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向北方

东北根据地建立人民民主政权侧记

于佰春

2016年03月03日16:5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剿匪牡丹江

曾被派驻牡丹江担任翻译的张保华回忆说,就在国民党军队急于占领全东北的1945年冬季,陈云、张闻天、李大章等中央领导同志到达了牡丹江,直接领导并主抓了牡丹江与合江地区的民主政权建设。

牡丹江是黑龙江东南部一个看似偏远,却十分重要的战略要地,日寇染指东北前,就十分看好这个地方。位于东经128度、北纬43度的牡丹江地区,东部与苏联接壤,南部与朝鲜相邻,地处风光秀丽的完达山脉,可经陆路直通俄罗斯、朝鲜,经海路可便捷抵达日本,属扼守东北亚咽喉地域的军事重镇。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对中国东北的占领和掠夺。1932年5月1日,日军渡边少佐部队袭击牡丹江市,我抗日军民奋起抗击。直到5月21日晨,日本军队以先后死伤300多人的代价全面占领了牡丹江市。此后,日军在牡丹江东部的中苏边境一带,历时10多年,先后征用数百万劳工,秘密构建了一座曲折绵延300多公里,纵深50多公里的“东方马奇诺防线”。

日寇在牡丹江地区建造这座规模超大的军事要塞,目的有二:一是构建进攻苏联的战略基地,打造防止苏军进攻东北的战略屏障;二是巩固强化“满洲国”统治,做为占领全中国及至东南亚的军事大本营。

当地俗话说:牡丹江是“三山六水一分田。即三分之一是山林,“六水”指江河溪流水量充沛,牡丹江周边的群山丘陵地带处处是山泉小溪,极俱塞外江南特色。平坦的田地虽然不多,但盛产的大米质地一流。牡丹江的火山岩大米从清朝开始就被定为贡米,经日本早稻田大学农业专家鉴定,是世界上唯一的高寒地带独特产品。此外,牡丹江周边的原始红松林和蕴藏丰富的无烟煤、花岗岩石材、黄金等稀有战略性特产、物产,都让日军垂涎三尺。

日寇占领牡丹江后,把东京城市建设的图纸复制过来,要把牡丹江建设成日本东京版的“东满盛京”。

做为分派到牡丹江的延安学员,到了这个地方以后,还真的被这里的情景给吸引了。细细看去,牡丹江果然很有商业城市气派,市中心建有一条长达一公里的,东京式的商业中心———银座街,其繁华热闹程度不亚于内地大中城市。这条街路面全部铺设柏油马路,路边安设了银白色路灯,灯杆上配备可以安插各色彩旗的插孔。“银座通”两侧全是日式建筑,据说当初经营者都是日本人。这条街上经营的商业店铺有丸宫号百货店、大阪“巴力斯”花屋、神户屋洋服店、田村百货店、明时堂时计店、前田眼镜店等等。

牡丹江“银座街”是日本幻想长期霸占中国东北的一个铁证,在异国的土地上建立“银座街”,是想让日本人有回归故乡之感。据当地人说,以前,每天在这条路上晃动着日本浪人、商人和日本军人的影子,酒吧里回荡着日本兵的叫骂声和嬉笑声,“银座街”成了日本侵略者的乐园。

从城市建设角度看,在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东北,牡丹江算是颇具规模。开进这座城市后,我们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弥漫着浓郁的殖民地商业和殖民文化味道。

1945年8月8日24时,苏联对日宣战。9日凌晨,苏联红军第一方面军所属一集团军、五集团军向牡丹江方向挺进。与日军一三五师激战3小时,歼灭日军900余人,苏军也损失严重。苏军二五七坦克旅在当地农民刘玉坤带领下,全歼牡丹江周边的日军,傍晚攻入市区。16日凌晨,苏军二十二师强渡牡丹江,第三OO师和八十五师也在坦克部队掩护下向市区进攻,日军一二二师全部被歼。16日,牡丹江市全部解放。1946年末牡丹江人民在铁岭河南山修建了一座坦克塔,就是牡丹江人民为纪念在对日战斗中强渡牡丹江时坠入江中牺牲的三位苏联红军女坦克手而修建的。

虽然日寇已经被苏军打垮、投降了。但城市规模没有受到严重破坏。数百家商号、银行、会所多数都由中国人接手经营了;保证城市生活正常运行的发电厂、粮油加工厂、排水系统一应俱全,也被我军保护下来了;在为日本学生而设的高、初中和小学校里,安装有暖气设备和防空地道,我们直接就可以改成学校使用了;市内设有几个相当规模的医院;有军民合用的曾并专门为日本人服务的机场;消防队的瞭望塔成了城市中心最高的建筑;规模很大、每天12小时播放过日汉双语的“牡丹江放送”广播电台,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曾不停地宣传“大东亚共荣圈辉煌成绩”和“武运长久”的“大好形势”,就在苏军解放牡丹江的凌晨时刻,这座电台还最后一次以惊恐的语调播放着:“苏联战机正向牡丹江飞来!”而此刻已成为我们的军管单位,被更名为牡丹江人民广播电台。这是我党在东北解放后,较早播放宣传我党方针政策和解放区情况的东北电台。

因为苏军解放的第一个东北城市是中国牡丹江。所以,这里的维稳建政工作是一个影响力比较大的事情。国民党正规军虽然没有在这里出现,但是,以国民党接受大员名义出现在社会上招摇撞骗的人员却不少,他们进行的“由国军负责接管城市管理”的宣传,也使得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我军的政策产生了疑虑。为了保证建政工作的有序开展,我们首先派出一些便衣人员,查清了在社会上散布流言的人,都是想浑水摸鱼的汉奸特务。当时,国民党把主要精力和目光放在了哈尔滨、长春、沈阳这样的东北大城市。面对这样的一个机会,我党的原则是步步跟进,能拿下一个城镇就拿下一个城镇,最大限度的保卫抗战胜利果实,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

张保华回忆说: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随同苏军打入牡丹江的东北抗联部队是李荆濮、金光侠部(金后回到朝鲜,曾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部部长),与苏军司令部联合负责城市的管理工作。牡丹江军区司令员李荆濮接管了牡丹江市地方治安维持会,被内定为市长。

李荆濮这个人在牡丹江远郊宁安县是个传奇人物。他在老家宁安打日本、拉杆子起兵时,本想给自己定个“战南洋”的报号,但江湖人士给他一算,这三个字放在一起笔画数不够吉利,于是改名“平南洋”。很快,“平南洋”因为勇猛善战,打出了威名。在日军的档案资料里,是把他和东北抗联二路军总司令周保中并列在一起的。

对李荆濮来说,幸运的是他的绿林好汉队伍中一开始就有共产党人存在,他民族气节强,很快成为抗联的一员。1935年,李荆濮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第一师师长,曾率部彻底摧毁了日军在宁安一带建立的大型殖民机构镜泊学园。

针对牡丹江城乡具体情况,张闻天、李大章等领导同志首先率李荆濮、金光侠一起,出面协调了苏军驻军司令部,要求苏军支持中共的建政工作。苏方表态说;国民党不过来,你们就尽管开展你们的工作。

在建立牡丹江市人民政府的过程中,李荆濮充分表现出他在对敌斗争中的智慧和勇气。在首次与国民党代表交锋时,李荆濮带领十多名随员,在会面时,国民党代表说根据上峰命令准备单方成立牡丹江市政府。不料想我方人员出示了盖有国民政府印章的委任状。而对方除口头声言自己是中央代表外,并未拿出任何有效的文件和证明。没有得到苏军认可,我方当场宣布对方为日伪流寇组成的非法组织,当即对其拘留审查。并于同年10月14日成立了在中共领导下的牡丹江市人民政府,李荆濮担任首任市长。

事后,内部的同志们得知是李荆濮同志安排人员刻制了国民党印章,仿制了国民政府的委任状,挫败了国民党代表在牡丹江的接管阴谋。

许多中年人还能记得林海雪原的故事。但事实上,1945年末,北满的牡丹江、合江一带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县城掌握在顽匪手中,形成了遍地是匪患的严重局面。这些土匪有很强的实力,占据和掌握相当大的地盘。日本投降后,东北各地散落不少武器弹药,都落入土匪手里,所以,土匪的武装比较齐全,有的还打着“国民党旗”,“接收”了相当多的部分城乡和地区有相当的能量与我军进行较量。

1945年日军投降以后,土匪们趁民主联军初进东北,在东北人民自治军扩建新部队时伪装革命,大量混入新建部队。玩起“先八路、后中央”,“明八路、暗中央”的诡计,大量匪徒混入我军,假装积极,骗取信任,取得合法地位,掌握一些部队和装备,而后组织叛变和暴动,公开与中共争城夺地。

8月后,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对其所谓“地下军”的“建军”活动做出规定:“化装潜入,秘密工作”、“设立前进指挥所,统一收编各地下(土匪)武装”“各部队队长必须在共军占领区工作”等等。土匪的活动转为秘密派遣,重整势力,大量收编股匪,待机行动。潜伏在解放区的土匪武装,则化整为零,分散窜扰,抢劫群众财物牲畜;在铁路沿线袭击火车,阻碍交通,破坏东北民主联军后方根据地建设;勾结被斗的地主恶霸,秘密组织股匪,破坏农村清算土改斗争。还有一部分土匪,搞假坦白、假投降、假参军,缴长枪不缴短枪,剿坏枪不缴好枪,交一部分埋一部分以及不供出土匪组织等办法,实行暂时退却,以保存实力,企图伺机再起,并利用各种机会打入共产党内部,进行策反暗杀活动等等。当时,由惯匪王小丁组织了“铁血暗杀团”,准备暗杀张闻天、李大章等党政领导人,并计划于1946年5月15日,企图通过武装暴乱,一举推翻牡丹江市人民政府。王小丁是牡丹江地区的顽匪,起初手下人虽然不多,但他自恃熟悉国民党在长春、沈阳的大员,收拢了一批日伪汉奸特务,纠集土匪1000余人,编成“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办公处第八支队”,悍然发动了牡丹江“5015”武装暴乱。

5月15日凌晨5点15分,王小丁将市内的土匪组成了3个匪营,在副总指挥王超的带领下打前锋。国民党总指挥姜学容带领第二梯队由城外向市内进攻。战斗首先在市郊八达沟打响。匪徒兵分三路。一路攻打政府机关、干校和火车站,制造混乱;另一路包围军区司令部,妄图控制指挥中心;第三路攻打保安处,企图分割包抄,趁机劫走囚徒首犯李开江。战斗打响后,我军政人员立即迎战,并通过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人。分赴外地剿匪的十四团从外围进行攻击。敌人两面受敌,抱头鼠窜。他们龟缩在牡丹江公园(今人民公园)内,负隅顽抗。

在李荆濮镇定指挥下,我军发起了反攻,击毙匪徒30余人,生俘200余人,副总指挥王超自杀身亡。在混战中,姜学容被手榴弹炸死,王小丁、杜喜祥被活捉,“5015”反革命暴乱被彻底粉碎。

1946年5月22日,在牡丹江火车站站前广场召开了由全市各界代表参加的5000人审判大会,王小丁、杜喜祥等被处以死刑,牡丹江地区的秩序迅速恢复正常。10月28日,牡丹江、合江两支剿匪部队会师于柳树河子联合作战,歼灭土匪2000余人,使牡丹江和合江根据地连成一片。

为了巩固东北根据地,支持辽宁、吉林两省的解放军与国民党军队的激战,就必须首先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东北根据地东满的土匪彻底消灭。为此,1946年6月,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作出了《关于剿匪工作的决定》,指出:北满,特别是在牡丹江、合江地区,为我党在东北最基本的战略根据地。因此,必须争取在最短时期内,坚决彻底地肃清土匪,发动广大农民,建立巩固的后方,以支持长期斗争。所有剿匪区域,必须发动群众。因此应有计划地抽调千余干部组织工作团,经过动员、解释,使大家深切了解东北的斗争是长期的、残酷的。为了更快地发动群众,有效地开展剿匪斗争,中共中央东北局于1946年7月1日发出指示,要求主力部队各师(旅)按已划定创造根据地的区域,“各派出约三分之一的兵力去打匪和做群众工作”,要求各党政机关“各抽出约五分之二的干部,不分男女,不分资格,一概下乡做群众工作,创造我们在东北的立脚点”。对剿匪工作,要求“各地必须对于剿匪作出全面的计划,必须区分轻重缓急,集中力量实行各个围歼与穷追,以求俘获与追剿,务必避免兵去匪来的现象,打跑了土匪不算完成任务,只有消灭了土匪才算完成任务”。

当下的中年人没有不知道杨子荣在林海雪原中智擒匪首座山雕的战斗故事。《林海雪原》这部小说和电影之所以吸引了亿万读者和观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以传奇手法写出了我军在牡丹江的剿匪斗争。

《林海雪原》来源于一个真实的剿匪故事,杨子荣这位大智大勇的侦察英雄也真有其人,而真实的座山雕也确实是非常难以对付的匪首。人称座山雕的老匪叫张乐山,在东北的土匪之中他堪称异类。这老匪年过六旬仍能奔跑如飞,其手下供述座山雕有个奇特的锻炼身体的习惯,或与此有关。这个特殊的习惯便是在雪地里和小匪们排成一列,一起追兔子!东北山林里经常有兔子出现,每当此时,座山雕便会大显身手,那些比他年轻一半以上的小匪硬是跑不过他,而且,那些连老鹰都追不上的兔子,也常常被他徒手擒获。这份脚力、眼神和反应速度,足以令人称奇。

作者曲波后来在《林海雪原》书中以杨子荣深入虎穴、“智取威虎山”的典范战例,树立起我军侦察英雄的高大形象。但是现实中的杨子荣,却未能像书中描写的那样,与战友们一起挥师南下,参加解放全中国的战斗。

在智擒座山雕16天之后,杨子荣随曲波带领的小分队追剿潜逃土匪郑三炮。早春二月的牡丹江寒夜,是冻得鬼呲牙的季节,战友们半夜烤火取暖时,枪栓出了霜,再走时枪栓就被冻住了。天亮时,小分队发现了土匪窝棚,匪首郑三炮就隐藏在里面。杨子荣抢先一步,堵住了棚口。郑三炮是枪法很准的惯匪,他发现被包围了之后,躲在窝棚里不出来,杨子荣举枪一勾扳机,没有打响,孙大德接着开火,也没打响。这时,郑三炮等人朝外打枪,杨子荣不幸中弹,当场牺牲。曲波立即指挥战士扔手榴弹,炸开了窝棚、消灭了郑三炮。杨子荣的遗体被小火车运回了海林县,团部为英雄杨子荣举行了隆重葬礼,首长和战友们为杨子荣的死扼腕痛惜。

通过林海雪原剿匪故事,可以看出抗战以后我党在牡丹江地区建立东北根据地是一场浴血之战。在党中央及陈云、张闻天等老一代革命家的直接指挥下,打赢了剿匪牡丹江的重大战役,对于建立东北地区红色政权具有启示性意义。

张保华语重心长地说:侦察英雄杨子荣离开人世60多年来,祖国和人民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威虎山下、牡丹江畔已经改天换地,成为我国改革开放、连接东北亚的大陆桥。杨子荣等千百万英雄们为之流血牺牲的奋斗目标已经实现。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杨子荣这位曾经隐姓埋名,为中国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传奇英雄。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杨翼、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