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區        注冊

飛擊東洋誓做衛國千城

唐學鋒

2015年04月28日14:57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寇蒂斯A-12攻擊機

P-43A-1“槍騎兵”戰斗機

從曹娥到南昌上空

鑒於8月14日的中日空軍首次空戰,日軍遭受了沉重打擊,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司令長官長谷川清決定集中鹿屋、梗津航空隊,以及3艘航空母艦上的全部主力,轟炸南京、南昌、杭州、蘇州和上海等地我空軍基地,企圖消滅中國的空軍。

同日晚上12點,中國空軍前敵總指揮部下達《空軍作戰命令第三號》,其中,要求第九大隊於次日拂曉前協助陸軍攻擊虹口附近之敵炮兵預備隊、防空兵及步兵重兵器等。並告之:“陸軍已協同第一線布標示幕,隊號布板為山,攻擊方向為箭頭布板。”同時,《空軍作戰命令第三號》要求:“各部隊第一次轟炸,應於明日6時30分,到達目標,以轟炸4次為准。”

但是,第九大隊並沒有按空軍前敵總指揮的要求,准時出擊,卻與來襲的敵機展開了一場遭遇戰。這批敵機來自“加賀”號航空母艦的“九四”式艦爆機,共13架,原本前往蘇州轟炸,因天氣不佳轉襲喬司,未料途經曹娥時發現機場我機目標,遂發動攻擊。我機緊急起飛應戰,在混戰中擊落敵機4架。其中,陳盛馨在空戰中擊落敵機1架。

但倉促應戰的第九大隊也遭遇了較大損失:1架飛機在起飛時失事墜毀,1架在空戰中被敵擊落,4架停在地面未及起飛的飛機被敵炸毀。空襲過后,第九大隊奉命轉移至長興機場,起飛時又失事1架飛機,余機在途中再次遭遇敵機9架攻擊,我機1架受傷返降。

此役,我第九大隊的寇蒂斯A-12攻擊機損傷近半。當天下午,全大隊撤回至許昌休整。

10天后,陳盛馨又隨部隊出擊長江口之登陸日軍。在向敵艦俯沖攻擊過程中,遭猛烈炮火射擊,我機當場被擊落兩架,數架受傷迫降,人員傷亡亦重。

因戰績不佳,戰損率較大,至月底,該大隊僅剩下可使用的寇蒂斯A-12戰斗機5架。次月,第九大隊的番號被撤銷,大隊長劉超然去職。剩下的飛機集中交第27中隊使用,第26中隊另由暫編大隊撥給霍克Ⅱ戰斗機4架,第六大隊撥給達機2架使用。

9月14日,中國空軍最高當局成立正北面支隊,第27中隊的飛機參加了對華北陸軍地面作戰的支援行動。第26中隊則被調至南昌,與第三、第四大隊部分中隊,以及蘇聯志願飛行隊的一個戰斗機大隊和一個轟炸機大隊一起,組成一個中蘇空軍聯隊,擔任本地的防空任務。

1937年10月20日下午5點55分,敵重型轟炸機14架襲擊南昌。接到警報后,陳盛馨與中隊長王漢勛立即駕駛新接手的霍克Ⅲ戰斗機起飛攔截。因陳盛馨原來駕駛的寇蒂斯A-12戰斗機,是一種專門用於對地攻擊的戰機,並不適合用於空中格斗。因此,也讓他們在前期的空戰中吃盡了苦頭。

這次,陳盛馨和王漢勛抱著為犧牲的戰友們復仇的信念,向敵機群發起猛烈的攻擊。據10月26日的《空軍戰斗要報》記載:“敵機1架被擊落於瑞洪附近,1架被擊傷,向余江萬年間飄落,另兩架被擊,冒黑煙逃去。”

這是在對日空戰中,陳盛馨第2次擊落日機。

1938年初,他奉命到蘭州,接受蘇聯援華飛機和相關訓練。此后,又奉命調入中國空軍第四大隊,並隨隊參加了當年在武漢上空發生的幾次空中保衛戰。8月,他隨所在空軍部隊入川,擔任重慶地區的防空任務。

轉戰重慶

此時,陳盛馨因屢立戰功已升任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第21中隊隊長。

1940年4月,日軍恢復了對重慶的大轟炸。與1939年的大轟炸有所不同的是,這一次,日軍首先是集中空襲我防御重慶的各大機場,企圖損毀我空軍的抵抗能力﹔其次,每次轟炸行動前,均派出偵察機在高空監視我飛機動向﹔第三,轟炸行動由黃昏、夜晚改為在白天進行﹔第四,轟炸規模擴大,多次以上百架飛機對重慶進行大空襲。

4月24至26日,日軍連續3天對梁山、廣陽壩、白市驛、遂寧等中國空軍基地進行轟炸。空襲中,陳盛馨數次率隊起飛,在渝市上空警戒,但都未遭遇敵機。面對出現敵偵察機這一新情況,中國空軍還一時沒有適應過來。敵偵察機無論在飛行速度、高度都明顯優於我機,要將其擊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24日,我空軍於上午11點10分,發現敵偵察機1架向重慶方向飛來,於是在11點15分,派第四大隊E-15、E-16式戰斗機各3架,第29中隊E-15式戰斗機3架升空攔截,結果無功而返。25日凌晨1點30分左右,敵偵察機1架在浮圖關上空投下照明彈數枚。此時的陳盛馨正駕駛編號為7224的E-15戰斗機在重慶上空巡邏,當他率隊趕到發現敵機蹤跡的上空時,地面照測部隊卻未打開照空燈配合,以致敵偵察機乘夜色遁去。

上午6點18分,中國空軍判明1架敵偵察機將進入渝市上空,遂派第四大隊2架E-15戰斗機從廣陽壩起飛攔截,但未遇敵。6點32分,從梁山機場起飛的第24中隊隊長李文庠、隊員陳少成駕駛的2架E-16戰斗機,在奉命赴渝,飛抵木洞上空時,與敵偵察機1架對頭遭遇,距離約1000米,其高度略低於我機,當即猛攻2次,均未得手。敵機乃以最大速度東竄,我機明顯速度跟不上,尾追至長壽附近,不見敵機蹤影,隻好折回白市驛機場。

第24中隊的另2位隊員韓參和伍國培,也於6點40分在長壽上空發現同高度之敵偵察機1架,離我機左側約1000米處東飛,乃急轉猛攻,擊傷該機,尾部冒出白煙。敵機加大速度東逃,我機追至涪陵,因韓參駕駛的7527號機機槍發生故障而敵又遠去,乃折回白市驛機場降落。

事后,中國空軍當局得知當日戰況,十分震怒,認為有失我空軍軍譽,當即對參戰的4位飛行員進行處罰:第24中隊隊長李文庠被記大過1次,隊員韓參、伍國培、陳少成等3人被記過1次,以肅軍威。

4月30日,日機27架分兩批夜襲重慶。3點30分,我空軍第29中隊、第四大隊第21、22、23中隊分別從白市驛、廣陽壩機場起飛2架和9架E-15戰斗機,在兩機場上空和市區上空警戒。5點20分,我第四大隊第24中隊又從梁山機場起飛3架E-16戰斗機,在梁山上空警戒。

是役,我方僅有嚴均和楊元臣兩人發現了敵機,並加以攻擊。楊元臣在飛機滑油管破裂,潤滑油粘涂風檔,且阻隔視線的情況下,仍英勇進攻,擊傷敵機1架,受到中國空軍當局的傳令嘉獎。其余飛機或因敵機過遠,或因高度不足,未能適時加入圍攻。

陳盛馨在這次空戰中,駕駛編號為7215的E-15戰斗機,因迷失方向,迫降於四川的納溪,機損人傷。另1架由劉英役駕駛的7226號E-15戰斗機則因發動機發生故障,而迫降於大中壩機場,機損人安。

5月22日,敵機27架分兩批空襲重慶白市驛機場。此次空襲,敵軍採用偵察機與轟炸機協同作戰的戰術,以1架偵察機,取7500米以上的高度,飛臨我機場上空,跟蹤我升空應戰之機群。而我空軍則自始至終未予發現,終釀成苦果。

是役,我空軍第四大隊派E-15戰斗機5架、E-16戰斗機6架、霍克Ⅲ戰斗機3架,第29中隊派E-15戰斗機7架,合計21架飛機,於7點20分升空迎戰。我機久等敵機不至。9點,我機已至必須加油之時間,便紛紛降落機場加油。9點15分,敵機突然出現我機場上空,並實施轟炸,雖經我留空擔任警戒的飛機頑強抵抗,但仍寡不敵眾,損失慘重。

此次中國空軍受挫,也是在整個重慶空戰時期,除“9.13”空戰之外,損失最大的一次。陳盛馨駕駛7224號E-15戰斗機參加了這次空戰,雖然他駕駛的飛機躲過一劫,但身為中隊長的他也陷入思考。為此,陳盛馨寫下《梁山空戰的短長》一文,針對破敵之法,提出自己的見解。

浴血保衛重慶

1940年5月26日,日機136架分4批空襲重慶。

重慶防空司令部於10點50分,向全市發出空襲警報,11點43分發出緊急警報。中國空軍吸取了22日的經驗教訓,於11點40分,分別從廣陽壩機場起飛4架E-15、2架E-16、4架霍克Ⅲ戰斗機,在廣陽壩、白市驛機場上空巡邏,專任擊落或驅逐敵偵察機。

是日,我空軍升空迎戰的飛機僅有10架,面對十倍於我的日機,我空軍健兒毫不畏懼,奮勇向敵機群發起攻擊,並反復向敵機群中1架受傷的日機沖擊,最終將其擊落於小觀音橋附近。在空戰中,陳盛馨駕駛的7152號E-15戰斗機,於攻擊敵機時中彈3發,隊員高又新駕駛的7216號E-15戰斗機中彈19發,第22中隊副隊長范金函駕駛的霍克Ⅲ戰斗機中彈2發。

為了表彰這次英勇作戰的飛行員,中國空軍當局特為陳盛馨、范金函記功1次,為擊落敵機的高又新記大功1次。事后,蔣介石親自接見了高又新。

5月28日,敵機99架空襲重慶,另有2架偵察機在重慶市區上空附近盤旋。空戰中,陳盛馨與隊員李宿光、洪奇偉組成小分隊。在攻擊中,他駕駛的編號為2111的E-15戰斗機被敵機射出的子彈擊中3發,他因此在戰后被中國空軍當局傳令予以嘉獎。

在我空軍的頑強抵抗下,日空軍損失慘重。在此后空襲重慶的過程中,日空軍被迫改變戰術,發現我空軍的飛機出現在預定轟炸目標上空,則轉向其他地區投彈﹔從高空進入市區,進行盲目投彈。總之,盡量避免與我空軍相遇,以減小自身損失。

7月9日,敵機90架分3批空襲重慶。我空軍起飛21架戰斗機升空攔截,據次日發行的《新華日報》報道,在“7.9”空戰中,我空軍一共擊落敵機4架,其中兩架於陳家場上空爆炸,1架墜落於上元場,另1架墜落於墊江北部。

是役,陳盛馨駕駛編號為2101的E-15戰斗機。

次日,德國空軍對英國實施的空中進攻戰爆發。同日,敵機99架向渝西飛來,中國空軍起飛22架戰斗機迎敵。敵機群於10點10分,在永興場即遭遇我霍克Ⅲ戰斗機編隊7機的攻擊。當天,渝市上空雲層較厚,敵機群不敢進攻,轉向江津、永川、銅梁一帶竄擾。后被迫改變原襲渝目標,將炸彈投向四川瀘縣、隆昌、三台一帶。

是役,陳盛馨駕駛的是編號為2117的E-15戰斗機。

7月31日,日軍出動陸軍航空隊轟炸機36架(從運城起飛)、海軍航空隊轟炸機81架(分3批,從武漢起飛)空襲重慶。另有偵察機數架先后伴隨,續飛重慶,監視我機行動。

中國空軍起飛21架E-15戰斗機、8架霍克Ⅲ戰斗機、7架E-16戰斗機升空至渝市上空警戒。陳盛馨駕駛編號為2121的E-15戰斗機,擔任第2編隊領隊,率本隊司徒福、高又新、黃棟權、王特謙、藍錫芳、王慶利、武振華、杜兆華、洪奇偉等全體隊員出戰。

敵機以大編隊形成密集隊形,並企圖從多個方向同時進入市空轟炸。我機群分別在銅梁、木洞、來鳳等地上空遭遇敵機,並發生激烈空戰。雙方飛機各有損傷,敵機當場有數架被我機擊中冒出濃煙﹔我方飛行員王雲龍、陳少成陣亡,4機各中敵彈1發。

8月3日,敵陸軍航空隊36架重型轟炸機自運城起飛,空襲重慶。

中國空軍起飛18架E-15戰斗機、4架E-16戰斗機、7架霍克Ⅲ戰斗機分別從廣陽壩和白市驛機場升空迎戰。中午1點33分,敵機群飛至北碚附近上空時,被我機發現。敵機群見勢不妙,左轉回避,竄至銅梁投彈后北遁。我空軍又一次成功地將敵機攔截於重慶城區之外。

在向敵機群發動追擊的過程中,陳盛馨駕駛的2121號E-15戰斗機因追敵速度太猛,以致螺旋槳損壞,但他沉穩地駕駛飛機,安全降落到白市驛機場。

8月9日,敵機90架分兩批空襲重慶。

中國空軍起飛18架E-15戰斗機、4架E-16戰斗機、7架霍克Ⅲ戰斗機升空迎戰。陳盛馨駕駛編號為2323的E-15戰斗機,並擔任第1編隊領隊。在空戰中,他的分隊長司徒福駕駛的2111號E-15戰斗機發生機械故障,迫降於白市驛機場外,機損人無恙。

8月11日,敵機90架分兩批空襲重慶。另有偵察機多架,在渝市上空盤旋。

中國空軍起飛16架E-15戰斗機、6架E-16戰斗機、7架霍克Ⅲ戰斗機升空迎戰。在長期的對日空戰中,我空軍已逐漸摸清了日軍空襲重慶的特點和套路。根據預判,敵機編隊一般會在合川至北碚上空匯合,然后從西向東進入渝市上空,完成投彈后回航。

果然,中午1點56分,兩批敵機在北碚上空會合后,以大編隊同時進入市空投彈。我空軍1隊以中國空軍軍官學校閻雷教官發明的空中延時爆發炸彈,在敵機群必經的前上方投下,炸亂其隊形,其余戰機乘勢發起攻擊。據當天的《空軍戰斗要報》記載:“當即擊落敵機1架,墜於渝市近郊,殘敵倉惶潰遁,我機奮勇進擊,在石柱上空又擊落1架,墜落雙慶鄉。”另據次日發行的《新華日報》報道,此次空戰,我空軍一共擊落敵機5架,墜落地點分別為:石柱玉皇殿2架、豐都彈子台1架、涪陵白果鋪1架、利川北郊1架。

此役,我機被敵擊中子彈者計有8架,足見當時空戰程度之激烈。陳盛馨駕駛編號為2101的E-15戰斗機,擔任第2編隊領隊,負責向敵機群發動第一波攻擊任務。在空戰中,他所領隊的中隊先后有高又新駕駛的2107號E-15戰斗機中敵彈3發,洪奇偉駕駛的2114號E-15戰斗機中敵彈1發,藍錫芳肩部中彈,手指受傷。

9月13日,中國空軍遭遇敵“零式”戰斗機的偷襲,損失慘重。陳盛馨駕駛的2301號E-15戰斗機多處中彈,手足負傷,被迫退出戰斗,降落在白市驛機場。

此時,中國空軍眼看進入最艱難的時期。

成都遇難

“9.13”璧山空戰后,陳盛馨所在空軍部隊全部撤往成都,進行休整。但中國空軍當局並未真正意識到我使用的飛機與日本“零式”戰斗機之間存在的巨大差距。1940年3月14日,中國空軍以第五大隊為主力,使用剛從蘇聯引進的E-153戰斗機,再次與日“零式”戰斗機在成都上空交手。結果,中國空軍在數量和攻擊高度佔優勢的條件下,再次惜敗日軍“零式”戰斗機。大隊長黃新瑞、副大隊長岑澤鎏、中隊長周靈虛、分隊長江東勝、飛行員任賢、林恆、袁芳柄、陳鵬揚8人犧牲。

事后,中國空軍當局不得不承認其使用的飛機無力與日軍的“零式”戰斗機抗衡,遂下令對其採取“避戰”政策,遇有情報通告敵“零式”戰斗機出動,我機即起飛躲避,不得與之交戰,以保存僅有的一點實力。

1941年5月,陳盛馨所在第四大隊轉場至蘭州。

5月21日9點17分,我空軍在陝西郃陽發現日軍重型轟炸機27架西飛,有空襲蘭州的可能。

11點27分,空軍第四路司令部在判明敵轟炸機無戰斗機護航的情況下,命令駐守西古城機場的第四大隊第21中隊起飛7架E-153戰斗機﹔11點32分命令蘇聯志願隊起飛7架E-15戰斗機﹔11點57分,命令第四大隊第24中隊起飛6架E-163戰斗機,在蘭州及機場上空巡邏警戒。

陳盛馨駕駛編號為P-7554的E-1531戰斗機,作為第3編隊領隊,於12點58分發現敵機正自西古城方向成雁隊形侵入蘭州市上空,當即在敵機群前方佔位攻擊。敵機群猛烈還擊,並將編隊向右移動,企圖避開我火力打擊。據當天的《空軍戰斗要報》記載:“2分鐘后,(我機)於敵左側下方再度攻擊一次,以分隊長伯憲(孫伯憲)最為勇敢,當見敵第3編隊第3小隊第3號機冒出濃煙,著火尾旋下墜,墜落蘭州機場南側面山谷中,機全焚毀,僅存殘骸,體無全者4具,其他皆模糊不清。”

此次空戰,我機一共擊落敵機兩架。陳盛馨因作戰指揮有方,再次受到中國空軍當局嘉獎。“5.21”空戰,也是中國空軍在最艱難時期,取得為數不多的勝利之一。

此后,陳盛馨又率隊回防成都。

同年12月1日,陳盛馨升任中國空軍第四大隊副大隊長,代行大隊長職權。

從1942年起,中國空軍各大隊開始淘汰落后的蘇式飛機,接受美國更加先進的飛機。按計劃,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第21、24中隊換裝美國的P-43戰斗機(又稱P-43A-1“槍騎兵”戰斗機),第22、23中隊換裝P-40戰斗機。

由於P-43戰斗機性能不穩定,尤其是燃料供應系統和制動系統存在嚴重缺陷,使中國空軍在換裝訓練過程中吃盡了苦頭,並付出沉痛的代價。中國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鄭少愚於1942年4月22日,駕駛1架P-43戰斗機在空戰中突然起火,墜落於印度勺浦河地區,不幸殉職。

1942年8月3日,陳盛馨在四川雙流機場上空試飛1架編號為1222的P-43戰斗機,因發生故障墜毀,不幸遇難。

(作者系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特約研究員。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責任編輯:韓西芹) 


使用微信“掃一掃”功能添加“學習微平台”
(責編:張玉、謝磊)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