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任弼时与贺龙在湘鄂川黔根据地

宋毅军 王 超

2016年04月25日07:44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党内斗争。“战士们看见夏曦都是鼓起眼睛的啊!”两军会师后,贺龙急切要求解决夏曦的问题,了解情况后的任弼时积极支持、参与领导,最终解决了夏曦的问题

两军团会师以后,任弼时、贺龙和关向应对批评夏曦错误的领导有两段。此前,由于夏曦在任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时执行了“左”的肃反路线,“不正确的估计党、苏干部十分之九是改组派”,4次进行肃反,冤错案甚多,后果严重。贺龙和关向应“对夏曦的领导,早已不满”,请求中央“加强中央分局的领导力量”,建立革命军事委员会,并明确地说军分会“由夏曦负责是照顾不来的,反致妨碍党的工作”。所以,“非常迫切”要求中央“加派理论的军事的干部”以及参谋人才等。

两军刚一会师,通过贺龙和关向应等指战员介绍和迫切要求,了解一些情况的任弼时、萧克、王震就联名致电中央书记处和中革军委,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建立红二军团政治工作队伍,提出夏曦继续担任领导已有困难,“建议中央撤销他中央分局书记及分革军委会主席”职务,提议“贺龙为分革军委的主席,萧、任副之”。紧接着,任弼时、王震、关向应、张子意联名致电周恩来报告:红二军团因长期与党中央断绝联系,“在夏曦同志的右倾取消主义领导之下,使政治工作受到大的损失,解散了整个党的组织,取消了政治机关和一切政治组织,直到最近才开始恢复”。部队中党团员还不到十分之一,在连队还没有党支部,有的两个连队成立一个支部,多数支部只有几个党团员,也没有划分小组,只有一个支部书记。师团政委都是新提拔的,工作能力很弱,指导员缺少。大部分政治工作系统还未建立,部队中肃反的情况仍然存在。鉴于此,“我们决定以原六军团政治部为二军团政治部,六军团另成立政治部”。从红六军团调两名团政委任红二军团两个师的政委,“调一批同志和4个总支书,设法建立两个师政治部,迅速的普遍建立支部”。

部队在永顺休整期间,任弼时、贺龙等原打算召集大规模会议来解决夏曦的问题,因军情紧张,仓促间开了个团以上干部会,初步批评了夏曦的错误。上述措施,使红二军团政治机关和各种政治工作制度逐步健全,陆续起用因过去错误处理而被撤销职务的干部。贺龙等认为,这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代表任弼时和红六军团给予的非常深远的帮助。

1935年1月27日,任弼时、贺龙在大庸县丁家溶主持召开红二军团军政干部和党的积极分子大会,红六军团派代表参加。任弼时、贺龙在会上总结了3个月来红二军团工作转变的成绩和弱点,批评了夏曦过去工作中的错误,提出了红二军团当时建设的紧急任务。

任弼时指出,两军会师以来,红二军团中“党的基础初步建立,党的生活开始走向健全化的道路”,会师以前党团员只有213名,3个月来已有党员703名,团员413名,增加了数倍,“各伙食单位都有了党的支部组织”;会合时,“二军团各师团无政治机关,连队中的政治组织也没有建立起来,现在已系统地建立起来了”;“指战员的积极性正在发扬,肃反扩大化造成的恐怖现象逐渐消失,战斗员的胜利信心大大提高了”;“部队扩大了一倍以上,战斗力增强了。”

大会上,任弼时对夏曦的错误进行了系统批评。他归纳夏曦的错误有3个:一是“最明显而基本的错误是看不见无产阶级和共产党在中国革命运动中的力量和作用”;二是“夸大反革命力量,形成错误的肃反路线”,在“肃反中心论底下,把工作中同志们所有的错误缺点都看成是反革命捣鬼”,造成部队中严重的肃反恐怖现象;三是“由于不信任群众,不相信红军力量,在敌人进攻面前悲观失望,退却逃跑,没有决心创造苏维埃根据地,使红军长期过着流荡游击生活”。这一天,参加会议的人特别踊跃,会场室内外都站满了指战员。夏曦坐在主席台上,认真听取大家批评。

任弼时的报告和大家的批评,总的来说是依据中央书记处来电指示精神进行的,态度也是同志式的。夏曦也承认了所犯的严重错误。贺龙多年来坚持的正确意见也得到了肯定,效果是好的。会后,省委遵照党中央电示精神,仍委任夏曦为湘鄂川黔边区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和省委委员。

反敌“围剿”。任弼时关切地对贺龙说:“你就到后边休息一下吧!前面的事我负责。”贺龙说:“我万万不能下去,看不见战斗情况,说不定真会急出病来”

1935年1月23日,何键、徐源泉制定“协剿”计划,集中11个师又4个旅,合计81个团11万兵力,并配有两队战斗飞机,分6路向湘鄂川黔苏区分进合击。新生的湘鄂川黔苏区,面临着被扼杀的危机。

这时,任弼时、贺龙通过电台破译的情报,从1月11日至31日的20天内,先后6次致电中革军委,详细报告国民党军的“进剿”“协剿”计划。原来,早在湘赣苏区时,任弼时就布置电台工作人员,侦听敌人电台和破译敌人电报密码,秘密了解敌人动向。到湘鄂川黔后增加了电台,他又布置建立了专门的侦察台,称“小电台”,日夜监听破译敌人情报。“小电台”在任弼时、贺龙直接领导下工作,成了总指挥部的耳目。

与此同时,为迎击国民党军大举进攻,1935年1月6日,任弼时、贺龙等进行紧急战斗动员。这时,两军团主力部队已扩大到1.17万余人,地方部队约3000人,是来犯之敌数量的十分之一。任弼时、贺龙指出,我们组织和领导得好,苏区现有这几十万群众相当10万、20万军队的力量,他们要求每个党员都做一件战争动员的具体工作,真正成为战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号召苏区军民行动起来,厉兵秣马,保卫新生的革命根据地。

5月9日,中央红军北渡金沙江。任弼时、贺龙等认为:两军团牵制吸引国民党军、策应中央红军转移任务已告一段落,当前中心任务是保存壮大力量,坚持在长江以南进一步打击消灭湘鄂两地敌军有生力量,恢复和发展苏区。过去两军团为牵制敌人,主要对湘军采取攻势,对鄂军取守势;现在湘鄂两军在地势上已被分割为东西两块。因此,应当根据实际情况采取对东湘军守、对西鄂军攻的方针。所以,从5月下旬起,任弼时、贺龙等率两军团主力向西进逼驻防龙山、来凤鄂军。在对鄂军的攻势中,红二、红六两军团统一指挥,密切协同,在忠堡地区全歼张振汉部。

原来,战前张振汉关于行动路线、行军序列和途中休息地点的密电,已经被任弼时、贺龙直接领导的“小电台”抄收破译。任弼时、贺龙亲率红二军团急行军奔向忠堡,先敌1小时到达,红六军团随后赶到投入战斗。任弼时、贺龙奔上山顶,拿着望远镜观察战斗情况。任弼时看到被歼部队战斗力很差,估计张振汉未必在那里。贺龙说:“我也这样想,我们一定要把张振汉请进来。”任务布置完毕,任弼时得知贺龙劳累过度又受凉,关切地说:“你就到后边休息一下吧!前面的事我负责。”贺龙说:“我万万不能下去。看不见战斗情况,说不定真会急出病来。”任弼时等都笑了。经过3天战斗,红军在忠堡地区击败敌9个团,俘敌纵队司令张振汉。这次战斗,又是“小电台”提供了准确情报,使红军能掌握先机。贺龙风趣地说:“一个电台比一个团还强。”

6月至7月,任弼时、贺龙等指挥红军主力一部围龙山40天,城虽未克,但主力大部得到休整,在几次打援中接连给敌以打击。撤龙山之围后,红军进行了3次重要战斗.即招头寨、板栗园和芭蕉坨战斗。特别是8月初的板栗园战斗,创造了红军奇兵突出,楔入纵深歼敌的战例。原来,任弼时、贺龙等又是事先得到“小电台”监听到的敌人情报,掌握先机,决定“声东击西”迷惑敌人,然后奇兵突出伏击敌人。共歼敌1个师,2个团,1个特务营大部。8日,红军转移至芭蕉坨,再击败陶广纵队的10个团。至此,任弼时、贺龙等两军团奋战半年的反“围剿”胜利结束。

频道精选


哪位上将26岁就担任红四军军长 陈毅对他赞口不绝

毛泽东曾向哪位大将“借宝”(组图)

贺龙女儿贺晓明谈纪念贺龙元帅诞辰120周年

缅怀上将王震:功耀天山创军事奇迹 开创新中国农垦事业

毛泽东称谁不可不授上将军衔(组图)

周恩来曾因何事向下级道歉检讨?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杨翼、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