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习仲勋:脑子里只有个人利益,这样的党员就不够格!

2016年01月22日08:14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采访者:“大跃进”期间,习仲勋同志曾赴西北视察工作,请您根据您所了解到的信息谈一谈这次视察的过程。

王:20世纪50年代末“大跃进”时期,习仲勋同志到西北视察工作。这期间整个中国包括西北地区生产都遭到破坏。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一下。

习仲勋同志先是到了陕西礼泉县烽火公社视察。他们来到一块小麦丰产田前,看到农田里面全都是土堆,像小坟头一样一个挨着一个。习仲勋同志很奇怪地问:“这是干啥?这是怎么回事?”当地干部说:“这是北京的一位大科学家搞的发明创造,扩大了土地面积,也增大了土地接受阳光的照射面,从而提高了产量。”习仲勋同志是农民出身,他对这种提高土地面积的方式非常怀疑,他说:“这就能行?”随后就用手把土扒开,看到麦苗的根系十分纤弱,他说,“这能行?这里面都是干的嘛!这不行!你们看这土堆的表面似乎扩大了面积,但底下的根根仍然只集中在一小块,有了阳光,而土壤和肥料有限,这样能增产吗?这恐怕还达不到原来的水平”。

事实上,这个时候农民的生活水平已经下降很厉害了,从群众的精神面貌到当地粮食的长势各个方面,习仲勋同志都能够察觉到。但是,习仲勋同志在公社食堂吃饭时,当地老百姓却为了招待他们一行人,弄了30个菜,有酒,有肉,习仲勋同志一看就很头疼,因为他一向艰苦朴素,觉得这样太浪费了,但是老百姓热情招待他,又不好给人家泼凉水。席间,在和人们的交谈中,习仲勋同志经常听到大家信心满满地说 “人民公社将很快实现全民所有制”、 “共产主义马上就要实现了”的议论,他对这些都非常怀疑,质疑说:“难道这么快就进入共产主义了?”

接下来,为了节约考察的时间,习仲勋同志又连夜从陕西乘火车赴兰州。在西安到宝鸡的路上,他从车窗向外看,铁路沿线一派热闹的景象,到处是火光和人们忙碌的身影,几乎每个村镇都在热火朝天地大炼钢铁。习仲勋同志见到此情此景,非常担忧,因为他就是关中人,这个地方是缺乏铁矿资源的,当时并不适合钢铁产业的发展。

当他到了兰州又了解到了更加触目惊心的事情。当时兰州正在盲目上马一个“引洮上山”的巨大工程,竟然要用1000余公里的渠道,从陇南山区把洮河水引到陇东黄土高原的庆阳地区来,让黄土高原变成肥沃的土地。不仅如此,当地还要用这个水渠的落差来发电,还要把这条修建在山上的水渠搞的非常宽,要可以在水面行船航运,当地把这个项目设想成为比巴拿马运河更加惊人的伟大工程。习仲勋同志见此情景,震惊之余,也深感忧虑。他了解到,当地农民们倾注了巨大的热情,投身于这个在他看来完全没有科学道理、胡乱规划的工程中,却不顾当地的农业生产,使农业方面的损失极为严重。当时,他就对甘肃省委第一书记张仲良说:“这样搞法不行呀!将来老百姓是要吃亏的!”

1958年9月至10月,习仲勋率调查组到西北考察调研。在调研中,他发现了“大跃进”运动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如实向中央作了汇报。图为习仲勋与群众交谈。

见到了“大跃进”的各种荒谬和乱象,以及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习仲勋同志无法再保持沉默,当他返京后,就把自己的看法和担忧向中央进行了详细的汇报。不仅是写报告,他在几次工作会议上,也多次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很快,时间就证明了他的担心是完全有必要的。甘肃在第二年开春就发生了粮荒,严重的地区甚至出现了饿死人的现象,这种情况下“引洮工程”这个造成了巨大浪费和沉重损失的荒谬项目立即下马了。发生粮荒以后,周恩来总理立即指示对该地区开展救助,习仲勋同志第一时间召集了粮食部、内务部、铁道部、交通部等领导干部开会,马上从陕西、四川、宁夏等周边几个地方紧急向甘肃调运粮食,以解燃眉之急。但不久之后,陕西也发生粮荒了,国务院也紧急给陕西调粮,这些都是习仲勋同志亲自办的。

采访者:“大跃进”期间,习仲勋同志有一个著名的“长葛调查”,您了解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王:“长葛调查”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习仲勋同志践行群众路线,深入基层调研,实事求是,不夸大,不缩小,正确地对待和处理问题,求得正确结论的案例。

1961年4月上旬,为了调查“大跃进”及浮夸风给地方生产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习仲勋同志率领由国务院副秘书长、部分直属局领导同志等人组成的工作组,到河南省长葛县进行基层调查研究。

一般情况下,按规定,中央和国务院领导到地方基层考察都是严格保密的。习仲勋同志到长葛以后,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及警卫人员都非常注意保密工作,不会向外界透露他的身份。但是,当习仲勋同志带着工作队在各村镇走访群众时,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人民的注意。因为习仲勋同志与当地人有很大差别,一方面是他身边始终有很多人陪同,再加上他气质出众,说话又是陕西口音,虽然他衣着朴素,但仍显得与众不同,所以,当地群众都对他很好奇,都打听他是谁,从哪里来的,是不是什么大领导。还有个社员当面问习仲勋同志:“你们是不是北京来的?你以前来过长葛吗?以前,大领导的参观团一来长葛,我们都得去夹道欢迎,你们没搞这一套,不像那些参观团。”见到这种情况,习仲勋同志就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的身份没必要对群众保密,你们就说是国务院副总理到长葛来调查,这样才能体现党中央对人民群众的关心,我们来这里是帮助群众工作的,把身份告诉群众有什么不好呢?”

1961年,中央号召全党大兴调查研究之风。4月至5月间,习仲勋带领工作组到河南省长葛县进行调研。图为习仲勋等同当地干部群众合影。

由于“大跃进”和浮夸风造成的恶果,长葛当时存在着很多严重的问题。习仲勋同志在调查中针对这些问题做了大量的指导和改进,也亲力亲为地做了许多工作。在4月23日和5月9日,习仲勋同志写了详细的书面报告,呈交党中央。在报告中谈到农村形势时说:外流的劳动力大部分已经回来,生产大队纷纷添购农具、牲畜、架子车等。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出勤率都有所提高,形势有了一定的好转。但是,当前农村在生产和生活上也还存在着相当大的困难。河南今年又遭大旱,夏粮肯定减产,春荒尚未完全渡过,夏荒又来了。其次,报告中具体介绍了公共食堂的情况。由于大量的浪费和伙食太差,人民群众对公共食堂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大部分食堂已经解散或正在解散。再次,他还在报告中具体谈了劳动保护问题。因为粮食不够,饿肚子,人民群众体力很弱,所以当前要注意让大家劳逸结合,少劳多逸,给群众足够的休养生息的时间。最后,在报告上还指出了一些分配不公的问题,并给出了纠正解决的办法。

在第二份调查报告中,习仲勋同志反映了农村的情况和群众情绪越来越好。他说,这段时间接触过的干部和群众,都是有说有笑,十分亲切。村子里几乎看不到什么闲人,能够劳动的老人和小孩也都参加了生产。社员白天在地里生产,晚上还披星戴月在自留地上劳动。这是广大群众迫切要求多种地、多打些粮食的一种反应。这种情绪是好的,如果群众连这点兴趣也没有,就更谈不上对集体生产的积极性了。

此外,习仲勋同志还具体谈到了退赔问题、生产队的权限问题,还有粮食保管和分配权的问题。他说,群众对粮食保管和分配权有很大意见。过去在食堂吃饭,口粮不归群众自己支配,非常憋屈。最近食堂已经散伙,群众要求:“口粮不出队,指标分到户,大队、小队两把锁,群众监督,一月一发。”对于超产粮的分配,干部和群众都主张:除了大队提成部分,余下的全部归生产队保管,一部分发给社员做口粮,一部分以工分带粮实行多劳多吃,一部分作为生产队的储备。

长葛调查的过程中,习仲勋同志充分发扬了我党的优良作风。在他的带领下,调查工作队的成员也都能够密切联系群众,向群众虚心学习,杜绝假大空和浮夸风,深入了解真实情况,并结合实际情况,制定行之有效的措施。习仲勋同志在长葛调查中始终坚持原则,讲真话,办实事,实事求是,坚决纠正和杜绝浮夸、盲目和脱离实际的工作方式。长葛县是毛主席曾经视察过的地方,由于在“大跃进”运动中,长葛组织农民深翻耕地,得到了毛主席的表扬。当时的县委有关领导就开始头脑发热,大搞浮夸和奢侈之风。长葛当时新建的县城,马路建设得很宽阔,两边的建筑仿照北京长安街上的建筑来设计,大而不当。这些建筑占用了大量农田,农民不同意,就动用民兵武装强迫执行,而且,上行下效,各级干部中广泛存在着作风粗野、打骂群众的恶劣现象。

习仲勋同志在长葛县委扩大会议上严厉地批评县委有关领导:“你们县级机关的基础建设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像这样大兴土木,新建一套,大可不必。难道旧县城里还住不了县级机关?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时期没有什么建筑,也办了大事,做了许多工作。你们花这么多钱,占这么多地,修那么多房子,有什么好处呢?脑子里没有群众利益,只有个人利益,这样的党员就不够格!”他还说,以后长葛县要切实改变工作作风,过去所犯的错误要编印成册,每年的干部会上都要拿出来,警示大家。

这样严厉的批评,使长葛县的各级干部非常惊讶,可以说他们受到的震动是很大的。但是,也有些干部不服,他们在私下讲,长葛县的干部可是见过世面的,想当初,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委员,还有一些中央部长级干部都到长葛来视察过,对我们的工作都是肯定和表扬的态度。我们长葛的工作一直是公社化运动的先进典型,否定长葛,就有反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倾向,就有右倾机会主义倾向。过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高扬文说我们长葛的小高炉大炼钢铁一无是处,结果被我们向中央告了状,打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所以,别把我们长葛的工作说得那么坏。

当这些议论传到习仲勋同志那里时,他说:“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这也是实事求是。他们做错了的事,难道还要表扬他们?这类在‘左’的思想指导下的诬陷,根本不要理他!”可见,习仲勋同志坚持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是坚定不移的,对刹住浮夸风的态度也是非常坚决的。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张玉、谢磊)
相关专题
· 习仲勋纪念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