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毛泽东与新中国医疗卫生工作

刘雪松

2016年05月09日07:4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毛泽东主导建立了高效的医药供应体系

  毛泽东对贫困农村缺医少药感同身受,革命战争时期,更是因药品短缺受尽困扰,对药品的重要性自然认识深刻。不管在井冈山根据地,还是在闽赣苏区、延安,他都非常重视药品的生产工作。1944年3月22日,毛泽东在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讲话时指出:“至于药品问题,边区应该发展这方面的工业。普通的药尽量自己制造,必要的还可以到边区以外去买,为了人民的福利当然可以到外边去买。”强调自力更生,自办药厂、医疗材料厂,保证了药品供应,保证了根据地的生存发展,也保证了军民的健康,从而才有了革命的胜利。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张医药生产也要坚持“革命和建设都要靠自己”。他对中医药的生产和配送十分重视,在1954年提出:“对各省生产药材应加以调查保护,鼓励生产,便利运输,改进推销。……过去一些中药因加工设备的技术不良,浪费很大,包装和贮藏方法不好,霉烂损坏的现象很严重,亦应加以改进。从事这些工作的机构,今后应采取公私合营,制药人员应按技术水平分别给予技术干部看待。”在经济建设问题上,毛泽东始终坚持从中国具体实际出发,独立自主地走中国经济的发展之路。1958年6月,他又提出要“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破除迷信,独立自主地干工业、干农业、干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打倒奴隶思想,埋葬教条主义,认真学习外国的好经验,也一定要研究外国的坏经验——引以为戒,这就是我们的路线”。正是在这一信念的激励和引导下,中国人民克服了资金、技术、设备等均严重不足的不利情况,在医药方面,取得了成功研制青蒿素、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等成就。

  毛泽东强调,不能以赚不赚钱来看药品医疗。他一直认为医药是为人民服务的,药品是保护劳动力的,不能以药品能否赚钱来衡量医院的作用。1965年7月19日,毛泽东和医务人员谈话时指出:“县卫生院认为赚钱的医疗队就好,不赚的、少赚的就不好,这难道是人民的医院?”“药品医疗不能以赚钱不赚钱来看。一个壮劳力病了,给他治好病不要钱,看上去赔钱,可是他因此能进行农业或工业生产,你看这是赚还是赔?”“有些医院,医生就是赚钱,病人病不大或没有什么病也要他一次次看,无非是赚钱。甚至用假药骗人。有两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说检查了,有脊柱病。我说不要信,这是他们骗。要他们去休养,两三个星期回来了还不是照常上班。搞一些赚钱的医院、赚钱的医生、假药,花了钱治不了病,我看还不如拜菩萨,花几个铜板,买点香灰吃,还不是一样?”

  1965年8月15日,在听取卫生部部长钱信忠等人的汇报谈到药品问题时,毛泽东插话指示:“药品应当降价。”“看来国家出了钱,实际是划得来的。国家出点钱保护生产力是合算的。药钱拿不起也可以不拿。”“使用在农民身上的那部分药费,由国家出。”在毛泽东的主张下,国家对药品供应、医疗卫生服务实行免费、半免费和低价供应的政策,既帮助群众解决了防治疾病的问题,又减轻了群众经济上的负担,群众真正得到了实惠。

  毛泽东重视医药工业产业的发展。1953年,国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及生物制品规程,兴建了北京、上海、成都等六大生物制品研究所,接管并调整医药院校,协调药品生产经营和使用的管理。1955年,轻工业部、卫生部、商业部联合召开全国医疗器械专业会议,要求各地有计划、有步骤地对私营医疗器械厂家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同时对进口药物也开始了规范管理检验。先后成立了中国药材公司、中国医药公司和中国医药工业公司,建立了新中国药品生产、经营、科研的完整产业体系。1956年4月,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讲话,从中央和地方、管理单位和生产单位之间的关系出发,认为:“把什么东西统统都集中在中央或省市,不给工厂一点权利,一点机动的余地,一点利益,恐怕不妥。”1964年1月7日,毛泽东和刘少奇听取薄一波等关于1963年12月召开的全国工业交通工作会议情况的汇报,当谈到试办托拉斯问题时说:(试办托拉斯)目前这种按行政方法管理经济的办法,不好,要改。1965年4月17日,北京市的一份材料《全国医药托拉斯成立后的新情况》反映:医药托拉斯统一安排生产后,北京市药品品种减少,供应量下降,一批常用药严重脱销,这种统法不能适应医药生产供需的特殊情况。4月29日,毛泽东就该材料所反映的情况批示薄一波等:“迅速、周密地解决。”随后,北京等六大城市医药生产服务站成立,主要配合解决各医疗单位和市场急需的药品,安排“零星小包装、小规格、小批量”的“三小”药品以及特殊配方药品的生产任务。1974年,国家成立化工部医药局负责药品的研发和生产。在这期间各省、专署和县、公社都成立了医药公司、医药站,负责药品的采购和配送。

  综上所述,回顾新中国成立后这段时期,国民健康水平大幅度跃升,平均寿命从新中国成立前的35岁增加到了1978年的68岁;初生婴儿死亡率从1950年约250‰下降到1981年的低于50‰;很多流行性疾病,如天花、霍乱、性病等得到较彻底的消除,而寄生虫病如血吸虫病和疟疾等得到了大幅度的控制。新中国在改善人民健康状况方面取得的这些成就,同当时的发展中国家相比,是十分突出的。这些成就,离不开毛泽东的精心指导,医疗卫生领域的许多重大举措都是毛泽东指示、部署、推动的。他把“一切为了人民健康”作为社会主义医疗卫生事业的根本宗旨,体现了人民的根本利益,明确了社会主义卫生事业的人民性、社会性、公益性,坚持卫生工作为人民服务,使新中国的卫生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

频道精选


毛泽东曾赞扬哪位元帅“救了党救了红军”(组图)

专访开国上将杨得志之子杨建华少将:讲好长征故事

专访著名红军将领罗炳辉之子罗新安:为大多数人的幸福而奋斗

专访韩伟将军独子韩京京:“我是红34师的儿子”

重温三段穿透历史指向未来的青年观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杨文全、谢磊)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