久,徐立清接替王新亭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

1939年1月,日军调动3万部队分11路向冀南南宫地区分进合击,企图消灭或驱逐冀南八路军。一二九师首长研究决定,成立6个机动集团,对付敌人的“扫荡”,徐立清被任命为冀南东进纵队政治委员兼第五支队政治委员。他指挥部队在曲周安儿寨袭击敌人侧背,并夜袭宁晋大杨庄之敌,毙伤敌多人。他还命令部队在城口设下埋伏,痛歼钻入“口袋”的日军,打得敌人乱作一团。丧心病狂的敌人向我军阵地施放毒气弹,徐立清立即指挥部队快速抢救被毒倒的伤员,同时命令预备队投入战斗,打得敌人狼狈不堪。此战毙俘日军近千人,烧毁汽车多辆,同时缴获了大批的武器弹药。

1940年初,徐立清被选为中共七大代表,并负责率领一二九师代表团赴延安参加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入延安军政学院、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1944年2月,为了加强陕甘宁边区的防卫力量,中央军委组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新编第四旅,王近山任旅长,徐立清任政治委员。

1945年8月初,国民党顽固派胡宗南部联合地方军阀不断对八路军挑衅,突然进占关中淳化爷台山八路军阵地,企图将之作为进攻延安的跳板。

为制止内战,收复失地,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联防军司令部成立了爷台山反击战临时指挥部,张宗逊任司令员,习仲勋任政治委员,抽调新四旅、教导一旅、教导二旅和三五八旅共8个团参战。

新四旅是主攻爷台山的部队之一。接到任务后,主持工作的徐立清立即召开会议进行部署。

8月8日凌晨3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徐立清和王近山指挥部队乘着墨黑的雨夜向敌人前沿阵地发起进攻。敌人疯狂抵抗,爷台山枪炮声震耳欲聋、硝烟弥漫,最后双方展开了肉搏战。霎时间,我军的喊杀声惊天动地,打得敌人鬼哭狼嚎,丢下20多具尸体逃往山上。

因敌人居高临下,火力很猛,我军数次进攻受挫。徐立清见状,立即下令暂时停止攻击,撤出战斗,避免更大的损失。王近山后来说,徐政委的决心是果断的,不及时撤出战斗,我军就会遭受更大的伤亡。随后,就在王近山、徐立清等人研究新的作战计划时,敌人派一个连突然向旅指挥所发起攻击。徐立清让大家继续研究,自己拔出手枪,带领部队向这股敌人猛冲猛打,敌人死伤过半,残部抱头鼠窜。

退敌后,徐立清继续参加研究。他建议,将我第七七一团暂时撤离,使敌人误以为我军怯战而放松警惕,得到了大家的赞同。第二天8时许,王近山、徐立清指挥主攻部队向敌人防守最薄弱的北坡猛攻,很快攻占了爷台山山顶,歼敌1000多人,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文韬武略展风采 解放战争逞英豪

1946年,国民党当局背信弃义,撕毁停战协定,向我中原解放区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全面内战爆发。1947年3月,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成立,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徐立清任政治部主任。

这时,国民党胡宗南部大举进攻陕甘宁边区,形势十分严峻。西北野战军参加了苦战7昼夜的延安保卫战,并接连取得青化砭、蟠龙镇战斗的胜利。徐立清出色的工作对战斗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不怕牺牲、勇往直前的精神得到了彭德怀、习仲勋等领导的赞许。

习仲勋曾回忆:“我是西野的副政委,徐立清是政治部主任,我们都是文官,可我们都是亲临前线指挥作战,条件差,困难多,可我们想办法克服这些困难,苦战、勇战,终于完成了抗击任务。”

1947年5月,在攻打蟠龙镇的战斗中,徐立清不怕牺牲、智勇双全的优良品质给彭德怀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当时,由于敌人南下迅速,途经永坪时又很快占领了阵地,逼近了彭德怀所在的指挥所,炮弹在指挥所周围爆炸,情况十分危险。为了保证彭德怀的安全,徐立清当即请命,亲自率领警卫连,冒着敌人的炮火冲到了彭德怀的指挥所。正在举着望远镜观察战场的彭德怀看到徐立清来了非常惊讶。徐立清当即指挥警卫连布置好兵力,掩护彭德怀安全离开。彭德怀说:“立清,我看咱们还是一起撤离吧。”徐立清坚持道:“这不行,您撤离后我再离开,一定要保证您的安全。”

彭德怀刚转移到安全地带,敌人就冲了上来。徐立清在指挥掩护部队撤离时,差一点被一发炮弹打中。

从永坪回来后不久,我军就发起了对防守蟠龙镇之敌李昆岗一六七旅的攻击。一六七旅是胡宗南装备最好、火力最强的嫡系部队,旅长李昆岗被称为是胡宗南的四大金刚之一,这是一颗难拔的硬钉子。

由于我军缺乏火炮,攻坚主要靠土木作业和爆破作业,要摧毁敌人的坚固工事很困难,前几次攻击都失利了。面对这种困境,徐立清向彭德怀提出暂停攻击,巩固已有阵地的建议。部队停止攻击后,徐立清仔细观察后再次向彭德怀献计:采取堑壕作业逼近敌工事,攻击部队编组轮番佯攻掩护,以消耗敌人的火力。彭德怀采纳后,调整了部署,果然奏效。

经过一番激战,我军夺取了蟠龙镇的东山、北山主阵地,黄昏时又居高临下向蟠龙镇发起了总攻。此时,徐立清及时地提出了“打进蟠龙镇,活捉李昆岗”的战斗口号。这一口号极大地鼓舞了全军士气,战士们士气高涨,口号声响彻云霄。敌人土崩瓦解,我军大获全胜。蟠龙一仗,取得了全歼敌少将旅长李昆岗以下6700余人,活捉李昆岗,缴获军衣4万余套、面粉1万多袋、骡马1千余匹、山炮6门、子弹100余万发的辉煌战果。

8月18日,在歼灭逼近沙河店之敌的战斗中,徐立清亲率新四旅冒着倾盆大雨进入阵地。战斗打响后,徐立清和第十六团团长袁学凯在战壕里直接指挥战斗。眼见敌人冲了上来,徐立清就端起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接着,他率领战士跃出战壕,冲锋陷阵,与敌人展开短兵相接的战斗,直至取得胜利。新四旅英勇顽强,打出了军威,徐立清文官武将的风采也给指战员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1947年10月9日,西北野战军组建第六纵队,罗元发任司令员,徐立清任政治委员。1948年,我军由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罗元发、徐立清率第六纵队参加了攻打宜川、瓦子街的战斗,经过勇猛血战,取得了战斗胜利。敌二十九军军长刘戡自杀,敌参谋长刘振世被活捉。

随后,为彻底消灭胡宗南部,六纵在罗元发、徐立清的指挥下,坚守西府屯子镇吸引敌人,在极为艰险的情况下,经与敌重兵激战,完成了掩护西北野战军总部和兄弟部队突围的任务,自己也成功地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彭德怀亲自迎接他们,并深情地和徐立清握手,说:“你们打得好,打得很顽强!我代表总部的同志们来迎接你们。”彭德怀讲完话,向大家敬了个礼,指战员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1949年2月1日,西北野战军被改编为第一野战军,第六纵队被编为第六军,军长罗元发,政治委员徐立清。改编后,第六军先后取得攻克蒲城、富平、大荔等战斗的胜利。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第六军奉命解放西安。5月20日拂晓,罗元发、徐立清指挥部队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突破渭河敌军防线,歼敌1个营和1个团。接着,在我军猛烈炮火的掩护下,部队兵分3路攻入西安城内,西安胜利解放。彭德怀致电罗元发、徐立清予以嘉勉。中共中央致电祝贺西安解放。

1949年秋季,中央决定由王震任司令员、徐立清任政治委员率领第二军、第六军组成第一兵团,共7万余人,向新疆进军。在3个月的时间里,进疆部队行程3000多公里,胜利进驻新疆各地,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实现了新疆的和平解放。

新疆建设兵团原副司令员曾继富生前回忆,和平解放后的新疆当时并不和平。军统特务、起义部队中的反动分子同土匪乌斯满、贾尼木汗等遥相呼应发动武装叛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王震、徐立清亲自指挥剿匪战斗。当徐立清听到国民党起义部队中的叛军在红柳峡残酷地杀害了我军教导员刘任禅时,十分震怒,他当即与王震商议,要不惜代价把这些匪徒消灭,为死难烈士和乡亲们报仇。1950年4月1日,剿匪部队按照王震、徐立清的命令,冒着零下38摄氏度的严寒,克服雪深山陡的困难,日夜兼程,对叛匪巢穴大、小红柳峡进行突袭。叛匪溃不成军,丢下几百具尸体和大批辎重,仓皇逃命。王震、徐立清命令乘胜追敌,一网打尽。在第二次战斗中,我军又击毙伤匪150余人,俘虏800余人,解救被裹挟的9个哈萨克部落群众1.4万余人。

在革命战争时期,徐立清驰骋疆场、战功卓著;在和平年代,他淡泊名利、大公无私,是一位文能提笔、武能上马的优秀领导干部。毛泽东曾评价“徐立清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军队的好同志、好干部”。徐立清逝世后,张爱萍在《痛悼徐立清同志》的挽诗中写道:“源本立清去自清,路通风霜不计程。惜君征途重谨慎,后继有人慰英灵。”道出了徐立清一身清白、勤恳谨慎,为共产主义事业竭诚奋斗的一生。

原载:《党史纵览》2020年第5期

(责编:曹淼、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