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致我深爱的中国——烈士遗书的故事》连载(2)

张炽写给妻子的信:我们的成功之日 就是我们的幸福到来之日

2019年06月25日08:1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张炽(1898—1933),曾用名昌名,字子昌,云南省路南县(现石林彝族自治县)人。1923年毕业于云南省立一中。1924年9月,考入北京民国大学。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民国大学支部书记和北京地委西部委委员。1926年5月,以中共北方区委特派员身份前往大连帮助开展党的工作,并任大连地委宣传部部长。1927年回昆明,秘密从事革命活动,8月参加南昌起义。1929年任中央巡视员。1930年7月,在上海被捕,后被押解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1933年4月1日,就义于南京雨花台,时年35岁。

 

素冰吾爱:

你2月29日(农历)写给我的信,我早已收到了。这是我与你别后第一次接着你的信。漂泊无定,客中孤寂我,看后是多么的欣慰啊!尤其是你勉励我的话,令我十二万分的感动。我决定把他(它)刻在我的心上,永不敢忘。

冰妹妹,我决不灰心、消极。我相信,十分相信,我的前途仍旧是很光明的。失败与小挫是我的事业成就的母亲。只要我们肯努力奋斗,我相信,十分相信是终有一日会偿了我们的夙愿的。不过为了我的四方奔走,使你五年来感受着许多的痛苦、烦闷,完全没有得到人生的乐趣,即使再小一点的,也说不上。因此,我想到了这些,念到了你就心痛得很。

冰妹妹,你的幸福是旧社会把你牺牲了,但我也要负一点责的吧?妹妹,我们的幸福确实是被旧社会牺牲了。我们的成功之日,就是我们的幸福到来之日了。我们忍着痛一些罢!莲英姐妹已长大听话,你的病久已不发,这些都是使我十分欣慰的。我日来同三个朋友住在一处,不像以前的寂寞了。我们每日除看书看报等外,也常到各处走走,说到我的身体,更是比以前好多了,体重比我初来上海时重了十多斤了,看我的脸也是比之前还要年轻一点,你不信,等我回来给你看就相信了。我在二三日内,如有伴即将整装回来了。其他下次再叙。

祝你们和家中老幼都安好!

                                           你的昌于上海

                                              4月29日

这是张炽烈士1930年4月29日在上海写给妻子的一封回信。这是一封充满爱与责任的书信,透过书信中的文字,一个共产党英雄烈士的形象清晰地屹立在广大读者面前。

我们看到,共产党员,不仅有一身钢筋铁骨,也是一位有爱有责任感的丈夫。有父母需要尽孝、有妻子需要照顾,而为了国家兴亡、民族自强,他忍受着与爱人离别的煎熬、漂泊无定的孤寂,随时遭遇杀身之祸的风险。这种舍小家为大家的情怀,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张炽出生于云南省路南县堡子村一个药商家庭。幼时受父母熏陶,养成正义、不畏强暴的性格。五四运动爆发后,正在云南省立一中学习的张炽积极投入到爱国救亡运动中,参与组织云南学生爱国会。1923年春,他辞别父母、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北上投考大学,寻求报国之路。1924年考入北京民国大学政治经济系。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张炽积极参加支援上海同胞的各种活动,于7月18日在《京报》倡议:将报考新生的报名费除必用外全数汇沪,救济罢工同胞。1925年6月,张炽被中共北方区委派到大连巡视工作,两周后返京。1926年,张炽再次接受中共北方区委的派遣,于5月25日抵大连,以特派员的身份帮助大连开展党的工作,担任宣传委员。他领导了闻名全国的日商满洲福岛纺织株式会社工人罢工,并取得了胜利。这次罢工运动后,张炽遭到日本警视厅特务的跟踪监视。8月,张炽被派往广州,在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部工作,在政治训练班担任教官。1927年春,张炽被组织派遣随王德山到昆明,组建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负责宣传工作,并主编《日光》周刊。其间以云南省立一中教员的身份从事革命工作。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云南地方反动当局于5月11日开始对共产党员进行大逮捕,张炽被通缉。由于形势急遽恶化,中共云南特委与广东区委失去联系,遂派张炽出滇,直接找中共中央汇报工作。张炽冒着生命危险跋山涉水,到达武汉党中央所在地。不久,武汉汪精卫集团背叛革命,张炽处境危险。根据党的指示,张炽于7月下旬秘密赶往南昌,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部科长。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随即参加了南昌起义部队,在叶挺部队任军需主任。8月5日,他随起义部队南下。同年10月,起义部队在广东潮汕地区遭敌围攻失败,他和一些同志潜入香港,因生活无着,又身染重病,处境窘迫。

不久,张炽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1927年10月下旬被派往上海,分配到党中央秘书处工作。1929年5月他参加中央第二期训练班学习,7月学习结业后担任党中央巡视员,为革命事业奔波于南京、北平、沈阳、营口、南昌、武汉等地。

革命道路是艰难曲折的。然而张炽的心中始终燃烧着共产主义理想之火。他在这封信中对妻子说:“……我决不灰心、消极。我相信,十分相信,我的前途仍旧是很光明的。失败与小挫是我的事业成就的母亲。只要我们肯努力奋斗,我相信,十分相信是终有一日会偿了我们的夙愿的。”更为可贵的是,张炽的妻子没有用小情小爱来约束丈夫,在丈夫的革命事业遇到挫折时,不仅在信中给予丈夫精神上的鼓励,而且还在物质上支持丈夫。当时,在白色恐怖极其严重的环境中,张炽对家人无法尽孝抚小。她不仅捐出自己的财产,还动员家乡的亲属卖掉田产等,将筹集到的1800余块银圆汇往上海,全部上缴作为党的经费。

1930年7月,张炽在上海鲁班路发动工人罢工时被敌人逮捕。先后被关押在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龙华国民警备司令部、上海漕河泾国民党第二监狱,后转解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在狱中,他以“努力琢磨坚志气,禁中切莫妄蹉跎”自勉,组织狱中党支部,主编手抄小报《生活》,领导狱中革命斗争。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始终没有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也未暴露组织秘密。1931年2月,敌人以“同情共产党赤色分子”的罪名,判处他5年徒刑。

1932年冬,经过党组织和家人的努力营救,有关当局已初步答应张炽保外就医。就在此时,曾与张炽有联系的互济会被破坏。由于叛徒供出张炽等人与互济会的联系,张炽再次被提审。敌人使尽酷刑,继而又使用收买手段,都没能使他屈服。最后张炽被判处死刑。1933年4月1日,张炽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时年35岁。

(责编:曹淼、万鹏)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