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朱德在南昌起义前后巧妙运作统战关系

倪良端

2020年08月18日08:0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华魂》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1927年8月1日凌晨,清脆的枪声震响南昌城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打响了。时任国民革命军第3军军官教导团团长、南昌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南昌起义前敌委员会参谋团成员的朱德,充分利用他与滇军高级将领的老同学、老同事的渊源关系,灵活地开展统战工作,有效地掩护、保护了起义领导机关指挥起义和参战部队投入战斗。他和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聂荣臻等开展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武装斗争。南昌起义部队战略转移南下时,朱德借助他在滇军时的声望和旧谊,得到驻赣粤滇军将领协力相助。历经艰难曲折,把中共培育的南昌起义精华保存下来,发展壮大,带上了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开辟了人民革命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光辉道路!

与朱培德再度合作

1926年底,四川军阀杨森以防止部属被“赤化”为名,将朱德“礼送”出境。1927年1月,朱德遵照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前往南昌转入驻南昌、九江、吉安一带的国民革命军第3军朱培德部工作。

朱培德,云南陈丰人,与朱德同为云南陆军讲武堂丙班毕业生。就读讲武堂的朱德与朱培德品学兼优,文武双全,表现出众。每逢外国领事来讲武堂参观考察,总办李根源总是指令朱德、朱培德指挥学生操练表演。二人配合默契,指挥得体,时称“模范二朱”。

“模范二朱”会面,无话不谈。

朱培德向朱德倾诉:“我部在与孙传芳部主力激战伤亡很大,现任中下级军官几乎多半是临时递升的,军事技术、政治思想水平都较低,有亟待整训提高的必要。”朱德敏锐地捕捉到朱培德欲急扩充部队,培养造就大量军事骨干的心理,当即向朱培德建议:成立军官教导团。朱培德欣然采纳,任命朱德为第3军军官教导团团长,校址设在永和门内原江西陆军讲武堂。2月,接收了学员1100多人,军官教导团如期开课操训,教学内容包含军事和政治。朱德在注重军事训练的同时,尤其注重学员政治思想觉悟的提高。朱德在军官中发展中共党员,秘密建立了共产党支部或小组。当时江西的工农运动高涨,不少工农干部参加了教导团举办的短期培训班。郭沫若、方志敏、邵式平等常被朱德请来给学员们讲课。国民革命军第3军军官教导团虽然名义隶属第3军,但是实际上受中共中央军委和江西省委领导,成为中共培养军事人才的重要基地。在学员中培养发展的中共党员,在南昌起义以及后来的历次革命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朱培德就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的第二天(1927年4月10日),任命朱德为南昌市公安局长。如此,朱德一手抓军官教导团,一手抓地方治安。其间,朱德率军官教导团和工人纠察队收缴了蒋介石驻南昌牛行车站宪兵团的枪械、攻打蒋介石特务组织所把持的国民党江西省党部、逮捕了程天放等反共分子,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为后来南昌起义扫除了障碍。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郭沫若写下脍炙人口的《请看今日之蒋介石》,尖锐指出蒋介石政权已成为代表流氓地痞、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卖国军阀等一切反革命势力的中心力量。朱德读后一再催促郭沫若尽快发表。朱培德先在军中印发这篇檄文。

腥风拂拂血雨洒洒的1927年春夏,中国人民的鲜血染红了大江南北。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屠杀革命者的血迹未干;李济深在广州捕杀了共产党员、革命分子2000余人;不几天许克祥制造了“马日事变”,在长沙大肆搜捕杀戮共产党人、革命群众??

反革命的阴风刮来南昌,见风使舵的朱培德秘密接受蒋介石旨意,公开打出反革命的黑旗。他用武装把江西省、南昌市机关的共产党员“请”去开会,假惺惺地说:“你们要闹革命的,去武汉闹吧!我这里以礼相送。”吹吹打打的军乐队把共产党员强行押上南昌开往武汉的火车——“礼送出境”。

得知此事的朱德极为愤怒,立即登门质问朱培德。见严肃、郁闷、匆匆而至的朱德,朱培德强装笑脸说:“玉阶兄,我是不得已而为之呀!望玉阶兄能谅解弟之处境与难为??”朱德一字不吐,十分克制和耐心地听下去,探探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见朱德缄口不言,朱培德好似受了莫大委屈似的摊摊手,难为情地说:“依我看,玉阶兄最好能在三日内离开南昌。不然,你的人身安全小弟实难保证!啊——”

听到此,朱德怒视着向自己下驱逐令的朱培德说:“凡是反共的人,都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望你再三思而行!至于我的安危,早已置之度外。”朱德义正辞严地说着,尴尬十分的朱培德感到无地自容。进逼一步的朱德成竹在胸地说:“当年,我朱某追随孙中山革命是这样;今天,作为堂堂正正的共产党人,为无产阶级的解放更不计较个人安危了。此时此地可以奉告:我朱德在南昌的安全,相信还不会成大的问题。”掷下这句话,朱德大踏步走出朱培德住处。

朱培德紧追上朱德,言不由衷地说:“我相信,不会有人敢在玉阶兄身上打主意的??”“但愿如此。”朱德急急地走着,愤愤地回答。

“模范二朱”虽分道扬镳,但在中国共产党危难时刻,朱培德没有向中国共产党人举起屠刀。可见,朱德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拜会金汉鼎

为把南昌发生的情况报告党中央,朱德决定立刻离开南昌。可是,公开、直接出走会引起张发奎、朱培德等嫌疑,有伤军官教导团内部的和气。经过深思熟虑的朱德决定先去九江,在金汉鼎处暂住以掩人耳目。行动路线定下来后,朱德警卫员刘刚去牛行车站买当日的火车票。

冒雨从牛行车站赶回的刘刚报告:“今日去九江的客车没有了,拉煤的车下午去九江。”朱德在屋里踱来踱去,算计一阵后当机立断对随从人员说:“作好准备,乘煤车,去九江!”

6月8日早晨抵九江,朱德拜会国民革命军第9军军长、赣北警备区司令金汉鼎。

金汉鼎,云南江川人,云南讲武堂特别班毕业生。在护法和护国战争中,朱德、金汉鼎皆以骁勇善战驰名军中,在川南宜宾一带民间传诵着“金朱支队惹不得”的民谣。两个并肩战斗,相互援手,不仅是拜把兄弟,更是生死与共、祸福同享的亲密战友。1927年初,朱德在南昌与阔别5年的金汉鼎重逢,悠悠往事,历历在目,感慨多多。1922年,唐继尧杀回昆明,朱德、金汉鼎等结伴跳出云南。历尽艰难到达上海时,孙中山挽留他们整理滇军。为寻求革命真理,朱德去了马克思的故乡。金汉鼎奉孙中山之命,南下广东参加了滇军重振工作。他们当时虽各行其道,但友谊是存在的。朱德讲述在马克思故乡、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见闻,金汉鼎听罢感到前所未有的奇妙与新鲜。当谈到中国革命出路时,朱德坚定地表示:“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想利用一个军阀打倒另一个军阀,中国革命是永远不会成功的。”金汉鼎虽然对朱德的有些话语不甚理解,但是能体会老同学心中存有“鸿鹄之志”。长久的离别不但没有冲淡两人的情感,反而使他们觉得情谊弥足珍惜。

金汉鼎握住突然来访的朱德的手,热情寒喧后吃惊地问:“是什么风把玉阶兄刮来了?”“南昌刮了九级台风,铸九(金汉鼎的字——笔者注)兄难道不知道吗?”朱德语意双关地回答。“听说,南昌的风声很大!”金汉鼎附和着与朱德步入客厅。

金汉鼎殷情地款待朱德一行。

第二天,蓝天如洗。朱德等由金汉鼎派专人护送去庐山,住进牯岭仙岩公寓对面杨如轩新造的别墅。杨如轩是朱德在云南讲武堂时的同窗、结拜弟兄、滇军时的部下。安排朱德在那儿避风险,足见金汉鼎对朱德是真诚的。

风景如画,气候宜人的庐山是避暑胜地。然而,急于向党中央报告南昌情况的朱德,无心久留。他换上便装下山,搭外轮去武汉。

在武汉,朱德向党中央汇报了南昌以及江西省近来发生的反共反革命事件。

7月18日,中共中央在武汉召开会议作出决定:与国民党武汉政府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脱离关系,回广东继续革命。中共中央举行南昌武装起义的决定初步形成,中央派在南昌有工作基础的朱德回南昌作准备。

7月20日,受命返南昌的朱德在九江巧遇赴庐山的金汉鼎:“玉阶兄.我奉命上山,在船上说话。”急如星火的金汉鼎拉住朱德,边说边上船。金汉鼎告诉朱德:“刚接朱培德从庐山来的电话,说汪精卫、张发奎到了牯岭,要我立即上山商量要事。”“什么事?”朱德急问。“我猜不透,近来流言蜚语不断,风声很紧,像要发生什么事!”金汉鼎这样回答。“朱培德近来的态度如何?”朱德探问金汉鼎。“在目前形势下,当然是倾向汪精卫的。”朱德问金汉鼎:“铸九,在这多事之秋,你有何打算?”金汉鼎毫不掩饰地回答:“我能有什么打算?跟着朱培德干呀!”听了此话朱德劝道:“铸九,江西这帮子人都是灰色的,不愿革命了。我们去广东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重振北伐大业吧。”对于朱德的好言相劝金汉鼎无动于衷,心事重重地说:“玉阶兄,你刚来江西,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不甚了解。我看,凡事谨慎一点为好!”显然,金汉鼎拒绝去广东,朱德感到无话可说了。

这天,谭平山、李立三、叶挺等同聂荣臻在九江举行会议,决定“在军事上赶快集中南昌,运动20军(贺龙任军长)与我们一致,实行南昌暴动。”

金汉鼎邀朱德等庐山歇宿,朱德婉言谢绝。赶回南昌,朱德立即投入到了紧张的暴动准备工作中。

侦察敌情

回到南昌,朱德即向中共江西省委通报中共中央关于举行南昌起义的情况。在省委的统一领导下,朱德积极参与“南昌市民欢迎铁军大会筹备处”的工作,负责接待站、运输队和落实部队驻地等后勤保障事务。

受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重托的朱德,夜以继日为起义做着最机密的准备工作。他频频“拜访”驻南昌的高级军官、各界上层人士、社会名流,派员对驻南昌及附近各式部队秘密侦察和调查。几天的工作,朱德基本搞清了敌方军事人员的数量和素质、武器装备和配置、火力部署及援兵补充等情况。夜色笼罩南昌市花园角2号寓所,朱德在暗淡的灯光下伏案绘制着敌军火力分布图??

7月27日,在九江传达了中央常委会同意发动南昌起义决定的周恩来,以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身份来到南昌领导起义工作。当周恩来出现在花园角2号时,朱德十分惊奇,激动地说:“恩来兄,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呀!”周恩来风趣地回答:“赢得时间就是胜利嘛!玉阶兄,我们必须争分夺秒哟!”喝了几口热茶的周恩来,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面滚落。朱德见状,忙递上湿毛巾。周恩来擦着汗,微笑着说:“玉阶兄,淡谈情况吧。”

朱德将了解的敌我及各界动态向周恩来汇报,对预案的处置发表个人意见。周恩来静静地听着,记录着,不时同朱德讨沦着??汇报中,朱德将从街上买的几张南昌市街道略图、自己绘制的敌军火力配置图递到周恩来手里。周恩来看着敌火力配置图非常满意地说:“这张图好极了!”拍着朱德肩膀夸赞:“玉阶兄,你为起义立了头功呀!”

朱德继续说:“南昌城内城外6个团,有一定的战斗力。我开办的军官教导团,留下的有3个连。我在南昌市公安局争取过来的保安和消防官兵,有四五百人。人虽不多,武器也不算好,但他们熟悉地形、了解情况,暴动有望成为可靠力量。遗憾的是,前几天朱培德把在南昌的军用物资运走啦!”周恩来赞许地说:“玉阶兄,你提供的情况是制定暴动方案的依据,你为前敌委做了大量的、深入细致的工作呀!”

朱德继续说:“上层军官的工作进展不大,他们中的许多人长期追随军阀,趋炎附势、追名逐利??”“这不足为奇。他们的总指挥张发奎、朱培德就是这样嘛。对他们,我们不抱幻想;对他们下面的将领、下级军官,我们要做耐心细致工作的,努力争取他们同情或站到我们这一边。”周恩来就统战工作发表意见后兴奋地告诉朱德:“据可靠消息,由党掌握的武装力量有贺龙的20军、叶挺所在的11军、共产党员卢德铭任团长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武汉军校部分及周士第的第25师。这些武装部队,有望在起义暴动前夕集结南昌。这样,我们的兵力多于敌人。敌方虽在赣南、赣东有部队,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朱德听了周恩来关于起义兵力的动员部署,倍受鼓舞。

南昌起义准备基本就绪,前敌委员会决定:8月1日凌晨4时发动起义。根据部署,朱德出面租下中山路洗马池江西大旅社,在那里设立指挥起义的大本营。军官教导团、南昌市公安局参加起义的准备工作,在朱德精心策划和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7月31日晚,遵照前敌委的指示和参谋团的部署,朱德赴城西执行特殊任务。

执行特殊任务

参加起义的各部队于31日夜进入各自的岗位,静静地等待周恩来发出的起义信号。

可是,南昌城西佳宾楼里灯火辉煌,酒令频传,杯箸丁当,笑声不绝。这里,作东请客的朱德悠闲自得的应酬着。

滇军第3军第23、24团是朱培德的主力、起义军的劲敌。为拖住这两个团,前敌委指示朱德在7月31日晚宴请团长、团副们,用调虎离山之计控制团长,削减其部队战斗力。

31日,朱德向驻城东的滇军第23团团长卢泽民,第24团团长肖日文发去请帖:是日晚赴宴。捧着请柬的军官们受宠若惊:是颇有资历和威望的滇军高级将领朱德发来的呀!十分荣耀。

夜幕降临了,军官们欣欣然赶来城西。高擎酒杯的朱德笑容满面地说:“我们虽同在一城,却难得一聚。今天,我朱某请滇军各位将领光临,纯属叙旧,各位宽怀畅饮!”说着,巡回敬酒,为各位挟菜??笑逐颜开,谈笑风生。酒过三巡,肖团长起身代表来客表感激之情:“朱将军乃我滇军前辈,赐吾等如此殊荣,实在担当不起。能与将军同桌共饮,实为今生难得。有幸北伐,相聚在赣。虽是异土他乡,但能同朱将军在一起,倍感亲切。今后,将军若用得着部下之处,吾等将效犬马之劳!”一阵掌声后朱德说:“你我弟兄,是一家人嘛!当年同属蔡锷将军麾下,今天同归朱总指挥领导。理应如此,不必客气。”朱德的豪爽、大度,使客人无拘无束地饮酒、吃菜、叙旧、谈心,笑语不停,欢声不绝。朱德时而把壶斟酒,时而捉箸添菜??

已经酒足饭饱,“时间不早了,我们告辞吧!”有人提议。朱德看看怀表说:“早着呢!各位,今夜无事,何不搓几圈麻将?这附近有极好的去处!”卢团长一听,眉飞色舞,精神抖擞;肖团长竭力附和:“好,来几圈,难得机会呀!”酒醉饭饱的团长、团副们说说笑笑地随朱德来到大士院32号,毫不推辞地“开战”。警卫员刘刚按朱德的布置,把滇军卫士们请去另处喝酒。

夜深了,团长们玩牌兴致依然很浓。朱德假意哈欠连连,团长们力劝他去睡觉。朱德顺水推舟说:“你们尽兴地玩,两个小时后我再来。”肖团长说:“安心睡吧。”“不,谁胜谁负还未定论呢!”朱德边说边往外走,似乎睡意很浓。

朱德刚离去,第24团副官闯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报告肖团长,9点钟时接上峰通知,说贺龙部一副营长密报明晨4点共产党要暴动??命令各团严加防范,严守岗位。”

闻“暴动”二字,团长们惊呆了,半响回不过神来,张皇失措。胖子肖团长知道坏事了,对副官大发雷霆:“混账东西,不早来报告?”“接到指挥部电话,我跑遍全城未找到团长。后来,电话挂到你家里,太太说听你的卫士说,才知道??”受了莫大委屈的副官,断断续续地申辩。团长、团副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原地直打转,惊恐、惶惧、慌张??

朱德知道起义暴动时间泄了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镇定自若,从容不迫地走来,清清喉咙说:“各位老弟,不必惊慌。在这多事之秋,蜚短流长,什么谣言都有!‘暴动’、‘起义’,天天都听到,未必可信。各位都是大风大浪中闯荡过来的,何必大惊小怪?天塌下来有颗脑袋顶住,怕什么!来、来、来——各就各位,尽兴而散!”“朱将军,我们哪能同你相比呀!你同朱总指挥是云南讲武堂的同学、交情深厚。我们不过是他麾下的芝麻官儿。万一出了事,脑壳不搬家吗?谢谢朱将军款待,改天再聚。”卢团长代表大家向朱德告辞后,如丧家之犬向各自的营区匆匆奔去。

朱德不强留,打着哈哈送客出门。他急转身换上军装,佩好武器,在警卫员刘刚等陪同下赶往中山路江西大旅社,向起义总指挥贺龙报告了第20军第10师第1团赵副营长叛变了,武装起义的时刻泄密了。

前敌委员会根据朱德的报告,当机立断,将起义时刻由原定凌晨4时提前到凌晨2时。

“叭、叭、叭叭??”密集的枪声响彻南昌城头,爆炸声、喊杀声震荡在街巷里弄。伟大的南昌起义爆发了,起义军将士在周恩来、贺龙、朱德、叶挺、刘伯承等领导和指挥下,向敌军各驻地猛烈攻击,敌垒迅速土崩瓦解。

朱培德的劲旅,起义军的主要障碍——敌第23、24团由于他们的团长被朱德“宴请”,慌忙从城西的麻将桌上撤下来,很难进入指挥角色。当起义军第24师第72团向敌第23团发起进攻时,失去指挥的下级军官及士兵慌忙夺路而逃,被起义军包围后缴械投降。起义军第72团一部会同广东北江农军与敌第24团打响,因团长肖日文未到位,无人组织力量抵抗,一接触便投诚起义军。起义军顺利地压制着敌主力,仅3个小时战斗宣告结束。

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南昌起义胜利!

朱德,出色地完成了前敌委交给的特殊战斗任务,为起义军歼灭劲敌创造了条件,为夺取南昌起义的胜利作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

南下和转移中得到帮助

南昌起义前夕,朱德给驻临川的国民革命军第9军第27师师长杨如轩(1911年,在云南讲武堂肄业)写信,晓以革命大义劝其弃暗投明,一起南下广州。南昌起义军南下之时,朱德派人送给杨如轩的信中说:“我们最近在南昌开会,共推宋庆龄领导,揭起反对独夫民贼蒋介石的大旗。现决定去广州,开辟新的革命策源地。贺龙、叶挺走一路,弟与兄走一路。兄穿须铠,弟掌大旗。时间紧迫,盼即日答复。”杨如轩没有回朱德信,在匆匆送别传信人时说:“请转告玉阶兄,望多保重,我自有主见!”

1927年8月3日,起义军分批撤离南昌。朱德率军官教导团为先遣队,踏上南下征程。驻临川的杨如轩得知起义军要经过自己的防区,考虑到与同窗、战友朱德之友谊,又“慑于革命声望,同时为了保全自己的实力”,主动将驻军撤到城外为起义军让开南下大路。这样,起义军顺利地通过抚州,经宜黄、广昌直指瑞金。11月上旬,起义军移驻湘粤赣3省交界的上堡、文英、古亭一带山区,这恰好又是杨如轩的防地。朱德立即信告杨如轩:希望老同学能“沓起眼皮,把上堡借给我练兵3个月”。杨如轩未作正面回答,确实“沓起眼皮”又一次充当了起义军的“避风港”。

朱德抓住这难得的良好机遇,在江西崇义县开展整训。经短期军政训练,朱德所部的政治素质和军事技能有了一定的提高。朱德利用与杨如轩的特殊关系,使困境中的起义军有了重大转变。

在上堡整训时,朱德在报纸上意外看到国民革命军第16军已从广东韶关移防到与江西崇义县接壤的湖南郴州、汝城一带。天寒地冻,起义军官兵仍着南昌起义时的单衣、短裤,粮食、薪饷更无着落,枪支、弹药、被服无以补充。朱德、陈毅、王尔琢等领导人为此焦虑不安。冷静分析革命面对的形势后朱德认为:“在这一带活动的是滇军,滇军我熟悉,他们和蒋系挂系有矛盾。我们只要很好掌控和利用这个矛盾,就一定能想出办法来。”他把他的想法与陈毅等商量后,写信给第16军军长范石生。

范石生,云南峨山人。1909年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丙班,因成绩优异与朱德等被选入特别班学习。他俩曾秘密加入同盟会,一起参加护国讨袁战争,“彼此志同道合,遂订金兰,过从甚密”。范石生接到朱德的信后半个月才回复:“兄怀救国救民大志,远渡重洋,寻求兴邦治国之道。而南昌一举,世人瞩目,弟感佩良深。今虽暂处逆境之中,然中原逐鹿,各方崛起,鹿死谁手,仍未可知??兄若再起东山,则来日不可量矣!弟今寄人篱下,终非久计,正欲与兄共商良策,以谋自立自强”。朱德读罢,深感范石生为人忠厚诚恳,不忘旧谊,尚可信赖。

1927年11月24日,朱德赶往第16军第47师师部驻地汝城,同范石生的代表曾日唯谈判。在友好的气氛中双方达协议:同意朱德提出的部队编制,组织序列不变,要走随走的原则;起义军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16军第47师第104团;按一个团的编制先发给一个月的薪饷,立即发放弹药和被服。当朱德派员前来按协议领取饷弹被服时,军需处长唐凤翥不解地说:“范军长往昔对一枪一弹视如命根子,今天对朱德这位老同学、老朋友如此这样慷慨!”

后来,为酝酿湘南暴动,朱德在汝城召开中共衡阳地区各县县委书记会议。范石生从不过问。

1928年初,第16军参谋处长丁腾密报蒋介石:范石生隐藏朱德在其部中。蒋介石立即责成范石生逮捕朱德,押解南京;解除朱团武装。接到密电的范石生不忘旧谊,信守协议,即派秘书杨昌龄往韶关犁铺头104团团部,将蒋介石给的密信出示给朱德知晓。同时,范石生派侍从副官和军需处,为朱德送来路费l万大洋。副官捎来范石生给朱德的亲笔信,范石生在信中特别嘱咐朱德,率部走大路,不要走小路,以避免部队受损失。

在万分紧迫中,朱德率部出境,他当机立断决定,收集广州起义部分失散人员,一同折向湘南。摆脱蒋介石缉捕的朱德,率部大步迈进湘南,到那里去开拓更加广阔的革命局面。

对于范石生的友情帮助,多年后朱德深情地说:“他接济我们十万发子弹,我们的力量又增强了。他还一个月接济万把块钱、医生、西药、被单??在红军的发展上来讲,范石生是值得我们赞扬的。”

朱德,在南昌起义前后巧妙地开展统战工作,使革命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焕发出勃勃生机,从胜利走向胜利!1928年4月,朱德发动了酝酿已久的湘南暴动,取得成功后率部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井冈山会师,揭开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

原载:《中华魂》2020年第8期

(责编:曹淼、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