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徐向前教育改造俘虏二三事

王淼

2016年05月12日07:5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征服临汾守敌最高指挥官梁培璜

  攻坚临汾,徐向前采用“土行孙”战术,指挥部队挖破城坑道,最终战胜敌人,于1948年5月17日解放临汾。图为攻城部队正在挖地道。

  临汾战役中,徐向前(前排左一)与指战员在敌人施放过毒气的前沿阵地上。

  进行临汾战役时,临汾守敌最高指挥官是阎锡山的第六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兼晋南地方武装总指挥梁培璜。在徐总指挥我军夺取临汾城垣的战斗期间,梁培璜曾给蒋介石和阎锡山发通电,声言“誓与临城共存亡”。并在作战期间,制造和施放毒气,实为战犯。对梁培璜的倒行逆施,我攻城军民恨入骨髓。战士们编快板说:“战犯梁培璜,年纪五十五,又高又瘦黑皮肤,外强中干纸老虎,高鼻梁,日本胡,河南口音要记住……”1948年5月17日,我军克城后,在俘虏收容处和敌尸堆里都找不到这个战犯。徐总下令严密搜索,封锁河道路口,不让梁培璜跑掉。原来,梁在我总攻城垣时,从西门仓皇逃出,他来不及脱衣脱鞋,就泅渡汾河。上岸后,正碰上搜索部队,吓得一头钻进麦田里,一动不敢动,因天冷衣湿,胆战心惊,缩成一团。见到我搜索部队,他举着双手呼喊:“不要打,不要打,我缴枪投降!”并连连哀求:“请把我带到贵军指挥部吧,我就是梁培璜。”我军战士说:“就凭你河南口音,日本胡,我们就知道你是梁培璜啦。”

  徐总第一次审讯梁培璜时,梁的精神非常紧张,但表面上又装得有些傲慢。当他从徐总浓重的山西口音又夹杂一些四川、湖北方言的问话里,意识到出现在面前的即是战胜他的我方总指挥徐向前时,竟下意识地站起来,结结巴巴,手指都有些颤抖了。

  徐总和蔼地说:“坐下谈嘛,可以随便些。”梁培璜回答却是:“是,是,是,我叫梁培璜。”

  在场的参谋人员忍不住要发笑,徐总严肃地看了他们一眼。他们立刻明白了,徐总不愿使梁培璜感到屈辱、尴尬或受到奚落。

  徐总问梁培璜:“你以为临汾孤城能够守得住吗?”梁培璜低着头,有些局促地回答:“是的。临汾是卧牛城,易守难攻,历史上还没有人能攻破它。”

  徐总指出:“未见得吧?1936年工农红军东征,可以说已经占领了临汾,只是为了顾全大局,争取国民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我们才放弃临汾,回师陕北的。”

  梁培璜辩解说:“那时城防薄弱。这次我以为贵军没有重武器,真想不到你们的‘土飞机’(指坑道作业爆破)是这样厉害。”

  徐总笑了起来,说:“你梁培璜不也挖了许多坑道,来破坏我们的坑道作业吗?”接着,徐总真诚地告诉他:“坑道你我双方都在挖,厉害的不是坑道———‘土飞机’,是人民,是人心向背,是我们战士的英勇顽强。国民党和阎百川(阎锡山)要打内战,脱离了人民,我看,这才是本质。”

  梁培璜又站起来,连声说:“是!是!是!”

  徐总扬扬手,示意梁培璜坐下,说:“随便些,你也不必过分紧张。要懂得这些道理,需要一个过程,不是那么容易的。”梁培璜坐定后,徐总问道:“关于放毒的事,你谈一下吧。毒气是怎么制造的?阎锡山给你下放毒命令没有?”

  梁培璜矢口否认放过毒气。

  徐总立刻严厉起来:“这样说,你就不诚实了,我不希望你这样做。你顽固守城,作为敌军将领,我们可以理解。但你施放毒气,而且是你亲自召见临汾师范的化学教员以后,制造出毒气和硫磺燃烧弹的。你知道吗,你已经违背了战争中不得使用毒气的国际公约。尽管你可以不承认,但我们可以根据确凿的证据,惩办战争中制造和施放毒气的罪犯。”

  梁培璜结巴了许久,才吞吞吐吐地说:“因为这件事太严重了!阎锡山是同意过临汾使用毒气的。”徐总马上鼓励说:“有了这个认识就很好!”接着又问:“你越过汾河,打算往哪里逃呢?”梁答:“我估计去太原的路都堵死了,我计划往西安跑。”徐总说:“路那么远,又都要经过解放区,到处是天罗地网,逃不了喽。”接着又问:“我们这里伙食不大好,还吃得惯吗?”梁答:“我吃的比看管我的解放军战士的伙食好,我真诚感谢共产党对我的宽大政策。”徐总说:“先不必说感激的话,要先把情绪稳定下来,休息几天,我们再找时间谈。”

  敌工部的同志把粱培璜带回住所后,徐总问参谋处长梁军:“梁培璜的家属找到没有?”

  梁处长回答:“据三十七旅报告,梁培璜的家属已经安顿好了。”徐总指示:“叫王诚汉(三十七旅旅长)派人把梁的家属送来,叫他们住在一起吧,过些天再往后方送。”

  梁培璜从徐总那里回到住所以后,就分别给儿子梁保骧和亲戚写信。给儿子的信开头说:“我已到达解放军后方休息,解放军多方优待,刻下平安,不必悬念。其他至亲方面,亦可便中略告。”给亲戚的信开头大同小异,只是后面嘱咐把家中病人送医院治疗,并说,“按人民政府规定:被俘军官之家属,愿回家的回家,路费不够的帮助,无家可归的,安分当老百姓,不能生活的救济。所以病人住院后,也可由院方向临汾市代请救济”。

  后来,在决定送梁培璜等高级战俘到河北省永年县学习时,徐总还请梁培璜等人吃了一顿便饭,勉励他们到后方好好学习,改造世界观,指出还有许多工作等待他们去做,寄希望于他们的学习收获。在谈话中,徐总是那样地关心他们,一再嘱咐:思想改造是个痛苦的过程,要否定自己的旧东西,接受新鲜事物,并不那么容易,既要有迫切感,争分夺秒,但也不要急于求成,容许思想上有反复。徐总还要他们在去解放区的路上,考察一下民情,听听农民斗争地主的诉苦会,看看支援前线的民工们的精神面貌。并勉励他们经过学习和改造后,将功补过,为打倒蒋介石、阎锡山的罪恶统治贡献才智。

  在临送梁培璜到永年县时,徐总特别指示敌工部一定要清理好粱培璜的私人财物,给他带够换洗的衣服,带一些生活费用,以便他到了永年学习时手头宽裕些。

  梁培璜到永年后,学习进步很快。1948年6月20日,他联合一起学习的阎锡山部队被俘的高级将领,其中有少将师长徐其昌、少将副师长汤嘉谟、中将司令刘光斗、中将副军长张翼等10多人联名向晋绥军的老长官、老同僚、老部下与全体官兵发通电,指出“人民必胜,阎蒋必败”。通电最后一段说:

  “我等身受人民培养,不知怀德报本,反而助阎为恶,桑梓父老,蹂躏备至,滔天之罪,擢发难数。解放之后,深知今是而昨非,抚今思昔,惶愧莫名。然旧日袍泽,仍在沉迷不醒,倘不早为之图,一日大军临城,覆巢之下,必无完卵,每一念及,不禁惆然。受本身之教训,略贡区区,望能回心向善,当机立断,相信人民解放军必然一本宽大政策,不咎既往,我等可为前车之鉴,勿再观望以自惆。大势所趋,言出肺腑,何去何从,善为择之,临颖神驰。恭候勋祺!”

  此通电全文发表在1948年7月10日中共华北局出版的《人民日报》上,当天石家庄人民广播电台也全文播出。当时,十八兵团的部队正在晋中榆次、太谷、祁县、清源地区打仗,无法及时看到《人民日报》。兵团政治部从新华社播发的新闻稿里抄收到梁培璜等人的通电。徐总看了通电很高兴,连连夸奖梁培璜、刘光斗等人学习取得了可喜的进步,并指示政治机关翻印通电,向阎军官兵广为散发。

  徐总在武安县冶陶镇还释放了一批阎锡山部队被俘的高级将领,并给1945年在上党战役中被俘的阎军第十九军中将军长史泽波饯行。徐总十分关切史泽波返回太原后的地位、处境和安危,对史说:“你回去后啥也不要说,凡共产党的好处,你可以一句也不谈,只要你回到太原就行了。你还活着,共产党没有杀你,这就是最好的宣传。见到你的人,或听说你活着回来的人,他们就会想,共产党连史泽波都没有杀,还会杀我们吗?你说对不对?”史泽波连连点头。

频道精选


毛泽东曾赞扬哪位元帅“救了党救了红军”(组图)

专访开国上将杨得志之子杨建华少将:讲好长征故事

专访著名红军将领罗炳辉之子罗新安:为大多数人的幸福而奋斗

专访韩伟将军独子韩京京:“我是红34师的儿子”

重温三段穿透历史指向未来的青年观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杨文全、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