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毛泽东演讲《当学生,当先生,当战争领导者》全文首次发表

2013年11月26日08:1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图为毛泽东在延安

编者按:进入抗日战争后,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与持久抗战的需要,迅速培养大批既有马列主义理论水平又有实践经验的德才兼备干部的任务,提到中国共产党的面前。毛泽东对此十分重视,在延安亲自领导开办了各种类型的学校,并经常到这些学校作讲演。日前,《党的文献》杂志2013年第6期刊发毛泽东1938年8月22日讲稿《当学生,当先生,当战争领导者》。该文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党校讲话的记录稿,其内容除在《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有所披露部分内容外,全文系首次公开发表。以下为讲话全文:

当学生,当先生,当战争领导者

(一九三八年八月二十二日)

 毛泽东

同志们,说了很久要来讲话,但回回没有来得成,很对不住。今天讲三个问题。第一,当学生;第二,当先生;第三,当战争领导者。

同志们现在都是学生,又何必来讲当学生呢?况且有一部分同志快毕业了,毕了业就不是学生,其他的同志也等不了多久就毕业,为什么还要说当学生呢?岂是学生要永远当下去吗? 我说对的,学生要当一百年。什么道理呢?又是怎样讲呢?因为同志们快毕业了,其他的几个月以后也要毕业了,所以来对这个问题贡献点意见。

党校是学校,住在这里就是当学生。出了党校门是否学生就当完了呢?有人说是的,毕业了。我反对,我说不毕业,但文凭还是赞成发,毕业典礼也赞成举行,这是毕业又不毕业。毕业告一段落,毕业后还要大学特学。无论进了党校、抗大、陕公,外面的中学、大学,都是一个人,尤其是革命的人、一个共产党员的开门。学校生活是一种开门性质,把门打开是想进房子去。进了房子,事情就多得很,在里面吃饭、睡觉、做工作,可以住上十年、几十年。外面的大学三四年,此地的学校几个月,都是开门。真正要研究东西,不是在学校,学校只算一张门,房子是中华民国,那里头才有多一点、深一点的学问供你研究。

现在讲门与房子的关系,不开门就不能进房子,叫做关门主义。强盗进房子,不得其门而入就要窬墙,小偷就打一个洞开扇小门,总而言之要开门。学校虽只几个月,但学了一个方法, 除了方法以外,还有什么没有?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党校所学的是马列主义的方法、革命的方法、群众工作的方法、党的工作方法。如同下河游泳,必须先学如何游法,但还不算大游泳家,必须要真的下河游一游。如果游到中间,掉下去了,就不算好角色,是进门就呜呼。我们学的方法是为了战争,就要到各个战场上去做工作,在工作中取得胜利,才算好角色,但这张门的打开是要紧的。这是第一个问题的第一。

第二,如果活一百岁,今年二十岁,那还有八十年学生可当。学校以外所学的比学校学的多得多。学校所学的只是两手的一个指头,校外学的却有几个指头。不但如此,孙中山先生是学生,学的是医;他学了三民主义没有?一点也没有学。他学了中国革命方针、方法、政策没有?一点也没有。但孙中山先生是中国民族民主革命的领袖,他的一套不是从学校来的,而是在外面的大学校学的。小党校在这里,其余如陕西、河南、湖北、湖南、江西、福建、广东等等都是大党校。如果周游列国,到了英国、美国、法国,那里也成了大党校,大党校者地球也。假使说党校在延安东十里,这话对又不对。对的是小党校在此,的确在此;不对的是大党校在全地球,那里面的东西多得很,天文地理等等之类,学之不尽,取之不竭。学到一百岁,人家替你做寿,你还是不可能说“我已学完了”。因为你再活一天,就能再学一天,你死了,你还是没有学完,而由你的儿子、孙子、孙子的儿子、孙子的孙子再学下去。照这样说,人类已经学了多少年呢?据说是五十万年,有文明史可考的只二三千年而已。以后还要学多少年呢?那可长哉长哉,不知有多少儿孙一代一代学下去。所以党校学生不可自称老爷,我们出去,要时常带着学习的态度。学校学习是第一章,以后要不断地学下去,活到老,学到老。每到一处, 不要宣布自己是大老爷,要宣布自己是学生,老老实实问一问情形,地形路途,东南西北,苛捐杂税,贫农,富农,男男女女都查个清楚。从前怎样,某年怎样,如何发展,弄个明白。在党校就把党校弄个清楚,党校历史怎样等等;出去当县委区委,首先至少把一县一区查一查清楚。不要乱下命令,更不要你的命令别人做不到立即加以处罚,不弄清情形而乱下命令是要不得的。譬如开批评会开展斗争,说某人是机会主义,但如果不把他历史地、全面地弄个清楚, 他不会接受你的批评。弄清楚了,才能对症下药。隔靴抓痒是没有用的,原因在于没有抓到痒处。解决问题也要抓住其要点才行,如说打日本如何打法,种种理论如亡国论、速胜论等都没有抓到痒处,持久战才多多少少抓住了一些。你们出去无论打游击,做党的工作,群众工作, 不管对象是谁,都要找清他的底子。试问是否可以看看《列宁主义概论》?一面做工作,晚上看两页书,是可以的,也是必要的,但书本以外的东西也要研究。所以书本上的与非书本上的都是可学的与应学的,而没写字的是大学校。在党校学了一个方法,出了学校还是学习,在实际斗争中,在工作中,尤其要老老实实当学生。

我们在学校学了马克思主义,已经比孙中山还强些。讲到马克思,他有没有在学校学了马克思主义呢?据我所知,他不但没有学,并且相反,他学了反马克思主义。他的先生黑格尔是唯心论,马克思是唯物论,他们两个不相同。马克思主义是在学校外面学的,是在德国、法国等处看书、看事而学的。所看的事,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打仗,有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巴黎公社革命和英国劳工运动,并且学了中国革命。后来写了许多书,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太上老君、开山老祖。他的法宝可使资产阶级头痛,法宝就是马克思主义,这是学校外面创造出来的。列宁也是在校外创造了列宁主义。中国也可以有列宁、马克思,党校七百人中间出一二十个马克思,并不稀奇。

你们在学校已经学了马克思主义,将来继续学习,向工人学,向农民学,向知识分子学。还要向资本家学,就是研究资本家如何剥削的一套;还要向土豪劣绅学习,他们的鬼鬼怪怪要研究一下,他们为什么能富,为什么能讨小老婆;还要向日本帝国主义学,为什么他有强大的飞机大炮,他的战略战术如何,政治情况又如何等等,同时打仗一定要了解他的情况,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知己要向自己学,如向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资本家等中国人,知彼就要知道帝国主义。我们要最后胜利,如不知己知彼,就不可能。知己知彼就得学习,随时随地当学生。很多好同志有学习的精神,不把自己作为了不起,没有说学了游击战、社会科学等等就满足,党校没有这样自大的作风。但也有少数人以为自己地下全知,天上一半,不肯老老实实了解客观情形,把这情形研究一下,再想个办法,施之于事,就是不肯采纳由外到里、由里到外打倒日本的办法。我所说的就是要学这个办法,这就是从马克思那里来的。中国有些古人也讲这话,如孙武子然。这是第一个问题,在学校学习等于开张门,出去后要大规模地学习, 第二种学习就是大党校,你们能这样,我们就放心了,不会犯大错误了。如果不用这个办法, 不先了解客观情况之后经过考虑再下命令,一定很危险,我想党校同志们是有这样的意识。

分享到:
(责编:吴思瑶、赵晶)
相关专题
· 毛泽东纪念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