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东北抗联女兵:白山黑水除敌寇 笑看旌旗红似花

刘颖

2018年09月19日08:45    来源:黑龙江日报

原标题:白山黑水除敌寇 笑看旌旗红似花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入中国东北,英勇的东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始了艰苦卓越的十四年抗战。十四年间,东北抗日战争惊天泣地。历史转折处,东北人民爱祖国,守故土,妇孺皆兵,不畏牺牲。抗联女战士的后代、鹤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会员刘颖历时5年完成了《东北抗联女兵》一书,是这一时期东北人民家国命运的记录之一,记录了124名抗联女兵的事迹。今日,本报节选书中英勇无畏、宁折不弯的金成刚,在张家窑牺牲的十二烈士,写下著名抗日歌曲《抗联教导队歌》的李志雄,被服厂的英雄女兵们的故事。他们有的没有留下照片,甚至有的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但他们的精神永存,永远被我们铭记。

在张家窑牺牲的四位烈士

1938年11月,黑龙江省宝清县张家窑的一场战斗非常激烈,无数抗日英雄在那一天离去。

带着呼啸的北风和一身寒气,东北抗联第六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徐光海带领警卫员小萧、排长刘昌友、战士刘宝树、马贵、马云峰和一个交通员来到了锅盔山被服厂。这时徐光海还兼任富锦县委书记,两副重担压在这位年仅二十余岁的指战员身上。徐光海此来是通知大家,日伪军“讨伐队”正展开大规模的拉网式“围剿”,这里不能待了,需要紧急转移。

此时,被服厂的地窨子里住着裴成春、李小凤、金碧荣、张玉春、金凤淑、沈英信、朴英善等几名女战士。接到通知,同志们不顾天寒地冻,刨开了积雪和冻土,把缝纫机等一些设备埋了起来,又做了转移的准备。

第二天拂晓,天色阴沉,风狂雪暴,在徐光海和裴成春的带领下这支小部队出发了。部队顶风冒雪地走了一天,黄昏时来到田家窑,打算在这里宿营。风雪交加的夜晚里,同志们分成了两伙钻进了炭窑,铺上一些枯树枝,互相挤着取暖。第二天,天刚放亮,二十来人的小部队又出发了。裴大姐和往常一样,当队伍走后,她唯恐丢掉什么东西,总要到各个火堆旁检查一遍,然后才离开。部队踏着没膝的积雪,穿过密密的丛林,向一座光秃秃的雪峰走去。狂风呼啸着,飞雪打得人抬不起头。正午时分,大家开始爬山。当队伍离大山的最高处还有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小马已经爬上了山头。他忽然发现山那边敌人的一个大个子尖兵也上来了。小马来不及多想,猛扑过去,但他个子太小了,被那个敌兵压在了下面。当敌兵拔刀要向小马猛刺的时候,刘排长已经赶到,“砰”的一枪,敌人的脑袋就开了花。刘排长向自己的队伍挥了挥手,表示发现敌人。徐主任、裴大姐知道敌人从北山上来了,立刻命令大家飞速抢占山头。小马卧下来,以敌人的尸体为掩护体,向冲上来的敌人不停地射击,第一枪就把挥舞指挥刀的敌人撂倒了,其他战士也都爬上山头就地卧倒,一场激战打响。

大敌当前,徐光海观察一下地形后爬到裴大姐身边说:“我领十个人,从东山迂回到北山袭击敌人,你们在这先顶着,等听到北山枪响,就撤向东山!”裴大姐连忙回答“是!”眼睛仍然望着敌方。“跟我来抢东山!”徐光海向右翼的十多名同志说。十多名同志立刻提着枪,向东山飞奔而去。

东山的枪声响了,可以听得出是双方对打的。这表明敌人也去抢东山了,裴大姐已经明白战势是很紧张的,她的脸变得异常严峻,她要大家节省子弹,敌人太多了,超过我们十多倍。敌人继续冲上来,战士们对敌人的射击也更猛烈。小马倒下去了,刘排长也牺牲了!裴大姐含着泪沉默了一会儿,随后高喊:“同志们,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啊!”她组织大家发射排枪又打退了敌人的几次冲锋。东山的徐光海也被敌人包围了,裴大姐队伍中的同志们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敌人又从三面向大家冲来,子弹已经打光了,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不退就等于甘心被擒:“快退!向南山!”裴大姐脸色发白,发出转移的命令。

突围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同志们顺着上山的原路向山下撤退,裴大姐还在掩护着大家,金凤淑在前面带路,快到山口了,她回身喊小凤:“小李子,你在前面趟路。”听到喊声,小凤赶忙跑在前面,山下的雪太深了,直没膝盖,这只脚刚拔出来,那只脚又陷了进去。到山口了,往左侧是东北,右侧是东南,她不知道往哪边跑,就费力地转过身喊:“往哪跑啊?”金凤淑说:“往东南。”小凤跑着,跑着,啊!身后怎么没动静了?她回身喊道:“你们,你们……”就在她喊的同时,咔咔咔——敌人的子弹射了过来,她就势倒在了地上,钻进了倒木下的一个雪坑,积雪掩盖了她瘦小的身躯。

没有几分钟,小凤在雪坑里听到裴大姐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最后一声被机枪声淹没了,敌人杀害了裴大姐……

“快快的!快快的!”这是敌人的声音,接着响起了同志们激昂的歌声:

“高高举起啊!血红旗帜……”啪!啪!这是用马鞭子打人的声音,但歌声还在继续:“宁战死,不愿国亡!!……”

歌声和敌人的叫骂声渐渐远去,直到周围寂静无声,小凤才钻出了雪窝。天已黄昏,小凤四下查找,声嘶力竭地喊着战友们的名字,可是听到的只有呼呼嚎叫的北风……这场战斗中,金碧荣、张玉春、金凤淑、沈英信等同志被俘,裴成春,徐光海、刘排长、小马等同志壮烈牺牲。李小凤死里逃生,后来经过三天两夜风雪中的奔波,终于找到了第六军第四师政治部主任吴玉光的部队。

被俘的四名女战士都很年轻,在以后的岁月里,李小凤深情的回忆让她们的形象更加鲜活:

金碧荣,六军被服厂的女战士,中共下江特委书记黄成植的爱人。她有一副银铃一样的嗓音,一天到晚总是咯咯地笑个不停。她的笑声有极大的感染力,不由你不跟着一起笑。

张玉春,原是地方上的一名干部,后来去了六军被服厂。她是一名下江地区的妇女干部,1938年初夏随高禹民来到梧桐河东北抗联教导队,在李兆麟将军带领下,渡过松花江,后来到了位于宝清县的东北抗联第五军被服厂。

女战士金凤淑,二十四岁,她是五军一位领导的妻子,在锅盔山被服厂时已怀孕。

女战士沈英信,十九岁,原第七军战士,是第一师第二团金主任的爱人,她人长得漂亮,还爱说、爱唱,会跳一种从苏联传过来的集体舞,闲暇时,她就教被服厂的姐妹们跳舞蹈,用的是抒情歌曲《红叶锦秋》的曲调……

金成刚英勇无畏宁折不弯

列车过了北方城市佳木斯市后一直向北的火车线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站,小站的名字叫鹤立。鹤立车站的附近有一家名为“景盛小吃”的小饭店,饭店的后院有一口被填上的枯井,这口枯井就是著名的十二烈士殉难地。

鹤立镇原名鹤立街、鹤立岗,是东北重要的革命老区,是汤原县早期共产党的活动中心和重要的抗日斗争活动中心。抗战期间,中共汤原县委、中共汤原中心县委均设在此地,领导着整个下江地区的抗日斗争。

十二烈士之一的金成刚,原名金顺喜,她是家里的长女,清贫的生活养成她吃苦耐劳、文静刚强的性格。1916年,十七岁的她与同样出生于贫苦家庭的李相熙成了亲。1919年,李相熙参加了反日运动,但随后反日爱国的民众就遭到日本当局的残酷镇压。迫于形势,1920年冬,李相熙带着母亲和妻女逃难来到奉天省的安东县(今辽宁丹东),以租赁地主的土地,栽种水稻为生。

来到东北后的李相熙并未停止抗日活动。1923年春,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捕后死在狱中。

那一年金成刚二十四岁,她的女儿李在德五岁。为躲避敌人的搜捕,坚强的金成刚带着婆婆和幼小的女儿辗转来到黑龙江省萝北县梧桐河村,1927年受雇于福丰稻田公司。梧桐河村位于松花江下游,三面环水,土地肥沃,资源丰富。这里曾是高举抗日大旗,积极打击日本侵略者的东北抗联第六军的根据地,北面的“老等山”是李兆麟将军主办教导队、训练干部、组织西征的要地。共产党员崔庸健(崔石泉)在梧桐河开展革命活动时,曾住在金成刚家,她的家成为革命活动地点。

1929年10月,经崔石泉介绍,金成刚、裴治云、崔圭复及另两名同志成为梧桐河第一批中国共产党党员。她积极地参加各项活动,成为全村妇女活动的骨干。入党后的金成刚先后担任梧桐河村的妇救会会长、汤原县鹤立区妇女主任及中共汤原县委委员。七号新屯当时是汤原中心县委所在地。“九一八事变”后,在原有的各种群众组织的基础上,又成立了反日同盟会、反日青年会等群团组织。金成刚任县委委员、县妇女协会主席。1932年,日本军队的触角逐步伸到了下江一带,并一路向北。不久,日寇占领了鹤立岗,并在镇子上及铁路沿线布设重兵、修筑工事,斗争局势越来越紧张。为了防备特务和日寇骚扰破坏,县委的同志和本村的干部在村西的山脚下、鹤立河边挖了几个地窖。同志们白天在地窖里工作、学习,晚上进村帮助群众打场或开会。每个人进村时都要看暗号,如果村里没有敌人,在村口指定的柴堆上会挂一件白衬衫或一块白布,挺远就可以看到。如果没有白布暗号,就说明村里有情况。

村里有个出身富农的青年叫李元珍。他曾提出要和金成刚的女儿李在德交朋友,这一要求被李在德当面回绝了,但他不死心,又托人到家里说媒,金成刚也坚决拒绝了他。“九一八事变”后,民族矛盾、阶级斗争日益尖锐,阶级阵线也越来越明显。李元珍最后投靠了日本人。

1933年10月4日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这一天,金成刚起得很早,正是秋收的季节,白天她忙活着收拾场院,女儿李在德的两个同学石光信和孙明玉到她家帮着做打糕。天将黑时,金成刚让她们把白布暗号放到柴堆上,表示没有敌情。

天黑以后,汤原县互济会负责人裴治云(原汤原中心县委书记)和崔圭复(原汤原县委组织部部长兼团县委书记)等同志都来到她家开会,商讨再次组织游击队的计划。前两次由于缺少经验,刚刚拉起来队伍就被敌人冲垮了。后半夜会议快要结束时,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枪声,紧接着,狼狗的狂吠声、日本人的嚎叫声、村民的斥骂声和妇女小孩的哭喊声混成一片。日本鬼子突然包围了村子,开始了大搜捕。听到枪声,开会的人们立即冲到屋外,他们溜到街上,想借着夜色冲出村外。但此时,满街的日本兵已开始逐门挨户地把村民往村外的场院上驱赶。金成刚和裴治云等人已来不及躲避逃脱,只好夹杂在村民中被敌人带到了鹤立日本宪兵队。后来,陆陆续续又有格节河、校屯的群众被抓到这里,三百多人被关在一个大仓库里。

天亮时,日本鬼子又把金成刚、裴治云等在内的全村人全都押解到鹤立镇日本宪兵队的操场上。裴治云一眼就看见了日本军官身边的那个人就是背叛革命、投靠日本人充当汉奸特务的李元珍。在叛徒的指认下,县委书记裴治云、组织部长崔圭复、县委委员金成刚(女)、共产党员丁重久、孙哲龙、金木龙、李振永、林国镇、金锋春、青年团干部石光信(女)、孙明玉(女),以及革命群众柳仁化等十二名同志被捕。

敌人将金成刚和裴治云等十二人关进了一间阴暗潮湿的仓库里,库外四周被十几个鬼子兵死死地看守起来。日本宪兵队长得知抓到了汤原县共产党要人一面向上级报告请求嘉奖,一面急不可待地部署审讯,妄图把这一带地下党清除干净。一场严酷的、不间断的审讯开始了。他们用竹签子刺指甲缝,用火钩子烧肉体,再用皮鞭子劈头盖脸地抽打,晕过去了就用一桶凉水浇醒了再打,同志们个个被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但严刑没有得到丝毫的效应。无计可施的敌人只好又把他们毒打得奄奄一息后扔进了牢房。

最后的时刻来到了。

在一个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夜晚,裴治云、金成刚等十二名爱国抗日志士拖着哗哗作响的沉重镣铐,相互搀扶着被推押到日本宪兵队后院,凶残的敌人用一口旧井将他们活埋了。

夜空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久久回荡。

为抗击日寇,三十三岁的金成刚带着对女儿的牵挂以最壮烈的方式告别了人生。她唯一的女儿李在德继承了母亲的遗志,擦干眼泪跟着汤原游击队上了山,她成为党的女儿,成为游击队里面年龄最小的女兵之一。

下一页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