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胸怀济世救民之志弃医从戎,面对国破家亡奔赴抗日战场,从东北黑土地转战关内冀鲁边,大丈夫生死面前钢筋铁骨铮铮誓言——

杨靖远:“不打败日寇不割髯!”

2015年04月23日15:15   来源:大众日报

原标题:杨靖远:“不打败日寇不割髯!”

八路军战士苦练杀敌本领

战士利用战斗间隙做饭

杨靖远

抗战胜利大会

大刀进行曲·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西北风呼呼地刮,卷起沙粒子打在窗户纸上刷拉刷拉响。

李鸾芳和奶奶一边推磨,一边诉说着5天前日本鬼子进村杀人放火的暴行。忽听胡同里传来一阵嘈杂声,有人高声喊:“咱们的队伍来了!”

李鸾芳撂下磨棍跑到胡同口,只见从村头来了3个骑马人。打头的那个人身材高大,黑红脸膛,浓眉大眼,头上长发和颔下长髯随风飘动。那人跳下马和众人打招呼:“乡亲们吃苦了。”

他,就是赫赫有名的杨胡子——冀南区第六专署专员兼冀南军区第六军分区司令员杨靖远。

今年93岁的李鸾芳老人,说起77年前初冬那天第一次见到杨靖远时的情景如在眼前。

痛别黑土地 转战冀鲁边

转眼间,杨靖远来到冀鲁边区半年了。

5天前,日伪军扫荡,河北省盐山县大尤村(现为海兴县)遭了殃。

鸡飞狗叫。日本鬼子挨家挨户搜查,抢钱抢粮,抓猪牵羊。

火光冲天。日本鬼子点了西南园子梁大娘家的房子,引燃邻居房屋,顿时一片火海。

惨叫声声。日本鬼子逼着乡亲们说出村里谁是共产党员,八路军去了哪里?乡亲们不说。鬼子从人群中拽出8名青年,灌辣椒水,压杠子,铁蒺藜鞭子抽,个个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血流满地。日本鬼子用刺刀挑死了青年孟春、梁三(乳名)、小安。

日伪军走了,全村哭声盈天。

……

听着乡亲们的控诉,杨靖远怒火填胸,牙关紧咬,他触景生情,思绪又一次回到辽阔的东北黑土地上。

1902年6月5日,杨靖远(原名赵荣山,满族)出生在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陵前堡。他17岁考入中医专科学校,毕业后在沈阳、锦州一带行医。所到之处,眼见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民不聊生,乱象如锥扎肉,杨靖远痛心疾首。他意识到,行医虽能疗治人之体肤病痛,但社会沉疴宿疾不除,国运不昌,何来天下劳苦大众安定太平?

杨靖远萌生济世救民之志,弃医考取东北军的“奉天讲武堂”。熟料,这里也是军阀之间勾心斗角,相互杀戮,殃及百姓。杨靖远愤然,毕业后不去从军,先是到冯庸大学当校医,不久又到沈阳兵工厂做工。

1930年,杨靖远结识了共产党人马辉之(建国后任中共八大代表、中纪委常委等职),马辉之经常利用他家与同志接头或开会,杨靖远从共产党人的言行和肩负的理想使命中看到希望,从此积极投身革命活动,1931年加入了共产党。

“九·一八”,炮声响,日本鬼子一夜占领沈阳城,三个月东北三省沦丧。

杨靖远目睹日本鬼子的疯狂侵略,对民众的血腥屠杀,血脉偾张,他联络了8名热血青年进行抗日活动。一天,他在沈阳皇姑屯两洞桥上趁鬼子不注意,猛然扔出手榴弹,炸死了数名鬼子。鬼子全城大搜捕,杨靖远和爱人陈华英躲避搜捕,痛别白山黑水,来到北平(北京)与党组织接上关系,担任了“华北各界抗日救国会”执行委员。后来调到中共河北省委担任军事委员,在平津一带组织抗日活动。

“冀鲁边区来人了!”1938年3月下旬的一天上午,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长姚依林对走进屋来的杨靖远说,“边区第31支队派李广文、邸玉栋同志前来,要求省委派遣干部到支队工作,加强对部队的党的领导。省委研究决定,派你和李启华、史甄、赵焕文、杨希玲(吕器)5位同志去,并任命你为第31支队副司令员,李启华同志为政治部副主任。”

杨靖远慨然服从:“什么时间出发?”

姚依林说:“准备妥当即刻起身。为了安全,你们5人跟随李广文、邸玉栋分两批走。”

4月5日,杨靖远等5位同志到达第31支队司令部临时驻地——河北省南皮县董村,与司令员邢仁甫(后叛变)、政治部主任范普权(建国后任北京卫戍区副政委、少将)会合。是年秋天,杨靖远被任命为冀南区第六专署专员兼冀南军区第六军分区司令员。

……

杨靖远思绪回到眼前,他高声说:“请乡亲们放心,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队伍集合到场院上,杨靖远给战士们讲话,然后领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杨靖远命令:“各大队安排战士帮助乡亲们修理烧毁的房屋。赵英兰(卫生员),你去给乡亲们治伤。”随后向身边的同志一挥手:“走,去乡亲家里看看。”

唤起我同胞 齐心打日寇

李鸾芳没想到,司令部安在了她家里。此时她也不知道,他们家是抗日“堡垒户”,父亲李凤文由刘格平(建国后任北京军区政委等职)介绍入党,抗战前已秘密投入革命斗争。

杨靖远走进屋里,和气地对正在烧水的奶奶说:“大娘,我们给你老人家添麻烦了。”奶奶乐得合不拢嘴:“没有啥麻烦的,大家早就盼着你们来!快坐下喝口水,还有半锅呢,一会洗洗脚解解乏。”

警卫战士打来了饭,是高粱面窝头。李凤文惊异地问:“司令员,你就吃这个。”杨靖远说:“乡亲们吃啥,我就吃啥。战士们吃啥,我就吃啥。”

奶奶小声对警卫战士说:“小同志呀,你们杨司令长得这么威武,要是不留胡子还英俊。”

警卫战士笑了:“奶奶,俺们杨司令蓄髯为志,发誓不打败日本鬼子不刮胡子!因为这个人们叫他‘杨胡子’。”奶奶听了连连点头:“俺明白了!好孩子,好孩子!”

东方欲晓。杨靖远屋子里还亮着灯,窗户上不时投映出他手拿大烟斗踱步的身影。杨靖远通宵未眠,他又通读了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在思考怎样发动民众投入抗战。

军民大会在场院里召开,杨靖远走到众人前深沉地说:“乡亲们,我的家乡在东北,我的父母姐妹都被鬼子杀害了。我尝到了做亡国奴的滋味……”杨靖远话语发颤,眼里含着泪水,说不下去了。男人们一个个眼圈发红,妇女们忍不住哭泣起来。

杨靖远沉默片刻,提高嗓门说:“乡亲们不要难过,眼泪救不了咱中国。要救中国,就要拿起刀枪跟小鬼子拼。咱们的毛主席在《论持久战》里说了,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原因是民众处于无组织状态,只要大家组织起来,就会产生无穷的力量。到那时候,日本鬼子就像一匹野牛冲入火阵,非被烧死不可。只要大家齐心合力,虽然我们的武器不如鬼子的好,也能打败他们。大家有信心吗?”

“有!”群情激昂。

人群中,梁大娘的大儿子梁凤岐“呼”地扒掉棉袄,光着脊梁跑到会场前头高喊:“我去参加八路军!”他弟弟梁凤来也跑上前来:“我也去当八路军,为乡亲们报仇!”接着,有十几个青年男女报名参军。“参加八路军,打败日本鬼!”拳头如林,口号震天。

杨靖远接着说:“毛主席还说:‘要胜利,就要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坚持持久战。’可是,有一小撮顽固派,他们不但不抗日,还帮着日本鬼子。对这伙人,我们要找他们谈判,争取一同抗日,如果他们不改变,就消灭他们,大家有意见吗?”

军民齐声回答:“坚决拥护!”

大街上,一群青少年截住杨靖远:“杨司令,你教给我们唱歌吧?”杨靖远开心地笑着:“好,我教你们唱《叫老乡》吧。”他清清嗓子唱起来:“叫老乡,你快把战场上,快去把兵当。别叫那日本鬼子来到咱家乡,老婆孩子遭了殃,你才去把兵当。你别说,谁来了给谁拿粮,拿粮自在王。日本鬼子奸淫烧杀还要抢掠,老婆孩子遭了殃,你才去把兵当。你别说,日本鬼子难找我,我就享快乐。你不当兵他不出枪想着法儿躲,没人当兵亡了国,看你怎么过?”歌声引来越来越多的民众。

杨靖远带领队伍3个月时间走了津南地区南皮、宁津、盐山等8个县中7个县的多数村庄。每到一个村庄,他就探望受害乡亲和抗日家属,了解乡亲们的吃住情况,帮助开展生产,安排卫生员给患病受伤乡亲看病治伤。民众鼓起了抗日热情,除了吴桥县外,在7个县先后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了县大队、农救会、青年抗日先锋队、妇救会、儿童团等民众抗日组织。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责编:张玉、谢磊)
相关专题
· 专题资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